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六十二章 余波未了

“太后,臣妾担不起这样的称赞……”皇后忙自谦道。
那宫女悄悄看了皇后一眼:“是、是从长春宫流传出来的,皇后娘娘她——”
后天,御花园中,阳光明媚,百鸟齐鸣。
纳兰淳雪向两名宫女使了个眼色,道:“太后说的是,你们三人既然当值,就该好好办差,为何在这里嬉闹,还不从实招来!”
一个小宫女将自己的裙摆向上一扬,作飘飘欲仙状,全不知在外人眼中,笨手笨脚的似只鸭子,她略显得意的问自己的同伴:“怎么样,你说这样像洛神吗?”
刘姑姑眼睛一扫两名宫女,厉声道:“你们是延晖阁的宫女?”
总觉得一切都显得太过刻意……
纳兰淳雪忙快行几步,走到太后面前:“嫔妾恭请太后圣安!”
魏璎珞闻言一愣,忍不住死死盯着对方,这话怪里怪气的,难不成对方又要作妖?
另有一名宫女也附和:“是啊太后娘娘,奴才不是有意的,求太后恕罪!”
将她的话听在耳里,将她的动作看在眼里,魏璎珞愈发觉得不对劲。
天地一片灰暗,纳兰淳雪觉得自己迈出的每一步都像踩进了泥潭里,一步一步,又沉又重。
那宫女会意,答道:“太后恕罪,最近宫里风行扮装游戏,人人都爱学古典美人的模样嬉戏,奴才等人也是一时贪玩,才会闯出弥天大祸!”
两名宫女扑通一声跪下,一人仿佛鼓足勇气才道:“奴才三www.hetushu.com人都是延晖阁的洒扫宫女,刚才正在闹着玩,谁知她脚下踩空从高处坠落!奴才猝不及防,来不及抓住她,才会……”
芝兰一把推开抱住自己的明玉,冷笑道:“出这么大事儿,就算你拦着我,也是白费心思! ”
魏璎珞一脸茫然地说:“可是皇后娘娘又不会唱贵妃醉酒,更没当众扮过杨贵妃,此事与她何干?储秀宫的小戏台,天天唱戏,人人听得见!”
“啊!!”
太后脸色冰冷地说:“这是一条人命,一句轻飘飘的闹着玩三个字,是否过于儿戏!”
另一个小宫女打笑道:“像啊,就差一条流仙裙了,改天求长春宫的璎珞也帮你做一条!”
太后已有了怒意:“贵妃醉酒?怎么,慧贵妃在宫里唱戏么?”
路过御花园时,见几个小宫女在里头且歌且舞。
太后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好了,都别吵了!皇后,这扮装风气,究竟从何而起!”
端庄媳妇跟妖冶媳妇之间,太后也如寻常人家的婆婆那般,更加偏爱前者,当即笑道:“皇后本就处事公正,端庄得体,满宫上下妃嫔若都学到皇后三分,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太后已经气得脸色发青,盯着慧贵妃一言不发,慧贵妃心中恐惧,微微发抖。
“是,太后。”纳兰淳雪从善如流,搀扶上太后的另外一条胳膊,走到岔路口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引和_图_书着太后走向右边,“太后,前面就是延晖阁,阁前的牡丹花儿都开了,不如过去赏一赏。”
不远处,已经传来刘姑姑的呵斥:“快!都过去看看,到底出什么事了!”
“不必自谦。”太后笑吟吟打断她,“我是最知道你的!皇上勤劳宵旰,事必躬亲,难免顾不上 照顾自己,而后宫之事头绪纷繁,人员庞杂,也全靠你悉心打理。如今皇上能专心国事,宫中上下和睦,都是你的功劳。在我心中,世上再没有人比你更妥贴了!”
魏璎珞忽然接话道:“回禀太后,据奴才猜测,刚才这宫女是在扮演杨贵妃的醉态,不慎从延晖阁顶端坠落,至于为何要扮杨贵妃,大约是贵妃娘娘一曲贵妃醉酒过于动人,宫女们才纷纷效仿吧!”
慧贵妃立刻斥道:“狗奴才,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本宫何时让宫女们效仿了?”
“是!”冬枣很快去而复返,带回了慧贵妃的回复,短短九个字——本宫再给你一次机会。
这妇人正是当朝太后。
太后拍了拍皇后的手:“在畅春园礼佛,难为皇后两头兼顾,这段时日,辛苦你了。”
一名庄严肃穆,手缠佛珠的老妇人行在最前头,皇后恭顺的搀扶着她的手,其余宫妃连搀扶的资格都没有,只能毕恭毕敬的跟在后头。
众人立刻簇拥着太后,浩浩荡荡地离开。
“舒贵人。”慧贵妃侧身一让,“上前来吧。”
纳兰淳雪和-图-书也恼怒万分,道:“扮装分明是从长春宫传扬出来的,怎么变成贵妃娘娘的不是,魏璎珞,你可不要随便攀诬贵人!”
