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延禧宫主

第一百二十四章 若即若离

宫里的女人都是他的,她当然也是他的……却又像永远不是他的。
李玉上前,心里却打定主意,这一次绝不那么快行动,免得皇上又后悔,结果倒霉的还是自己。
一夜温存。
他走得如此匆匆,以至于下面的人压根来不及通报。
魏璎珞咯咯笑了起来,她的笑声如此动听,连他的怒气也一并抚平。
弘历强行压抑着怒火,笑:“太后一番美意,儿子自然不好拒绝。”
弘历楞了一下,心中如被猫抓,怎忍叫她改。
李玉看了眼他手里拿反的奏折,装作没看见,低下头道:“魏贵人说……她已经知错了。”
原以为这回没错了,却不想没过一会,又挨弘历一声呵斥:“你怎么还在这?”
弘历眼皮子跳了一下。
李玉小心打量道:“皇上,这些话……奴才帮您带去延禧宫?”
男人都自傲,而弘历这人,比世上男人加起来还要自傲三分。
令,出自《诗经·大雅》,如圭如璋,令闻令望,如玉一般美好,才能当此封号。
他怎会突然提到魏璎珞?
心道:皇上原来还大发雷霆,一转脸就给了这样的封号!这魏贵人入http://m•hetushu•com宫还不到三个月,简直坐了登云梯,真真是可怕,只怕消息传出,后宫又要不安宁了……
“突然蒙了圣宠,各宫妃子自然嫉妒,她又没个显赫的家世,难免被人欺负,前些日子不就跪伤了腿吗?”弘历也不需要他回答,讨厌一个人的时候,她做什么都是错的,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她做什么都有苦衷,“她那时候……许是想来找朕的,偏偏朕事情还没搞清楚,就罚了她。”
弘历深吸一口气,满身傲慢,却在她回眸一笑前俯首称臣,不等她认错,自己就先一步道:“朕让嘉嫔闭门思过一月,抄女则一百遍。”
她飞快朝弘历看去,只见他目光凝在画上,脸色肉眼可见的阴沉下来,咬牙道:“这是魏贵人献给太后的?”
至于手里的画为什么送去了寿康宫,他已经不想再追究了。
但见长汀层叠,渔舟出没,两座山峰起伏于水云间,其势巍峨,险峻雄奇,纯贵妃只扫了一眼,便认出此画:“这是……赵孟頫的《鹊华秋色图》?”
太后何等聪明,略略一楞,就想清楚和_图_书了其中关节,当即笑眯眯道:“是啊……皇上不是一向很喜欢这种山水图么,这画就送你吧。”
“你来得正好,我正和纯贵妃说起江南景致。”太后看破不说破,笑着对弘历道,“可惜当年我没去成苏州,江南景色是瞧不见了,好在刚得了一幅济南美景,皇帝,何妨共赏一番?”
刘姑姑捧着一副画卷过来,画卷一展,奇山异水舒展于众人面前。
从前寿康宫少有如此热闹,如今倒好,半个后宫都搬了进来,每个妃子都有话要跟太后说,说不上话,也要寻个理由在旁边伺候着,等着弘历过来。
这已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他不可能真的说出对不起三个字,但这番话这番作为,已经等同于对不起。
这番“美意”,足足让弘历气了一早上。
魏璎珞果然刚刚爬起,身上还披着一件睡袍,长发未梳,披在身后,如同一匹漆黑的缎子,上头倒映着烛火的光芒,华美不可方物。她笑:“皇上,您怎么来了?”
弘历抬手止了她的话,径自朝寝殿内走去。
也许是为了讨好太后,又也许是太后见着喜欢,随口向她讨要的,hetushu.com她那么地位卑微一个人,又指望太后的一点垂怜,怎可能拒绝对方?
“李玉。”弘历负手而立,对面墙上挂着《鹊华秋色图》,面色极阴沉道,“你说说,就算朕冤枉了她,委屈了她,她大可学嘉嫔,到朕这儿来哭诉辩解,她自个硬挺着不说,却反怪朕冷落了她?”
他气得大步走来,猛然将魏璎珞压向床榻,居高临下俯视她,眼中充满无奈与懊恼:“魏璎珞,你总在惹恼朕!”
人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李玉哪还敢应他的话,说什么都是错,不如闭上嘴巴,只用耳朵听着。
李玉跪了下来,都说伴君如伴虎,他今儿方知其中凄苦,到底去还是不去,皇上您倒是给个准信呀。
她一直都这样,看得见摸不着,摸得着得不到,若即若离的像只独来独往的猫,从来都是他先去找她,却没见她来找过自己,求过自己。
“去吧。”弘历轻轻道,“去一趟延禧宫。”
只日日往寿康宫跑。
寿康宫里有什么?除了太后,还有魏璎珞。
他一会儿想道歉,下一刻自尊就对他怒吼,不许他这么做,一会儿气她将自己的御赐之物送人m•hetushu•com,下一刻,又忍不住给她找借口:“……她不过是个贵人。”
等待的时间最为难熬,弘历在《鹊华秋色图》前来来回回的走,几乎每走一步,就要往门口瞧上一眼。
这女人……看破不说破,就不能闭嘴!
他该如何养熟这只若即若离的猫?
今儿弘历又到寿康宫报道,目光在太后身边匆匆一扫,失望一闪而过,很快被他不动声色的收敛,对太后道:“儿子恭请太后圣安。”
延禧宫急急忙忙点起烛火,明玉草草梳洗一番,提着一杆六角宫灯迎出来:“皇上,娘娘刚刚歇下……”
顿了顿,他喟叹一声:“她一定是怕了,于是不再指望朕,而是指望太后能够庇护她。”
弘历请安请的勤快,各宫妃子只会比他更勤快。
“放肆!”弘历怒斥一声。
李玉嗻了一声,退了出去。
李玉惊讶:“嗻。”
实际上,弘历自个心里也没个准信。
太后没起身,她身旁的宫妃们则个个起身,朝他行礼道:“臣妾给皇上请安。”
就连午膳都吃得很少,端进来多少,送出去多少。
“是吗?”弘历飞快放下奏折,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起身道,“朕去瞧和_图_书瞧她怎么认错的。”
魏璎珞清楚这点,她楞了一下,然后莞尔一笑,故意惹他生气似的:“皇上,你这是在跟嫔妾认错?”
直到李玉的身影重新出现在房门前,他才停下脚步,飞快坐到书桌后,掩饰性的拿起一本奏折,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魏贵人说什么了?”
夜尽天明,魏璎珞猫儿似的蜷在被窝里,弘历坐在她身旁,痴痴看着她,忽然低声一唤:“李玉,传旨。”
“是,奴才该死!”李玉以为自己会错圣意,当即不再提去延禧宫一事。
太后许是年纪大了,比起清净,更爱热闹,这魏璎珞就在她那分外得宠,不是扮作贾宝玉,就是扮成杜丽娘,今儿说一出《红楼梦》,明儿唱一曲《牡丹亭》。
弘历:“命工部尚书哈达哈为正使、内阁学士伍龄安为副使。持节、册封贵人魏氏为令嫔。还有,让嘉嫔闭门思过一月,抄女则一百遍。”
他明知自己错了,却拉不下脸说一句对不起,甚至拉不下脸去延禧宫。
“皇上。”她抬手勾住弘历的脖颈,将他的唇拉向自己,轻轻啄了一下,顽皮的像只小猫,“嫔妾就这样的性子,就算你讨厌,嫔妾也改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