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七十三章 疯

“报应!这是报应!”魏璎珞哈哈大笑道,“你们都听见了,裕太妃亲口发的誓,你们都看见了,老天爷亲自降下的雷,裕太妃——你得偿所愿了!!”
又是一声雷鸣,伴随着魏璎珞的大吼:“若裕太妃真是杀人凶手,便叫她一语成谶,得偿所愿!!”
寿康宫。
轰——
她吓坏了,其余人也一样。
佛祖在上,我此生行善事、做好人,从未害过一条命,欺过一个人!若有半句不实,就叫一道天雷下来,劈得我粉身碎骨——这是裕太妃刚刚发的誓,前后还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众人怎可能忘?
轰——
“啊……打雷了。”魏璎珞松开手指,望向长廊外的天空,“时候不早了,我该去参加裕太妃的寿宴了。”
尔晴哆嗦了一下,也不知是因为长廊外的雷声,还是因为璎珞冰冷的手指。
轰——
“怎么样?”裕太妃亲自过问道,“天棚都搭好了吗?”
裕太妃拨动念珠的手指一顿,她冷冷盯着对方,不信对方真有这个胆量,这个底气,将真相公开——她不在乎族人是否会因此没命,难道还能不在乎自己是否会因此没命吗?
拨弄着手上的念珠,裕太妃从尚未搭建完的天棚旁路过,也不知是否她的错觉,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薄如蝉翼的白色窗纱上,竟流过一丝淡淡金光……
几个太监立刻朝魏璎珞扑了过来,魏璎珞也不挣扎,任凭他们将自己扣住,声声冷笑道:“裕太妃口口声声信佛,我只问一句——你敢对和图书佛祖发誓,你真的从未做过一件有愧于良心的事,从未伤害过一条无辜的性命吗?”
长春宫外的走廊上,尔晴脚步一顿,回过身来:“……璎珞,有事吗?”
我有何可怕?裕太妃心中冷笑一声,面上更加大义凛然,缠绕念珠的手指指着苍天道:“我问心无愧!便是向老天发誓又何妨?佛祖在上,我此生行善事、做好人,从未害过一条命,欺过一个人!若有半句不实,就叫一道天雷下来,劈得我粉身碎骨!”
魏璎珞缓缓走来,表情谈不上友善:“刚才你对皇后说了什么?”
裕太妃死死捏着手中的念珠,窃窃私语声不断灌进她耳中,若是寿康宫中的宫人,自然不敢如此大胆,当着她的面叽叽歪歪,但为了置办寿宴,如今寿康宫中混入了不少外人,这些人不归她管,自然敢在背后指指点点。
所以没人留意到窗纱的异处,没人留意到从窗纱上滴落下来的诡异红水,红水落地,再被大雨一冲,干干净净,连同真相一起,被冲得无影无踪了。
“早上问你说快了,现在问你还说快了,究竟什么时候能好,说个准数。”裕太妃不满道。
世界在她眼中忽明忽暗,她最后看见的,是魏璎珞的笑容。
裕太妃皱了皱眉,正要抬脚前行,忽听见一个令人生厌的生厌,伴着阵阵雷声,自宫门外远远传来:“裕太妃,璎珞有一件事关和亲王的大秘密,一定要立 刻禀报!”
可众人哪里敢救?
寿宴准备了和-图-书许多日,多数时间都花费在了天棚上。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人若不收,老天来收。”一声惊雷乍过,照得魏璎珞脸颊雪白,她冷冷道,“太妃,你就真的一点也不怕?”
魏璎珞缓缓抬头,望向乌云中翻滚不停的白蛇,喃喃道:“老天爷,你听见了吗?”
“……哈哈哈哈哈!!”
“……是非自有公断,公道自在人心。”裕太妃昂首凛然道,“我一生信佛,从未做过一件有愧于良心的事,伤害过一条无辜的性命!你所说的一切,都是污蔑!”
“啊!!!”裕太妃在火光中凄厉的惨叫起来。
她试图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权当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但显然,魏璎珞并不打算将这件事当成玩笑处理。
那一瞬间,天棚上的窗纱骤然一亮,仿佛被火焰点燃的蛛网,从天而降,扑在裕太妃身上。
轰——
岂料下一刻,就见魏璎珞面向众人,高声道:“大家都听好了,正月初十和亲王弘昼私闯宫闱,强暴绣坊宫女阿满!此罪一!裕太妃为替儿子遮掩罪行,不惜杀害无辜的受害者,此罪二!他们母子二人,一个行径荒唐、不知羞耻,一个心狠手辣,道貌岸然!因为被我发现,还想着毁灭罪证,杀人灭口!”
“若不疯,怎敢这样冲撞太妃?”
太监抹了把汗:“太阳落山之前,一定全部完工!”
