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辛者苦

第一百一十章 赐死

弘历渐渐有些发怒了,却不知是怨皇后,还是怨自己:“身为皇后,如此懦弱,如此无用,朕绝不原谅!”
明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魏璎珞实在等不下去,索性松开手,急急朝寝宫方向跑去。身后,明玉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嘶哑哭道:“别看,娘娘她现在——”
弘历看也不看她,他直直立在床沿,看着床上的皇后,声音平静如一潭死水:“正因为她是皇后最心爱的婢女,朕才要送她去陪伴皇后。”
“这是丧钟。”负责开宫门的侍卫惊讶道,“宫里面出了什么事?哪位贵人去了?”
一名侍卫从宫内冲出,面色惶恐,道:“皇后崩逝了!皇后崩逝了!”
魏璎珞脚步一顿,望向钟声响起的方向,不知为何,心中狂跳不止。
明玉愣住。
直至弘历的声音在她身旁响起,极平静的声调:“马上为皇后换衣梳妆,朕要皇后走得体面尊严。”
咚,咚,咚——
魏璎珞对他依旧不冷不热的,她忘不掉小时候的事,忘不掉自己跟姐姐因他受的苦,尤其忘不掉他对真凶轻描淡写的原谅。
明玉怕魏璎珞再次惹恼弘历,忙跪在地上,将散落于地的m.hetushu•com珠钗玉环尽数捡回盒中,然后端着妆奁盒回到皇后身旁,正要揭开被褥为她梳妆,却被魏璎珞按住了手。
弘历冷冷道:“她是皇后,自不能一身素服离开!”
明玉吓得脸色发白,但还是鼓足勇气,一字一句对弘历说:“娘娘才不会让璎珞殉葬,皇上,您一点儿都不了解娘娘,一点儿都不!”
众人惊讶地看着她,有魏璎珞作死在前,竟然还有人敢步她后尘。
弘历盯着覆着锦被的皇后,像在对魏璎珞说,更像是在对皇后说:“她永远都是朕的皇后,不会心无挂碍,更不能自由自在,这是她的命!”
碍于皇后的面子,她才回家一趟,本想连夜回宫,岂料魏清泰放低姿态,朝她喊离去的背影喊了一句:“魏璎珞,你可以恨我,一辈子不原谅我,但今天是除夕之夜,留下来,陪我吃完这顿年夜饭,不成吗?”
“你——”弘历大怒,正要将她也一并送去殉葬,忽然目光一垂,落在地上。
东西是魏清泰给准备的,他总觉得当奴才的,除了办事得力,还得时不时给上头送送礼,这样感情才能联络得下去。
“长春宫突逢大火,七阿哥不www.hetushu.com幸没了,娘娘痛不欲生,竟从角楼一跃而下……临死前,她问你为什么没回来?”魏璎珞听见尔晴在她身后痛哭道,“璎珞,你为什么晚了一日,为什么没在黄昏之前回来!为什么!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啊! ”
他的头发白了,脸上的皱纹也越发的多了,明明升了官,在他身上却找不到半点喜色,只有一种老人独有的孤独感,以及对一家团聚的渴望。
一床锦被盖在她身上,从头到脚。
远远听见哭声一片,等进了殿内,便见满目白幡,一条条挂满宫殿,宫里伺候的人也全都换上了白衣,连头上簪着的绢花都换成了一色的白。魏璎珞从中寻到明玉,一把抓住对方的肩膀问:“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等,就等来了这不详的钟声。
她松了口气,得偿所愿般的笑道:“奴才愿意永远追随娘娘,谢皇上恩典。”
魏璎珞没有跪。
盒子落地,里头的珠钗玉环叮叮当当落在地上。
妆奁盒落地的声音响起,弘历慢慢转过脸来,冷冷看着她。
弘历沉默半晌,弯腰将那封信从地上捡起,展开一看,脸色立刻变了。
她失魂落魄地立在床沿,忘记吃,忘记和_图_书睡,忘记时间的流动,忘记了自己与身旁的一切,仿佛化作了一只殉葬用的纸扎娃娃,守着棺中的主人,日日月月,直至纸张泛黄,身体腐朽。
众人惊得吸了一口凉气,魏璎珞却极平静道:“皇上,奴才会为娘娘清理血污,但娘娘已经选择丢掉了珠宝首饰,这些累赘的东西,就免了吧!”
