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延禧宫主

第一百二十八章 误会

对她抱有恶意的,无论她做什么,都会对她抱有恶意。
傅恒定定看她许久,摇摇头:“璎珞,你不必说这些话气我,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随着一盆盆栀子花浩荡离去,宫中上下皆得了一个结论——延禧宫,彻底失宠了。
明玉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失声叫道:“富察大人……”
魏璎珞心头一动,送完他,吩咐明玉道:“去问问,今天皇上是不是去了御花园。”
傅恒已是外臣,自是不清楚后宫阴私,于是问:“什么谣言?”
“除此之外,还能是什么原因?”魏璎珞摇着手里的美人团扇,摇扇的动作忽然一止,望着不远处那人。
再过半个月,宫里居然开始丢东西,魏璎珞几天内丢了好几个耳环玉镯,明玉为此大发雷霆,对魏璎珞抱怨道:“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外头的人敢给咱们宫脸色看,里头的人敢偷宫里的东西,等我找出这人,非得扒他一层皮!”
弘历哪里听得进她的解释,他只信自己看见的:“既然坦坦荡荡,何须你出言解释?”
没头没脑的一问,魏璎珞却答了上来:“我不想再做宫女了。”
“谎什么,先打听打听和图书清楚。”魏璎珞道。
似没料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魏璎珞沉默许久,紫藤花在他们身旁飘落,仔细回想,他们从前似乎也常常寻一个凉亭,寻一棵花树,逗对方生气,然后又逗对方笑。
生气。
屋子里的盆栽很快就被收拾一空,想必载在外头的也不能幸免,太监们抱着一盆盆花,陆陆续续的离开,李玉走在最后头,他是个周到人,凡事都会给自己留条退路,于是等其他人出去了,才小声对魏璎珞道:“令嫔娘娘,皇上正生您的气,等这阵心气过去就好了,奴才这也是奉命行事,请您莫怪。”
自弘历不再踏足延禧宫,宫中的吃穿用度立刻紧张起来,倒不至于吃不上饭,但都是些不合胃口,甚至不大新鲜的菜品,至于每日的小食点心,更是再也没有了。
都说流言止于智者,然而这世上最缺的就是智者。
“看。”
纯贵妃忙低下头道:“皇上,臣妾是怕您错怪了令嫔,她毕竟年轻气盛,不懂宫里规矩,偶有行差踏错,也是人之常情……”
“我走或不走,结果都一样。”她道,“我不走,人家说我们有私情,我走,hetushu.com人家会说我心虚,你懂了吗?”
“……富察傅恒。”魏璎珞终开了口,“你知不知道,宫里头正在流传你我的谣言。”
不远处,纯贵妃引着弘历过来,指着前头四目相接的两人道:“那不是令嫔吗?她身旁那位似乎是……”
只是这些都是小事,抱怨几句过后,明玉忧心忡忡道:“璎珞,你说……皇上是不是因为误信流言,才不来长春宫了?”
“你!”他向来温润如玉,从不咄咄逼人,魏璎珞实没料到他会这样说。
行差踏错?什么样的错,与谁一同犯的错?
你在桥头看风景,人在桥下看你。
“我没办法不看着你,没办法不关心你。”战场真的改变了他许多,他从前绝不会用这样坦然的目光看着魏璎珞,绝不会将心里话这样坦诚说出来,“在我心里……你不是皇上的令嫔,只是我的璎珞。”
“他们说你我有染。”魏璎珞淡淡道,“你是立下战功的重臣,皇上自不会为难你,我却不同……所以,请你从今天开始,离我远一点!”
她寻了一处凉亭,凉亭依偎着一棵紫藤树,繁花葳蕤,枝蔓长垂,魏璎珞在凉亭内坐下,在和*图*书明玉充满警告的目光中,傅恒没有坐,只立在她不远处,问:“为什么?”
“莫非……”明玉的脸顿时一白。
“这怎么行?”明玉急道,“这些都是皇上赐给娘娘的名贵花种,怎么能拿去熏永巷?放下,快放下……”
看似为自己辩解的话,其实透露了一个极其重要的消息。
傅恒沉默半晌,声色沙哑道:“为什么不等我回来,我可以——”
“……如果我说,我办不到呢?”傅恒低了低头,忽然抬起头。
叹了口气,魏璎珞正要叫明玉过来收拾,忽然房门一开,李玉带着几个太监进来。
“李总管,您怎么来了?”明玉忙迎上去,“可是皇上要来了?”
皇帝的宠爱,直接与各宫的待遇挂钩。
“去做你的妾吗?”魏璎珞讥诮道,“不,同样是做妾,我为何不做皇上的妾,至少高人一等,我坐着的时候,你只能站着。”
宫中耳目众多,魏璎珞又没有刻意避着谁,消息自然以最快的速度递进钟粹宫,纯贵妃又以最快的速度,将弘历引到了御花园中。
李玉不答她的话,朝身旁太监们使了个眼色,几个太监立刻四散开,其中一个来到魏璎珞www.hetushu.com面前,弯腰抱起地上那盆栀子花。
离得远了,听不见他们说什么。
明玉急急忙忙出了门,回来时,脚步虚浮,眼神涣散,似丢了三魂七魄,嘴里一个劲喃喃:“完了,彻底完了……”
李玉从来是笑脸迎人,只是这笑也分了几种。他现下的笑容,实在算不上友善,反而有些渗人。
“皇上。”纯贵妃看似安抚,实则往他嗓子里灌酸水,“令嫔从前是长春宫的宫女,自然与富察大人熟识,两人在开阔的地方说话,身边又有宫女,自是坦坦荡荡的……”
延禧宫。
“令嫔娘娘。”李玉笑眯眯道,“皇上说了,永巷那些恭桶的味道太冲,借您的栀子花去熏一熏。”
凉亭还是那凉亭,花树还是那花树,人却不是那人。
弘历越听越生气,狠狠盯了远处的魏璎珞一眼,然后拂袖而去。
但光是看着他们两个四目相接的样子,就觉得心里膈应得很,历年吃的醋一股脑儿泛到嗓子眼,酸得他开不了口。
魏璎珞不动声色地看着,明玉却没她那么沉得住气,当即惊呼:“你们在干什么?”
听了这话,魏璎珞还没说什么,明玉却眉毛乱跳,恨不得跳起来打他的和-图-书嘴,叫他知道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话不可以说。
魏璎珞却摇摇头,拒绝了她的好意。
那个在背后散播谣言的,不会因为她的离开,而终止谣言。
曾经的少爷,曾经的那个倔强小宫女,都被埋葬于记忆里的落花中。
魏璎珞拉了拉,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刚巧,她也有话要对他说,魏璎珞淡淡一笑:“去那边说吧。”
傅恒竟不知何时摸到了御花园内,摸到了她们左近,岁月磨砺了他的容颜,他身上少了些许贵公子的气息,带上了许多沙场骁将的沧桑,与眼前这宫廷格格不入,一边是歌舞升平,一边是长枪带血。
“璎珞。”傅恒已从对面走了过来,深深看着她,“我有话要对你说。”
多得是盲听盲从之辈,除此之外,还有一干煽风点火之人。明玉生怕旁人瞧见了,让本就炽烈的流言烧得更旺,恨不得扛起魏璎珞就跑。
明玉立刻握住了魏璎珞的手臂,警惕地望着对方,急急道:“娘娘,咱们出来很久了,快回去吧!”
自御花园回来,魏璎珞便神不守舍,身前一盆栀子花,她浇花的水一路漫出花盆,等她反应过来,地上已经积了一个小水洼。
弘历远远看着他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