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辛者苦

第一百零七章 除夕夜

见她模样如此凄惨,明玉的眼泪一下子全涌出来,扑过来道:“娘娘,你还好吧……七阿哥还好吧?”
待处置完一切,明玉左顾右盼,忽然脸色一白:“娘娘呢?”
她原本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产子之后,皇后的身子并未因此虚弱下来,相反,似乎是因为有了永琮的陪伴,她的气色越来越好,最近还开始长肉,脸颊渐渐丰润起来。
魏璎珞无奈,只好不情不愿地应了声是。
此时莲花已经绣好,刺青师收拾了工具,行礼退出,目送他离开,珍儿这才开口:“娘娘,纯贵妃真会有所行动吗?”
“是,奴才去问的时候,娴贵妃一早安排好了,宫里人人有份,因内务府今年进项多,还比往年厚了一成,大家都高兴极了。”璎珞看着她,心里也十分高兴。
“娘娘!”明玉别无他法,只得一咬牙,从一名太监身上扯下棉袍,用水打湿了,往自己身上一罩,就要往火海里冲。
一朵青色莲花慢慢绽放在娴贵妃的肩头,她的神色愈发冷酷,却在此时,外头传来敲门声,珍儿起身出去了片刻,回来以后,凑在娴贵妃耳边说:“娘娘,魏璎珞出宫了。”
襁褓被烧得发黑,里面静悄悄一片,没有哭声,也没有……半点呼吸声。
每一针下去,娴贵妃的身体就微微颤抖一下,没过多久,大片大片的汗珠就冒和图书出来,让她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树梢上挂上了灯笼,有红纸糊成的胖灯笼,也有画着才子佳人图样的六角宫灯,鞭炮声响起,几个宫女太监放下手中的灯笼,齐齐捂住耳朵。
“怎会这样?”明玉看着里头的冰块,声音苦涩,忽转头对宫人们喊,“叫火班的人来救火!你们去后院,井水!井水!”
桌子上的菜压根就没动过,宫女们兴高采烈的拿下去分食了。皇后则去暖阁看望永琮,待哄睡他,夜也深了,皇后打了个呵欠,回了寝殿内,让明玉为她卸下钗环,准备上床歇息,钗环拆到一半,忽然听见殿外一声大喊:“来人啊,暖阁走水了!”
几个宫女太监冲向宫门口巨大的“吉祥缸”,想要取水救火,哪打开缸盖,缸内的水竟已全部结冰,压根取不出水来。
“起来吧。”直到珍儿在一旁提醒,“娘娘答应了,你照办吧!”
“是吗?”娴贵妃慢慢睁开眼,“那还等什么,将这消息递给纯妃吧。”
“人心不足。”娴贵妃眼也不睁地笑道,“一开始她只想要个孩子,等她真的当了母亲,就会想要更多,偏生她想要的,随着那位嫡子的诞生,皆成梦幻泡影……谁!”
皇后点点头:“璎珞,你拿了本宫手令,即刻出宫去吧。”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娴m.hetushu•com贵妃先是一楞,继而哈哈大笑起来,因笑得太过剧烈,故而钗钿凌乱,连遮在身上的薄纱都落了下来,“妙,真是妙极了!”
她不顾一切朝大门冲去,却又被迎面而来的热浪逼了回来,呛了几声,正不知所措时,先前去报信的太监领着火班的人赶到。
娴贵妃微微一笑,并未为难他,只让他拿了朕快走,刺青师如蒙大赦,连忙取针离开。
“是。”刺青师傅这才擦了擦汗起身,花了几分钟稳定了一下心绪,才止住了双手的颤抖,稳稳的拿起了针。
“快,快救救皇后娘娘!”明玉指着被火焰烧得通红的大门,哭着对他们喊,“皇后娘娘在里面!”
珍儿欲言又止,还未开口,忽然听见身后一声惨叫,回头一看,只见帷幕上一蓬鲜血。娴贵妃头也不抬地挥挥手,帷幕抖动了片刻,地上传来重物被拖走的声音,不一会儿,那声音消失无踪。
银针蘸了染料,轻轻落在娴贵妃肩头。
如今没了她的陪伴,皇后心里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就连眼前这碗碧米羹都失了风味,略略动了几勺就放下了,叹:“今日口淡,没什么胃口,你们拿去分了吧。”
她走后,娴贵妃不发一语,平静的趴在榻上,双臂叠放一起,脑袋静卧臂上,闭目假寐,直至珍儿再次回来。
刺青师傅跪在地上,压m.hetushu.com根不敢抬头看她,额上汗水密布,不知道自己刚刚说错了什么话。
为了避免染料晕开,珍儿不断用帕子擦拭她身上的汗水,有些心疼道:“娘娘,留着这道疤痕,不是能让皇上更怜惜吗?”
