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四十七章 吃肉分福

魏璎珞回望皇后,长春宫是她唯一的立足之地,皇后娘娘也是她在重重宫闱里必须要抓牢扶稳的靠山。长春宫和怡亲王的梁字已经结下,与其一味防守,还不如以攻为守。她眸光转冷,暗想:铁帽子王……有什么大错,是有铁帽子王这样的尊崇也保不住的呢?
魏璎珞低下头,不动声色地掩去面上笑意。
魏璎珞想到皇后的身体,不免也忧心起来,问:“不能不吃吗?
魏璎珞却好似看不见那通红的耳尖,自然而然地收回手,笑道:“我就当少爷收下了,皇后娘娘还在等我,我先走了。”
公道?魏璎珞看着桌案上厚厚一叠白纸觉得有些讽刺,她摇头道:“若有公道……这公道也不是给我的,是给您的,给长春宫的,还是那句话,有错当罚,嘉贵人错了被罚,可怡亲王呢?”
弘晓盘腿坐在毡垫上,望着魏璎珞的眼神居高临下,充满讥嘲。魏璎珞姿态十分谦卑,微微屈膝,高举托盘让请弘晓取刀。弘晓冷哼一声,棉纸狠狠擦过匕首,他用力一刀刀斩下去,白肉在刀下分成数块,汤汁飞溅而出,溅上魏璎珞的面颊。
海兰察看着傅恒大步流星地走向魏璎珞,啧啧两声,道:“这可真是铁树开花,哈!”
这日去永和宫送完东西,魏璎珞回到长春宫和-图-书,拉着尔晴说话:“尔晴,什么是吃肉分福?”
接下来就该众人享用白肉,弘历切好一片正要食用,吴书来却忽然凑到弘历身边,低声耳语了两句,弘历勃然色变,将手中刀钉在案上,厉声道:“立刻给朕查!”
皇后瞧向窗外,日光照在她裙裾金线所绣的凤凰上,熠熠生辉,她的语气十分平静:“你何必钻牛角尖?怡亲王是皇上的亲堂弟。”
皇后看着面前的少女,缓和口气道:“璎珞,怡亲王毕竟是十三皇叔的亲儿子,大清堂堂正正的铁帽子王,皇上不好过分苛责。”
尔晴叹了口气:“这是分福,谁敢拒绝就是对先祖、对神灵不敬!以前有位大臣吃吐了,还被杖责八十呢!”
长春宫中,魏璎珞悬腕提笔一勾,终于写完最后一个字,长长呼出一口气。皇后看着白纸上工整不少的字迹,笑道:“是个有慧性的丫头,写得越来越好,皇上罚你练字真是罚对了。”
傅恒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问:“你今儿怎么了?失心疯了?”
侍卫处。
尔晴愣愣地看着魏璎珞的背影,嘀咕道:“你不是才办完事回来吗……”
少女珞细腻柔软的掌心简直像一团火,碰到傅恒的瞬间,烫得他立刻收回了手,让他的脸一直红到了耳尖hetushu.com
傅恒把纸包交还给魏璎珞,不赞同地说:“璎珞,这不妥。”
魏璎珞将湖笔放在笔架上,抿了抿唇,问:“有错当罚,娘娘,被罚是璎珞错了吗?”
弘历与皇后居于众人之前,群臣列后,在手鼓铃音之中,所有人向穆哩罕神行叩首之礼。礼毕后,弘历与皇后于南炕升坐,诸位大臣坐在各自的毡垫上。
海兰察泄气,没意思地说:“唉,咱俩真是一点默契也没有啊,不玩了不玩了,你往那边瞧,看看是谁?”
那个女孩子站在一棵柳树下,身姿也如弱柳,她本来在出神,但听到脚步声很快回过头看他,清凌凌的眼底是他的倒影,璎珞对他笑起来,脆生生地喊:“少爷。”
魏璎珞心中一动,时机稍纵即逝,她发现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就一定不会就此错过。魏璎珞双眼微微一眯,对尔晴甜甜一笑,道:“我忽然想起有事没办完,下次再找你说话。”说完,提起裙摆快步向外走去。
心底的确有花在开,层层叠叠,傅恒不自觉就用了最温柔的语调问:“你怎么来了?”
