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五十三章 峰回路转

“你明知道此事有问题,为何要说那番话,以至慧贵妃受了那样重的处罚?”纯妃忽然开口问道。
叶天士缓缓抬起头,他有一张极俊美的脸,不像个名医,倒像个当红戏子,顾盼之间招蜂惹蝶。似喝多了酒,目色迷离地望着慧贵妃,又望向娴妃,望向四周宫女,最后定格在魏璎珞脸上。
慧贵妃脸色难看,魏璎珞却松了口气,抱紧了怀中小阿哥,心道:“这事可算过去了……”
“哦?”弘历淡淡道,“此人是谁?”
“……纯妃娘娘的话,璎珞能够理解,却并不苟同。”魏璎珞缓缓道,“凶猛的兽类才会吞食幼崽,人若对稚童下手,又与禽兽何异,请恕璎珞告辞!”
“皇上,五阿哥只是襁褓中的婴儿,又有什么罪过呢,除非有人见不得他平安出生。”魏璎珞突然开口道,怀里的小阿哥如一只奶猫,发出微弱的抽泣声,“仔细想来,愉贵人从怀孕开始,贵妃娘娘便处处为难,先是御花园惊吓,再是荔枝宴故技重施,等贵人一生产,贵妃娘娘第一个赶来长春宫,又一力主张活埋五阿哥,若说此事与她无关,实在令人难以信服。”
“欺骗贵妃?”弘历一下子听出了她中有话,“不是欺骗朕?”
魏璎珞没想到这位江南名医竟然这么作死,生怕他下一秒就被弘历拉出去砍头,忙抱着小阿哥走过去:“请叶大夫替小阿哥看病!”
许是纯妃心情好,又或许是看在她是皇后面前红人的份上,纯妃抬手挥退身旁宫人,与魏璎珞行至侧殿之中。
弘历狠狠瞪了魏璎珞一眼,这也是个该打的家伙,只是一时半会找不到理由来处置她,郁闷之余,只得拂袖而去。
弘历立刻阴m.hetushu•com沉了脸。
本是来质问她,却不想她居然反口质问自己,魏璎珞沉默片刻,才缓缓答道:“稚子无辜,若她平安无事,那小阿哥就要出事,两相比较,我自然只能让贵妃娘娘出事,这样才能保住小阿哥。”
纯妃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此人乃御茶膳坊的蒙古厨师。”纯妃盯着她,“也是为愉贵人制作饮食的人。”
她虽未明说,但字里行间,几乎已经等同于亲口承认,是她利用蒙古厨子跟小阿哥,栽赃陷害慧贵妃了。
你就不怕有毒?众人心中大吼。
“叶大夫,您的意思是……”魏璎珞试探着问道,“因为过量服用烤饼和糖糕,五阿哥才会天生带黄?”
纯妃忽从外头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太监,太监一前一后,抬着一只担架,担架上竟是一具刚死不久的尸体。
没凭没据,但靠纯妃片面之词,的确算得上是血口喷人。
若一个人敢拿自己的人头作抵押,想必心中已有了十成的把握。
“皇上,凡事不可过度,药过三分是毒,吃食也是一样的。”叶天士回道,“比方这糖糕和肉馅儿烤饼,你可以每天吃一顿,却不能每日两餐、一连数月,这就过度了! ”
“哦,哦,好啊,好啊。”叶天士乐呵呵的应了,愈发像个醉汉。
弘历心烦,又来一个,不由得语气冰冷:“你要告谁?”
纯妃停下脚步,对她笑道:“贵妃娘娘杀人的时候不怕,看到尸体怎么反而怕了?”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叶天士猛地一拍大腿,“我明白小阿哥病从何来了!”
“纯妃,你这是血口喷人!”慧贵妃厉声道。
“你说的小儿黄疸属先hetushu.com天生成,即便不医治,七天后也会自行康复。但小阿哥这种黄疸乃是病理性的,常与产妇胆汁严重淤积有关——”见众人脸上还有不信之色,叶天士索性一笑,“这样吧,草民开一副退黄方,保管只要半个月,小阿哥身上的黄便会全部褪去!如若不然,草民项上这颗人头,皇上尽可拿去!”
叶天士鼓着腮帮子,一边咀嚼一边道:“荞麦面,牛肉,羊肉……”
却见纯妃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连着几锭金子一并呈至弘历面前:“皇上,臣妾命人搜查御茶膳坊,找到一封血书,并二十两黄金。可见此人早有预感,先行留下证据!”
弘历接过那信,展开一看,里头竟是一页血书,有人用指头沾血写下:杀人灭口者,必是储秀宫主人!
众人原以为会看见一位长须泛白,目光炯炯,德高望重的老大夫,岂料屋门一开,一个醉醺醺的青年一个跟头从外头栽进来。
慧贵妃只觉眼前一黑,身体不由得晃了晃,芝兰急忙伸手搀扶,她却推开芝兰,朝弘历奔去:“假的,臣妾没见过这人,假的,他是假的,这信也是假的!”
“糖糕。”这话是魏璎珞回的,长春宫与永和宫交好,她时常被皇后派去看望愉贵人,有时候还会被留饭,自然是知道愉贵人爱吃什么的,“各式各样的糖糕,几乎不吃主食。”
“看见那蒙古厨师的尸体时,奴才心里已觉得有些奇怪,若要杀人灭口,何必选在这个关键时刻,岂不是落人口实?”她不答,魏璎珞便自顾自地说道,“且贵妃真要杀人灭口,怎会处理得这么不干净,竟让他留下一封血书来?”
弘历看着她不说话,忽然和*图*书抬手一指:“将她拖下去,杖责五十!”
魏璎珞死死盯着她。
“臣妾恭请皇上圣安!”
