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四十三章 荔枝乱

不知是不是魏璎珞的错觉,离去之前,弘历似乎回头看了她一眼,那一眼颇为复杂,魏璎珞理不清其中的意思。
“好了,朕不想再看见这条狗!”弘历厌恶的瞥了它一眼,下了最终论调,“嘉嫔一时疏忽,闯下大祸,降为贵人,禁足三月!慧贵妃身为储秀宫主位,管不好人,也管不好狗,实在无能之极,罚一年宫份,好好闭门思过吧!”
皇后也觉奇怪,按理来说,这个时候荔枝树已经该搬上来了,却不知为何,迟迟没有动静。
魏璎珞松了口气,觉得背上微微有些凉。
吐气如兰,清如莲蕊,莫说宫女了,就连层层选拔上来的秀女们,都没有几个能在相貌上与她比拼个一二的。皇后也是心大,竟将这样一个美人放在身旁,也不怕被皇上看中?
“娘娘!”正在皇后焦头烂额之际,尔晴的声音忽在她耳畔响起,“是魏璎珞!她来了!”
弘历眉头一皱:“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齐齐朝着树下那只雪白毛团看去。
有荔枝虾球,鸡蛋炸荔枝,鲜荔枝凉拌烤鸭,荔影殷红卷,荔枝猪肉丸等等,皇后舀起一勺白汤,汤水里滚着一粒雪白荔枝,以及几颗鲜红的枸杞,白中透红,如同雪中飘飞的一两朵红梅,煞是可爱。
她可怜巴巴的模样,仿佛一只闯了祸的猫,时刻准备跳到女主人的膝盖上,撒着娇打着滚喵喵叫,求得女主人的保护。
皇后心中一惊,虽然有些心中不安,但皇帝既然都已经开了口,哪里有当众驳回的道理,只得道:“璎珞呢,让她把荔枝树送上来。”
几乎是同一时刻,慧贵妃与嘉嫔也交换了一个同样的眼神,嘉嫔开口道:“皇后娘娘,什么时候开始摘荔枝呀?嫔妾嘴馋,还等着品尝色香味俱全的鲜荔枝呢!”
“放心,你不会有事的。”却见皇后若有深意的笑道,“你是个女孩子,一个长相标致的女孩子。”
不等她为毛团求情,愉贵人已经失声痛哭:“慧贵妃,一次不够还有第二次,你是一定要嫔妾的命吗?”
弘历看了她一眼:“来人,抓住那条狗。”
皇后一楞,目光担忧的望向魏璎珞。
渐渐的,议论声四起。
从今往后,宫里但凡消息灵通些的人,都会知道,她嘉嫔给愉贵人下了跪,磕了头。
这个样貌……未免太过标志了些。
被开水烫死的?
曲终人散,愉贵人却留了下来。
“时候也不早了。”弘历忽然开口,“让那个叫……魏璎珞的宫女,把荔枝树送上来吧。”
“汪汪,汪汪!”雪球似乎觉得有人提起了它,便汪汪叫唤起来。
被魏璎珞搀扶而来的女子,正是本该在永和宫养胎的愉贵人。
眼角余光扫向慧贵妃,见对方一副和-图-书等着看好戏的模样,皇后心中一凛:“只怕此事与她有关……”
魏璎珞一连说了好几个词,皇后都是摇头,直到她吞吞吐吐的说出一个:“杀伐果断?”
弘历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目光四下逡巡,也不知在人群中寻找着谁。直到白雪红梅送到他面前,他才对皇后微微一笑:“皇后有心了。”
“栽赃陷害?”皇后摇摇头,“这只恶犬上回在御花园里袭击了愉贵人,今日它不咬人,却盯上了福建的贡品,皇上专门送给本宫的礼物!”
魏璎珞来了?
愉贵人忽然挣开她的怀抱,扑在弘历脚下哽咽着:“皇上救命,皇上救救嫔妾吧!再这样下去,嫔妾撑不下去,也要落个一尸两命的下场!”
但既然已有袭人之事在先,这样一只恶犬,怎可能如她所说的那般,平日乖巧不闯祸?
惹出这样大的祸,怎可能因为轻飘飘几句话就原谅她?
