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辛者苦

第一百零五章 喜讯

“有什么可高兴的?”魏璎珞意兴阑珊道:“娘娘为了生七阿哥,险些血崩而亡,太医都说会有损元寿……”
璎珞瞪了她一眼:“是啊是啊,我忙着熬药呢,你去别处炫耀吧!”
傅恒当场石化。
气氛有些沉闷,魏璎珞想了想,忽然道:“对了,刚刚听娘娘说,皇上已经给七阿哥起了名字了。”
明玉斟酌了半天,最后支支吾吾的说道:“昨夜皇上歇在东侧殿,好像宠幸了宫女。”
富察夫人眼睛不好,没有察觉到他身上的异样,依旧拉着他的手道:“皇后娘娘身体痊愈,又有七阿哥深受圣眷,额娘不担心别的,就担心你,如今额娘可放心啦,尔晴可真是咱们家的大福星!你要好好照顾尔晴,万不可怠慢了她!”
傅恒忙上前握住她的手:“什么好消息?”
皇后才刚刚生子,他便宠幸长春宫的宫女,就不能换个时间,换个地方吗?
等从大厅出来,傅恒不作停留,飞快冲进尔晴卧房内,阳光正好,尔晴倚在雕花窗旁绣花,飞针走线,一朵并蒂莲在绣绷上渐渐成型,忽然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一把抓住她持针的手,将她从椅子上拽起来。
“哦?”明玉的注意力果然转移,“什么名字?”
只听铿的一声,傅恒拔下墙上长剑,他屋子里的剑可不是装饰品,即便是装饰品,落在他这样的勇士手里,也是一件不折不扣的凶器。
明玉一楞:“这么突然?”
明玉一把夺过她手里的扇子,一边给她打扇,一边不依不饶道:和*图*书“本来就是!六阿哥的瑢字,乃佩玉相击之声,可咱们七阿哥, 却是庙堂之器,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璎珞!”
有喜的,可不止长春宫。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傅恒不理,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皇后已经够苦了,没必要在这个时候还给她添堵。至于这个吃里扒外的宫女……若是明玉看错了最好,若是没看错,她们两个自会将人揪出来,教她知道能做什么事,不能做什么事。
“富察家百年清誉,额娘一腔希望,不能毁在你的身上。”傅恒眼中血丝密布,将手中长剑往她面前一丢,“我不杀女人,你自己动手吧!”
看着笑若癫狂的尔晴,傅恒反而慢慢松开手指,后退一步,离她远了一步,满目厌恶道:“你不光恶毒,还是个疯子!”
傅恒脸上的血色在瞬间褪得干干净净。
永琮……永琮……明玉将这个名字反反复复念叨了片刻,忽然高兴地跳了起来:“哎呀,你知道琮是什么吗?”
“你!”傅恒气得浑身发抖。
傅恒终于忍受不了,一把扼住她的喉咙,咬牙切齿道:“你为什么要设计皇上,为什么要这么对富察家!”
尔晴还不肯放过他,继续说:“你听清楚了,我怀的是龙种,是天子的血脉,你敢动一根手指,顷刻大祸降临!”
“若没了性命,纵有泼天的权势富贵,又有什么用处?”魏璎珞沉声道。
“不!”傅恒摇摇头,脸色雪白道,“皇上不是欺辱臣妻的人!”
和-图-书晴一把甩开他的手,满不在乎道:“你可以宠爱婢女,我就不能琵琶别抱吗?”
“永琮。”
刚一进门,就见琥珀抱着一张床褥从里头出来,目光躲闪,神色慌张。
“额娘。”傅恒走进大厅,“什么事,这么急着找人叫我回来。”
第二日,明玉奉命收拾东侧殿。
傅恒一把推开她,用极陌生的眼神盯她许久,仿佛第一次认识她,又仿佛从来不认识她。
数月后,富察府。
尔晴警惕地看着他:“你想做什么?”
“你在干什么?”明玉喊住她,狐疑道,“东躲西藏,作贼呢?”
明玉瘪瘪嘴:“不用你说,我也会照看好皇后娘娘的。”
火焰舔吐着药罐,魏璎珞坐在一旁打扇,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药味,她头也不回地问:“怎么了?”
映入眼帘的,是傅恒怒不可遏的面孔,他沉声道:“这个孩子是谁的?”
“是吗?”明玉的目光朝她怀中一扫,忽然皱起眉来,只见那床单中露出一角红艳,似一只女人的肚兜,丝绸质地,边角处隐隐一朵芙蓉花瓣。
傅恒懒得跟她打机锋,将她的手腕握得嘎吱作响:“我再问你一遍,这孩子是谁的?”
刚刚才对弘历有些改观,如今反而成见更深,魏璎珞死死捏着扇柄,面无表情道:“这可是长春宫,皇上看中了宫女,怎么不和娘娘知会一声?就算你说的是真话,那宫女受到宠幸,今日还不去讨封?”
