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辛者苦

第一百零九章 丧【下】

望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皇后忽然喊道:“对了……璎珞回来了吗?”
皇后遭了这么大的难,消息连夜传回富察家,老夫人立刻晕了过去,醒过来,也一直在哭,两只眼睛原本就看不大清东西,如今哭多了,便愈发不中用了。老爷与她伉俪情深,见老妻如此,心中同样不好受,一夜之间,生生白了不少头发。
明玉走后不久,皇后慢慢从床上下来,一步步走出寝殿。
淅淅沥沥的雨水从天而降,夹着细小的雪。皇后慢慢睁眼看向天空,抬手接了一片雨雪,雪花在她掌心融化,她心中酸楚无比,似乎老天都在惩罚她,暖阁起火时,不见天空下雨,到了此刻,竟突然下起雨来。
“好,好。”明玉点完头,又犹豫起来,“现在去做,要好久才能完成,您一整天滴水未进,不如先让厨房准备薏仁米粥,好不好?”
“你想想清楚,再与我说话。”尔晴轻轻抚摸自己的小腹,慢条斯理道,“傅恒是你现在的主子,这儿是你将来的主子……”
“怎么,你难道还要一直捆着本宫不成?”皇后对她柔声一笑,“本宫已经好了。”
“我是来探望皇后娘娘的。”尔晴道。
金钗步摇,耳珰玉环,一样一样从她身上脱落,就和-图-书像她执着的过去,执着的责任,执着的爱情。
尔晴笑:“有我陪着说说话,自然好多了。”
尔晴叹道:“我知道,不过,越是一个人呆着,越容易胡思乱想,让我单独陪娘娘谈一谈吧。”
皇后并不是真的想吃江米年糕,故意选了这个费时许久的点心,是为了能够支开明玉。
傅恒更不必说,他今日是绷着脸出门的,知他性情的人,便知他这次进宫,多半是要为自家姐姐寻个公道。
只处理了半天,明玉就觉得力不从心,心里愈发思念魏璎珞:“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就该交给她来做,她能整得井井有条,我却越弄越糟……”
皇后摇摇头,显得有些执拗:“不,本宫只想吃你做的江米年糕。”
冷风吹过空枝,茉莉花不知何时已经凋零而去,空留枯枝于风中摇曳,道不尽的萧索凄凉。
“明玉姐姐!”珍珠的声音从旁传来,“太医让您过去一趟……”
明玉登时回过神来,转身奔到床边:“娘娘!”
“你怎么来了?”她问,声色有些沙哑,眼圈也有些泛红,显是哭了一夜。
又咬了一颗枣子在嘴里,咀嚼片刻,杜鹃伸手过去,尔晴将枣核吐在她手心,然后拿出帕子擦了擦嘴,和-图-书道:“我是皇后的弟媳,理应代替额娘入宫去看望皇后娘娘,你说呢?”
不知不觉,皇后身上除却一件素白衣裳,已经别无他物,她立在高高的角楼上,衣摆迎风而展。
皇后失望道:“本宫知道了,你去吧。”
许是因为心中凄凉,连看蜡烛的烛火,都觉得是一滴明亮的泪水。
见明玉还有些犹豫不决,尔晴拉了拉她的手,亲昵如从前:“从前我是最懂娘娘心意的人,又是富察家的儿媳,照顾开解娘娘,实在责无旁贷。明玉,让我进去吧,就算劝不了娘娘,也总是个安慰。”
杜鹃看着她的小腹,神色复杂。
皇后的目光越过空枝,遥遥望着不远处的角楼,脸上浮现同样萧索凄凉的笑容,轻轻道:“我这一生,真是步步是错。”
“好,好。”明玉含泪笑道,“奴才马上吩咐小厨房准备。”
明玉送走了尔晴,又在宫门口徘徊片刻,直至夕阳西下,朱红宫门沉沉落下,她才叹了口气,知道魏璎珞今夜是回不来了,神情失落的回了长春宫。
“傅恒去哪儿了?”尔晴吃了一颗红枣,问道。
望着眼前关上的大门,明玉喃喃道:“璎珞,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呀……”
“一错再错,我最大的错,http://www.hetushu.com就是生下永琏永琮。”她痛苦的闭上眼睛,“你们两个不该投身在我这,我身为母亲,却无法保全你们,一切都是我的错……”
“好吧。”明玉实不忍拒绝她,只好道,“奴才立刻去做,娘娘好好休息,奴才做好了,立刻给你送来。”
明玉小心翼翼打量她片刻,见她神色如常,再无疯癫之态,于是放下心中的将信将疑,给她解了绑。
一只明月珰丢在地上,被她的鞋底无情碾过,她抬手摘着另外一只耳上的明月珰,笑道:“若我能安安分分的当个六宫典范倒还罢了,可我却贪恋儿女情长,妄想得到皇上的爱……”
“怎么样?”明玉带着期望道,“娘娘心情好些没?”
