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四十章 恶犬

一只涂抹着大红色蔻丹的手从它背后伸出,将它拎进怀中。
不但探病,还要送珍珠粉。
一名宫人向皇后献计:“娘娘,食盆里什么都没有,如今想要知道这狗儿究竟吃了什么,就只有剖开它的肚……”
那小狗在空中耸了耸鼻子,然后不偏不倚,朝魏璎珞等人的方向跑来。
一派胡言,却一时之间拿他没办法。
“……慧贵妃是不是被人当枪使了?”魏璎珞小心翼翼地问。
魏璎珞原以为皇后会生来盘问她一番,但等了几日,也没有等来。
皇后缓缓点点头,面色有些凝重道:“如果这次真出岔子,最后总不能拿狗出气,肯定要找狗的主人,慧贵妃虽然嚣张跋扈,但不会做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背后,定还有别人……”
最后,只余惊恐。
士为知己者死,得她如此看重,魏璎珞在此之后,伺候得愈加用心。
愉贵人看看她,又看看魏璎珞,疑惑道:“璎珞,怎么了?”
“贵妃娘娘!”眼见几名太监受其指使,朝自己走来,魏璎珞先声夺人,大声喊道,“可是您纵犬伤人,意图谋害愉贵人肚中的龙胎?”
双方人马不欢而散,擦肩而过之时,皇后忽回头道:“贵妃,璎珞此举算是帮了www.hetushu.com你,若刚才你的狗真伤了愉贵人,必定闹得满城风雨,依本宫看来,你要好好约束身边的人了!如果他们再这么无能,连条狗都看不住,任由它闯祸,下一回,本宫也不会姑息!”
没想到,不,她早该想到,宫中谁这样嚣张跋扈,敢将自己的狗都提拔成主子,唯有眼前这位慧贵妃了。
一时之间,无法确定这个人是谁。
“贵人。”魏璎珞慢慢转头看向她,“您身边,出叛徒了。”
愉贵人先是一笑,又是一叹:“如果宫内人人都像皇后这般宽容大度,也就不会有那么多是非了。”
显是因为来得匆忙的缘故,芳草只匆匆洗了把手,手没有完全洗干净,指甲缝里还残留着一些珍珠粉,微微泛着一些亮,一些黄。
“好个奴才,不但打伤本宫的爱犬,现在还敢污蔑本宫。”慧贵妃冷笑道,“皇后娘娘,你说这种人应该如何处置?”
园中景色秀美,只是略略有些冷,两位娘娘肩上都披着厚实的披风,袖中笼着香炉,慢慢踱过蜿蜒的木桥,桥下锦鲤数尾,游过之处,如彩绸游荡。
只见前方不远处,滚来一只雪团子。
那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原来真的不是一句托和_图_书词。
今日她一如既往,携珍珠粉前来探望,因走动的时间多了,永和宫上下都认识她,轻而易举就进了寝宫内,见愉贵人仍蜷缩在床上,明明是有孕在身的人,却形销骨立,身上一点肉都看不见,强笑道:“璎珞,你来了。”
愉贵人喜它幼小可爱,脸上浮出一丝笑意,微微弯了腰,似乎想要逗逗它,随着那狗儿越跑越近,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
“她去为我调配珍珠丸了。”愉贵人叹道,“上回的还没吃完,你不必这么急着送,咳咳,坐吧,本宫让她给你倒茶,芳草,芳草!”
魏璎珞仔细回想起今日的状况,心里渐渐浮出个人影来,冷然一笑,对皇后道:“娘娘,奴婢想跟您讨个差事……”
皇后知道她话里说的是谁,却又不知该如何安慰,又担心她思虑过多,有碍于生产,遂朝魏璎珞使了个眼色,让她寻些开心的事来逗逗她,别让她郁结于心。
“处置人之前,先处置你的狗。”皇后怎肯让她骑到自己头上,当众欺压自己的心腹人,当即淡淡道,“狗是不会无缘无故闹腾的,看看它的食盆里有什么!”
魏璎珞环顾四周,笑着问:“芳草呢?”
皇帝与皇后的争执,暂和图书时告一段落。
“大胆!!”
