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六十四章 毒药

魏璎珞一脸愕然,手中一松,片刻后,她反而笑了,点点头,说:“故事编的不错。”
尔晴一把抓住魏璎珞的手臂,焦急地说:“璎珞,你解释呀!”
但长春宫的人明白,慧贵妃绝不会善罢甘休。
珍珠问:“纯妃娘娘,您来拜见皇后娘娘吗?奴才先进去禀报!”
慧贵妃语气蛊惑地道:“皇后最擅长的就是惺惺作态,靠那张端庄贤良的脸欺骗天下人,如今,你已经知道了真相,本宫希望,你为本宫效力!”
次日,长春宫,傅恒前来探望皇后,魏璎珞在茶房中准备茶水,珍珠从后面走过来,问:“璎珞,茶好了吗?”
纯妃道:“我检验过,这是装过鸩毒的药包,里面已经空了!”
魏璎珞问:“如何效力?”
纳兰淳雪立刻趁热打铁,也道:“富察傅恒玷污了阿满的清白,端庄贤良的皇后娘娘为了维护亲弟弟的名誉,便将这个可怜的宫女逐出了宫,仅仅是这样,她还不放心,若这宫女出去乱说,必定会影响富察家的声誉!为了永绝后患,索性——”
慧贵妃得意地说:“富察傅恒,一块玉佩还能说是巧合,如今连朝带都有,这可是一等侍卫贴身之物,难道也会随便遗失吗?”
璎珞指尖一颤,接过了药包。
魏璎珞神情平静如常,问:“纯妃娘娘,此言何意?”
魏璎珞心中一紧,问:“娘娘这是什么意http://www•hetushu•com思?”纳兰淳雪看向小太监,命令:“拿出来吧!”
芝兰微微一笑,道:“今夜三更,你一个人到储秀宫来,记住,若事情传扬出去,你就一辈子也别想知道真相了!”
皇后声音微颤,问:“这是什么?”
瓷杯在地上摔地四分五裂,傅恒吃惊地看向纯妃,问:“纯妃娘娘!这是做什么!”
小太监被勒地难受,大叫道:“是富察傅恒,富察傅恒!”
皇后无奈地叹了口气,道:“额娘真是,从隆福寺、护国寺到广化寺,她到底要跑多少寺庙,求多少张平安符!”
傅恒嘴甜如蜜地说:“为了姐姐,额娘就算跑细了腿,也是心甘情愿的。”
魏璎珞笑道:“好啦。”言罢,她端起托盘与珍珠出了茶房,到正殿前,正遇上纯妃带着玉壶过来,两人立刻停步问安:“奴才给纯妃娘娘请安! ”
这日魏璎珞从绣房出来,忽然遇上芝兰,两人目不斜视,错肩而过的瞬间,芝兰问:“魏璎珞,你想知道阿满的死因吗?”
纯妃猛然转向魏璎珞,用手一指,陈胜道:“你们应该问问,她都干了什么?”
纳兰淳雪皱起眉,问:“你以为我们是编故事骗你?”魏璎珞恢复了平静:“姐姐的事,我入宫的目的,张嬷嬷最清楚!我今天去绣房看她,却遇到了芝兰,然后芝兰就说http://www.hetushu.com知道我姐姐的事情,不是太奇怪了吗?你们是从张嬷嬷身上得知我的秘密,想要借机嫁祸富察傅恒,逼我为储秀宫所用,对不对?”
小太监颤巍巍地从怀里取出一条朝带,托在魏璎珞眼前,说:“奴才在假山捡到了这条朝带,一定是对方走得太急,没顾上——”
璎珞冷冷盯着慧贵妃,问:“贵妃到底想让我干什么?”
魏璎珞一把夺过朝带,上面绣着与玉佩同样的满文,她瞬间攥紧了朝带。
慧贵妃嗤笑一声,摆了摆手,懒洋洋地说:“好啦,本宫请你来,是要让你看一个人!”她话音一落,一名小太监被推出来,不过十三四岁年纪,在魏璎珞身边跪下。
小太监颤着声音回答:“奴才亲眼看见,璎宁姐姐被一个人拖入假山……”
纳兰淳雪笑吟吟地说:“瞧你,我还没说什么呢,就气得浑身发抖,我也理解你,千辛万苦入宫,就是为了寻找杀姐仇人,却成了仇人手里最好的一把刀!那一对伪善的姐弟,不定在背后如何嘲笑你,说你是多么愚蠢,竟认贼为主!”
小太监战战兢兢地回答:“奴才是御花园的洒扫太监小章子。”
魏璎珞攥紧了朝带,目光闪烁不定。
魏璎珞猛然转身。
璎珞一怔,难以置信地问:“你要我毒杀皇后?”
傅恒正要饮茶,门口忽然传来一声断喝:“不要喝!”www.hetushu.com纯妃一阵风似地进了门,二话不说,上前劈手打翻了茶杯。
魏璎珞忽然爆呵:“你为什么不救人!”
