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三十九章 心腹

“嗯。”皇后闭上眼睛,暂时抛开繁忙事务,与她闲聊了些家常,“说起来,前些时候太医来报,说愉贵人最近经常半夜惊醒,整个人形销骨立,瘦得都不敢认了,太医说……这是心病。”
魏璎珞知她心里在想什么,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成为董鄂妃,但是期望太高,最后难免失望。
魏璎珞:“是康熙爷说的!”
弘历:“……”
听了这个问题,魏璎珞反而松了口气。
“朕想起来了……”弘历的声音骤然变冷,“你就是——”
魏璎珞:“康熙爷早已下令,禁止殉死之行,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活人生殉之礼了!”
弘历闻言一愣。
魏璎珞忽然定住脚步,楞楞回望。
天下皆知,顺治帝独宠董鄂妃,当年董鄂妃病故,世祖爷为她大病一场, 不惜落发出家,寻常百姓家的男子都难为妻子做到这一点,更何况是一位坐拥天下的帝王。
“你又去扫雪了。”刚回长春宫内,魏璎珞便被皇后叫到身前,慈爱道,“本宫已同你说过了,以后不必再干http://m.hetushu.com这些活了,让珍珠她们去做吧,你有空,就多读些书,或者来本宫这里,帮本宫研墨,替本宫处理一些事情。”
“回皇上。”魏璎珞叩首在地,缓缓道,“奴才听闻皇上每天卯刻起身,夏季天色尚明,冬月不过五更刚尽。当西陲 用兵,有军报至,便是夜半时分,皇上也会急招军机大臣商议,军机大臣五六日 轮值一次,尚觉十分劳苦,何况皇上天天如此、年年如此,勤政之心,令人钦佩! 然而,皇上忙于政务,无暇顾及后宫,妃嫔们不免落寞,可见要做一个明君,对百姓和天下有情,便只能对妃嫔无情了!”
魏璎珞立刻走到她身后,双手轻柔的按着太阳穴,口中道:“娘娘,歇一歇吧,奴婢陪您说说话。”
“出去吧!”皇后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别惹皇上心烦,到外面跪着去!”
弘历又是久久不语,或者说一阵憋屈。
“哦?”弘历冷冷道,“那是谁说的?”
身后,是皇帝与皇后的争吵声。m.hetushu.com
顿了顿,皇后自觉失言,有些怅然地笑道:“瞧本宫都糊涂了,说的这是什么呀!”
魏璎珞:“ 是世祖爷。”
“哦?”皇后有些好奇道,“你说。”
“放肆!”
弘历听完,张口欲言,半天没说出话来。
“心病还需心药医。”魏璎珞斟酌道。“怡嫔不在,皇上就是她唯一的心药。”皇后叹了口气,“可皇上日理万机,哪儿顾得上她!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愉贵人不是董鄂妃,又去哪儿再寻一位世祖爷……”
“皇上,世祖爷曾留下一则罪己诏,提及自己待董鄂妃过于优厚,未能以礼止情,深感后悔。”魏璎珞趁他一愣,忙不迭将剩下的话说完,“奴才刚刚只不过是在复述世祖爷的话。”
“那倒不是。”魏璎珞道。
魏璎珞一咬牙,在侍卫进门拿下她之前,大声喊道:“皇上,这话不是我说的?”
魏璎珞听得心惊胆战,又是忧虑自己是否爬得太高太快,又是感动于对方的看重,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因为hetushu•com她一共也只说了这么多话,他既然拿这个来问,显是最后一个问题了。
“皇上,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臣妾相信自己的眼睛,璎珞绝不是您说的那种人!”
“是,娘娘!”魏璎珞连滚带爬的冲了出去。
有心宽慰她,魏璎珞想了想,道:“世祖爷待董鄂妃一片痴情,的确值得艳羡,但换个角度看,感觉就完全不同了!”
魏璎珞的心立刻放了下来,知道皇后这是在顺势替她解围,过了皇帝的三问,再出了这道门,她就彻底安全了……
“皇后娘娘,董鄂妃病故,世祖爷伤心欲绝,辍朝五日,燃两座宫殿与无数 珠宝,甚至下令太监宫女各三十名赐死!对董鄂妃而言,遇到痴情君王自是幸运, 可那六十名无辜的宫人,他们也有至亲家人,也是活生生的性命啊!更何况,世 祖爷为了董鄂妃,置千万臣民于不顾。”魏璎珞叹了口气,“只怕文武百官、寻常百姓,以及后宫的其他妃子们,只愿皇帝无情。”
“皇后,过分宽容,小心养虎为患啊!”
http://www.hetushu•com位似乎有些小心眼的皇上,似乎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思来想去许久,终又想起一事,咬牙切齿道:“好,那朕问你,刚才你还说百姓宁愿天子无情,又是什么意思?”
不禁魏璎珞大吃一惊,连皇后也大吃一惊:“皇上?”
魏璎珞一听这话,哪里还敢再抬起头来,只匍匐在地上,如同经年累月的石雕般一动不动。
怎么办!
弘历立即冷笑:“来人——”
魏璎珞心中叫苦,她也没料到堂堂一个帝王,居然有听墙角的喜好,如今一撞撞在枪口上,为今之计,唯有……
“谁准你妄议世祖爷,真是罪该万死!”弘历的声音自她头顶响起,带着无穷无尽的怒意,“来人——”
若要因此惩罚她,岂不是欺师灭祖?
“不错,大爱无情,皇上就是这样一位勤政的明君!”皇后忽走过来,挥挥手道,“好了,你下去吧,本宫要与皇上说说话。”
“朕从前见她,还是个下等宫女,不出一月,就到了长春宫,还深 受皇后的信赖,可见她心怀叵测、图谋不轨!皇后,http://www.hetushu.com这样的人,你怎能留在身边? ”
一个男人的声音忽然响起,惊得魏璎珞与皇后齐齐起身,然后朝对方跪了下去。
一双明黄色的靴子行至魏璎珞眼前。
“一不留神,就到这个时候了。”两个时辰过去,皇后搁下手中的毛笔,脸上显出一丝疲态。
“可我不会辜负你的信任。”魏璎珞在心底对皇后说,“我绝不会让人伤害你。”
不,皇帝说的是对的,她就是一个心怀叵测,图谋不轨的人。
她不是那种人吗?
这是她第二次看见这双靴子。
“你这语气,你这声音,朕越听越熟悉……”弘历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疑惑,以及一丝审视。
皇后显是真心要将她当做心腹来培养,否则的话,会宁可她做一只睁眼瞎,而不是让她读书写字,明白事理,甚至拿变卖内务库库存之事与她讨论。
弘历沉默片刻,缓缓道:“那你指责世祖让宫人殉葬一事呢,难不成又是世祖爷说的?”
“等等!”男人的声音却忽然在她头顶响起,“抬起头来!”
“皇上,璎珞品行如何,臣妾这个主子最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