明玉装模做样地训道:“叫你没事多读书,谁说杨贵妃好,杨贵妃在马嵬坡香消玉殒,大唐国运于安史之乱衰败,也不吉利!”
骤然之间响起一声惨叫,魏璎珞一抬头,竟见一名宫女从延晖阁高处落下,咚的一声巨响,人影淹没在牡丹从中。
满怀期待而来,灰溜溜的离开。
魏璎珞走到尸体面前,一下子揭开了帕子,众人看了过去,尸体的面部一块儿红,一块儿黑,鲜血中明显混了油彩,显得面目狰狞。
两人几乎是同时冲到牡丹从旁,只见一名宫女软绵绵地瘫倒在地,魏璎珞上前一摸,没摸到呼吸脉搏,她顿时倒退了半步。两名宫女在楼上探头探脑,满脸惊慌之色,低语中夹杂着“皇后”、“扮装”之类的词。
纳兰淳雪原本没将这两人放在心上,直到回了景仁殿,她的贴身宫女冬枣迎上来,扶她回寝殿的路上,低声对她道:“主子,奴才打听清楚了,听说是皇后娘娘扮作洛神,留住了皇上,才害得娘娘空等一夜!”
太后信佛,不然也不会连身上的衣裳都熏了檀香味,那舍利更是她寻了多年之物,一朝得偿所愿,也不会忘记挖井人,立时问道:“那位送佛塔舍利的纳兰贵人呢?”
魏璎珞镇定地回答:“回禀太后,因她http://www.hetushu.com从高处坠亡,面容严重受损,为防吓着主子们,才特意盖上了帕子,至于因何坠落,奴才还未来得及询问。”
脚步一顿,纳兰淳雪想起了锦被中一点一点绝望的自己,想起了御花园中搔首弄姿的那两个小宫女,恨意满满填满她的双眼,她胸膛鼓动片刻,忽然压低声音,对冬枣道:“去一趟储秀宫,替我向慧贵妃递个口信,就说后天太后要从畅春园回来了,我有办法让皇后彻底失了太后欢心,在贵妃面前,永夜抬不起头来!”
“芝兰!”几乎是人影落地的一瞬间,慧贵妃大喊一声,“快去看看!”
明玉陡然醒过神来,连忙答道:“是是是,太后娘娘,昨天奴才还瞧见别人学虞姬呢!”
皇后脸色微微一变,尔晴心中焦急,欲言又止地看向皇后。
皇后一脸犹豫地开口:“太后娘娘,臣妾……”
一群人浩浩荡荡走到延晖阁下,纳兰淳雪立刻说:“太后,就是这!”所有人都看见了那具尸体,尸体面上还盖着一方手帕,太后脸色大变,质问:“这儿究竟出了什么事?”
慧贵妃猛然看向芝兰,芝兰垂下头去,不敢看慧贵妃的脸色。太后扫了慧贵妃一眼,沉声道:“回宫!”
“是!”芝兰迅速冲了过去,魏璎珞见此,目光一闪,也跟着冲了过去。
魏璎珞盯着宫女的尸体,抿了抿唇。
两人之间闲话家常,却不料慧贵妃忽然嘴角一瞥,插进来一句话:hetushu.com“太后有所不知,皇后品行高洁,蕙质兰心,宫中女子皆以她为榜样,人人效仿皇后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以期获得皇上的青睐呢!”
魏璎珞叹了口气,道:“贵妃娘娘别怪奴才多嘴,霸王别姬有亡国之兆,娘娘还是唱杨贵妃的好!”
皇后柔声道:“管理后宫、侍奉太后是臣妾的本分,臣妾不敢居功。”
太后面露疑惑:“什么扮装游戏?”
纳兰淳雪大惊失色:“怎么会这样!”
太后上下打量她,因其生得端庄贤淑,与皇后颇有几分相似,故而在外貌上就很得她老人家喜欢,兼之佛舍利之故,就又多添了三分喜爱,太后点点头道:“能寻到佛家舍利,说明与佛祖有缘,没想到还是这么一个标致的女孩儿,来,过来我身边。”
似是不喜皇后独占鳌头,慧贵妃又插进来道:“对了,先前送去的佛塔舍利,太后可还喜欢?”
纳兰淳雪冷笑一声,问:“你能有什么证据?”
魏璎珞微微一笑,自信地接口道:若太后娘娘允许,奴才证明给大家看!”
魏璎珞微微一笑,谦卑垂下头应道:“贵妃娘娘自然不必言传,只需身教便可,储秀宫内,每日胡琴不断,京戏一出接着一出,今儿是长生殿,明儿唱霸王别姬……尤其是娘娘的贵妃醉酒,唱得出神入化,身段更是柔美极了,深受皇上喜爱!宫女们心中生羡,想要效仿娘娘,博得君王宠爱,也是人之常情,明玉,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