皇后忽笑道:“你可知,皇上已经看出来你在利用他了。”
“老虎犀牛跑出笼子,龟甲美玉毁于匣中,自然是看守者的过错。”魏璎珞忽然在一旁跪下,“今日运送荔枝树的时候,雪球就在脚下窜来窜去,偏生是贵妃娘娘的爱犬,奴才们不敢轰赶,结果出现这样的事,是奴才看管不力,甘愿受罚!只是……”
这头磕下去,犹如覆水泼出去,再难收回。
见皇后一言不发,嘉嫔无法,只得继续朝她叩首,一时间宴席上竟没了别的声音,只余她砰砰砰的叩头声。
两人又闲聊了些家常,许是因为怀孕的缘故,愉贵人脸上显出一丝疲态,皇后见了,便让尔晴送她回宫歇息,待人一走,璎珞扑通一声跪在她身旁:“奴才擅作主张,请皇后娘娘恕罪。”
弘历俯视跪在自己眼前的女子良久,然后缓缓转过头,声色淡淡,却又带着一种居高临下,难以拒绝的威严:“慧贵妃。”
对比之下,被魏璎珞搀扶着的女子,便黯然失色,憔悴的如同一朵开败了的花,唯一能比得过魏璎珞的,或许只有身上那件属于主子的衣服。
魏璎珞大吃一惊,几乎是立刻抬头看着皇后。
“回禀皇上。”魏璎珞一边拍着愉贵人的背,一边恭顺的回道,“一个月前在御花园,这只名叫雪球的狗儿突然闯出来,惊吓了愉贵人。因当时无人受伤,皇后娘娘宽宏大量,便没有追究,只是苦了贵人,每日要喝压惊汤才能入眠,不想今日精神才刚好了些,又撞上了!”
她脸上的傻样似乎取悦了皇后,皇后乐呵呵的笑道:“不过你不必太过担心,皇上既然看出来了,还肯让你利用,就说明他也觉得慧贵妃做得太过,借机敲打敲打她。”
在宫里头,想要活下http://m•hetushu.com去,活得好,就一定得学会看人脸色,尤其是看皇帝的脸色。
弘历夹荔枝肉的手忽然一顿。
慧贵妃眼中闪过一丝妒色,抚着自己的玳瑁指甲笑道:“荔枝制菜很寻常,毕竟每年都有干荔枝送来,可加了调料,就不是那个味儿了!真正会吃荔枝的人,对鲜荔枝最感兴趣。皇后娘娘,今日不是要亲自采摘荔枝么,怎么迟迟不见动静!”
“来人,扶贵人起来。”他缓缓道,“放心,此事朕会为你做主。”
话音刚落,两名太监便合力抬着一只木桶上来,上头高高蒙着一片红绸,将荔枝树从头蒙到尾。
包括嘉嫔也是。
“是啊!”皇后如孩子似的一拍巴掌,“皇上是什么人哪,大清帝王,天下之主,只要他看不顺眼的人,喀嚓一下,脑袋落地,这不就完了!什么还要留下人,这不给自己找气受么?”
“贵妃。”弘历淡漠的目光扫来,“你还有什么想解释的吗?”
“慧贵妃!”皇后不给她辩解的机会,当即严厉道,“你三番两次惊扰愉贵人还嫌不够,今日本宫的荔枝宴,你也要故意捣乱,险些又吓到愉贵人,到底意欲何为!”
弘历的目光从魏璎珞脸上,慢慢移至愉贵人脸上:“愉贵人的病,好些了吗?”
魏璎珞极诚恳的回她:“奴才认罪受罚是小事,慧贵妃和嘉嫔的所作所为,就是要让娘娘颜面全失,又怎能让他们得逞?奴才看守不力,荔枝毁坏本是大事,但比起慧贵妃教唆恶犬伤害愉贵人,毁掉福建岁贡,破坏皇后宴会,可就要轻得多了。”
“哟,那魏璎珞好大的架子,居然让这么多娘娘,让皇上等她一个下人。”慧贵妃笑意更深,“也就皇后您宫里能教出这样的下人,呵呵。”
“是!”嘉嫔咬紧牙关,膝行两步,重重向皇后叩头:“嫔妾无能,约束不力,请皇后娘娘恕罪!”
皇后摇摇头:“本宫不是说这个,本宫是问你他的脾性。”
似是感觉到了众人不善的目光,那毛团又汪汪喊了几声,然后迅速从盆中跳了下来,朝慧贵妃的方向跑去。
弃车保帅!
“那就好,你要多注意身体,别让皇后跟着担忧受累。”弘历点点头,“坐吧。”
“皇上!”慧贵妃急忙道,“难不成您真信了她的鬼话?您仔细看看那荔枝树,明明是被开水烫死的,却硬要说是被狗给抓死的……”
“啊!!”愉贵人忽然尖叫一声,猛然抱住了身旁魏璎珞的胳膊,一个劲儿往对方身后躲,“别过来,别咬我,别咬我!”
