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六十七章 复仇

魏璎珞一脸慌乱:“和亲王,我只是奉命给郭太妃送奠仪——”
魏璎珞声音里都是恨意:“魏璎宁对你来说,只是一时酒醉侵犯的宫女,可她对我来说,却是天底下最重要的人!我娘难产而亡,爹从来不管我,只有姐姐,像娘一样照顾我!”
海兰察心中不安,转身就往侍卫处走。
魏璎珞一路走到小树林中,四下顾盼,见左右空无一人,才取出竹篮里的蜡烛和火折子。一只手忽然握住她的手腕,弘昼从树后冒出来,大声说:“好哇,你在干什么!”
弘昼猝不及防,跌倒在地,不敢置信地问:“你故意引我来这儿,还有那火折子,你、你动了手脚!”
弘昼看这娇滴滴的小美人软了声气,也大方地说:“好啊,我就在这儿等你。”
弘昼“啧”了声,正正经经地说:“怎么是寻你开心呢,你的确是本王的小姨子呀!”
宫中最近新丧,郭太妃过世了,长春宫也该有所表示,皇后命魏璎珞去寿安宫送奠仪。
弘昼意味深长地笑着说:“非但不是女鬼,还是个清秀佳人呢!”说到这里,他忽然看见魏璎珞从另一头走过来,忙笑嘻嘻地迎上去,喊了句:“小姨子!”
弘昼挥舞着扇子,一脸轻松地说:“解决啦!”
弘昼和*图*书追了两步,道:“哎,我话还没说完,怎么就走了呢?”
弘昼屏住呼吸,因为恐惧微微发抖。
火折子升起一阵白色烟雾,弘昼在旁无聊地翻看篮子,忽然觉得奇怪,问:“祭祀怎么不带元宝纸钱?”话音未落,他眼前一晃,晕晕乎乎地问:“这、这什么味道——”
弘昼一只手捏在小太监的脖颈上,轻轻说:“敢传扬出去,我要你的命!”
弘昼哈哈大笑,拍了拍海兰察的肩膀,道:“你放心,我和傅恒是打小儿一块儿长大的交情,怎么会动别的心思,不过是爱美心切,看看,看看而已嘛!”言罢,弘昼又扭头不舍地盯着璎珞的身段看了一眼,才笑着走了。
魏璎珞眼中现出恐惧,可怜地恳求:“王爷,您不是说我也算是您的小姨子吗?既然是一家人,何必如此呢?”
小太监捧着衣服急得跳脚道:“使不得,王爷!”
弘昼把脸一拉,威胁道:“我可没和你说笑,你若是不答应,那我可就要把这事儿全捅出去了!”
傅恒面色一变:“你是说——”
傅恒把书一合,扔在桌子上。
弘昼松了一口气,这才从树后走了出来,一步步踉跄地向外走去。刚走出几步,就感觉脑后一阵剧痛,轰然倒和-图-书地,晕了过去。魏璎珞从另一边绕道他身后,用烛台击中了他。
弘昼得意地笑起来:“那也要看人家选傅恒还是选我这个和亲王啊!”海兰察急了:“五爷,你这么办事儿,可太不地道!”
魏璎珞站住,回过头笑了一下:“王爷不是每日进宫么,要说话,以后多的是机会。”说完,她快步离去。
海兰察皱起眉,认真地说:“你说什么?五爷,我可提醒你,这姑娘千万碰不得!”
弘昼的魂儿就被她的笑容勾走了,半天没回过神。海兰察的手指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喊魂一样叫道:“五爷!五爷!”
魏璎珞一低头,侧身走了。
弘昼恶声恶气地说:“你知道不许祭祀还明知故犯!走走走,跟我去见皇后,我倒要看看,她会不会包庇你!”
魏璎珞为难地别过脸,道:“王爷,我知道宫里不许祭祀,但你答应要迎姐姐入府,毕竟是一件大事,我总得告诉她呀!”
弘昼猛一拍扇子,回味一般地说:“漂亮,长得比她姐姐还漂亮!”
魏璎珞立刻避开,不快地道:“王爷,这可不能说笑话!”
弘昼盯着魏璎珞猛瞧,明显见色起意,嬉皮笑脸地说:“认,怎么不认!我如今日日被皇上拘着收心,咱们还能天天http://www.hetushu.com见面呢!”
