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延禧宫主

第一百一十二章 继后

说完,他丢下咒骂不停的尔晴,头也不回的离开。
金川之役,匡时许久,先前领兵的讷亲已被押解回京,因其胆怯畏战,导致损兵折将之故,被弘历革了顶戴花翎。
“吁!”傅恒忽然一勒缰绳,马蹄扬起,复又落在地上。
如今木已成舟,尔晴后悔之余,只能哭哭啼啼道:“一个巴掌拍不响,孩子又不是我一个人能怀上的,你只顾欺辱我,怎地不见你去找皇上?”
青莲一楞,忙垂下头道:“对不起少爷,是奴才多嘴了。可老夫人都担心得病倒了,说若您不肯放弃,就再也不见您了……”
“喜塔腊尔晴。”四下没有旁人,傅恒声音一沉,再不掩饰道,“我容你活着,不是因为你腹中怀着龙种,而是我曾对你有愧!但再多的愧疚,也挨不住你这样的消磨,你听好了,从今天开始,你给我老老实实呆在这栋楼里,敢迈出去一步——”
“……为什么你不在?”娴贵妃哽咽道,“为什么不来亲眼看看这身礼服,为什么……不来夸夸我,抱抱我,额娘……额娘……”
“你敢怎样?”尔晴瞪着他。
一脚将匕首踢到角落,傅恒冷冷吩咐众人:“尔晴留下,其余人统统下去!”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既然无法与之约定归期,又何必要人久等,不如独自归去。
释怀吗?
“那拉氏自皇考时www.hetushu.com赐朕为侧室妃,持躬淑慎,礼教夙娴,皇太后端庄惠下之懿训,允足母仪天下,既臻即吉之期,宜正中宫之位。今谨遵慈命,侧立皇贵妃那拉氏为皇后……”
“你太阳底下站太久,晒出幻觉来了吧。”一只手忽然搭在魏璎珞肩上,袁春望半个身子压在她身上,懒洋洋道,“快,我快不行了,带我回去,往我头上洒点水。”
尔晴只是做做样子,怎可能真的去死,一时之间骑虎难下,索性丢了匕首哭道:“富察傅恒,出征金川这么大的事,我作为你的妻子,竟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你居然还叫我去死,你到底有没有人性?”
“嗯?”魏璎珞手持扫帚,回过头来,“奇怪,我刚刚好像听见了马蹄声。”
尔晴不可置信道:“你说什么!”
心里隐隐生出一丝悔意,不是后悔当初设计了弘历,而是后悔自己先前不该吐露实情,而是应该将整件事栽赃到弘历头上,一口咬定,就道是弘历垂涎自己的美色,强迫了自己……
他积威甚重,杜鹃弯腰捡起地上匕首,与其他下人退出门去。
送走了传旨太监,珍儿兴高采烈回到寝殿,一推门,愣在原地。
反正傅恒这个忠臣,也不敢拿这件事去质问皇上,事实如何,还不是她说了算?
身后,一声叹息。和-图-书
傅恒顶了他的差事……但朝野上下,无人觉得这是一份好差事,相反,都视之为烫手山芋。
树影一晃,一只手拨开丛丛绿意,朝她伸去。
多好的一件事,在她脸上却看不到半点喜色。
傅恒对她微微一笑,笑容里既无愧疚,也无留恋:“京城郊外的庵堂,就是你毕生的归宿!”
一骑绝尘,飞出傅恒府。
“太后说得是。”弘历一叹,“儿子只是……”
尔晴一时间心跳如鼓:“……怎样?”
富察府一片大乱,尔晴鬓发凌乱,手里舞着一只匕首,作出要自尽的模样。
功名只在马上取,傅恒的骑术出类拔萃,一路快马加鞭,路人只觉身旁刮过一阵飙风,转头望去,只望见空中烟尘。
弘历低头看着脚下的茉莉花,知道这世上只要还有一朵茉莉花在,他就永远忘不掉那个茉莉般清丽的人。
“现在与她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傅恒缓缓将手收回来,自言自语道,“等我活着回来……”
弘历看着一地白花荒草,良久,怅然一叹。
差事已经下来,但傅恒没一刻懈怠,下朝之后,没与同僚去花船上快活,而是回了家,从书架上取了一卷兵书翻看,听了青莲的话,他放下兵书问:“青莲,是老夫人让你来的?”
马蹄声重又响起,带着未能说出口的那句话,带着一名将军赴死的决心,离开和-图-书了圆明园。
“少爷!”青莲在他身后唤道,“天就要黑了,您去哪儿啊!”