魏璎珞点点头,道:“回宫的路上瞧见的,一群人扛着好大两头整猪,大得简直怕人。”
尔晴扑哧一笑,说:“也难怪,咱们平时哪见得到那些东西,瞧着是和图书不是新鲜?这是宫里的老规矩,坤宁宫朝夕二祭,每隔一月还有一次大祭,皇上要赏赐御前侍卫、朝臣们吃肉分福,后宫嫔妃也有份,算算时候,明天就是大祭日啦。”
傅恒打开,轻轻捏了一点观察,疑惑地说:“是椒盐?”
检查弘晓托盘中白肉的太监大声道:“回禀皇上,找到了!”
尔晴稍稍一想,反问:“你是不是看见吴书来他们准备黑猪了?”
傅恒闻言望去,不远处,穿着宫女服色的少女亭亭而立。傅恒立刻起身,拍了一下海兰察的肩膀,说:“我很快回来。”
皇后微微一怔,心中柔软,语气爱怜地说:“傻姑娘。”
怡亲王和魏璎珞的那一场闹剧,在宫中还是掀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长春宫拔出了一个内应,而储秀宫,嘉贵人伙同怡亲王诬陷皇后的贴身宫女败露,不配再教养四皇子,皇上下令将四阿哥交给娴妃抚养。
而魏璎珞……还在练那一百张的大字,天子让练一百张,就不能只练九十九张。
殿内诸人都是一愣,吴书来一挥手,太监们一拥而上,硬生生从众位臣手里夺了肉检查。群臣茫然相顾,齐齐惶恐伏跪在地。
“吱——吱——”海兰察拼命对傅恒使着眼色,口里还发出怪声。
魏璎珞把一只小纸包交给傅恒,道:“我m.hetushu•com来送这个给你。”
魏璎珞点点头,态度殷切又体贴:“明天是大祭日,我听说胙肉半生不熟,毫无滋味,经常有人吃吐了受罚,便特意准备了椒盐给少爷,待人不注意的时候,你悄悄抹上一点,就能吃下去了。”
对先祖、神灵不敬,杖责八十。
魏璎珞和众宫女上前,每个人手里都端着一只盘子,盘内是准备好的大块白水肉,旁边配上一柄小刀和一块棉纸。
层叠盛放的心花慢慢枯萎,傅恒静静看着魏璎珞走远,握紧了手中的纸包。
魏璎珞璎珞神情不改、笑容得体,待弘晓割完肉后,若无其事地收了刀和棉纸,将托盘放入其他托盘之中,回到皇后身边。
魏璎珞回神,对皇后一笑,道:“没什么,只是在想,无论如何,我都会保护您的。”
李玉一击掌,太监们捧着初步分出前后肘的猪肉,呈送上来。弘历亲自用匕首割下一块,李玉高声道:“请大人们吃肉!”
皇后沉默片刻,叹了口气,道:“天子是永远也不会错的,他说你错了,你就是错了,无论如何,嘉贵人被处置,也算皇上给了你一个公道。”
次日,坤宁宫正殿。
皇后见面前的小姑娘忽然出神,奇怪地问:“你在想什么?”
大祭日礼仪繁杂,坤宁宫殿内架着两口大锅,热气腾腾,白和图书肉翻滚。太监们将煮熟的猪肉恭敬地摆上供桌,供桌上祭祀的是满族人的神穆哩罕神。萨满太太口中唱着祈祷奏乐,不时发出“鄂啰啰”的声音,同时击打手鼓,摇晃金铃。
说到这儿,尔晴又犯起愁:“说是分福,但那胙肉不过是白水所煮,没滋没味,有时候都是半生的,咱娘娘素来最厌吃那东西,还吃坏过肚子,只望这次吃了凤体无恙。”
纸包递到手里时,魏璎珞忽然连着傅恒的手一并握住,又推了回去,她波光潋滟的眸子对上傅恒的双眼,劝道:“少爷藏一包在袖子里,到场那么多人,谁会注意到呢?”
那文彩辉煌的凤耀眼的近乎刺目,魏璎珞轻轻说:“对,怡亲王是皇上的亲堂弟,奴才只是一个卑微的宫女,别说只是受了冤屈,就算当场没了性命,皇上也不会多瞧一眼!他所以大发雷霆,只是怪怡亲王参与内廷纷争,又闹得很难看,丢了皇家体面!所以,嘉贵人尚有处置,怡亲王却逍遥得意!”
时日易度,又消磨几日光阴。宫里的日子,今天与昨天没什么不同,见一样的人、看一样的景、做一样的事,而这样的日子,一旦稍有变化就会十分明显。
傅恒的步子很快,不过片刻,这一段距离就被他走过了大半,但真的快走到魏玲珑面前时,他的步子又慢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