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五十六章 芦荟汁

弘历一听,果然又生起气来,一脚踹翻对方,吼道:“滚,全都滚出去!”
所幸的是,不用所有人都遭殃,弘历只喜欢叫一个人伺候他。
魏璎珞也有些心力交瘁了,她来此的初衷,是借机接近弘历身旁的人,好从对方口中问出有关凶手的线索,然而弘历却不知怎么回事,天天喊她在身旁伺候,旁人眼里这是恩宠,魏璎珞心里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这么烫的茶水,叫人怎么喝?”弘历坐在床沿,脸上布满怒意。
“……那玉佩我留在长春宫了,没带在身旁,不过玉佩上的尾纹样我还记得。”魏璎珞一边说,一边用手将纹路比划给他看。
魏璎珞见四下无人,当即面上堆笑,问道:“公公,正月初十乾清宫宗室宴那天,我在花园里捡到一块玉佩,样子绝非凡品,我估摸着,若不是皇上丢的,就是哪位宗室丢的,您能帮我掌掌眼么?”
“哦?”魏璎珞楞道,“公公竟如此肯定?”
“皇上别生气,奴才有办法为皇上解忧。”魏璎珞将自己手中之物呈递上去,“请皇上背过身去。”
弘历将她的小http://www.hetushu.com动作看在眼里,却并不在意,只双眼冒火地盯着她,质问道:“你刚才跑哪儿去了!”
他信与不信,魏璎珞不在乎,与其跟他讨论自个,倒不如继续讨论皇后:“皇上,皇后娘娘昨夜一直守在床畔打扇,奴才请她去休息,她却坚持不允,今天早上一看,手腕都动弹不得了。”
“魏璎珞呢?”弘历冷冷道,“她跑去哪了?”
魏璎珞仔细一看,发现他锁骨处又多了几道抓痕,红红艳艳,一不留神还以为是女人的口脂。
这真是个好机会。
小太监一阵连滚带爬,身后房门却忽然开了,魏璎珞倚在门前,见了里头的状况,忙走进来道:“皇上有什么吩咐?”
“皇上……”她试探着唤道。
“兵!”
比划了几下,对面的李玉忽然惊道:“啊,富察!这不是皇后之物,就是富察侍卫的玉佩了!”
若非之前她将那苦差自己背了回去,李玉此刻定是闭目养神,不应她半个字的,但她不但知情识趣的将活自己办了,还办得很好,李玉尤其不能忘记弘历看她m.hetushu.com的眼神……
知道他奇痒难耐,虽然心里知道抓饶只会加重病情,却又控制不住……
“当夜皇上挨个敬酒,谁敢离席呢?”李玉肯定地说,“东西不是他们丢的,因为宴上之人,没有一个离开过夜宴。”
“张院判说,硫磺膏用久了,皮肤会稍有干燥,奴才采摘新鲜芦荟,捣汁涂抹,虽不能根除,却可以让皇上好受一些。”她道,墨绿色的芦苇汁顺着她的手指,涂抹在弘历的背上,又沿着他的脊线缓缓滑落,直入缠绕在他腰间的衣里。
“……是。”魏璎珞恨不得他这样说,急忙收起剩下的芦荟汁退了出去,然后将背靠在门上,长长吐了口气。
为他涂抹芦荟汁的手因此一顿,魏璎珞疑惑地望着他,也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触了他的霉头。
魏璎珞不知弘历为何对她露出这样的目光,只觉得浑身不自在,于是匆匆寻了个借口,说依太医的吩咐,要处理他用过的被褥传单,然后在弘历不悦的目光中,抱着一堆被褥床单离了寝殿。
但念及彼此的身份,她很快将心中的尴尬抛至一旁和-图-书,将手中之物——新鲜的芦荟汁涂抹在他背上。
她原以为要费一番口舌,却不想弘历看了眼她的手,又看了眼她,竟一言不发的背过身去,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他缓缓蜕下了身上的衣裳,将属于男人的,宽敞健壮的脊背暴露在她眼前。
弘历冷哼一声,似不信她的话。
你怎么就只折腾我一个!
弘历仍沉默着,因背对着她,魏璎珞也看不见他此刻的表情。
虽是要处理的废物,但也是皇帝用过的东西,轻易马虎不得,故而李玉出来后,也与她一同处理。
“够了!”弘历忽然大喊一声。
“不用看了,现在我就能回你。”于是李玉笑着回道,“你捡到的玉佩,一定不是皇上或者宗室丢的。”
距离弘历生病已过去了好几日,他的脾气愈发的暴躁,稍不留意就要摔杯砸碗,叫伺候他的人苦不堪言。
弘历沉默片刻,忽背对着她道:“你就是这么讨好皇后,才哄得她那么疼爱你吧!”
“奴才知道,紫禁城里千娇百媚的女人很多,可只有皇后娘娘,才会在明知 传染的情况下还为皇上侍疾。”魏璎珞继续为皇后和图书说着好话,“这样的真情,世上再也不会有了……”
弘历却猛然转过身来,也不顾她手上都是芦荟汁,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芦荟汁如漆似胶,将两人的手死死黏在了一块。
魏璎珞面露失望,轻轻叹了口气:“原来如此,谢谢公公了……”
弘历冷笑一声:“朕待你如此凶恶,你岂非恨毒了朕。”
任他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他一痒就会抓饶,抓得多了就会发火,这火又不是发在他自己身上,而是发泄在伺候他的人……尤其是魏璎珞身上。
落荒而逃。
伴君如伴虎,更何况这位君王喜怒无常,难以揣测。
魏璎珞垂了垂眼,直至今日,她仍有些不习惯看到男人的身体。
不由得将心里话道出来:“皇上,屋子里还有伺候的人啊……”
“皇上!”她只得再喊了一声。
那是自然——这样的心里话自然不能说出口,魏璎珞只笑着答:“奴才怎么敢呢?”
顺便在背后挥挥手,小太监会意,给她递了个感激的眼神,然后急急忙忙的离开了寝殿。
因他看得出来,弘历看这女子的目光别有不同……
弘历这才如梦初醒,松www•hetushu.com开了自己的手,然后低下头,愣愣看着自己的手发了一会呆,这才满脸怒色的瞪向她:“朕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奴才置喙,滚!”
区区小事,李玉不放在心上,却又希望对方能多放在心上。
却不知门后,弘历仍望着他离开的方向,愣愣出神。
魏璎珞:“皇后以真心待奴才,奴才自然真心回报。”
魏璎珞心下一惊,急忙抽了抽手,只是不知道是芦荟汁太过粘稠,还是弘历太过不舍,一时之间竟抽不回来……
小太监心中暗暗叫苦,若非对方不在,哪儿还轮到他进来伺候。嘴上照实说道:“璎珞姑娘……刚才还在院子里,现在,奴才不知啊……”
魏璎珞面色一僵,但很快装出惊喜模样道:“绕了个大圈子,竟闹出笑话来了!好,等我一回长春宫,就物归原主!多谢公公!”
李玉有心卖她个好,便又开口道:“那枚玉佩,带在身上没有,我替你看一看,兴许能看出点名堂来呢?”
茶杯碎在地上,人也扑通一声跪下。
弘历的表情不自然了一下,继而恼羞成怒起来,冷冷道:“朕浑身痒得难受,你就让那些粗手笨脚的来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