傅恒摇摇头:“我为皇上伴读十年,他是什么样的品性,我比你清楚百倍。哪怕你美若天仙,只要和我拜了天地,进了富察家的大门,他就不会动你一根手指。这个孩子到底怎么来的,你不说,我也能猜得到。你最好保佑我平安归来,若我回不来……”
他们夫妻不和,下头的人也难做人,杜鹃小声劝道:“少爷,您就体谅体谅夫人吧,夫人是真的担心你……”
被他戳穿心事,尔晴不由得恼羞成怒,举着匕首朝他刺去:“我索性砍了你的手,看你如何去战场送死!”
“畏战惧死,龟缩不前,那学兵书做什么,当官做什么?”傅恒叹了口气:“若老夫人再问,你就这样告诉她。傅恒去做真正想做的事去了,请她原谅。”
娴贵妃已自行换上皇后礼服,立在镜前,对镜子里的自己说:“你终于是皇后了。”
尔晴盯了他许久,终于确定,他说的都是真的……
弘历站在花圃中,荒草萋萋,被风一吹,便折弯了腰。
国事家事,立后,国之大事,出征,家之大事。
“担心我?”傅恒笑了,“不,她是怕我战死沙场,她就成了寡妇,如今拥有的名利地位,立刻就成了过往云烟。”
珍儿心里叹了口气,轻轻将门给掩上了,然www.hetushu.com后守在门口,不让旁人进去,不让任何人看见或者听见娴贵妃最脆弱的一面。
圆明园内,一众宫人正在做最后的扫洒。
只是觉得对不起她……
才过去多久,长春宫的花圃里就长出了野草。
“额娘。”娴贵妃单手抚着镜面,喃喃道,“淑慎不再是从前那个懦弱无能的女儿,我做皇后了,六宫之主,母仪天下!从今以后,你再也不用过捉襟见肘的日子,再也不必受尽他人耻笑,我给你挣了脸面,没有辜负你的期望……”
傅恒的语气稀疏平常,说出来的话却叫尔晴脊背发冷:“左腿迈,我就砍左腿,右腿迈,我就砍右腿。”
“皇后是六宫之主,不能永远空悬,你迟早要立后的。”太后仍在他耳边劝,“在后宫之中,娴皇贵妃虽无子嗣,威望和资历却最高,若要立后,她是不二人选。”
身旁围了一群下人,个个哄,个个劝,杜鹃急得浑身是汗,见傅恒进来,忙冲过去道:“少爷,您可算来了!少夫人听说你要去金川就急坏了,说与其看你去送死,不如一死了之,您快劝劝她呀!”
三日后,承乾殿。
她一手捂脸,双膝缓缓下落,跪于镜前,泪水在指缝间漫延垂落。
“皇帝。”太后最是了解这一点,却不肯惯着他,纵着他,半是规劝半是严厉道,“从前的遗憾,都已成为过去,不如怜取眼前人啊!和-图-书
这话似乎触动了傅恒的心事,他手里握着兵书,久久立于书架前,似一座俊美的雕像,良久过后,才忽然丢下兵书:“我出去一下。”
“战场上刀剑无眼,万一……少爷心里就没有记挂的人吗?”青莲见他脸色一变,忙垂下头,“是奴婢不好,奴婢说错话……”
她一个养尊处优的富太太,哪里是傅恒的对手,傅恒只轻轻用手一劈,尔晴就痛叫一声,匕首脱手而落。
便连富察家的人也同样这么认为,故而他一回家,夫人老爷,亲朋好友,纷纷登门来劝,希望他能放弃这门差事,纵会惹来弘历的怒火,总好过马革裹尸,死在边地。
“哎,你撑着点!”魏璎珞登时忘了马蹄的事情,半搀半扶着与他离去。
“让我死!让我死好了!”
说着说着,泪水滚滚而下。
“我知道,你与容音是结发夫妻,她这一走,你难免痛心伤感。”太后走近他,安抚道,“但事情过去这么久,你也该释怀了。”
甚至连伺候他的小丫鬟青莲,也在给他送茶时,轻轻放下茶盏,担忧道:“少爷,您真要去金川吗?奴才听说大军损兵折将,朝中无人敢出征,您现在去,该有多危险啊……”
没人住的屋子会旧,没人走的地会荒,
“驾!”
傅恒神色平常:“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傅恒的目光往尔晴身上一扫,淡淡道:“还不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