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延禧宫主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不求回报

“说吧。”海兰察走过去,“你为她做了这么多,为什么不让她知道?”
傅恒终于开口,他淡淡一笑:“没这个必要。”
“嘘。”小全子蹲在地上,竖起一根手指头,“小声点,主子刚睡着。”
甚至到了夜里,魏璎珞绣像绣到一半,忍不住捂嘴咳嗽了两声,他竟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掏出一盒上好枇杷膏,递给了魏璎珞。
魏璎珞突然笑了:“你这个奴才,竟说得如此直白,真是有胆识!”
“李总管!”明玉急道,“明明是小嘉嫔陷害令嫔,怎么皇上还在生气?”
另一根柱后,傅恒缓缓转出。
“纯贵妃娘娘驾到!”
一个月?一个月能绣出张帕子就不错了,还想绣个观音像,纯贵妃这纯粹是在为难人!
又是内务府?明玉冷笑一声:“你撒谎!我一早去领,就被内务府各种搪塞,我都领不到,更何况是你?”
连衣裳都只穿一次就换,更何况是女人。
随便寻了一张椅子坐下,与魏璎珞闲话家常几句之后,纯贵妃便图穷匕见,她转头看了玉壶一眼,玉壶会意,捧上来一盘针线与绸缎。
她不睡,明玉自然也不肯睡,陪在旁边,哪怕双手不停搓着胳膊,依然觉得冷,于是打开炭盆,想要将炭火拨旺一些,却发现里头的炭火早就没了。
她与小全子一样,最后都去了侍卫所。
事情办得极为顺利,魏璎珞却半劝半嘱她:“以后别再做这样的事了,免得耗尽了你两之间的情分。”
内务府自然是领不到任何东西的。
“还有那盆炭火。”明玉咄咄逼人道,“我事后去倒的事后,发现里头还加了松柏香,只是主子专心刺绣,一时没有留意,小全子……这东西也是内务府给的?你再不说实话,我就去告诉主子!”
明玉还要开口推辞,魏璎珞却一个眼神止了她的话,然后对纯贵妃笑道:“纯hetushu•com贵妃,这幅绣像多久献给太后?”
小全子一脸无辜:“内务府领的。”
“怎会是他呢?”明玉忍不住喃喃自语。
海兰察一楞,继而揉了揉她的发:“傻瓜,我会担心这个?进来,别冻坏了。”
明玉心里着急,特地带着厚礼去找了李玉,来来回回好几次,李玉终于漏了一点口风:“皇上还在生气呢。”
小全子一口咬定:“内务府领的。”
“啧!”魏璎珞皱了皱眉头,将受伤的手指放进嘴里吮了一下,等到手指头不再流血,就继续落针刺绣。
明玉本想一直陪她到天亮,但渐渐的,眼皮子越来越沉,不知不觉间,就靠在她肩上睡过去了,梦中温暖如春,她猛一睁眼,却发现并不是梦,屋子里是真的温暖如春。
但很快,明玉就觉得不对。
明玉越听越火:“内务府各处都有人干活,怎么差遣起延禧宫的人了!”
人都来了,却突然又没胆子进去,明玉靠在大门口,一口一口呼出白气,与眼前的白雪消融在一起。
“纯贵妃。”明玉当即为魏璎珞抱不平,又不好直接拒绝,便另寻借口道,“我家主子从前手受过伤,只能做些粗浅的活儿,观音大士这样精致的绣像……”
“知道了。”小全子问,“若是主子待会问你去哪了,我该怎么回她?”
“炭火是我送的,却没放什么松柏香。至于什么火锅子,枇杷膏跟小全子,我统统不知道。”海兰察转头看他,“你呢?你知道吗?”
人逢喜事精神爽,今日的纯贵妃,看起来神采奕奕,容光焕发。
患难见真情,她与明玉倒是有真情在,这个偷儿又是怎么回事?
送走纯贵妃,明玉将门一关,咬牙切齿道:“她分明是来落井下石的,你怎能轻易答应呢?”
