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二十九章 好姐妹

“这都是托了您的福。”魏璎珞仍旧是最初见他时的恭敬模样,弯腰垂首道,“当日若不是有您主持公道,哪还有今日的我,只怕早就因为那无端污蔑,被方姑姑朱楚功去了。此恩我永记心中,日后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还请吴总管随意吩咐。”
“……皇后娘娘有令,命吴总管找出盗窃孔雀羽线的窃贼。”岂料张嬷嬷下一句却是,“从你开始,你们一个个过去回话,吴总管问什么,你就回什么,明白了吗。”
“是啊,我记性好。”魏璎珞笑道。
两人乃是同乡人,彼此还是邻居,只不过玲珑的家境要比吉祥好得多,有时候会把自己吃不下的点心丢给她,因贪她手里一口吃食,小时候吉祥什么都听她的,叫她上树就上树,叫她学狗叫就学狗叫。
玲珑忙将绣绷反扣在桌上,起身相迎:“嬷嬷我在,找我什么事?”
“好吉祥!”玲珑伸手抱住她,下颚搁在她肩膀上,眼睛里透着凶光,嘴里却甜蜜的笑道,“说起来,今天是你的生日呢,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
吉祥听得心中发烫,眼泪又落了下来,微咸的泪水落进汤里,可她吃在嘴里,却只吃出了蜜糖的味道。
最好的资源,最好的机会,全紧着魏璎珞一个人了!其余人一点出头的机会都没有!
“那咱们和好了?”玲珑期待的看着她。
“他只说了一次,你就记住了?”吉祥崇拜的看着她,“你记性真好。”
她每多说一个字,玲珑的面色就更白一分。
“若是张嬷嬷肯这般照顾我,我也能得到皇后的赏识,那两匹绸缎跟簪子,也有我一份!哎哟!”玲珑将再次扎破的手指头含进嘴和图书里,看着眼前的绣绷,看着上头绣的乱七八糟的图案,她心下一怒,拿起手边的剪子,咔嚓一声——
“嗯,我去去就回。”魏璎珞抱歉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随宫女离开。
她哪有那么好的记性,是她见吉祥最近郁郁寡欢,特地找管事太监问来的。
“若论相貌,论绣工,你都不比她差,偏偏张嬷嬷那么偏心!如果这次上去献礼的人是你,现在去长春宫的人,可就轮不上魏璎珞了!”见玲珑脸色越来越难看,宫女急忙换了句话安慰道,“不过她走了也好,没了她,你可就要出头了!”
玲珑面色一冷,为掩饰脸上的冷意,她抬起一片袖子,作出抹泪的模样:“你怪我针对她,可你怎么不想想,我那么努力,绣活也不比她差多少,可嬷嬷总是偏向她,我心里能没有疙瘩吗?”
每一个字,都有其深意。
“从前咱们那么要好,可一进宫,你就跟我疏远了。”玲珑又叹了口气,“是因为魏璎珞吗?”
“好,我在这里对天发誓。”玲珑三指一并,指向天空,“若我对你,对魏璎珞有半点坏心思,就叫老天罚我撞壁而亡,不得好死!”
“璎珞姐,你快去吧。”吉祥一听,登时比魏璎珞还急,推着她的胳膊道,“我留在这里吃面,这碗面料子足,够我吃很久了。”
“璎珞姐……”这可是个大惊喜,吉祥半天才回过神来,激动得说话都带点口吃了,“你,你怎么知道我,我今天过生日?”
“不是我找你。”张嬷嬷道,“是吴总管找你。”
“差很多啊,你只有猫绣的特别好,其他的都不行,哪里像璎珞姐,什么图案都能绣,什和-图-书么针法都会。”吉祥奇怪地看她一眼,理所当然道,“你要想嬷嬷看重你,你就多努力嘛,别总绣猫,多绣点别的……哎呀,你该不会是因为其他都比不过璎珞姐,所以才一直绣猫吧?”
玲珑眼中迸出两道光来,心道莫非时来运转,总算轮到她得贵人赏识了?
吴总管非常看好魏璎珞,也并不打算在这个时候用掉宝贵的人情,温言嘱咐她几声,甚至拐弯抹角的透露给她一些有关皇后的喜好,最后拍了拍魏璎珞的肩,道:“到了皇后娘娘那,须得好生伺候,可别看她面善心慈,就偷懒怠工,皇后娘娘心慈,可不代表她身旁的人就心慈。”
她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吉祥还能怎样,哼哼唧唧个半天,最后只得点点头。
“你那傻姐姐是我最得意的徒弟,就算看在她的面上,我多照拂你两分。”
手指一颤,针头扎出了一滴血珠,玲珑不留痕迹的将血擦了。
玲珑面上还能维持风度,手下的针却越来越乱,那日不小心偷窥到的画面,不断的出现在她眼前。
也不是所有人都要受盘问,至少魏璎珞就不用。
一声轻叹打断了吉祥的思绪,她转头一看,立时拉下脸来。
“我……真能去看你?”吉祥又期待又担忧的看着她,“会不会让你很为难?我虽然笨,但也知道,长春宫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谁稀罕在这破绣坊出头!
“哈哈,客气了,客气了,大家互相帮忙嘛!”吴总管哈哈大笑。
“嬷嬷,您太照顾我了。”
“哎。”
“玲珑!”
