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延禧宫主

第一百三十二章 破镜欲重圆

管家匆匆走了,屋子里只留下这父子两个。
“爹。”
一边说,他一边过去抱福康安,岂料福康安仗着自己身体小,一个劲儿往缝隙里头躲,就是不肯让他碰一下。
就仿佛随着她的呼吸,空气都会变得浑浊难闻起来。
“你不走,我走。”傅恒当机立断转过身,重新穿上靴子,往门外走去。
那书柜立刻又不动了。
哪怕她嘴里说着反省的话,她仍旧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一切都是傅恒的错,一切都是魏璎珞的错,甚至连皇后都有错,只她一个是可怜无辜,受人欺负……也理应得到最好的补偿的。
他坐在床沿,正弯腰要脱靴子,身后帐中,忽慢悠悠伸出一双手,环住他的腰。
他久不与尔晴同睡,一直宿在书斋内,故斋中放着一张木床,床上落着一层素白色帐子,朴素的就如同他本人。
傅恒不想问她为何在这里,从她现下的打扮,她微笑的模样,他就可以猜测到一二,忍着心下的恶心,他冷冷道:“出去!”
小全子大喜过望,他若不爱财,也不会做出先前那些事,当即抬手接了,千恩万谢:“多谢主子恩典!从今以后,奴才上刀山……”
尔晴闻言一愣。
小全子一楞,正要换一番说辞,结果一抬头,就见魏璎珞似笑非笑看着他,别有深意道:“本宫记性很好,你说过一次,本宫永远都记得,如果以后你说记不得了……本宫也会让你记起来。”
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琢磨着这孩子可能认生,傅恒便吩咐道:“你去告诉乳母,叫她来把孩子带回去。”
尔晴抱着福康安的手僵了僵,自是不可能将真相说出来,只随口敷衍:“没什么。”
是夜,傅恒回到书斋内。
他将香囊重新放回衣里,贴近胸口的位置,珍而重之的模样,就仿佛刚刚放回去的不是香囊,而是他的心脏。
杜鹃不知当中内情,真当这两口子是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闹出不痛快,这主子过得不安身,当下人的自也过得如履薄冰,若能让他们重归于好,对他们对所有人都好,于是继续劝起来。
“娘娘是想……”玉壶若有所觉。
和-图-书尔晴先是一喜,以为对方被自己的花言巧语给说动了,但很快,喜色就一点点从她脸上褪去。
“三日后,就是先皇后的忌日,魏璎珞一定会去长春宫悼念,想必富察傅恒也会去。”纯贵妃忽然转头看她,目光诡异,压低声音道,“本宫忍不住想,这么好的机会,这两人会不会又约在一处见面呢?”
顺着那只小手,傅恒慢慢看向那张略带期望的小脸。
你懂什么?尔晴心想:正是有这个孩子,我们之间的恩怨才永远无法化解。
他脸上的笑容让尔晴有些面红耳赤。
身后,杜鹃悄悄靠近尔晴,低声道:“少夫人,您看少爷对小少爷多好呀,您为什么要这么紧张?”
他一步步走向衣柜,一愣过后,归剑于鞘,转头喊道:“管家!管家!”
傅恒笑了起来。
斥退青莲之后,他独自坐在窗户旁,将香囊摸出来看,一看就是一个时辰,直到身后的书柜忽然传来一个响声,他猛然回头:“谁?”
“少爷。”青莲立在门口,手里端着一盘茶点,惊疑不定地看着他,“您在找什么?”
傅恒原以为自己对她以及够失望了,没想到她还能让自己更失望一点。自嘲一笑道:“我不是你,不会伤害无辜生命,更不会把孩子当做复仇的工具。”
傅恒长身而起,右手搭在腰间佩剑上,利剑出鞘,一片雪光。
“喜塔腊尔晴,既然做了母亲,就应该负起责任,不要任孩子乱跑。”傅恒起身朝门外走去,他厌恶尔晴,甚至已经到了难以忍受跟对方共处一室的地步。
门扉开了,管家快步而入:“少爷,您有什么吩咐。”
能卖,自然也就能买。
——一只小手扯着他的衣角。
脚步一顿,傅恒有些不可思议地回过头。
尔晴的面色有些不自然。
傅恒是后一种人。
尔晴听了这话,终于犹豫起来。
“傅恒,是你先伤了我的心,我才一时想不开,用那事报复了你。”将往事轻描淡写的揭过,尔晴含泪对他道,“咱们两个都有错,也就别再纠结过去,一起想想将来,好吗?我跟你保证,从今往后,我再也不折腾m•hetushu.com了,再也不闹了,我一心做富察家的儿媳,做你的好妻子!”
