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辛者苦

第一百章 回宫

尔晴顿觉手脚发冷,整个人如坠冰窖,一下子清醒过来。
皇后抚了抚身旁的拐杖,她昏迷不醒时,尔晴没来,她杵着拐杖,一步一步艰难的学习走路时,尔晴没来,她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尔晴没来。
“无论如何,她但到底是你的前辈。”皇后将茶盏搁在桌子上,“外人面前,你多多少少要给她些面子。”
尔晴沉默片刻,终是长长一叹,吐露实情。
拐杖上只有两个福字,一个是来自璎珞,一个来自明玉,没有一个来自尔晴。
潜台词很明显,今非昔比,出了宫再回来,你尔晴已不再是长春宫宫女之首,这个位置已经属于别人,属于魏璎珞。
她忽然住了嘴,因为房门忽然开了,尔晴扶门而立,目光朝里头一张望,最后落在她面上。
“是。”
皇后又天生一副柔软心肠,虽有些怨她薄情寡义,但眼见如此,终是心中不忍,道:“尔晴!你老实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尔晴是个聪明人,见皇后不上当,她就不继续在这件事上扯谎,转用悲情攻势,扯着皇后的裙摆,一个劲的哭道:“皇后娘娘,就容奴才留在宫里,陪您一段时 日,至少等傅恒消气了,奴才再回去,好不好?求您了……”
于是皇后笑道:“不必了,本宫身边有璎珞和明玉,足够了。”
接过侍女递来的帕子,轻轻点了嘴唇几下,皇后便扶着侍女的手起来,刚刚走出门,便见宫门口跪着一人。
魏璎珞好奇看她一眼:“你从前不是和她最要好,怎地如今这么不待见她?”
自那夜傅恒离开,就再也没回来的意思,他www.hetushu.com宁可睡在冰冷冷的书桌上,也不肯再回房里睡。
长春宫内,尔晴朝皇后一叩头,身旁放着一只蓝布包袱,埋首在地,声带哭腔:“尔晴想回长春宫为您侍疾!”
叫了半天,无人回应。
皇后却没有信她片面之词,又或者说,比起她的片面之词,皇后更相信从小看大的弟弟。
尔晴在下头跪着,眼角余光时不时朝房门口瞄一下。
一个响亮的巴掌声。
尔晴回宫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长春宫。
“侍疾?”皇后楞了一下。
“魏璎珞。”尔晴抬手指着她,一副吩咐下人的嘴脸,“我的行礼搬入偏殿,尚未规整,你去替我收拾收拾。”
她也算仁至义尽,到底给了尔晴一条台阶下,却不料自己刚刚将脚踏过门,尔晴就伸来一只手,铁钳似的钳住她的胳膊。
“娘娘!”
“好奴才,竟敢推脱我的命令!”尔晴笑,“皇后娘娘太仁慈,让你忘了自己的身份,今日就让我来教训教训你,好叫你知道,谁是主子,谁是奴才……”
“傅恒宠爱一名婢女,多次与奴才争执,奴才一时气愤,便责罚了她,引得傅恒大怒。”尔晴哭哭啼啼道,“如今富察家……已没了奴才容身之处了。”
送膳太监正在收拾餐盘。
“要作威作福,回你富察府去!”她一步步逼近尔晴,“在这长春宫,只有一个主子,那就是皇后娘娘!你也好,我也罢,都是奴才!你若忘了自己的身份,我便只好出手,让你重新记起来……”
“我没空。”魏璎珞摇摇头,“你等等,我去问问谁有空。”
hetushu.com察觉到尔晴的目光,皇后抬眼对她一笑:“你怎么还在这?”
她一番添油加醋,将自己刚刚的遭遇全盘托出,故意选在宫门口,让所有人都听见都看见。
啪!
她忍不住抬起头,一脸茫然地看着皇后,没了?这就没了?跪的双腿发麻,哭的两眼泛红,最后只换来你这轻飘飘的一句责骂?
“过来给本宫按摩腿吧。”
房门终于开了,魏璎珞走进来:“娘娘,您找我?”
“魏璎珞说得对。”她心中喃喃,“这里再也不是过去的长春宫,我也再也不是过去的尔晴……”
而更深一步的意思则是——皇后压根不信任尔晴哭诉的那番遭遇。
那一瞬间,尔晴忽然明白了过来。
她礼让三分,尔晴却得理不饶人,单眉一挑道:“除了你,长春宫就没别人了?明玉自然会去做,你只管帮我整理行李!”
魏璎珞笑了笑:“人是不会变那么快的,如果真的变了,只是你从前未曾发觉……”
“没事。”魏璎珞淡淡道,“让她去。”
“娘娘!”一见她来,尔晴便哭喊起来,“娘娘你要为尔晴做主呀!”
魏璎珞正在为皇后按摩腿部,一门心思都在上头,已全然忘记尔晴的存在,随她手指或按或捶,皇后的神色略略有些改变,但看她的眼神却是始终不变,又温柔,又信任。
日子实在难过,尔晴心中又怕又怒,最后一咬牙,下定了决心……
两人之间,亲密无间,全无她插足的余地,全无她挑拨的空间。
“你……”魏璎珞实在有些不耐烦了,刚刚转过头,一个巴掌就甩在她脸上http://m.hetushu.com
她规规矩矩的退到门旁,反手关上门的那一刻,看见两人一坐一跪,一个用心为对方纾解痛苦,一个温柔注视着对方。
皇后刚刚用完膳,因天气有些热了,她的胃口不是很好,大部分菜一动不动,只几道爽口小菜略动了几筷子。
面对她的威胁,魏璎珞连眉头都没动一下,抬抬手:“请。”
一行人进了寝宫,皇后坐在桌沿,接过侍女递来的茶盏,慢条斯理的划拉着茶盖。
“你,你……”她抬手捂着自己红肿的右颊,不敢相信地看着魏璎珞,“魏璎珞,你疯了!你居然敢打我!”