魏璎珞不复刚刚的镇定,急切地问:“你看到了什么!”
珍珠魏璎珞称是,从纯妃身边经过,一阵风吹来,拂过璎珞衣袖,带起一阵香风,魏璎珞毫无察觉地走了过去。纯妃猛然回过头来,露出惊异之色。
小太监瞥了魏璎珞一眼,胆怯地回答:“那晚皇上在乾清宫招待宗室,御花园的管事们都躲懒打牌去了,就剩下奴才一人看守,后来听见假山那儿有动静,就悄悄过去了!”
魏璎珞故作害怕,说:“璎珞毕竟胆小,来储秀宫之前留书一封,若一个时辰内回不去,便只好请皇后娘娘来接人了。”
傅恒笑着说:“皇后放心,这次是额娘让我来的,她去护国寺求了一道平安福,托我务必带进宫来。”
皇后笑起来,又是宠爱又是责怪地说:“哪儿学的油嘴滑舌?”
傅恒抿紧了唇,深深望向魏璎珞。
皇后看了一眼魏璎珞,道:“纯妃,应该只是偶然染上了……”
魏璎珞脸色骤变。
储秀宫这次陷害皇后不成,还被太后下令拆了戏台,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气焰不复往日嚣张,宫中都暗中在看笑话。
纯妃微微一笑,道:“免礼。”
两人走入正殿,放下茶水点心。傅恒的目光似有似无地绕着魏璎珞打转,皇后清m.hetushu.com咳一声,道:“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没事不要到长春宫来,皇上给的恩旨,不是让你随意浪费的。”
纯妃看了一眼大殿方向,摇头道:“不必了,富察侍卫在正殿,本宫还是先回避,待晌午再来看望娘娘!”
纯妃摇头,恨铁不成钢地说:“娘娘,你我每日都会与慧贵妃见面,何曾染上过香气?只有一种可能,魏璎珞去了储秀宫,还呆了很长时间!因为储秀宫的香炉内,熏了同样味道的香, 才会迟迟不散!如今长春宫与储秀宫水火不容,魏璎珞去储秀宫干什么?”
纯妃满眼失望,她恨恨道:“她无话可说!刚才闻到她身上的味道,我不敢确定,便命玉壶去她房里搜查,竟找到了这个!”言罢,纯妃伸出手,是一只空药包。
纯妃走到魏璎珞面前,轻轻一嗅,确定了自己的想法,道:“慧贵妃为博圣宠,寻来透肌香身丸,每日含服,非但浑身香气馥郁,就连穿过的衣裳、呆过的房间也都香气袭人,为防她人争宠,她严禁宫人效仿,魏璎珞,你的身上为何会有这种香味!”
魏璎珞揪住小太监的衣襟,问:“那人到底是谁!”
慧贵妃轻笑一声,打破了沉寂:“魏璎珞,你以为证物只有一件玉佩吗?”
魏璎珞也回了一个笑。
小太监吓坏了,向后一瘫,道:“奴才不敢……那人、那人…… ”
慧贵妃掩唇一笑,道:“魏璎珞,本宫和-图-书刚刚还在和舒贵人打赌,赌你敢不敢来。”
月白云淡,风中有隐隐花香,夜色中的储秀宫华美辉煌。魏璎珞跟着芝兰走入正殿,向主位上的二人行礼:“奴才给贵妃娘娘、舒贵人请安。”
皇后也一脸惊讶:“纯妃,怎么了?”
纳兰淳雪轻蔑一笑,问:“怎么,你害怕了?皇后是傅恒最大的靠山,为了维护自己的亲弟弟,不惜杀死无辜的阿满!可怜阿满先是失贞,被逐出宫,最后被人活活勒死,为家族所唾弃,这一切的不幸,都是皇后姐弟造成的,你竟还心慈手软!”
魏璎珞厉声道:“够了!”
魏璎珞神色平淡地问:“奴才斗胆问一句,是贵妃娘娘赢了,还是舒贵人赢了?”
大殿内一片寂静,小太监张着嘴,似乎吓呆了。
纳兰淳雪伸出手,递给璎珞一包药,道:“皇后如此愚弄、欺骗你,难道你不想报复吗?只要将这包药放入皇后日常饮食之中,便可神不知鬼不觉杀了她!”
傅恒端起茶杯笑而不答,他抬眼中望见魏璎珞一直盯着自己,不由冲她微微一笑。
魏璎珞兴致缺缺地看了那小太监一眼,问:“他是谁?”
慧贵妃脸一沉,冷冷道:“本宫素来讨厌伶牙俐齿的人,尤其是你,坏了本宫多少好事!不过,你能单枪匹马来储秀宫,也算是胆量过人。”
纳兰淳雪满怀恶意地说:“小章子,说说你在正月初十那天晚上,到底看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