尔晴朝他的背影追了两步,想起自己身上只穿了一件肚兜,怕给下人瞧见,不得不抱着胳膊退了回来,贝齿一咬,满脸不甘地喃喃:“不,我不管,我会让你原谅我,你一定会原谅我的!”
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会,傅恒终是一扭头,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况且此事也不算谣言,那么多双眼睛看见,那么多双耳朵听见,只需稍稍推波助澜一下,便能传得人尽皆知。
“息什么怒!”纯贵妃又将一盒棋子推到地上,棋子如雨,打在地上滴滴答答,她的眼泪也滴滴答答,“如今人人都说,太监们私下里用我筹备的宫市来销赃,说不准里头有什么猫腻,我多年的好名声,一朝都丧尽了!”
有些人喜欢将自己的悲伤展示给别人看,也有的人喜欢藏起来独自悲伤。
“也别再说什么好儿媳,好妻子之类的话了。”傅恒慢慢收敛起笑容,淡淡道,“从你做下那件事起,你就不再是富察傅恒的妻子了。”
一只略显陈旧的香囊递到他脸颊边,青莲拿着香囊,有些忐忑不安的说,“少爷,您先前换衣服的时候掉下来了,奴才瞧见脏了,便拿去清洗了一下……”
玉壶忙让乳母将六阿哥抱下去,然后上前安慰:“娘娘息怒……”
“又是上刀山下油锅那一套说辞?”明玉瘪瘪嘴,“你不腻,我们娘娘也听腻了。”
福康安抱着母亲的脖子,眼睛却笔直看向他,里面充满天真与孺慕。
“以前他一心惦记惦记着魏璎珞,从不把我放在心里,如今魏璎珞已成了令嫔,两人再无可能,他的余生注定要跟魏璎珞之外的女人过的,我何苦与他继续僵持?”尔晴暗下决心,“就像杜鹃说的,再僵下去,等于把他往别人怀里推,啧!我喜塔腊尔晴,可不当这样的傻子!”
“奴才不敢居功。”小全子跪在地上赔笑道:“奴才只会跑跑腿,主意都是主子想出来的,真是妙啊,一招移花接木,打得纯贵妃措手不及!”
“此人留不得了。”纯贵妃沉下声道,“明玉一定和图书将七阿哥的死因告诉了她,绝不能让她再得宠下去,否则这宫里……再也没有本宫与六阿哥的立足之地。”
小全子忽觉背上一凉,将额头磕在地上,哆哆嗦嗦应道:“是,奴才,奴才不敢忘。”
“你想要什么?”傅恒问。
“少夫人。”杜鹃苦口婆心地劝,“少爷性子好,家世好,如今又立下战功,身居高位,不知有多少人羡慕您,怎么您身在福中不知福,处处和少爷生气呢? 就算有千百种误会,看在小少爷的份上,也该早早化解了!”
她心里有福康安,更有她自己。
千方百计得来的地位,万般坚信得来的富贵,怎可能拱手让人?
钟粹宫里,一张古琴从桌上推下来,弦断音绝,纯贵妃浑身发抖道:“本来精心准备要讨太后欢心,如此一来,别说有功,不记过就万幸了!”
“等等!”尔晴急了,鞋都来不及穿,光着脚丫追过来,双手死死抱住他的腰,也不管他愿不愿听,急匆匆解释道,“我知道错了,是我错了!从前是我想不明白,这三年多来,你在战场上,我嘴里怨恨,心里却一直等着,盼着!我希望你早日归来,哪怕明知道你恨透了我!”
小全子是个惯偷。
傅恒抬手朝前一指,只见书柜与墙壁的缝隙间,藏着一个小小孩童,正瞪大眼睛看着他们——竟是福康安。
受此一惊,傅恒一下子跳了起来,一只脚穿着靴子,另外一只脚光着,右手搭在腰间佩剑上,沉声问道:“谁?”
“喜塔腊尔晴。”傅恒笑着问,“你为什么觉得我会答应你?”
傅恒懒得听她解释,因为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每一句解释,最后皆成谎言。
“哇……”六阿哥正在旁边玩,被她一吓,忍不住皱着鼻子哭了起来。
人一走,明玉就再不掩饰,兴高采烈道:“璎珞,晌午你没瞧见纯贵妃的脸色,看到有赃物的瞬间变得煞白,哈,被太后诘问的时候,连一句辩解的话都说不出,可真是解气!”
傅恒尚不知一场针对他的阴谋正在酝酿,他正翻箱倒柜,几乎将整个书房给翻过来。
傅恒知道这孩子的底细,可以不恨他,却也无论如何和*图*书也喜欢不来他,便如往常一样,对他视而不见,径自回书桌旁看书去了,没一会儿,忽然低头一看。
“混账!”