她该如何回复……
“奴婢不敢。”魏璎珞垂下头,“奴婢只是实话实说。”
“大胆奴才!”慧贵妃厉声道,“你这么说什么意和*图*书思,难道怀疑本宫指使那畜生吓人!”
“皇后娘娘仁慈,皇上仁慈,请恕奴才无礼!”魏璎珞悍然开口,“愉贵人怀着龙嗣,身份贵重;荔枝是福建岁贡,天子御赐;皇后宽宏大度,然地位尊崇,容不得一再挑衅!桩桩件件,都与雪球有关,但恶犬毕竟是牲畜,它不懂礼仪,不懂规矩,要怪,就怪它的主人,既不管教,又不约束,以至连连闯祸!奴才斗胆,请皇上圣裁!”
这就是要她不但对自己磕头,还要对愉贵人磕头认错了。
皇后心中一道,好呀,你又没仔细看过那荔枝树,你怎知是被开水烫死的?只怕是你喊人暗地里下的手吧?
魏璎珞不知道她为何要问自己这个问题,思虑片刻,给了个中规中矩的答案:“勤政爱民。”
若无先前御花园里的袭击事件,众人还能信她的话。
“……好了。”几十个头磕下去,皇后终于开了口,“本宫只是毁了一场宴会,愉贵人可是受了很大惊吓!一个闹不好,伤了龙嗣,你要如何赔偿!”
“让主子们久候了。”魏璎珞回她一个放心的笑容,然后大声道,“送上来!”
“皇后娘娘,这是御厨特别制作的白雪红梅。”尔晴见她面露好奇,便在一旁解释道,“荔枝容易上火,所以用了温盐水浸透,又特意配上枸杞中和。”
愉贵人忙向他福了福:“多谢皇上关怀,嫔妾的精神已经好多了。”
“皇后娘娘。”魏璎珞递送来一只托盘,盘子里放着一柄金剪刀,“请您亲自来摘。”
“……嫔妾不敢。”形势比人强,事已至此,嘉嫔只得一咬牙,朝愉贵人的方向磕下头去,“愉贵人,一时疏忽,竟险些闯下祸事,请你大人大量,原谅姐姐这一次!”
“茶膳坊倒是颇有心思,光是这个卖相,就十分雅致了。”皇后笑道,“皇上,您尝尝。”
太监们扑了上去,七手八脚,终于逮住了那毛团,那毛团显是娇生惯养惯了的,鲜少被人如此粗暴对待,立刻委屈的呜咽几声,然后朝着一个方向汪汪大叫起来。
愉贵人这才在自己位置上就坐,落座之时,与魏璎珞交换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
“说起来,负责此事的是谁来着……”慧贵妃别具深意的一笑,“臣妾想起来了,是那个叫魏璎珞的宫女吧。”
魏璎珞又觉得背上有些凉了,汗水简直如瀑布般洗刷着她的背,她勉强笑道:“这……也许皇上有什么顾虑?”
她喊得这样撕心裂肺,就仿佛那狗儿的牙齿已经扎进她的喉咙之中,咬嚼着她的血肉一样。
“皇上,都是嫔妾的错。”嘉嫔起身朝弘历跪下,“贵妃娘娘生怕雪球太过顽劣,破坏了皇后娘娘的宴会,特意叮嘱嫔妾看好雪球和-图-书,是嫔妾不小心,才会惹出这样的事儿,与贵妃娘娘全不相干!皇上要罚,就罚嫔妾吧!”
“……她是为嫔妾问的。”愉贵人幽幽一叹,抬起被泪水沾湿的面孔,旁人怀孕都是胖一圈,唯她不但没有长肉,两边脸颊还朝内凹陷,浑似一具骷髅,“嫔妾也想知道,这宫里头,还有嫔妾的容身之地吗?”
愉贵人看着跪在自己眼前的女人,似对她,又似对站在她身后的慧贵妃道:“但愿你是真心悔过,别再纵容恶畜伤人!”
皇后惊得后退一步,待看清楚眼前状况,不由瞠目结舌:“这,这是……”
弘历垂眸看了她一眼,宛如庙堂上的神佛俯瞰跪俯在地的凡人。
她对皇后笑道:“皇后娘娘设宴,嫔妾理应到场。娘娘体恤,嫔妾就更不能偷懒了。”
慧贵妃扑通一声跪在弘历脚下,哭道:“都怪雪球这畜生,臣妾回头一定剥了它的皮……”
知道她有话与自己说,皇后另外开了一席,桌上摆了几盘果点茶水,笑着与他说:“你今儿怎么会来,不是在永和宫养病么?”
