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二十八章 请罪

长春宫外。
玲珑沉默片刻,问:“她现在在哪?”
“哦?”富察皇后已除去身上繁重的礼服,换上她平日里常穿的朴素白衣,于月下款款而来,宛如月中归来的嫦娥,仙姿翩然,巧笑倩兮,“不是来谢恩,而是来请罪?”
这个时候,众人哪有心思吃饭!
“皇后仁慈,体恤下人,不但不当众揭穿我,还赏下礼物,我心惶恐,像我这样犯了大错的人,怎有脸收下您的礼物。”魏璎珞叩首道,“还望娘娘收回赏赐,给我惩罚。”
夜色已深,长春宫却亮如白昼,照亮长春宫的,是宫女们挑挂在墙壁上的盏盏宫灯,海市上供的夜明珠,亦或者是今日寿宴上的那顶一人高的珊瑚树?
绣坊之中亮起了一盏盏灯。
“娘娘请说。”魏璎珞忙道,“奴婢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魏璎珞再叩首:“娘娘仁慈,奴婢铭记于心。”
魏璎珞猛然抬头,犹如一个被赦免的死刑犯,呆愣了许久,才面露狂喜,咚得一声将额头砸在地上:“是!谢娘娘!”
身旁的玲珑一边做着绣活,一边头也不抬道:“该不会是回不来了吧……”
她转脸对自己身旁的明玉道:“宫中无缘无故出现盗窃,吴书来责无旁贷,叫他彻查此事!”
一只托盘里和图书放着两匹绸缎,另一只托盘里放着一对簪子。
电光石火之间,魏璎珞已做出了决定。
那两根玉簪,众人品评不出好坏,只知道颜色特别周正,上头隐隐萦绕一层淡淡的烟云之气,若有若无,似雾非雾,许是传说中的蓝田玉所做,故而蓝田日暖玉生烟。
夜已经深了。
玲珑撇撇嘴,才懒得做这粗俗动作,吉祥见此,心中更怒,正要与她好生说道说道,离门最近的一个宫女忽然喊道:“来了来了,外面来人了!”
“你说什么呢!”吉祥怒道,“呸呸呸,快给我呸三声!”
灯火将窗户纸晕染成橘黄色,透过一张张窗户纸朝里望去,明明已经是吃饭的时间了,宫女们却全部聚在此处,纵使饿得肚子咕噜噜叫,却一个离开的都没有。
想清楚这点之后,魏璎珞背上出了一片冷汗,再也不敢存侥幸之心,二话不说就来富察皇后处请罪。
“娘娘。”魏璎珞将额头贴在手背上,“奴婢是来请罪的。”
吉祥第一个扑过来:“嬷嬷,好嬷嬷,您快跟我说说,璎珞姐在寿宴上做了什么?”
魏璎珞心道:因为我不相信。
“你懂什么,这可是江南织造送来的贡品啊。”另一个更识货的宫女羡艳道,“都是给http://www.hetushu•com主子们做衣服用的,璎珞命真好……”
“罚是当然要罚的,让本宫想想……”富察皇后沉默下来。
魏璎珞一直在背后目送她,与其说是目送她,不如说是凝视远处的长春宫。
“不过……”富察皇后拖长了一下语调,“有一件事,本宫觉得非常奇怪……”
“是!”魏璎珞一咬牙,将整件事全盘托出,“皇后娘娘深受隆恩,奴婢想借皇上这阵东风,让娘娘高兴。如此一来,奴才再进殿禀报,娘娘也不会大发雷霆了。”
张嬷嬷心情极好,对她二人笑道:“这事我也说不清楚,不如等她回来,亲口跟你们说吧。”
魏璎珞眼珠子股溜溜转,正琢磨着要给出个什么答案的时候,富察皇后已经先一步给出了答案。
宫造之物,自是人间上等,更何况是皇后赏赐下来的东西,那更是一等一的做工,一等一的材质。
直至魏璎珞的呼吸声渐渐沉重起来,她才噗嗤一笑,道:“就罚你重新制作本宫的常服,全部改用鹿尾短绒,记住了吗?”
“明玉说你先前在殿外等候的时候,一直在拖延时间,拖到最后才进来。”富察皇后问,“你当时到底在等什么?”