说完,他似再也受不了这宫里的乌烟瘴气,抬脚离去。
叶天士瞥了她一眼,淡淡道:“那是娘娘久居深宫,孤陋寡闻。”
“贵妃娘娘。”纯妃将身体一侧,让出身后的担架,指着上头的尸体道,“你可还认得这个人?”
这孩子也是怪,谁抱着都要大哭,唯独在她怀里,至多只是轻轻抽噎,似乎知道谁可以信任,谁真心保护他。魏璎珞抱着孩子跪下,怕惊到他,轻言轻语道:“皇上,才罪该万死,欺骗了贵妃娘娘,请皇上降罪。”
“不可能!”慧贵妃当即喊道,“本宫又不是没见过小儿黄疸,却从未见过连瞳孔都是金黄色的!”
“纯妃!”弘历俯视担架上的尸体,冷冷道,“此人因何而亡?”
“有四阿哥的前车之鉴,臣妾自然怀疑愉贵人的饮食,命人先去查探,谁知刚到了御茶膳坊,人就已经畏罪自尽了!”说到这里,纯妃的眼角余光扫向慧贵妃所在方向,“若问谁是幕后主谋,端看谁非要活埋五阿哥,就已一目了然了!”
咕噜一声,他将嘴里的东西吞下肚,然后望望众人:“除了这烤饼,那位愉贵人还爱吃什么?”
慧贵妃盯着她有恃无恐的脸,心中渐渐生出一丝恐惧。
既然锦盒中不是金印,那明玉此举就是明晃晃的栽赃陷害,这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她的意图被弘历看穿了——她试图利用弘历,来处置自己的眼中钉魏璎珞。
但有道是三人成虎,异口同声的人多了,歪理也能说成真理,血口也能喷人。
慧贵妃气得浑身发抖,狠狠朝太医递了个眼色,太医m.hetushu•com无法,只得走出来说:“我等太医总不至于孤陋寡闻,寻常小儿黄疸只出现在面部、颈部、四肢,何尝见过蔓延到瞳孔的?”
“娘娘,娘娘!”身后,传来芝兰的哭腔,“皇上,娘娘晕过去了!”
若真的如他所言,那此事就不是天灾,而是人祸了。
弘历将手一抬,避开了她伸过来的手,然后冷冷下令:“即日起,慧贵妃囚于储秀宫,非朕旨意,禁止任何人出入!”
半晌之后,他做出了诊断:“小阿哥得了黄疸。”
其余人等也随之离开,纯妃走到一半,却见魏璎珞不声不响的闪到她身侧,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纯妃娘娘,可否借一步说话?”
“啊!”慧贵妃急忙抬袖掩住双目,不忍卒视。
“皇上恕罪。”也不知他是说醉话还是真心话,竟笑道,“这一屋子花团锦簇,万紫千红,草民看傻了眼!”
听她话中有话,慧贵妃忙放下袖子道:“纯妃,你什么意思?”
“咦?我看看。”叶天士走上前来,拿起一张烤饼左看右看,最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将烤饼递到嘴边咬了一口。
“奴才斗胆问一句。”为避免隔墙有耳,夜长梦多,魏璎珞开门见山道,“五阿哥黄疸症发,真是因为慧贵妃吗?”
明玉将头一抬:“魏璎珞。”
只是当目光落在小阿哥身上时,他身上的浪荡轻浮立刻一扫而空,就连目光里的迷离都顷刻之间散去,变得清亮清亮起来。
“哦?”弘历望向他,“说下去。”
“皇上!”一个人影却似早已等在门口,一见他,就冲过来跪在他面前,止住了他的脚步,“奴才要告一个人!”
“臭丫头,少在那污蔑本宫!”慧贵妃急道,“皇上,光凭m•hetushu•com一具尸体,就要判臣妾有罪, 臣妾万万不服!谁知他是不是为人逼亡,故意陷害臣妾!”
慧贵妃扑哧一笑:“这就是江南名医?”
慧贵妃只稍作一瞥,便抽回了目光:“不认识。”
太监们一拥而上,明玉茫然了一会,才惊慌失措的喊道:“怎,怎会是我?皇上,皇上饶命!”
“一时的平安罢了。”纯妃淡淡一笑,“这个孩子生在紫禁城里,命中注定要卷入权势斗争,夭折了,是他的命,就算顺利长大,一样要面对你死我活的夺嫡之争。享受锦衣玉食,必得付出代价!”
“魏璎珞……”弘历慢慢回过头,望向身后怀抱婴儿的少女,“你可知罪?”
“叶天士!”弘历皱起眉头,“朕让你来治病,你不看病人,在看什么?”
她的哭声没能止住弘历的脚步。
不,这事还没过去。
“贵妃娘娘,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是不愿放弃辩解。”纯妃叹了口气。
你说该不该打?
她言辞倒是显得恭顺,只是做出来的事情却没一件恭顺。
“奴才怎敢用娘娘金印,这可是假传懿旨的大罪。”魏璎珞恭顺道,“但在当时那种情况下,若奴才不护着愉贵人和五阿哥,他们就等不到皇上了,为了贵人和阿哥的生命安全,奴才只能铤而走险!当然,奴才欺骗贵妃,的确有过失,请皇上恕罪。”
跪在他面前的赫然是明玉,明玉跪伏在地道:“先前贵妃要处决五阿哥,有一个人为阻止她,取出了皇后金印,但事实上,皇后娘娘从未授予金印,此人分明是假传懿旨!”
言罢,她拍拍手,一个宫女抱着食盒从外头走进来,纯妃揭开食盒盖子,指着里头层层叠叠的烤饼道:“这厨师烹饪的食物,臣妾也吩咐人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