“这……”明玉脸上流过一丝犹豫。
杜鹃一楞:“可是少爷不准您出门……”
尔晴一笑:“皇后刚刚失去了七阿哥,皇上是生父,傅恒又是亲舅舅,可这两个人都不在皇后身边,男人可真是心狠啊!”
上上下下,也唯有尔晴无动于衷,全不将皇后的事儿放在心上,仍有闲情逸致赏花,枣子还多吃了几个。
杜鹃忙回道:“今日收到紧急军情,少爷奉旨入宫去了,现在这个时辰,应该在养心殿。”
拔下头上珠钗,毫不在意的m.hetushu.com往地上一丢,皇后笑道:“我天性不爱拘束,却嫁进了皇家,成了大清皇后。”
她忽然张开双臂,如同一只白色的飞鸟,自紫禁城的角楼一跃而下。
尔晴的肚子愈发大了,行动渐渐困难,大多数时候都像今天一样,坐在椅子里,任由身旁的侍女为她揉肩,喂食,以及说些有趣的事儿逗她开心。
若是明玉自己劝得了皇后,自不需要她帮忙,只是她嘴笨,那个最为伶牙俐齿的魏璎珞又恰好不在身边,最后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这个长春宫的旧人身上,叹道:“好吧,你进去试试吧。”
“没有。”明玉摇摇头,心中也十分遗憾,若是有璎珞的陪伴,想必皇后娘娘会好很多。
“走吧。”尔晴将手往前一伸,示意她扶自己起来,“送我进宫。”
这位稀客的到来,叫明玉吃了一惊。
杜鹃垂下头,不好也不敢接她的话。
富察府。
明玉痴痴盯着桌子上的烛火,冷不丁身后传来一声:“明玉。”
明玉犹豫地看了寝殿深处一眼,里头黑洞洞的,所有的窗户都关上,厚厚窗帘落下来,静默得像一间巨大的墓室:“娘娘现在谁都不想见。”
皇后:“你先松开绳子。”
明玉长出一口气,一不留神,心中最大的担忧脱口而出:“我就怕娘http://www•hetushu•com娘想不开……”
她自知失言,忙住了嘴。对面的尔晴也给她面子,故意装作没听见她刚刚说的话,笑道:“你放心,娘娘宽容豁达,迟早会明白的。时候不早,我该在宫门下钥前出宫,你要好好照顾皇后。”
等到处理完,她已经筋疲力尽,猛然想起尔晴还在寝殿内,又匆匆赶了回来,恰逢殿门一开,尔晴从里头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似乎遇见了什么开心的事情。
“哎,来了来了!”
皇后一倒,长春宫就失了主心骨,大大小小的事情,全压在明玉肩上。
宫人点起了蜡烛。
尔晴微微一笑,走进了寝殿内。
皇后不知何时已经醒了,她慢慢转过头,眼中一片清明,只因伤势严重,故而看起来有些形容憔悴,但声音神态已经恢复到平时的温柔:“本宫饿了,想吃些东西。”
解绑之后,皇后也未发难,只是揉了揉带着绳痕的手腕,轻轻道:“本宫想吃你做的江米年糕。”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连说三声对不起,对自己的家族,对皇上,对两个夭折的孩子,最后含泪笑道,“对不起,璎珞,答应要等你回宫,可惜,我等不到了……不过,你要为我高兴,从今以后,我不再做皇后了,只做富察容音,我——只是富察容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