裕太妃面色一冷,身旁侍女打量她的神色:“太妃,奴才这就让人将她叉出宫去。”
忙着安装窗纱的和*图*书太监中走出一人,恭敬回道:“回太妃,就快了。”
“杀人凶手就在这里,老天爷,你睁开眼睛,你看看她。”
“……来人!”裕太妃还剩一口气,她躺在地上,一只眼睛已经看不见东西了,睁着仅剩下的右眼望着头顶,天棚窗纱染火,不断有鲜红液体滴落下来,落在她脸上,落在她身周……奇怪了,这些红色的东西是什么?她没力气去问,只虚弱地喊道,“救我,快救我……”
这是要兴师问罪?尔晴故作轻松的笑道:“璎珞,我不过是担心皇后娘娘,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且宫中妃嫔固宠是常事,我不过一时糊涂,竟将你也当成了那样的人,以后再也不提了。”
寿康宫中一片哗然。
轰——
“且娘娘现在怀着身孕,若这个时候,她身边最信任的人,趁机攀附皇上,对娘娘来说,是多重的打击?”魏璎珞伸出双手,替尔晴整了整领口,“所以, 所以,不光我不会去,也绝不容许长春宫任何一个人生出类似的念头……”
“阿满死的时候,你已经迟到了,莫要一直迟到下去,老天爷,睁睁眼,求你睁睁眼看看吧!”
“内务府怎么办事的,连疯子都选进宫,也不怕得罪贵人。”
念珠在手中转动,裕太妃转身离去,心中转动的却不是什么慈悲念头。
“裕太妃,裕太妃!此事关系到和亲王和您的声誉,璎珞不敢不报!”
乌云滚滚,将白天变成了夜晚,乌云中滚过几道雷光,犹如蜿蜒扭曲的长蛇m.hetushu.com
尔晴沉默不语。
突兀的笑声,让众人浑身打了个哆嗦,从茫然中回过神来。
见舆论渐渐倒向自己这边,裕太妃手中的念珠又重新转了起来,悲悯一叹道:“凡毁谤良善之人,以后要入拔舌地狱,魏璎珞,我本该重重罚你,但看你一副疯疯癫癫的模样,又于心不忍,算了算了,来人,送她去去慎刑司!”
裕太妃这才勉强点点头,吩咐身旁侍女道:“你在这里盯着他们,我要去念经了。”
“你们这群……贱人……”裕太妃的气息越来越微弱,她喊百灵,喊其他太监宫女,可这群人都吓坏了,宁可事后被重重责罚,这个时候也不敢上前半步,见此,裕太妃绝望中咒骂道,“你们……不得好死,你……你……”
裕太妃头上遮着雨伞,她头上可没有。大雨倾盆而下,将她浇成了一只落汤鸡,她却恍然不觉,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盯向裕太妃,良久,忽诡异一笑:“裕太妃的威胁,璎珞没有忘,但姐姐死的太惨,璎珞更不敢忘。若此生不能替姐姐讨回公道,将你们母子的罪行公布于天下,璎珞死不瞑目!”
“您是不肯见我,还是不敢见我?”
她的贴身宫女百灵只上前一步,头顶雷声一响,立刻将迈出去的那只脚又收了回来,双手合十不停念道:“请雷神息怒!是裕太妃,裕太妃干了坏事,与我无关啊!菩萨饶命,佛祖饶命!雷神息怒啊!”
“走,出去看看。”裕太妃冷笑道,“不然,她还以为我怕了她。”
说到这里和*图*书,她的双手由下往上,十根指头缓缓合拢,绳子一样套在尔晴的脖子上。
轰——
轰——
又是这个疯丫头!
尔晴后退几步,手指放在自己的喉咙上,心惊胆战地望着对方的背影。
“有何不敢?”裕太妃信佛是信给旁人看的,她心中无佛,自不惧佛。
她一遍遍祈天的身影倒映在众人眼中,一个太监摇摇头:“疯了。”
“四年还是五年?总归比我久吧。”魏璎珞笑着靠近她,“皇后娘娘对皇上一片深情,我都看得出来的事情,你怎么会看不出来?”
推诿的动作立时一止,魏璎珞缓缓朝她看来。
“站住!”
在侍女的搀扶下,裕太妃行出宫门,几个守门宫女正与魏璎珞相互推诿,裕太妃转了转指尖的檀香佛珠,慢条斯理道:“魏璎珞,我告诫你的话,你全都忘记了吗?”
只觉她离去的脚步声,比外头的雷鸣更加可怕。
“尔晴,你伺候皇后娘娘多少年了?”魏璎珞忽笑道。
一切的发生的太快了,快到其他人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直至裕太妃轰然倒地,身体在火焰中发出一股烧焦的气味,寿康宫中依然鸦雀无声,众人呆呆看着她,却无一人发出声音。
“这女人留不得了。”她心想,“上下打点一下,让她在慎刑司里‘发病’身亡吧……”
这笑容比刀子更可怕,逼得尔晴后退了一步。
——得偿所愿的笑容。
说完,给身旁侍女使了个眼色,侍女会意,立刻喝令道:“魏璎珞公然污蔑太妃,犯了大不敬的死罪,还不将她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