魏璎珞面色一僵。
皇后惊得魂飞天外,跳起身道:“永琮!!”
“是。”珍儿领命出宫。
除夕到了。
天上无星无月,暖阁却烧成了一片火海,光焰冲天而起,将半个天空都烧成了红色,如同一支蘸了鲜血的笔,在天空勾勒出一轮血月。
哐当——
不但民间张灯结彩,宫中同样热闹。
“从前要好的至交,为皇储之争自相残杀。”娴贵妃慢条斯理地将衣裳拉过肩头,掩去了那朵莲花,轻轻一笑道:“这一场大戏,本宫等了好久!”
长春宫内,皇后看着地上那只摔成几瓣的瓷碗,眉头蹙起。
几个宫女立刻过来收拾,明玉则重新递了一只一样的瓷碗上来,碗里盛着半碗碧米羹,色泽如碧,最是爽口。平日里皇后很爱吃这个,故而魏璎珞最擅长做这个。
一个人冲出宫门报信,其他人赶去后院取水。
“他很好。”皇后声音沙哑,目光呆滞,“他很好,他很好……”
一群人只顾着寻水灭火,竟没人留下照看皇后,待回过神来,便发现皇后竟不知所踪,明玉望着不知何时已经打开的暖阁大门hetushu.com,心胆俱裂,大叫一声:“皇后娘娘!”
刺青师面色雪白,抖着嘴唇道:“娘娘,奴才漏了一根针……”
暖阁,永琮如今的居处。
娴贵妃俯卧在美人榻上,香肩半露,一名刺青师傅仔仔细细观察她肩头的旧伤疤,衡量再三之后,才小心翼翼开口:“娘娘,不若刺一朵莲花。莲,出淤泥 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是天下间最高洁的花儿,正符合娘娘的品性。”
身旁的人急忙将她拦下,明玉挣扎道:“放开我,我要去救娘娘……娘娘!看,是娘娘!”
众人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见一个踉踉跄跄的身影从暖阁内冲出,来不及高兴,明玉已经焦急地喊道:“快喊太医,快,快!”
与其乐融融的长春宫相比,承乾殿却显得有些气氛紧张。
珍儿飞快走过去,将帷幕一扯,露出背后战战兢兢的刺青师来。
这一切都是托了永琮的福。魏璎珞眼神变暖,正想逗逗皇后怀里的永琮,外头忽然走来一个太监,行礼之后,道:“皇后娘娘,魏家传消息来,璎珞姑娘的父亲摔马重伤,要请娘娘开恩,准她回去探视。”
比起病如西施的皇后,魏璎珞觉得还是胖些的皇后比较好看。
皇后怀里的永琮有样学样,也用胖胖的小手捂住自己的耳朵。皇后怜爱地看他一眼,对身旁的魏璎珞道:“璎珞,今年除夕宫里的隔年饭和和*图*书赏银,都分派好了吗?”
帷幕忽一抖,后面的人压根没胆量走出来。
“你懂什么。”娴贵妃嘶了口气,目光冷厉道,“日子久了,怜惜愧疚就成了厌恶,就算皇上不说,本宫自己也得有自知之明。”
魏璎珞咬牙道:“他为了区区内管领之位,连亲生女儿都能拿来做筹码,这样的父亲,我不需要!”
皇后楞了一下:“你这又是干什么?”
“不。”魏璎珞硬邦邦道,“我不去。”
“不得胡言!孝道大于天,今日你若不去,他日必受人诟病,如何立足于宫中?”皇后摇摇头,不允许她在这件事上落下污点,当即替她拍板道,“听本宫的话,立刻出发。”
魏璎珞一步三回头的出了宫,太监传完话以后,同样也出了宫,但没有回内务处,而是左右四顾片刻后,匆匆赶去了钟粹宫。
众人大惊,火班的人急忙用激桶救火,只是火势太大,一时之间难以扑灭,烧至最后,琉璃瓦脊接连破裂坠下,暖阁竟有崩塌之势。
皇后这才笑了起来,柔声对她道:“去吧,本宫等你回来。”
皇后被烧得浑身是伤,伤势极为骇人,衣上发上还燃着火。几个太监宫女急忙冲过来,解下身上的衣裳,扑灭她身上的火星。
“永琮!永琮!”皇后被几个宫女拉着,否则早已冲入火海。
说完,她低头看向皇后怀中紧紧抱着的襁褓,忽然目光一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