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辛者苦

第一百零二章 怀孕

皇后似乎发了梦魇,一双手在空中不停的抓着,倒映在雪白的帐子上,似一对狂风中乱舞的树枝。
袁春望眼神平淡,与魏璎珞不同,魏璎珞太过关心皇后,所以看不见旁边的东西,他却冷眼旁观,看清了这宫中大势。
皇后略显苍白的脸上浮出喜悦之色,下意识地看向尔晴,尔晴对她微笑颔首。
魏璎珞一声冷笑,拂袖而去。
尔晴心中大喜,面上却不显露,只恭恭敬敬将放方子的锦盒献上,待皇后接了盒子,她才明知故问的来了一句:“真不需要知会璎珞?”
一只手推开门扉,尔晴立在门后,毫不掩饰脸上的洋洋自得:“你应该说,是托了我的福,长春宫才会有喜讯!”
这日,张院判照例来请平安脉。
早已有人看见她,转头便将她过来的消息递与袁春望。
皇后楞楞的环顾四周,听见哭声,她难过,没听见哭声,她却更加难过。
“璎珞。”他沉声道,“皇后病倒这段日子,娴贵妃大权在握,纯贵妃又霸着圣宠,若皇后再这样下去,迟早后位不保!你明明知道,皇后http://m.hetushu.com的决定没有错,又为什么要生气?”
“哎。”魏璎珞坐在地上,也哎了一声,然后抬头看他,“你哎什么?”
露从今夜白,两人相依相偎至天明。
魏璎珞瞪他一眼,没好气道:“可叶天士之前说过,娘娘身体虚弱,若再怀孕生子,必定折损元寿!娘娘明明知道,却还是作出这种决定,我真不明白,到底是身体重要,还是子嗣重要!”
“永琏!永琏!”
“知道了知道了。”魏璎珞被他拍得头晕,忙推开他的手道,恶狠狠道,“我当然会照顾好皇后,无论尔晴想要耍什么花样,有我在,决不让她得逞!”
魏璎珞本已经昏昏欲睡,听见皇后的惨叫,一下子惊醒过来,与一众守夜太监一块冲进寝殿。
日子时短时长,端看手里头有没有事要做。
“那你叹什么气?”袁春望扑哧一声笑了:“这不是天大的喜事吗?”
魏璎珞猛然转过身:“尔晴……此事和你有关!”
这场噩梦终是让皇后下定了决心。
身后传来扑哧一笑:“和*图*书魏璎珞,长春宫的事儿,难道都要告诉你么,未免自私过高了吧!”
本以为与往常一样,都是走走过场,岂料他的面色竟越来越凝重,诊了一遍不够,又再三诊断。
魏璎珞楞道:“哥!”
皇后紧紧抱着他,心中却愈发的凄苦。
对魏璎珞来说,时间过得是很快的,时而陪皇后复健,时而为她保养拐杖,时而处理长春宫大大小小的事务,一眨眼,三个月就过去了。
明玉有些慌乱的摆动双手:“魏璎珞……对不起……我不是有心……”
不等魏璎珞开口,尔晴已经急切发问:“喜从何来?”
“不必了,有您陪着臣妾就好。”皇后婉拒道,然后如抓水中稻草,紧紧抓住弘历,又可怜又痴心道,“臣妾最近总是梦到永琏,醒来却又看不见他……这种痛,只有您懂,对不对?”
袁春望理所当然道:“当然是子嗣重要!”
袁春望还没走出永巷,就听见一声叹息。
心里有些好笑,他索性放满脚步,任由对面的叹息声一次又一次响起,直至最后,脚步一顿,停在魏璎珞面前,和图书也叹了一声:“哎。”
弘历怜惜地看着她:“皇后,你做噩梦了,听听,长春宫哪来的哭声。”
“这是你叹的第三十口气。”袁春望双手负在身后,衣摆下伸出一只黑靴,靴尖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地面,“我特意穿上你做的鞋,的确舒服又方便,可你好像都没注意到呢。”
不过这些话,他只会藏在心里,不会说给魏璎珞听,免得她大发脾气。袁春望拍了拍魏璎珞的脑袋,随口道:“如今木已成舟,担心何用,好好照顾皇后,生下嫡子才要紧。”
魏璎珞不愿意看见他们的笑脸,更不愿意在长春宫多待,沉默的走出宫外,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永巷外。
次日,她单独将尔晴唤来:“那份生子方呢。”
“是。”弘历如同哄孩子似的,轻轻抚摸她的背脊,“朕懂,朕陪着你,你不要胡思乱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哎。”
皇后幽幽睁开泪眼,抽泣片刻,才颤声道:“我梦见永琏了。他在哭,他一直在哭……”
“皇后,皇后!”弘历今夜宿在长春宫,魏璎和图书珞来时,他正抱着皇后,不停的呼唤,“醒醒,醒醒!”
明玉为难:“璎珞……”
“这是怎么回事?”从皇后寝殿内出来,魏璎珞一把揪过明玉,质问道,“叶天士开的调理方有一味紫茄花,本身有避子之效。他说过,娘娘身体彻底调理好了,才可停药备孕。可如今,娘娘已经怀孕了,说明你们一早就停了药!”
明玉的城府可没两人深,当下目光躲闪,略显慌乱。
魏璎珞的心立刻提了起来:“张院判,你都看了半个时辰了,可是娘娘的身子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两人之间的互动可瞒不过魏璎珞的眼睛,她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将目光落在明玉身上。
“……娘娘近日有些不思饮食,身子跟着消瘦了些。”魏璎珞看了看皇后略显清减的侧影,心里愈发不安,一转头,却见张院判松了口气,一撩衣摆,跪了下来:“皇后娘娘,大喜了!”
一路上,得了消息的宫人们都喜形于色,倒显得她格格不入。
每个人都只看见了皇后肚子里的孩子,看不见她日渐消瘦的身体。
不忍看她这幅神情和_图_书,弘历道:“改日将永瑢带来给你看看,那孩子有几分像永琏,且让他陪你一段时日吧。”
皇后放在盒子上的手一僵,叹了口气:“算了,璎珞太担心本宫,暂且不要告诉她了。”
袁春望与她不同,他倒是希望皇后能够诞下嫡子。因为皇后是魏璎珞最大的靠山,皇后的位置越稳固,魏璎珞得到的好处就越多,而一个嫡子,或者一个太子,能够让皇后的地位坚不可破。
“哎。”魏璎珞叹了第三十一口气,“皇后娘娘怀孕了。”
别人家的孩子,怎能做自家孩子的替代品?他若不像永琏倒还罢了,他若是真的有那么几分像永琏,皇后怎忍与他再分开?若是强留人在宫里,又要如何面对孩子的生母?
魏璎珞看看尔晴,又看看明玉,渐渐明白了过来,声音渐冷:“你们全都知道,却瞒着我一个人?”
张院判满脸是笑:“皇后娘娘这是喜脉,当然是大喜!”
张院判将手搭在皇后的脉上,反问她:“娘娘近日的胃口是不是不大好?”
“哎。”
魏璎珞摇摇头:“我不管什么权力圣宠,只要娘娘平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