众人齐齐看去,都想看清楚这个胆大妄为的宫女长什么样。
皇后并为察觉,只是因为慧贵妃的笑而皱起眉头,彼此之间打了这么久的交道,当了这么久的敌人,皇后可以算是世界上最了解慧贵妃的人,这个笑容明显不怀好意,她想做什么?她能做什么?
心中暗暗叫苦,却又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一遭,毕竟是自己给慧贵妃出的主意,又是自己办砸了事。
她眼角余光扫过哭成泪人的愉贵人,低声道:“奴才斗胆,替愉贵人多问一句,看守荔枝的已经罚了,那破坏荔枝的呢?”
第一眼望去,她的衣着打扮与其他宫女没什么不同。
弘历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他是不大相信嘉嫔这话的,但慧贵妃身后势大,不可能真的因为几棵树而重罚她,板子落在嘉嫔身上,倒也皆大欢喜,于是淡淡道:“荔枝树是福建的岁贡,千里迢迢运来京师,朕亲自将它送来给皇后,就是为了让她高兴,可你这一疏忽,就让朕的努力打了水漂。现在你不该向朕请求原 谅,该向皇后赔礼道歉才是!”
那声音里没有喜,没有怒,没有责备,却让慧贵妃的身体轻轻发抖。
“那……那……”魏璎珞哭丧着脸,“娘娘,皇上真的会秋后算账,要了奴才的脑袋吗?”
嘉嫔一时哑口。
皇后有心将此事搪塞过去,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皇帝,慧贵妃,嘉嫔……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她,等着她做出回复。
嘉嫔心中一阵屈辱,给皇后叩头不算什么,毕竟是后宫之主,谁在她面前都要矮三分,可那愉贵人是什么东西?也配让她跪?
虽然她说不会有事,和*图*书但听了后面那句话,魏璎珞只觉得自己不仅是背,是整个人都一片冰冷,仿佛掉进了一谭井水中。
说完,不愿再看这群女人尔虞我诈,直接拂袖而去了。
“璎珞。”皇后忽问她,“你觉得咱们万岁爷平日是个什么样的人?”
“汪!”
皇后却一点也没责怪她的意思,反而亲昵的伸指一点,点在她的额头:“你呀你,竟然能出这样的主意,慧贵妃利用雪球惊吓愉贵人,未清的前账正好移到今日来算,倒也不算冤枉了她。”
“是璎珞让我来的,她说服了我,我越是怕慧贵妃,慧贵妃越是要折磨我,就算不为了我自己,也要为怡嫔出一口气……”愉贵人抚了抚自己略显臃肿的肚子,笑着说,“就算我说话的分量不够,但加上这个孩子,就勉强够了……”
而弘历这一走,剩下的人也都心不在焉,萌生去意。皇后看在眼里,也不勉强他们,劝了几杯酒之后,便结束了这场离了主题的荔枝宴。
皇后眉头一皱,以她对魏璎珞的了解,魏璎珞不会好端端的出这样的岔子,怠慢如此多的宫中贵人,对她而言又有什么好处,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状况。
“怎么?”皇后冷冷道,“你可是心中有怨,不肯认错?”
只见红绸底下,荔枝树枝叶凋零,满树荔枝已不剩几个,大多数都跌进了盆中泥里,再仔细一看,树身上抓痕累累,罪魁祸首显然是……
“雪球平日都很乖巧,从未闯过祸!”慧贵妃咬牙道,“这一次,只怕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利用它陷害臣妾!”
“大胆!”嘉嫔拍案而起,“这里哪有你这奴才说话的地方!”
第二眼望去,却又觉得她与所有宫女都不同。
“愉贵人,你怎么来了?”皇后惊讶道。
慧贵妃哑口无言。
“……是,雪球在管教上出了错。”慧贵妃双手抓成拳,忽道,“嘉嫔!还不快过来跟皇上请罪!”
“你们手脚轻些……”慧贵妃脸色难看的望向弘历,“皇上……”
话传下去,却迟迟不见人来。
所有人心头都闪过这样一个词。
皇后已经看出此时不同寻常,她一时之间想不出主意应对,但她相信魏璎珞,相信对方已经想出了应对之法,于是笑着接过金剪刀,一步步走向木桶,然后缓缓伸手揭开红绸……
为保全自己,她已不再喊雪球小乖乖,改口喊它小畜生了。
养病只不过是借口,两人心知肚明,愉贵人不来,是害怕与慧贵妃撞面。
一叠叠用荔枝制成的菜,流水般送至席上。
“不能!”皇后斩钉截铁道,“皇上能有什么顾虑,那鄂善何等恩宠,多少官员求情,说杀也就杀了,眼都不眨!”
“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弘历忽打断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