宫中物资短缺,连最寻常的蜡烛都要省着用,和*图*书故而魏璎珞故意将灯芯拨暗了些,这样就能让蜡烛烧得更久一些。
他亲手将门打开,明玉却不肯进去,只是抓紧了身上的大氅,立在原地道:“我就不进去了,我今天过来……是想来谢谢你。”
先前就利用这份感情,从他嘴里套取了纯贵妃要开江南市的消息,然后交到魏璎珞手上,策划出了后头的一切。
在这样黯淡的烛火下刺绣,在所难免的……会刺伤手指头。
明玉:“你——”
“明玉姑娘,您还不明白吗?”小全子叹了口气,“主子受皇上冷眼,延禧宫没了指望,大家还不各谋出路?”
小全子哑口无言。
海兰察将手伸过来,慢慢替她系好脖子上的大氅带子,温声道:“天气冷,快回去吧。”
“纯贵妃已经挑明,绣像是为太后而作,若我公然拒绝,便是对太后大不敬,她正等着抓我的把柄。”魏璎珞拿起桌上的针线,脸色凝重道,“去,把蜡烛都拿过来。”
纯贵妃却不管那么许多,只淡淡道:“本宫已在太后面前举荐,难道现在要去告诉太后,你不行吗?”
傅恒沉默不语。
“……如今延禧宫是个什么处境,你又不是不知道。”明玉低低道,“我和你见面,最好别叫人看见。”
若只是一盆炭火,明玉还不会起疑心,只当他在内务处有人,那人也肯给延禧宫一个面子,不给其他,好歹给点炭火过冬。
魏璎珞忙一抬手,止了两人的话头,然后起身相迎:“嫔妾给纯贵妃请安。”
“明玉姐姐?”小全子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明玉回过神来,神色复杂地看着他,道:“我知道了,你先进去伺候一会主子吧,记得别让她太过操劳,就算不能按时休息,至少要按时吃饭。”
魏璎珞一生坎坷,几乎都写在她的手上。有铁水烫出来的伤口,有雪地里冻出来的冻疮,有日夜不http://www•hetushu•com停洗刷马桶留下来的旧创,林林总总,各种伤疤,就算用最好的药膏也去不掉,已经似树木的年轮似的,成了她生命的一部分,成了她手的一部分。
“陷害是真,从前富察大人求娶魏璎珞也是真呀!”李玉笑眯眯道。
“我……”明玉犹豫一下,回道,“就说我去内务府领东西了。”
魏璎珞却笑容如初:“贵妃娘娘放心,嫔妾必定竭尽所能。”
小全子忙拉住她:“不不不,不要去!这是索伦侍卫给的!”
“我……”明玉眼中含泪,怕他看见了,忙低下头去,“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好……”
魏璎珞再不堪,也是一宫之主,纯贵妃竟将她当成一个绣女,一个下人使唤。
小全子忽笑了,竟比她还有信心:“主子,皇上只是一时想岔了,将来想明白了,主子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千万不要气馁啊!”
明玉心里原有诸多猜忌,甚至怀疑过是皇上,却没想到,最后从他嘴里说出来的,竟是这个人的名字……
海兰察沉默半晌,忽然一笑:“哦,原来你说的是这种事啊,我说过要帮你,自然要做到!”
明玉却看不得他:“就算全宫奴才死绝了,主子也不会用你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你自己收拾东西,马上滚!”
明玉心中一酸,左顾右盼了片刻,从床上抱来一床被褥,严严实实地盖在魏璎珞肩上,然后将自己当成炭盆,紧紧偎在她身旁,为她取暖。
魏璎珞不解其意,抬头看向纯贵妃。
小全子扑通一声跪她面前:“奴才背叛了您,得罪了纯贵妃,又出卖了小嘉嫔,这样一个人,到哪儿都没有活路。所以,就算主子住冷宫,奴才也要奉陪到底。”
——显而易见,她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了魏璎珞的痛苦之上。
对他,其实心中有愧。
明玉点了点头,回头的时候,没忍住,眼www•hetushu.com泪淌了下来。
“明玉姑娘。”好不容易出来一个人,却是那个偷儿小全子,只见他一瘸一拐地走过来,“那些人都被内务府差走了。有说钟粹宫要人修房顶的,有说承乾宫要清理内院的,还有御花园洒扫也缺人……”
两人之间有私情,海兰察是情,她却是私。
用膳的时候,小全子送来热锅子,对现在的延禧宫而言,能在大冬天吃上一口热饭热菜不容易,但揭开锅盖,却见里头有荤有素,不但有烧得入味的东坡肉,还有冬天难见的白菜,不仅明玉,连魏璎珞都觉得有些吃惊,问他:“小全子,你哪儿弄来这样好的菜?”
