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四十九章 闲言碎语

魏璎珞忙应道:“来了。”边走边回头点着两个小宫女,道:“下次再瞧见就打你们板子!”
魏璎珞和尔晴对视一眼,齐声应道:“是。”
“听说了吗?”
慧贵妃惊讶:“当真?”
皇后已经十分不悦,拍案道:“不要说了!”言罢,她忽然抽了一口气,咬紧牙关坐下。
皇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忍俊不禁地道:“皇上,如此谣言,您也相信? ”
昨夜弘历留宿长春宫,到了要上朝的时候,帝后起身,皇后亲自服侍皇上穿衣。
纯妃点点头,从柜子中取出一套艾灸的工具,放在魏璎珞面前。魏璎珞一愣:“这是?”
皇后诧异道:“这可是欺君之罪,你也要回护本宫?”
魏璎珞斩钉截铁地应道:“是。”
芝兰点了点头。
尔晴应道:“锦衣玉食惯了的人,北三所的日子还是受不了,金答应的后事已经安排妥当了。”
魏璎珞笑道:“也是这个理。”但心中疑惑更甚。
纯妃接口继续说:所以,皇后娘娘请臣妾为她艾灸治疗。但艾灸是清宫禁术,要避开人进行。只是没想到——”
慧贵妃轻笑一声,得意得道:“要累积好名声,就得一辈子做好事,若有了丝毫污点,可就大厦倾颓在眼前!你记住一句话,别管再荒谬,只要有人信那就是真的!”
皇后与纯妃同时动容,皇后轻轻一叹,道:“纯妃,给她看看吧。”www•hetushu•com
魏璎珞与尔晴无法,只好先扶皇后去榻上歇息,魏璎珞轻声问:“娘娘,你真的没事吗?”
慧贵妃喜得将手中瓜子往外一抛,笑道:“这是她们自己往我手里递把柄,若是放弃不用,那就太可惜了!芝兰, 你替本宫放个消息出去!”她招手令芝兰上前,低声耳语了几句。
魏璎珞如实道:“好奇。”
魏璎珞低眉顺眼立在一边,皇后道:“璎珞,抬起头来,许多人都在猜测本宫与纯妃之前到底有什么事,你好奇吗?”
皇后脸色立变,呵斥道:“尔晴,怎么连你都说这种话!”
殿内只剩下三个人,纯妃一脸犹疑地打量魏璎珞。
皇后从太监手中接过玉冠,为天子戴上,温言软语:“皇上放心,臣妾一定严查散播流言的人,好好整顿宫里的规矩。”
皇后放下茶盏,点点头道:“好,只是可怜的永珹,那么小就没有了亲额娘。”
魏璎珞心中一惊,面上仍然平静,答道:“明面只做不知,暗中全力回护。”
皇后一把拽住尔晴的手臂,冷静地说:“没什么,不要惊动别人,我只是忽然累了,扶我去床上歇息。”
“嘉贵人和娴妃的事啊,闹得这么大!之前皇上不是把四皇子交给娴妃教养了吗?嘉贵人一直求皇上想把四皇子要回来,结果闹出来,嘉贵人为了夺回四皇子,故意令四皇和_图_书子生病再诬陷娴妃,皇上已经下令将嘉贵人降为答应,褫夺封号,迁居北三所!”
芝兰也一脸稀奇:“是啊,纯妃侍奉皇后,比伺候皇上还精心!而皇后娘娘虽宽容大度,但对谁也没对纯妃那么亲热,这两个人也太古怪了。”
两个小宫女笑嘻嘻地跑远了。
长春宫正殿,皇后和尔晴也在说这事。
能令天子主动提起的流言,当然非比寻常,皇后束好玉带,柔声问:“哦?是什么流言?”
皇后常常召纯妃说话,说话时还会屏退宫人,在宫中并不是什么秘密。
尔晴同样满脸困惑,却道:“这是主子的事,你我就不要多问了。”
“嘉贵人真是心狠啊……都说虎毒不食子呢。”
尔晴急切地说:“可是——”
弘历点头,道:“不过,皇后也得好好约束你身边的人了,朕说的就是那个魏璎珞。”
弘历想了想,也失笑道:“仔细一想,的确荒谬,你我便做一哂吧。”
尔晴犹豫片刻,小心翼翼地问:“皇后娘娘若是可怜四阿哥,为何不将他带来长春宫抚养?”
魏璎珞郑重答道:“皇后娘娘教导璎珞读书识字、为人处世,是天下间难得的好人,无论娘娘做了任何选择,只要娘娘需要,璎珞都愿意为娘娘付出生命。”
皇后又问:“若是本宫真与纯妃有些首尾,你当如何?”
