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辛者苦

第九十章 分手

袁春望不动声色地望了对方一眼,也不做解释,径自离开。
“现在知道哥的好了?”袁春望笑道。
她没有多问什么,如果对方不想让她知道答案,那么问了也没用,如果对方想让她知道答案,那么她很快就会知道答案。
富察傅恒四个字就像一根针,刺得魏璎珞跳了起来,她看向袁春望,眼中布满蛛网般的血丝:“你说什么?”
“好了好了。”袁春望拥她入怀,安慰道,“璎珞,不要为了抛弃你的人哭泣,这样只会让别人笑话,根本于事无补。”
“你不要了?”魏璎珞惨笑一声,“那就丢了吧!”
“富察傅恒。”魏璎珞停下脚步,望着对方,“你做了什么?”
“怎么?”袁春望的声音里带上一丝嘲讽,“被富察傅恒抛弃,就迁怒于我,迁怒于你自己,魏璎珞,你就这点出息!”
“而富察傅恒对你呢?他是名门贵公子,从小没什么得不到,偏偏只有你,总是拒人于千里,所以,你越是退缩,他越是爱你!可那又如何?”袁春望嗤笑道,“最后他还不是要娶别人?所谓的真情,不过是一场笑话!”
她在牢里不但没吃好,似乎也没睡好,提心吊胆到今日,总算能够安安http://m.hetushu•com心心合一次眼。
“慎刑司可不是好地方,你被关了一整天,什么都没吃吧?”袁春望淡淡道,拿起一片雪花糕递过去。
太阳还没有落山,夕阳斜照在魏璎珞肩上,魏璎珞却觉得浑身发冷,就仿佛落在肩上的不是夕阳,而是红色的雪,沉甸甸的累在她肩头,渗入骨髓的冷。
袁春望怔住。良久才淡淡道:“我忘了,我很小的时候就入了宫,以前的事,都忘得差不多了。”
傅恒一直站在她身后,默默目送她离开,直到她的背影完全消失,才缓缓踱到水沟旁,干净的手指毫不犹豫的伸进臭水沟里,从一堆泥泞污秽中掏出香囊,然后毫不嫌弃的将之贴在心口,表情极为悲伤。
她转身离去,貌似决然,但离去的脚步却很慢很慢。
傅恒眼中闪过一丝痛色,欲言又止了半晌,最后一咬牙,从怀里掏出一只香囊,道:“我是来还你这个的。”
魏璎珞慢慢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只香囊。
“够了!”魏璎珞忍不住捂住耳朵,“我不听!”
袁春望却极残忍的将她的双手扯下来,嘴唇贴在她耳畔,柔声道:“魏璎珞,你从来心高气傲,自以为是,www.hetushu.com第一次在男人身上受挫,是不是很心痛,很难过?我告诉你,上天就是这样不公,不管你们如何相爱,你这样的出身,注定不能堂堂正正嫁入富察家,永远不能!”
“那不过是一时的。”袁春望抚着她的头发,如安慰如告诫,“璎珞,你最大 的错误,在于有了冰冷的外表,却没有同样冰冷的心。这样的你,容易惹人误会,还会伤害自己。真的太笨,太笨了……”
以他对她的了解,若是没有回宫女所,那必定只有一个地方可去了。
可是等来等去,却只等来他一个沉甸甸的:“……对。”
“好,我知道了。”她笑道,“从今天开始,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魏璎珞嗯了一声,慢慢闭上眼睛。
魏璎珞背对着他:“……我没哭!”
牢门开了,一名太监从外头走进来,三下两下,除去魏璎珞身上的锁链:“你可以走了。”
魏璎珞哭了许久才停下,夜色已深,屋外响起蝉鸣,屋内响起魏璎珞肚子响的声音,让她忍不住红了脸。
可他没有。
“璎珞……”傅恒神色更痛,他向前一步,似想重新抓住对方。
魏璎珞回到永巷,发现早已有人在那等着她。
里头的hetushu.com宫女们楞住,锦绣急忙反问道:“魏璎珞?她不是被关进慎刑司了吗?怎么,又给放出来了?”
