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六十章 舍利何在

灯火照在魏璎珞身上,也照在她双手捧着的那条黄绸上,朝弘历微微一笑,她忽将黄绸往地上一丢,黄绸轻飘飘落地的瞬间,忽然鼓起一大块儿,魏璎珞俯身将黄绸掀开,露出的竟是一顶精致小巧的琉璃佛塔。
“好,好。”珍珠抹了把额上汗水,有些崇拜地望着远处的魏璎珞,“这次可真多亏了璎珞姐姐……”
“当时空中放了一朵很大的烟火,照得四下皆亮,我看得一清二楚!”珍珠连忙说。
这可是太后寻了多年的东西,比在场的每一样东西都贵重,怎能说丢就丢?
众人的惊叹声中,慧贵妃的冷笑显得极为突兀,她抚着自己的玳瑁假指甲道:“还当是什么稀罕事,不过是障眼法,事先事先将佛塔藏在袍子里,趁着大家 目光集中在黄毯上时,才悄悄挪出来!”
也是佛塔舍利的原主人,纳兰淳雪。
“珍珠,别哭了,哭不能解决问题。”魏璎珞沉着冷静道,“现在我问你答,第一个问题,刚才谁是第一个回到东次间的?”
“你放肆!”纳兰淳雪也不知是怕是气,脸色hetushu.com发白。
“你觉得有用?”魏璎珞的声音在她身后淡淡响起,“佛塔舍利本就是她送进宫的,试问她有什么理由,要趁人不备偷回去?更重要的是,为了燃放烟火,当时走廊烛火俱灭,光凭一个宫女的证词,谁会相信?”
珍珠摇摇头,众人闻言皆一脸失落,觉得线索就要断在这里了。
“是,是我。”珍珠回完,生怕她怀疑自己,连忙辩解道,“我是偷偷跑出去看烟花的,怕被明玉姐姐发现,烟花没看完就回来了。”
“好呀,贼喊抓贼,居然是她!”明玉咬牙切齿,转身就往外跑。
“搜身?这不可能,拿什么理由去搜主子们的身。”魏璎珞沉吟道,“只能让她自己拿出来了,这种事可能做到吗……”
“璎珞。”明玉与珍珠迎上来,明玉犹豫片刻,终有些别扭的开口,“这一次……多谢你了。”
大殿内歌舞已近尾声,弘历毕竟大病初愈,熬到现在已经快要熬不住了,打了个哈欠,歪在椅内,懒懒问道:“还有什么节目?”
珍珠绞尽脑汁的回想和_图_书片刻,忽然眼中一亮:“不对,还有一个人,我依稀看见一个人从门口离开。”
纳兰淳雪脸色乍变。
与上次在绣坊丢失孔雀线一样,她怀疑这件事发生的这样巧,背后定有阴谋。
明玉大喜:“这么说你看见贼人了?他长什么样,是男是女,你快想想!”
“好不容易熬到这个时候了,你可别出错。”明玉低声道。
众人这才发现,琉璃塔上竟少了一样东西,一样最重要的东西。
想到这里,她殷殷切切的目光定在弘历身上。
魏璎珞想了想,换了个问题:“真的只有你一个人在,没有旁人?”
算是为这一次的庆宴划上了一个最为完美的终点。
纳兰淳雪低着头退下,心中暗道:“我已得罪了皇后,如今又惹恼了慧贵妃,眼下只有一个机会了……皇上喜欢我送的礼物,让我今夜侍寝,我无论如何都要抓住这个机会!”
皇后正要答,明玉忽然走到她身旁,弯腰对她耳语几句。听了她的话,皇后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但本着对魏璎珞的信任,还是笑着开口道:“皇上http://m•hetushu.com,往年最后一个表演都是杂技,今年换个花样。”
魏璎珞解开香囊,亮出里头的佛舍利给众人看,笑道:“可不就在这里吗?”
“我使的不是障眼法,是隔空取物的法门,东西自然在你身上。”魏璎珞一边说,一边朝她走近,“如若不信,我现在就将舍利子拿出来。”
可能。
“我有一计,可以找出犯人。”心中已有计较,魏璎珞张开眼睛,对四周众人道,“但需要你们的帮忙……”
“……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不知为何,这首诗如同悄然而至的春风,吹进弘历心里,一池涟漪圈圈而开,“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魏璎珞点点头:“那时候舍利子还在么?”
纳兰淳雪微不可查的阴笑一下,然后仍端出一副与皇后如出一辙的端贤模样,问:“那舍利子现在何处?”
这已不是魏璎珞第一次遭遇失窃。
“诸位贵人不必担忧。”魏璎珞镇定自若的对众人笑笑,“奴才怕运输不周,特意取下琉璃佛塔http://www.hetushu.com上的舍利子单独运送!”
纳兰淳雪本就心底有些慌乱,如今见她快步朝自己冲来,立刻慌了手脚,右手下意识的握紧了左边袖口。
“是,是……”珍珠咬着唇,极小心的说出一个众人意料之外的名字,“是舒贵人。”
纯妃眼尖,皱眉道:“不对呀,琉璃塔上的舍利子呢?”
“由我宫中的宫女们为您献礼。”皇后道,“璎珞,可以上来了。”
“胡说八道。”她悄悄掐了自己一下,让自己重新镇定下来,“舍利子怎会在我身上?”
众人觉得精彩,毫不吝啬自己的掌声,皇后身侧,明玉与珍珠都暗暗松了口气,尤其珍珠,腿一软险些跪到地上去,所幸身旁还有个明玉,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
满堂喝彩声中,纳兰淳雪灰溜溜的回到慧贵妃身旁,正想解释什么,慧贵妃已冷冷开口:“本宫给你机会,你替本宫做事,想不到却连这样一件小事都做不好,下去吧!”
明玉眼神复杂地望着场中的魏璎珞,只见她解下腰间金剪子,咔嚓咔嚓剪断了黄绸,然后挥手一抛,碎缎子如雪似絮的飞向天空,和*图*书落地之时,竟不可思议的排成四个大字——万寿无疆。
她不曾想到,在她看着弘历的时候,一双眼睛也在看着她。
魏璎珞一直在观察她,哪会错过这个小动作,当即伸出手去,一把抓住她的袖子,不顾她的挣扎,三两下扯出一只小巧香囊来。
弘历已困乏的眼都睁不开了,索性闭着眼道:“什么花样?”
这份心思不宜与众人说,他们已经够惊慌失措了,若是知道自己一脚踩进陷阱里,只怕更要吓得不知所措。
“不必。”魏璎珞收回目光,对她二人似笑非笑道,“正好,我有一件事需要你们帮忙……”
时间如此仓促,窃贼根本来不及将东西运出宫,加上佛塔舍利极为珍贵,所以东西多半就藏在贼人自己身上。
许是为了殿前献礼,她平日穿戴素净,今夜却难得的换上了一件红衣,红色极艳,一般人压不住这样的艳色,可她能压得住,以其容,以其笑,以其盈盈如波的目光。
弘历猛然睁开了双眼。
魏璎珞望向她:“不就在你身上吗?”
“我信你,但旁人不一定会信你。”魏璎珞安抚一句,然后闭目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