尔晴看了眼地上的剑,涂抹着朱丹的唇向上一勾。
尔晴和_图_书笑了起来,如同新婚夫妻之间做游戏的娇憨语气:“你猜。”
一直都是坏消息多,富察夫人已经很久没笑得这么开心过了:“你媳妇儿终于有孕啦!”
“你怎么跑了,你害怕了是不是?你回来啊,回来看看我,看看你的孩子啊,哈哈哈哈哈!!”尔晴在傅恒身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最后呜呜哭了起来。
“祸从口出。”魏璎珞将手一抬,蒲扇挡在明玉的大嘴巴前。
恶毒二字,点燃了尔晴心底的酸楚与怒意,叫她五内俱焚,真如疯了似地扑过去:“对,我就是个疯子,被你和魏璎珞两个人逼疯的!富察傅恒,这就是你羞辱我,所要付出的代价,终此一生,你都别想摆脱我喜塔腊尔晴!”
明玉一楞,失笑道:“你说的也对,不过……算了,也许是我一时眼花!”
“傅恒,你去哪?”尔晴重新站稳之后,朝他喊道。
两人心照不宣,都决定将这件事隐瞒下来。
“咳!”尔晴咳嗽一声,毫不畏惧的望着他,大笑道,“富察傅恒,你是众人眼里的翩翩公子,天下女人最想要的好归宿,就连了不起的魏璎珞,都被你迷得神魂颠倒!可我就是要你忍屈受辱、痛苦煎熬,每一次跪倒御前,你都会想起这件事,每一次获得晋升,你都要想一想,是不是用妻子换来了顶戴花翎!你恨我,却不能杀我,你厌恶这个孩子,又要一辈子养着他!哈哈哈哈!好笑,太好笑了!这个主意,我真的想了好久,是不是特别有趣啊!”
魏璎珞www.hetushu.com当然知道,却还是笑着摇摇头,将解释的机会交给她。
琥珀将怀中床褥抱得更紧,垂下头道:“皇上昨夜酒醉,吐得到处都是,李总管吩咐奴才,赶紧收拾干净!”
“……是。”傅恒咬牙道,眼中充满深恶痛绝。
“可、可娘娘不看重权势地位,只得了七阿哥,便心满意足了!”明玉虽然还在嘴硬,气势却已经弱了许多。
明玉心事重重的寻至茶房,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若要找一个人商量,思来想去,只有一个人靠谱。
等她一走,明玉再转身,身后哪里还有琥珀的踪影。
“琮,宗室庙堂之器。”明玉手舞足蹈道,“可见皇上有意让七阿哥承继——”
手腕剧痛,尔晴却笑得更欢:“人人都说富察傅恒聪明绝顶、手段厉害,年纪轻轻便进了军机处,是皇上一等心腹大臣,前途无可限量,我看全是虚妄之言,自己的妻子怀孕,都不知是何人所为呢!”
她忽然不说话了。
明玉本想与她一同分享自己的快乐,见她这么不配合,不由得有些生气,嘟起嘴道:“你怎么一点儿都不高兴呢?”
因皇后久病不起的缘故,富察夫人哭瞎了一只眼,虽日日敷药,但至今也只能迷迷糊糊看见一点人影,她向对面的影子伸了伸手:“傅恒啊,一个天大的喜讯,你知道了,也一定高兴极了。”
“明玉!”尔晴的手落在她肩上,不由分说,将她扳过身来,笑吟吟道,“明玉,我今日就要出宫了,特来向你告辞。”
“我在宫里过着卑躬屈膝和图书的日子,忍耐了六年,期盼了六年,以为等到温润良 人、锦绣前程,最终落得孤衾寒枕、形单影只,这样的痛,凭什么我一个人来受?”尔晴望着傅恒离开的方向,冰冷的泪水干涸在脸上,她慢慢笑道,“富察傅恒,你的痛苦,不过刚刚开始!”
“皇上不是,我是啊!”尔晴打破他最后的希望,残忍笑道,“为了寻找良机,我可费劲儿了!”
“女人也是人,不论到了什么时候,自己的性命才最要紧。”魏璎珞笑道,“娘娘福大命大撑过去了,若撑不下来,留下一个没娘的孩子,能在紫禁城好好活下去吗?那些为了生孩子不要命的,都是傻瓜。”
尔晴笑笑不说话,又与她闲扯了几句,就转身离开了。
“原来再宽容的男人,都不能允许妻子红杏出墙啊!可惜,你杀不了我,我更不会自杀,因为……”绣花鞋践踏过剑身,尔晴一步一步走到傅恒面前,眼神充满戏谑与得意,“这个孩子,他姓爱新觉罗!”
惊鸿一瞥,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不等明玉看个清楚,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叫唤。
打扇的动作忽地一止。
哭了片刻,她抬手一擦泪水,既然没有人关心她,没有人爱护她,没有人为她擦拭眼泪,她为什么还要哭?
明玉有些奇怪的看着她:“可身为后妃,有了子嗣才能屹立不倒!别说后宫妃嫔,天下女子亦然!”
“傅恒已回京城了,我再留在宫里,多有不便。”尔晴叹道,“我不在的日子里,就靠你照顾皇后娘娘了。”
长剑落地,发出清脆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