“请皇后娘娘恕罪!”魏璎珞连连叩首www.hetushu.com,一副完全将自己的性命交付到对方手里的认命模样,“若要降罪,也请降罪奴婢一人,不要牵连绣坊无辜!”
明玉连忙应是。
“富察傅恒……”魏璎珞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喃喃,“等着我,我来找你了……”
而两匹绸缎就不同了,大伙在绣坊里干了有大半年了,自是认得料子的好坏,一个啧啧称奇:“这料子真好,穿在人身上,就像穿了一件泉水,常穿不但养皮肤,也养人。”
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怎可能是省油的灯,怎可能是轻易就能蒙骗过去的主!
魏璎珞大吃一惊,条件反射的抬起头来,正对上一双睿智的眼睛。
张嬷嬷拉着领头宫女去一旁说了会话,又从袖子里摸出些银子硬塞给对方,对方推脱半天,最后只得勉为其难的收下,待亲自将人送走,张嬷嬷满脸喜色的归来,对眼巴巴望着自己的众宫女宣布:“没事了,你们可以回去吃饭了。”
富察皇后忽然面色一沉:“你好大的胆子!连皇上都敢利用!”
那是富察皇后的寝宫,那是后宫最尊贵女人的住处。
六角宫灯在前头引路,照亮着出长春宫的路。
明玉手里提着一杆六角宫灯,橘黄色灯火,照亮眼前跪伏在地的单薄身影上,将她的hetushu.com影子拉得极长极长。
吉祥一楞,立刻丢下玲珑往外跑。
明玉也不愿意将时间浪费在这个小宫女身上,当即道:“行,那我先回去了。”
“好了,本宫乏了。”富察皇后点点头,“你送送她吧。”
“既已蒙混过关,为何还要跟本宫坦白呢?”富察皇后笑着问。
“是呀,嬷嬷,您就告诉我们吧。”玲珑也走了过来,不动声色道,“璎珞到底做了什么,皇后娘娘非但没有惩罚她,竟然还给了赏赐?”
说完立即掉转身,朝长春宫内走去。
“明玉姐姐,就送到这里吧。”魏璎珞可不敢真的让明玉陪自己走这么一趟,从长春宫至绣坊,一个来回,即便脚步快,也要走小半个时辰,“剩下的路我自己走。”
身旁刮过一阵风,有一个人跑得比她更快。
再次将针扎在指头上,吉祥哎哟一声,将流着血的手指头含在嘴里,回头看了眼大门,口齿不清的问:“璎珞姐姐还没回来吗?”
远处的长春宫亮如白昼,魏璎珞身周却一片漆黑。
“你在等皇上。”富察皇后问,“对吗?”
黑夜吞没了她的身体,吞没了她的表情,将她变成了一张黑色剪影,与远处灯火辉煌的长春宫,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犹如一个家中独子远赴科举的老人,张嬷嬷www.hetushu.com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出大门,然后眼巴巴的望着外头的太监,指望从他嘴里能听见点好消息,至少不要是坏消息!
从前她只能远远看着,但从今日开始,它不再那么遥不可及。
“恭喜你了,张嬷嬷。”来的是三名宫女,领头的那个位阶比张嬷嬷还高些,此刻却对她客客气气的,面带笑容道,“你们绣坊的魏璎珞在寿宴上大出风头,这些是皇后娘娘赏给她的东西。”
“领了赏。”张嬷嬷道,“当然要去给皇后娘娘叩头谢恩啦!”
“好了,时候不早了,你回去吧。”富察皇后温柔的看着她,“日后绣完常服,你便亲自送来长春宫吧,还有……”
“赏下去的东西,怎能再收回来,你将本宫当成什么人?”富察皇后轻笑一声,“再说了,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今日是本宫的千秋,不愿有任何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你懂吗?”
事情进展的太过顺利了,顺利的就像是富察皇后有意配合她一样。
她一招手,身后两名宫女便捧着托盘过来。
“是。”魏璎珞毫无掩饰的全盘托出,“绣坊前些日子遭了贼,被贼人窃走孔雀羽线,迫不得已,奴婢选用鹿尾绒线代替,为了在大殿上蒙混过关,编造了一套说辞。”
“张,张嬷嬷?”吉祥目瞪口呆地望着对方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