“娘娘莫急。”玉壶忙道,“太后和皇上还是相信您的,只是面子上过不去,等再过一阵子,风头过去也就好了!”
傅恒淡淡道:“你以为我要干什么?”
“傅恒!”尔晴赖在床上不肯起来,对他哀戚道,“我知道错了!”
但傅恒终究是傅恒,他不是别人,更不可能是尔晴这种人。
“好儿媳?好妻子?”傅恒忍不住嘲讽道。
“香囊。”傅恒头也不回,继续翻动眼前的箱子,“我的香囊呢?”
除了疼,还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惶恐。
这孩子转头看了眼桌子,上面是青莲先前送进来的那盘茶点,豆绿色的糕点色泽鲜艳,如同枝头新发的嫩叶,捏成一只只小团,精致又可爱。
修长手指慢慢拨开帐子,露出尔晴曼妙的身躯来,她身上竟只穿了一件肚兜,白生生的肉露在外头,垂下一头青丝,对他娇媚一笑:“是我。”
魏璎珞微微一笑,将手中的绣花褡裢丢给他:“赏你的。”
因为他说得对,她就是这样一个人。
“您可好好想清楚,那些想把妹妹女儿塞进府里的人还少吗?”杜鹃举了好几个例子,然后颇有些恨铁不成钢道,“继续僵持下去,不就是给别人腾地方?一辈子那么长,您和少爷就这样互相怨恨地过吗?”
散播谣言这种事,纯贵妃能做,魏璎珞自然也能做。
傅恒无奈一叹,伸手将他抱在膝上,拿了一块绿豆糕喂给他吃。
纯贵妃捂了捂心口,竟是气得心肝发疼。
管家:“是。”
男女之间本就力气悬殊,更何况傅恒是个武将,尔晴的手指很快就被他掰开,见力气留不住他,尔晴索性放开手,跑到他面前,试图用眼泪打动他。
纯贵妃绝想不到,宫市上的那些赃物,有一样算一样,全是魏璎珞托小全子从宫外给买回来的。
傅恒一把夺过香囊,总是温文尔雅的面孔,第一次变得这样冷厉:“以后不要乱碰我的东西!”
“想吃自己拿。”傅恒道。
“当你恼火的时候,要把所有人拉入痛苦和*图*书的深渊,当你感到后悔,又想轻而易举地弥补。”傅恒仍在笑,“你总是这样,觉得自己受了委屈,觉得所有的错都是别人的错,然后理所应当的报复别人,又理所应当的原谅自己。”
“啊呀,小少爷,可算找着你了!”管家见了他,也是满目惊讶,“少夫人都快急疯了,正满院子找你呢!”
吃到一半,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尔晴匆匆而入,一见这一幕,二话不说冲过来,将吃剩一半的绿豆糕从福康安嘴边拍落,然后紧紧将这孩子抱在怀里,怒道:“富察傅恒,你想干什么?”
剑仍在他的鞘中,情已被他斩断。
“……好了。”傅恒转过头,对青莲淡淡道,“你出去吧。”
她刚刚的确起了疑心,怀疑是傅恒悄悄将人抱走,又悄悄在糕点里下手脚,以铲除福康安这“孽种”。
这孩子倒也规矩,得他允许,才伸手去拿,只是桌子太高,他个子又太矮,努力踮起脚尖,却半天也够不着上头的糕点。
“是!我会操持家务,孝顺父母,再不出去应酬,也不向祖父传递消息,只要你说,我什么都肯做!”尔晴就当听不见他话里的嘲讽,一个劲的承诺,最后低了低头,含羞带怯道,“……我还可以给你生个真正属于你的儿子,好不好?”
魏璎珞微微一笑,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暗含杀机:“那遍布紫禁城的流言是谁放出来的?除了小嘉嫔,还有她在推波助澜,我自然也要让她好好尝一尝,这人前人后被人议论的滋味。”
傅恒一言不发,一只手搭在她的手指上,然后一根一根掰开她的手指。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小少爷怎么会在这儿?”傅恒问道。
赃物如何运出去,运出去之后,又要在何处销账,他再清楚不过。
“魏璎珞从前就爱横冲直撞的,去圆明园呆了两年,开始耍阴招了!”纯贵妃冷笑,“一开始是扮作沽酒女,穿一身不成体统的衣裳去勾引皇上,再来就是在江南市里……仔细想想,要不是明玉那一声,不会喊来那么多人。”
尔晴扫了眼地上那半块绿豆糕,猜忌之色从她脸上一闪而过。
魏璎珞挥挥手,让他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