一声惨叫。
再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毛色雪白,全无一丝杂色的小狗,几个小太监追在它身后,一个怀中抱着彩绘食盆,盆中尽是精致热食,另一个边跑边喊:“哎哟我的小主子,等等奴才,等等奴才。”
那宫人怎敢得罪慧贵妃,立刻噤若寒蝉,甚至有些后悔自己的多嘴。
愉贵人一张脸已经如雪一样白,因为惊恐过度,连呼救都忘记了,整个人木头似的定在原地。
但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
“奴婢在,奴婢在。”愉贵人身旁的大宫女推门而入,为魏璎珞送上一杯好茶,结果茶盏刚刚放下,她递茶的手便被魏璎珞扣住。
没有证物,事情就成了僵局,犯事的又是一条不懂人言的狗,总不能叫人提审这条狗吧?
慧贵妃抚弄小狗的手忽然一紧,惹得那小狗昂起头,发出可怜的呜呜咽咽声。
众人立即扑向那怀抱食盆的小太监,却发现原先盛在里头的食物居然不翼而飞,问那小太监,那小太监却支支吾吾,只说已经被名唤雪球的狗儿给吃光了。
魏璎珞听得好笑,一只狗儿,竟也成了主子。
“芳草。”魏璎珞对她笑,“你的手怎么了?”
此事繁琐,愉贵人又不是和-图-书什么大人物,没人爱接这样的活,魏璎珞肯接下,其他人反而松了口气。
皇后喜她心思灵巧,更是时时带她在身边,这日邀愉贵人一同游园,身边没带着尔晴明玉,而是带着她。
盖因愉贵人受惊之后,日日噩梦,需按时服用压惊丸才能入睡,但这东西对龙胎不好,不宜多服,若要服用,必须佐以上等珍珠粉,此物虽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却也不是一个不受宠的嫔妃能够日日享用的,故而皇后听说之后,特地从自己的内库中拨了一些出来,让人送去给她。
魏璎珞吃了一惊。
皇后笑了:“本宫是皇后,理应照拂六宫,不值得你报答。”
魏璎珞一时之间也寻不到什么有趣的话题,倒是愉贵人自己,左顾右盼片刻,忽然停下脚步,哎呀一声:“好可爱的小狗。”
“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伤害本宫的爱犬!”慧贵妃冷冷道,“拿下她!”
栽赃陷害,张口就来,慧贵妃纵有这个心,此刻也绝不能承认,更不能立刻处置了魏璎珞,否则有杀人灭口之嫌。
那就是……有人要对愉贵人下手了。
“怎么样?”皇后笑着问,“看出蹊跷地方来了吗?”
“我,之前在做珍珠丸,手没洗干净,我现在就去洗。”芳草想要抽m.hetushu.com回手,却发现魏璎珞的手指如同铁钳一样,紧紧扣着她不放,不由得脸色一变。
“汪!”
“汪汪!”小狗龇牙咧嘴,疯了似的冲向愉贵人,在一片宫人的惊叫声中,朝她狂撕乱咬起来。
愉贵人苍白消瘦,强颜欢笑:“嫔妾受娘娘的恩惠,一辈子都还不清。”
不但她在琢磨皇后的话,回去的路上,魏璎珞也在琢磨皇后这番话。
“啊,别过来!”本该守在愉贵人身旁的大宫女芳草,此时仿佛被它吓脱了魂,不但没有护着愉贵人离开,反而在背后退了她一把,使她离那狗儿更近了。
她向皇后讨来了往永和宫探病的差事。
空中飞起一道抛物线,掉在地上,滚了好几圈,皮毛与雪几乎融成一色,小狗呜咽几声,也不爬起来,只远远的,用畏惧的眼神盯着魏璎珞。
“放肆!”不等他说完,慧贵妃就尖利地喊道,“谁敢动它一根毫毛,本宫就撕了她!”
“什么主子奴才的,真是不像话。”皇后却是个最讲规矩的人,面露不喜道,“也不知道是哪个宫的嫔妃养的……”
“平时不要闷在永和宫,没事多来长春宫走一 走,园子里也可以看看,只是,你得让底下人多当心,身边时刻都得留人。”皇后柔声道。
最后只得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