“皇上说得如此轻描淡写,是在怪娘娘自戕,犯下大错吗?”魏璎珞盯向弘历。
明玉脚下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不停朝他磕头:“不要,皇上不要啊,璎珞,快求皇上饶命,快啊!快!”
可惜因为皇后的死,魏璎珞已经逐渐失去了理智,那些只能埋在心里头的话,如今全被她说出了口:“皇上,娘娘真心爱您,真心对待六宫众人,可她的真心,换来您的忽视,换来妃嫔阴谋算计!人人都笑娘娘傻,不!她一点儿都不傻,她天生聪慧,可就是不忍!她不忍伤害同陷深宫的女子,更不忍伤皇上的心啊!可是皇上,您为什么不能给她一点怜,给她一点爱,为什么那么冷酷,难道您的心是冰做的吗!”
“皇上!”魏璎珞也怒了,“娘娘体寒如冰,骨痛难忍,却还是拼死生下七阿哥!人人道她和_图_书是为了巩固皇后之位,不是!娘娘深深知道,皇上想要嫡子承继大统!因为皇上需要,所以娘娘牺牲,哪怕赔上自己的性命!结果呢?除夕之夜,丧子之痛,锥心刺骨,痛不欲生!皇上,您每天坐在 养心殿,有没有听见娘娘绝望的呼告,她在等你救她啊!”
弘历:“明玉,去替皇后梳妆!”
魏璎珞终是叹了口气,回到桌子旁:“今晚吃什么?”
吃了饭,就过了回宫的时候,魏璎珞只好宿在家里,等到第二天早上,才不情不愿的接过魏清泰硬塞来的礼盒,等在了宫门外。
弘历气得脸色发青,忽闭上眼睛道:“李玉!”
为了给姐姐复仇,为了在这个吃人的紫禁城苟活下去,她跪了那么多人,跪了那么多次,如今终于可以不跪了。
魏璎珞愣了楞,手中年礼脱手而落,她忽然推开两人,飞快朝长春宫方向奔去。
李玉一挥手,便有太监上前,将魏璎珞押走。
两名侍女从她身侧川流而过,一人手捧妆奁盒,一人手捧华服,准备为死去的皇后重新梳妆打扮,岂料魏璎珞忽然一挥手,打翻了身旁那只妆奁盒。
她手里提着一只盒子,里头是从家里带来的礼物,几样民间小食,还有几样街上买www.hetushu.com来的小孩玩具,也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只能说聊表心意。
魏璎珞缓缓转头,神色复杂地看着他。
李玉:“奴才在!”
“我为什么没早点回来……”魏璎珞喃喃自语,一遍又一遍,“我为什么没早点回来……”
“璎珞,璎珞!”明玉哭着爬回弘历脚边,咚咚朝他磕头,“皇上,娘娘最喜欢璎珞,您不能这样做啊!”
滴答,滴答,鲜血沿着一角被褥往下淌,在地上凝了一个血圈,魏璎珞望着那血圈,手脚冰冷,迟迟不敢上前,迟迟没有勇气揭开那一角被褥……
殿门吱呀一声开了,魏璎珞愣愣看着床上的皇后。
似乎……是随着珠宝首饰,一并从妆奁盒中掉出来的。
两名宫女从她身旁走过,手中各自捧着妆奁盒与华丽衣裳,明玉跪在地上发了一会抖,忽然冲上去,一把将盒子打翻。
魏璎珞:“皇上!”
弘历:“魏璎珞屡次犯禁,大逆不道,赐自尽,为皇后殉葬。”
明玉忙扯了扯魏璎珞,魏璎珞甩开她的胳膊,盯着弘历道:“皇上,娘娘若在意身外之名,就不会从高处一跃而下,请皇上开恩,准娘娘无牵无挂地走!”
明玉赶紧拉了拉她的手臂:“璎珞,不要再说了!”
一封信落在两人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