几日间,纯妃日日去皇后的长春宫报道,m.hetushu•com一个奇怪的流言也在宫中越传越凶。
两个小宫女心有余悸地认错:“……知道了,下次不敢了。”
弘历不耐烦地道:“好了!朕不想和你争辩,这种成日搞风搞雨的人,朕最见不得。”
两个小宫女坐在廊下叽叽喳喳说得正热闹,忽然听见有人清咳了一声,两个人惊慌失措地回头,见是为魏璎珞双手环胸看着她们,都松了一口气,嗔道:“璎珞姐,你吓我们干嘛!”
芝兰也愣住了:“娘娘,您是说——”
魏璎珞还要教训两句,明玉远远望见她,喊道:“魏璎珞,你在那儿干嘛,娘娘找你,还要轿子来抬你吗?”
皇后点点头,又道:“你们请纯妃来吧,好久没见她了,忽然想和她说几句体己话。”
魏璎珞弹了她俩一人一个脑瓜蹦儿,恐吓道:“你们有几条命,敢背后嚼舌根?今儿不是我听见,换个人在这儿,你们俩舌头都被人拔了!”
众人都是一脸惊讶,明玉则一脸妒意,魏璎珞颔首道:“是,娘娘。”
皇后听皇帝语气不善,无奈地道:“皇上,您对璎珞存有偏见。”
尔晴见皇后似是不适,慌忙起身上前问:“娘娘?”
皇后皱眉怒道:“没想到宫中竟因此广传流言,简直荒谬至极!后宫女子,子嗣为重,试问一个体寒入骨的女人,又如何生儿育女,坐稳后位呢?所以,本宫不敢劳动太医院,只能请纯妃帮和_图_书忙。璎珞,从今日起,你和尔晴一块儿,为本宫守着长春宫!”
弘历沉默片刻,道:“他们说皇后与纯妃关系过于亲密,似有不妥。”
天子一走,纯妃又来长春宫报道,魏璎珞正欲与众人一同退出,皇后却忽然道:“今日宫中流言尘嚣日上,本宫与纯妃不过闲话两句,也惹诸多猜疑,罢了,璎珞,你留下伺候。”
皇后苦笑,治好道:“是,臣妾会多加注意。”
芝兰一惊:“娘娘,这是真的吗?”
尔晴和魏璎珞坐在门前,心中各有心思,魏璎珞低声问尔晴:你说,皇后娘娘到底有什么事要和纯妃说,竟连我们两个都不能留在里面?”
慧贵妃嗤笑一声:“这两个女人真是奇怪,纯妃常年生病不侍寝,皇后待她又如亲姐妹一般,明明是情敌,竟全无芥蒂似的!”
魏璎珞进入正殿时,正赶上这一幕,忙也凑上来询问:“娘娘怎么了?”尔晴六神无主地道:“太医……我去叫太医!”
储秀宫中,芝兰在慧贵妃耳边说了几句话。
皇后紧紧抓着尔晴,用力之大几乎令尔晴有些疼痛,她说:“听话。”
慧贵妃磕着瓜子闲闲道:“两个女人能有什么古怪?又不可能是——”话说到这儿,慧贵妃突然顿住了:对呀,世上哪儿有不可能的事儿,这么一想, 所有不对劲儿的地方全明白了!
“是啊,不过听说慧贵妃也想要抚养四皇子,但还是没和_图_书成,嘉贵人明明一直唯她马首是瞻,她还想抢人家的孩子。”
宫女很快引纯妃来长春宫中,魏璎珞本以为还要在旁服侍,尔晴拖着她到门外,其它宫人也一个都不留在殿中。
皇后为弘历束上玉带,弘历望着结发爱妻的华美面容,忽道:“皇后可知有人在宫中散布流言? ”
尔晴欲言又止:“皇后娘娘,请恕奴才多嘴,长春宫太冷清,是时候添一位小阿哥了,您是正宫皇后,理应为皇上生一位嫡子,才能承继大清正统。”
“什么事儿啊?”
皇后叹了口气,道:“本宫主持六宫,事务繁忙,而娴妃品行高洁,正直无私,是最适合照顾永珹的人选。更何况,她刚刚失去至亲,四阿哥对她……多少是个安慰。”
皇后喝了口茶,皱眉问:“金答应(嘉贵人已撤封号,以姓氏称呼)怎么就寻了短见?看她不像是这么熬不住的人。”
尔晴扑通跪下,苦口婆心地劝说:“奴才知道,您宽容大度,母仪天下,将其他妃嫔的孩子也视若己出,但贵妃一直虎视眈眈,若储秀宫抢先一步诞下龙子,您的地位必受动摇啊!”
皇后眉宇间染上轻愁,道:“本宫自从生育二阿哥以来,体内寒气扩散,过了今年冬日,越发变得厉害。整夜只觉骨痛,难以入眠,还不停地出虚汗,半个时辰就要换一套衣裳。”
“娴妃以后就真是有四皇子傍身了呀,我觉得娴妃娘娘人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