小全子只是对她笑笑,并不多言。
“人人都说令嫔是绣女出身,绣品惟妙惟肖,巧夺天工。”纯贵妃笑道,“前些日子,本宫特意寻了一幅你的绣作送去寿康宫,太后十分欢喜,嘱你为她绣一幅观音大士像。”
她回过头,见海兰察大步流星朝她走来,解下身上的大氅裹住她:“来了,怎么不进去?”
我对她的好,不该成为她的负担,我对她的爱,也只是我一个人的事,不求回报。
“放了松柏香的新炭,火锅子,还有枇杷膏跟小全子……”明玉双眼脉脉地看着他,“谢谢你……”
他对她如此真心实意,说过的每一句话都算数,她却对他暗怀心机,两句话里藏一句谎言……
明玉极心疼的为她盖好被子,目光一转,落到小全子脚下的炭盆上,明亮的炭火在炭盆内不停舔吐,却无一丝刺鼻烟味,显是上好的无烟炭,她不由得又惊又喜,压低声音道:“小全子,你很好!”
魏璎珞若有所思,明玉却没她那样的城府,第二天就将小全子喊到一处,质问道:“你哪儿来的枇杷膏?”
“谢我什么?”海兰察一楞。
这也不算借口。
小嘉嫔竟一语成谶,自忌日后,弘历不再踏足延禧宫,甚至和*图*书不许旁人在他面前提起魏璎珞的名字。
也不知过了多久,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明玉?”
魏璎珞累得可惨,窗外已经隐隐透出一丝曙光,她才合上眼,抱着绣像躺在了床上,似乎要一睁眼就继续手中的绣活。
小全子:“主子夸奖,奴才愧不敢受。”
小全子仍乖顺的跪在地上,头也不抬道:“主子,奴才是办错了事,但紫禁城就是紫禁城,捧高踩低、背叛倾轧是常事,经此一事,奴才小辫子都握在主子手上,再也不能背叛了。所以,主子要用了奴才,就是找了一条忠心耿耿的狗啊!奴才愿意为您看家护院,誓死效忠!”
明玉闻言一呆,身旁,魏璎珞忽然问他:“你怎么不走?”
明玉心事重重的回到延禧宫,一路行来,只觉得满目苍凉,院子里没人,耳房里没人,茶水间里没人,最后进了内殿,见魏璎珞喝口茶都得自己倒,气得冲了过来,一边为她倒茶,一边大叫道:“人呢?都死到哪里去了?”
魏璎珞叹息:“可惜我这道门,已经不需要狗看着了。”
“知道是知道,亲眼瞧见那两人站起一块儿,又是另一回事儿了。”李玉一边说,一边抖了抖手里的衣裳,意有所指道,“哎,多好的料子,多好的手工,但皇上穿过一次,就不想再穿了,只好收起来喽。”
“你这样,我都刺不了绣拉。”魏璎珞笑着,却也没有推开她。
海兰察又高又大,他的大氅裹在明玉身上,下摆直拖到地上,那件大氅还沾染了他身上的体温,犹如春风一样,暖化了明玉冻僵的身躯。
明玉呐呐半天:“可,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皇上纳令嫔之前,不是也都知道吗?”
纯贵妃笑眯眯道:“不长不短,一个月。”
夜里,延禧宫中亮起一簇烛火。
风雪呼啸,一点一点将她的背影抹消,海兰察环抱双臂,靠在柱上,忽然道:“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