“娘娘!”尔晴匍匐前行,一路爬到她脚下,昂头望着她,哀哀道,“尔晴跟着您六年,早已习惯了伺候,虽然离开了宫里,到底放心不下!从前太后身边得用的宫女,出嫁了以后还有舍不得,特意召回来留用的,更何况奴才嫁入富察家,是娘娘的弟媳,想为您侍疾,又有何不妥?”
目送她的背影,明玉走近魏璎珞,略带担忧道:“璎珞……”
尔晴跪在地上等了半天,却没等到下文。
尔晴渐觉不对,她左右环顾片刻,珍珠琥珀……长春宫的宫人们都站在远处,冷眼旁观。
“是。”
尔晴胸膛起伏片刻。
尔晴知道,皇后一贯眷恋旧物,连件旧衣裳都要缝缝补补,更何况是个人。
“喜塔腊尔晴。”魏璎珞伸手一推,便将尔晴推到墙上,单手撑在她耳边,声音里三分戏谑七分嘲讽,“如今的长春宫,已不是你的天下了,若你忘了自己的身份,我不介意教训教训你,好叫你知道,谁是主子,谁是奴http://m.hetushu•com才……”
尔晴被打得狠了,原地旋了一圈,才摇摇晃晃的重新站定。
魏璎珞顺从应道:“是。”
皇后看了眼她身旁的小包袱,堂堂一个富察家的少夫人,哪可能就这么点细软,这是故意做给她看的。
“娘娘。”泪水一滴滴垂落在地,尔晴凄婉道,“傅恒一向忙碌,一月有三两日回府,也是独宿书房,奴才在家里,着实寂寞凄清,才想回来伺候娘娘,您——也不要奴才了吗?”
皇后坐在上首,身旁搁着一副拐杖,那是魏璎珞与明玉一同为她做的,上头没有雕龙画凤,只刻了两个字迹不同的福字。
“是。”尔晴抬起头,用帕子擦了一下眼泪,柔声道,“娘娘,您身子骨不好,奴才担心极了,特意禀报过阿玛额娘,征得了他们的同意,这才收拾行囊入宫。”
“无论如何,她到底是你的前辈。外人面前,你多多少少要给她些面子。”——这句话哪里是在敲打魏璎珞,分明是在敲打她!
她如此有恃无恐,反让尔晴楞了一下。
淡淡扫她一眼,皇后道:“本宫从未见过傅恒发怒,可见你这次的错,着实犯得不轻啊。”
皇后静静听完,脸上一丝表情变化都没有,只抬头看了眼天色,似乎觉得这里太热,不是个说话的地方,淡淡道:“随我来寝宫,来人,去把璎珞叫来。”
尔晴心中大喜,心道:魏璎珞,这下有你好看了!
其声极哀,如一条被主人舍弃的小狗。
背后出了一身冷汗,尔晴缓缓垂下头:“……是,奴才告退。”
果然,犹豫半晌之后,皇后叹了口气,无奈道:“罢了,你留下吧。”
外人面和-图-书前,尔晴必须给她面子,而不是像今天这样,受了一点委屈,就跪在大门口,闹腾得人尽皆知。
“皇后娘娘就是心太善!”宫女寝处,明玉狠狠磕着手里头的瓜子,“长春宫什么地方,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看破不说破,皇后只轻轻摇摇头:“宫里不缺人,况且以你现在的身份,也不便做这些下人的事,你回去吧。”
尔晴生怕她又要打自己,忙大声喊道:“来人!来人!魏璎珞要打人了!珍珠,琥珀!快来人啊!”
魏璎珞冷冷一笑,先前是她不留神,如今她回过神来,哪还会给对方再掌掴自己的机会。
“你等着!”恶狠狠丢下一句,尔晴转身就走。
尔晴日子难熬,富察家几乎人人都在猜测,她这少夫人的位置只怕是坐不稳了,尤其是她又没个所出,为了富察家后继有人,这一次连富察夫人都不站在她这边,与傅恒商量着是否要纳个妾。
就像皇后了解傅恒,她也很了解皇后。
明玉就要发怒,但被魏璎珞伸手拦了,看在傅恒的薄面上,婉拒道:“富察夫人,皇后娘娘的腿每逢阴雨天气便疼痛不止,我还要赶着去为她按摩。”
明玉冷哼一声:“她自从当了富察府少夫人,完全变了个人似的,珠光宝气,颐指气使,我不过是个奴才,可千万不敢高攀!”
她甩给魏璎珞的巴掌,魏璎珞反手甩给她,她对魏璎珞说的狠话,魏璎珞下一秒就丢回给她,让她脸上心里都火辣辣的疼,忍不住恶狠狠道:“你等着,我这就去找皇后娘娘,让她主持主持公道!”
那种感觉,就像一群人围绕在一只笼子旁,看里头的猴子上蹿下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