傅恒正在侍卫处看书,老远就听见海兰察的声音:“傅恒!出事了!我必须得告诉你!”傅恒头也不抬地问:“你要告诉我什么啊?”
魏璎珞的声音继续传来:“更可笑的是,你这样的强暴犯,本该千刀万剐,却因是天潢贵胄,轻易逃脱惩罚,还洋洋得意地说要迎她入门,呸,凭你也配!要我原谅你,其实也不难,只要拿命来偿!”
海兰察道:“五爷,傅恒可把她捧在心尖上呢!”
小太监立刻噤声。
乌云散尽,月光之下,魏璎珞居高临下地看着弘昼,目光极度冰冷,喃喃自语:“你放心,这还不算完。”
海兰察见傅恒终于懂了,叹气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看弘昼那个小子,好像动了歪心思,你最好看紧一点!”
海兰察着急忙慌地说:“五爷要撬你墙脚!”
弘昼不耐烦地说:“你别管!”说到这里,他眼睛一眯,又道:“把你衣服扒下来给我!”
魏璎珞并不言语,扬起烛台,迎面向着弘昼砸下去。
海兰察一脸好奇:“五爷,那天的女鬼——”
魏璎珞眼中泪光闪动,手里的烛台越握越紧,道:“姐姐十五岁入宫,我就每日去神武门外,等啊,盼啊,望眼欲穿!九年,www•hetushu.com我等了整整九年,姐姐马上就要回家了!可是,因你一时荒唐,她死了!”
璎珞目光一寸寸逡巡着树林,然而月光被乌云遮挡,到处黑漆漆一片,她找了半天,却始终不见对方,便追去另外一个方向。
傅恒听着好笑,问:“什么墙角?”
夜,明月高悬。魏璎珞拎着一只小巧的竹篮,走过甬道,弘昼远远发现魏璎珞,立刻尾随其后。他身边的小太监奇怪地问:“王爷,您去哪儿啊,咱们得赶在宫门下钥前出宫啊。”
海兰察急得直捶桌子:“女人,你最喜欢的那一个,懂了吗!”
海兰察惊讶地问:“你抓住女鬼了?”
弘昼以为女鬼的事情告一段落了,但偏偏老有人提醒他。他不耐烦弟回头说:“海兰察,我这好不容易摆脱皇兄,刚轻松会儿,你没事儿总跟着我干什么呀!”
魏璎珞一低头,火折子靠近了蜡烛,她以帕子捂住口鼻,伤心地似乎要哭出来:“姐姐,璎珞今日特意来看你,是要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和亲王对从前深感后悔,答应迎你入府,还说要为你迁坟。”
魏璎珞怔住,片刻后欲言又止地说:“你让我想想,至少,得让我问过姐姐……”
弘昼抓起地上泥土,猛一扬起,魏璎珞向后避开,弘昼立刻拼尽全力,连和图书滚带爬地冲入了树林深处,魏璎珞提步追了上去。
脚步声越来越近,弘昼捂住嘴巴,生怕发出一点声音。
弘昼满不在乎地说:“不过是个宫女,有什么碰不得?只要我一开口,皇上没准儿就把人送我了。”
魏璎珞扬起眉,问:“这么说,王爷当真认这门亲?”
弘昼凑近一步,挑眉道:“别骗人了,寿安宫在树林外,你跑林子里干什么?哦,我知道了, 你在偷偷祭祀你的姐姐,是不是!”
弘昼笑了起来,伸手就摸璎珞的腰,痞里痞气地说:“既是一家人,你是不是代替你姐姐,伺候伺候本王爷啊!”
弘昼仗着夜色与树林掩护,藏在一棵树后。魏璎珞手持烛台,一步步走了过来,目光扫视四周寻找蛛丝马迹,语气平静地说:“弘昼,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吗?”
魏璎珞一愣,停下脚步行礼,道:“和亲王,您别寻奴才开心了。”
弘昼三两下扒了小太监的衣服穿上,又摘了太监的帽子往自己脑袋上一扣,道:“你拿着我的腰牌,如常出宫!”
魏璎珞脸上的柔弱之态一扫而空,她站起身,声音变得无比冷静:“姐姐,我知道你不会原谅他的,今日,请你亲眼看着,我如何替你惩治真凶!”言罢,她抄抬起沉重的铜制烛台,用力砸向弘昼后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