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二十七章 献礼

且不论寿宴之后,皇后会如何处理这事,但眼前这个小宫女……是死定了!
珍贵倒是其次,最难能可贵的是,皇帝在这上头花费的心思。
竟真是绣线中最下等的鹿尾毛,连地位稍微高一些的宫女都不会用这样的材料做衣裳,绣坊的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是受了什么人指使,用这样的东西来羞辱皇后娘娘?
“娘娘别急,除去金银绸缎这些常例,皇上还特意为您准备了一件礼物。”说罢,李玉拍拍手,两名面容清秀的小太监便抬着一只式样精致的妆奁进来。
魏璎珞慢慢展开托盘上照着的黄绸,露出下头折叠好的凤袍来。
众人哗然。
苍天,自然不会辜负有心人。
即便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在心情好的时候,说话的声音都会变得温柔些,甚至会好心赏赐路边乞儿一两只包子。
在众人看死人的目光里,魏璎珞深吸一口气,仍旧维持着手捧托盘的动作,吐字清晰道:“听闻皇后娘娘素来节俭,曾言金丝银线奢靡浪hetushu.com费,又思及大清先祖入关之前,所有衣物装饰,一律采用鹿尾绒线,此次奴才斗胆,舍弃金丝银线,重返旧俗,既遵从皇后娘娘厉行节约之旨,又可提示众人铭记先祖创建帝业之艰辛。”
“大胆!!”不必富察皇后开口,她身旁的大宫女明玉便已厉声喝道,“你竟敢将这样的东西送给皇后!!”
区别在于,布谷鸟儿是由珍贵的祖母绿雕成的,而托盘中的凤袍,却是由不知名的动物毛皮织成的。
时间刚刚好,子时,富察皇后出生的时刻。
“皇后娘娘千岁!”李玉笑得如同一尊弥勒佛,“皇上嘱托奴才,将今年千秋日的寿礼送来。”
而是……惊叹于它的粗劣。
魏璎珞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
他走后,众人的目光与议论一直聚在布谷鸟身上,良久之后,富察皇后才记起还有一个前来献礼的宫女在,转过头来,和颜悦色的问她:“绣坊送了什么来?”
“是,娘娘。”李玉恭敬应道,转和*图*书身之际,脚步忽然停了停。
在座嫔妃个个羡艳不已,尤其是慧贵妃,假指甲生生抠进身旁侍女的皮肉里,虽疼,对方却咬牙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魏璎珞心想,“苍天……请不要辜负有心人。”
即便是一个常年吃斋的善人,心情不好的时候,保不准都会伸脚踹一踹脚边的家犬。
连富察皇后心中都存了类似的怀疑,面色渐渐冷淡下来,问:“绣坊为何要选用这样的丝线?”
皇后只配用这样的绣线,还是上头送来的材料出了错?在众人看来,无论是什么样的答案,对皇后来说都是一种羞辱。前者不必多说,若是后者,则说明皇后根本无力统御后宫,随便什么人都能调换材料,然后在寿宴这种重要时候,用鹿尾毛凤袍来羞辱她。
“皇后娘娘圣明。”魏璎珞半点掩饰也无,大大方方的承认道。
富察皇后会如何处置魏璎珞?
四周响起一片惊叹声,却不是惊叹于凤袍的美丽。
“皇上为了和-图-书给您一个惊喜,早早吩咐做钟处制造,他们捣腾了很久,做出来一只祝寿钟,但皇上说,咱们中国人不兴寿辰送那玩意儿,特意命他们进行了改造,您瞧。”李玉将妆奁盒打开,里面盛放着各式各样的珠宝,大多是祖母绿与玛瑙首饰,正好与布谷布谷叫唤的鸟儿交相辉映,李玉笑道,“这是一只妆奁,但上头的小匣子,能准点报时!”
魏璎珞迅速跪倒:“奴婢不敢。”
大太监李玉肘间横着一柄雪白拂尘,快步走入,身后随着一串抬着紫檀木箱子的太监。
一时之间,众人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瞥向慧贵妃。
皇后起身相迎:“皇上厚爱,臣妾谢恩。”
先前她不肯进来送礼,是因为皇后那时候正因为慧贵妃送的送子观音,而心情大坏。
富察皇后招招手,命明玉将衣裳递了上来,低头打量片刻,她的眉头也不禁皱了起来,抬头望向魏璎珞:“若本宫没看错的话,这是鹿尾绒毛搓成的丝线。”
“这……”明玉本已做好唤人m.hetushu.com处置魏璎珞的准备,冷不丁听她说出这样一番说辞,登时哑口无言,挑了半天,竟挑不出她话里的刺来,只得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富察皇后。
“你不敢?做都做了,还有什么不敢?”明玉正要将手中的凤袍掷到对方脸上,身后却响起富察皇后的一声:“慢。”
所以她左等右等,左拖右拖,最后总算拖到了皇帝的礼物来。
魏璎珞立在道路一侧,若无其事的高捧手中的托盘,有意无意,托盘正好遮住了她的脸。
“我记得给绣坊送去的乃是孔雀线,如今做出来的是什么?”明玉快步走来,抓起凤袍一看,面上怒色更重,“不是金丝,甚至不是银线,好啊,绣坊竟然敢这样明目张胆的贪墨了孔雀线,最后拿出这种粗制滥造的东西来凑数吗?”
“难为皇上为本宫花费了这么多心思。”皇后娘娘终于露出此次寿宴上第一次微笑。
身旁的人纷纷围了过来,对她说着恭维话,皇后挥挥手,众人声音一止,她对李玉道:“李公公,麻烦你去与皇上说m•hetushu.com,本宫稍候会亲自过去谢恩。”
皇后立时露出喜爱之色:“这是钟表吗?”
虽觉得此女看起来有些面熟,但这里到底是皇后的寿宴,李玉不好在这个时候命她抬头一看,免得引起旁人的无端猜测,又有皇后的嘱咐在身,便收回目光,抬脚离去。
那只翠绿色的布谷鸟儿,将皇后阴霾的心给唱得明亮了起来。
凤袍绣工非凡,上头的凤凰展翅欲飞,比之先前巧夺天工的布谷鸟儿,竟也不遑多让。
妆奁顶部的小黑匣子忽然敞开,弹出一只翠绿色布谷鸟,乍一眼望去,栩栩如生,待走近一看,才发现是由一整块祖母绿雕刻而成,唯双眼处点缀着两颗黑色玛瑙,灵光溢动,精致可爱,一望见富察皇后,便舒展开绿色翎羽,发出“布谷,布谷”的叫声。
“……你这丫头,心思倒也巧妙。”她跪伏在地,只能听见富察皇后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带着轻松与愉悦,“如今宫中奢靡之风渐起,若人人都能铭记祖先创业之艰辛,当舍弃奢华、简朴度日才对。来人,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