“你从前对我说的那些甜言蜜语,听得多了,我一不小心都信了。”香囊沉到底,魏璎珞的心也沉到底,“所以,皇上问我时,我不解释,因为那是事实,即便严惩,我也愿意承担,我以为……你会跟我一样的……”
“不爱听?”袁春望冷声,“我还偏要说,你一次次拒绝富察傅恒,不过是故作姿态,实际上喜欢他喜欢的要死!”
“我是你的义兄,你的保护者,天下最关心你的人。”袁春望抚上她的脸颊,声音极温柔,甚至带着一丝心疼,“这一巴掌,你真要打下来吗?”
黑暗中,袁春望靠墙坐着,右手慢慢抚摸她的头发,直到小小的鼾声响起,他才轻轻道:“其实我没忘,我什么都记得……”
揭开食盒,最上层是梅花烤肉,第二层是清炒木耳,第三层是粒粒如珍珠的贡米粥,第四层是一碟洒满霜糖的雪花糕。
魏璎珞点点头,轻声道:“哥,我还从来没有问过你,你这样的人……怎么会入宫呢?”
皇帝不会无缘无故的放人,她能出来,肯定是因为有人付出了足够的代价。
和_图_书璎珞转了转有些酸痛发红的手腕,一言不发的出了门。
“是吗……”魏璎珞看了他一眼,也不知信了还是没信。
“是吗……”她忽然转身,梦呓般喃喃,“你要娶尔晴了。”
人,总是心口不一。
这一巴掌最终却没有落下,落下的……只有她的泪水。
“住口!”
慢到就像是故意在等待,等待他反悔,等待他追上来。
夕阳西下,辛者库宫女所内。
“你要打我吗?”袁春望也不躲,只是静静看着她,“生生拆散你们的是乾隆,主动放弃的是富察傅恒,而我呢!我一直站在你身边,处处为你着想,生怕 你受到一点伤害,你却要这样待我?”
袁春望也不揭穿她,随手点燃桌上一只铜制烛台,幽幽烛火照亮他的手指,照亮他修长的侧身,照亮他另一只手中提着的红木食盒。
霉味,灰尘,黑暗,扑面而来,袁春望踱至仓库最里侧,朝窝在墙角的那人道:“怕被人看见你哭的样子?”
魏璎珞楞楞看着他。
袁春望这一次没有取消她,而是亲自端起清粥,一勺一勺喂给她吃,魏璎珞吃了几口,忽然道:“哥,你真好。”
“睡吧。”袁春望脱下上衣盖在她身上,“哥哥在。”
魏璎珞别过脸,http://www.hetushu.com不理不睬。
吱呀——
“可是……”魏璎珞在他怀中哽咽道,“我难受,我真的很难受……”
袁春望很快来到仓库中。
她嘴上说着足够冷静的话,心里却在哀哀哭泣,无声的祈求:“解释啊,快跟我解释啊,无论你有什么样的苦衷,我都能体谅的……”
“璎珞!”傅恒上前一步,拉住她的手,却被她用力甩开。
“闭嘴!”魏璎珞挣开他的手,巴掌高高扬起。
事实也的确如此。
魏璎珞急忙抬起头,只有保持这个姿势,眼泪才不会当着他的面落下来。
七夕之日,定情之物。
“你想说你有苦衷吗?”魏璎珞却开始步步后退,摇着头道,“理由千千万万,结果却只有一个——你要娶尔晴了,对不对?”
她一扬手,将香囊从他手中拍飞出去,两人身旁就是水沟,香囊落进臭水沟里,水面鼓起几只泡,香囊渐渐沉到底。
吃过饭之后,魏璎珞将脑袋往他膝上一枕,喃喃:“我想睡一会。”
“什么?”关在她对面的刘嬷嬷大叫,双手抓住铁栅栏,不住摇晃道,“她怎么可以出去,我呢?”
“魏璎珞呢?”袁春望推门而入,目光在里头逡巡一圈。
“璎珞。”傅恒声音极轻地说,“我要迎娶尔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