宫中哪有无缘无故的好,今日对你好,图的是来日回报。
“吉祥,你怎么变成这样子的人了?和_图_书”玲珑黯然神伤道,“小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
“……好。”过了许久,她才缓缓放下袖子,楚楚可怜的对吉祥道,“我以后多绣点别的。”
宫女所饭厅里,一碗长寿面轻轻搁在吉祥面前。
这些絮絮叨叨的往事,她很少跟别人说,因为没人喜欢听。
“我又不是一去不回。”魏璎珞心中一软,抱着她道,“就算我不回来,难道你就不能过来看我吗?”
“璎珞姐,你对我真好。”吉祥哽咽道,“宫里只有你真的关心我,呜呜,等你去了长春宫,就没人关心我了。”
吉祥忙将她指天的手指按下来,低声埋怨道:“不要说了,犯忌讳!”
“怎么了?”魏璎珞楞了楞,“不好吃吗?”
这何止是两分!
“有什么为难的。”魏璎珞将早已准备好的一方帕子塞到她手里,“拿着,这是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日后你要是想我,就到长春宫来,如果进不来,就托人把这帕子送进来,我见了帕子,就知道你想我了,立时请假出来看你,好不好?”
不知何时,玲珑竟坐到了她身旁,也不知道先前经历过什么,面色苍白如纸,眉目间更是透着一股惶恐不安。
她用另外一根筷子沾了沾汤汁,放进嘴里一尝……味道很不错啊,对得起她付出的几幅绣品,怎么就把人吃哭了呢?
玲珑笑得云淡风轻:“我有什么好可惜的?”
“能去伺候皇后娘娘,她可真有福气。”宫女叹了口气,“玲珑,真为你可惜。”
帕上绣了一只黄狗,是吉祥在老家养的那只,她在宫里活得艰难,在老家也活得艰难,父母重男轻女,弟弟吃饭,她只能喝汤,有时候连汤都喝不到http://m.hetushu.com,饿的哇哇哭,还是奶奶看不过去了,将她带在身边,从牙缝里挤出点吃的给她。
“入宫那一天,管事太监核对大家名单的时候,不是特意报过?”魏璎珞笑道。
赡养奶奶的也不是父母,而是家里的老黄狗,虽然其貌不扬,却有一手狩猎的好本事,时常从外头叼些麻雀田鼠回来,否则她跟奶奶早就饿死了。
吉祥不是个记仇的人,又见发小这样一副可怜模样,心下一软,嘴上也就跟着一松:“算了算了,只要你以后不针对璎珞姐,咱们就还是好姐妹。”
她走后,吉祥却没急着吃面,而是珍惜地看着手中的帕子。
吉祥端起长寿面就要走,却被玲珑伸手拉了回来。
甚至连腿都有些酸软。
仿佛有一只断头的猫儿抱着她的腿,一双不详的猫眼盯着她。
雪白的面条卷在汤中,上头浇着味浓可口的大红色肉沫,以及翠绿色的青菜。
只有魏璎珞不但听了,还记在了心里。
“快吃吧,再放就凉了。”魏璎珞将筷子递给对方,“要一整根吃下去哦,这样才能长命百岁。”
实际上吴总管过来,第一个见的就是她。
魏璎珞心中一动,点头道:“璎珞知道了,谢吴总管提醒。”
“当知素日惹神馋,此物蟠桃不及鲜,屡屡丝丝缘可系,年年岁岁意相牵,龙须苒袅三千尺,鹤算恒昌八百年,寿面芳辰堪祝嘏,天伦与月共团圆,一碗长寿面,不成敬意。”魏璎珞朝桌子对面的吉祥眨眨眼,“祝你长命百岁,岁岁平安。”
“魏璎珞,魏璎珞!”一个宫女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在不在?”
“算了,回头再想。”看了看天色,魏璎珞笑道,“今天还有更重和图书要的事情要做。”
玲珑抹泪的动作一止,一股森冷寒意从她身上冒了出来。
就连碗里这点面,也来得不易。
玲珑手一抖,剪子在绣绷上拉出一条长长口子,绣绷上是她最擅长的锦猫图,口子一划,从左到右,正好割在锦猫的脖子上,将它生生断头,一副图登时变得血腥不吉,那猫儿的两只眼,更像是在瞪着她。
主子们自然是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宫女们若想额外点些东西吃,就要往御膳房的厨子手里塞银子,魏璎珞几乎是两手空空的进宫,手头哪里有什么银子,只能是以工代酬,几夜不睡,替厨子做了几幅绣品,这才换来了这碗面。
“谢谢。”吉祥将帕子按在滚烫的心口,不断默念着,“谢谢你,璎珞姐,能够进宫,能够认识你,真是太好了……吉祥只要活个五十岁就好了,剩下的寿命全都给你,望你长命百岁,岁岁平安。”
“在,怎么了?”魏璎珞回头应道。
“听说了吗?”一个宫女悄悄凑到玲珑耳旁,“皇后娘娘很喜欢璎珞,吴总管那日特意吩咐张嬷嬷,要将璎珞调去长春宫哪!”
“长春宫来人了,你快随我过去。”那宫女道。
越是位高权重者,越是谨言慎行,说出的每个字,都是经过肚子里的九曲回肠之后,弯弯绕绕个无数次,最后才斟酌出来的。
“我这双眼睛,从来没有看错过人。”他和蔼道,“打从第一次见你,我就知道你绝非池中之物,迟早是要飞出这个小小的绣坊的。”
“哼,你还知道啊!”吉祥心直口快,立时回道,“她又没惹你,你却总在背地里说她闲话!”
“嗯!”吉祥接过筷子,夹起面条放进嘴里,吸溜吸溜着,忽然落下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