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二十三章 东窗事发

“姑娘,随我来。”严嬷嬷领着魏璎珞去了事先备好的小房间。
“我就说她经常鬼鬼祟祟,原来是和人幽会!”
“魏璎珞!”他盯着眼前少女,“有人告发你干了丑事儿,你认罪吗?”
库房里堆砌着新布新衣,也有旧布旧衣,世事难料,旦夕祸福,有时候新衣服刚做好,人却没了,有时候不过短短数月,原先最流行的花色便不流行了,于是这些衣裳,这新布料就被束之高阁,长久以来无人问津,花色暗淡,霉斑渐生,越来越破,越来越旧……直至最后,再也不会被人穿起。
方姑姑与锦绣眼中登时迸发出热烈光芒,望向魏璎珞的目光充满忐忑与哀求,却见魏璎珞轻轻摇摇头,回道:“不怨。”
听吴书来此话的意思,是要将决定权转移给魏璎珞了?
锦绣在一旁添油加醋道:“顺便把张嬷嬷也叫来,让她亲眼看看自己的这位得意高徒,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吴书来被她们两个给弄糊涂了,方姑姑一副把柄在手,意图置人于死地的模样,却不料魏璎珞也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模样,这……
直至吱呀一声,房门再次被打开。
“你诬陷他人,犯了口业,杖四十,逐出宫去!”吴总管冷冷道,然后目光从她猛然瘫痪在地的身上,转移到瑟瑟发抖的锦绣身上,“宫女锦绣,嫉妒同僚,挑拨离间,杖二十,罚入辛者库。”
而这一切,没有逃过尾随而来的锦绣的眼睛。
吴书来满意的笑了起来:“你虽不怨……我却不能真的就这么放过了她们!方妮子!”
魏璎珞从一支支放衣裳的架子前路过,最后挑出来一件颜色沉稳的石青色衣裳,左右四顾了片刻,见四周无人,便除下自己身上的衣裳,以便试穿手中的石青色旧衣。
门窗封得严实,又没半点声音传出,外头的人压根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度日如年,吉祥在原地来回走动,张嬷嬷的目和_图_书光再一次投向门内,方姑姑的右脚尖不耐烦的拍打着地面。
魏璎珞叹了口气:“姑姑,我从未得罪过你,你为何要用这种无端捏造的事来害我?”
当然,若是她能看在银子的份上,让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魏璎珞沉默不语,身旁的吉祥却为她抱不平。
“谢嬷嬷。”魏璎珞有些羞愧的说,在其他人继续量尺寸的时候,她独个儿进了库房。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绣坊总不会亏待了自家人,于是到了给宫女们量体裁衣的时候,首先紧着魏璎珞这批人。
方姑姑看出他心中想法,冷笑道:“严嬷嬷,这里这么多双眼睛,这么多张嘴,您可得检查得仔细些了,否则过些日子,让这小贱人生出个十月怀胎的孩子,您的金字招牌可就要砸掉了。”
周遭的目光让她遍体发寒,她几近哀求的拉着严嬷嬷道:“从前没出过错,许是,许是就今天出了一次错呢?麻烦你了,不,求您了,严嬷嬷,您再给她验一次,就一次!”
张嬷嬷身体晃了晃,若不是身旁的吉祥扶住她,怕是要一下子坐在地上,离她不远处的吴书来脸色也很不好看,望向魏璎珞的眼神也充满失望。
锦绣:“璎珞,你别信她的话,她这是想求你原谅!咱俩是一起入宫的,你知道我胆小,这么大的事儿,敢一个人策划吗?是她,她才是幕后主使,我只是迫于无奈,没办法才听她的话呀!”
见她一副信誓旦旦,有恃无恐的样子,吴书来忍不住蹙起眉头。
待他一走,众人重新抬起头来,望着魏璎珞的眼神已经不一样了。
魏璎珞对她二人视而不见,又重新对吴书来福了福,语气沉稳:“人言可畏,若非吴总管您主持公道,想必璎珞只能一死自证清白,如今事情已经水落石出,还请吴总管秉公处理。”
再难遮掩她微微隆起的小腹。
消息传http://www.hetushu.com到方姑姑耳里,她拍案而起,笑道:“好!这才叫真正的人赃并获呢,我现在就去请吴总管!”
魏璎珞身上穿着才换上的石青色衣裳,愈发显得气质沉稳,她先恭恭敬敬的朝吴书来福了福,然后镇定自若道:“敢问公公,什么样的丑事,告发者何人?”
方姑姑:“不要!吴总管,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吴总管!吴总管!”
……从此往后,宫女所里,还有谁敢跟魏璎珞作对?
方姑姑再也支撑不住,双膝一软跪了下来,痛哭流涕道:“吴总管,吴总管,我,我也是误听了锦绣那丫头的胡话,是她想栽赃陷害魏璎珞,不是我啊!”
据她自己说,她历经两代帝王,手里接生过三位公主,四个皇子,没人知道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在吹牛。
两个扭打在一块,仿佛宿世的仇人般,三四人上去也没能扯开,一时间尘土飞扬,钗环满地。
张嬷嬷狠狠瞪她一眼,嫌她乱说话,然后回头对魏璎珞叹了口气:“你现在这身衣服已经穿小了,新衣服做出来之前,你先去库房里选件合身的旧衣服,对付一阵子再说吧。”
“不必了!”吴书来走了过来,沉声道,“严嬷嬷可是宫里四十年的老嬷嬷了,说起女人那点事儿,就连太医院院判也比不上她有经验!几十双眼睛都看得真真的,魏璎珞的确是被冤枉了,你这个掌事姑姑,干得可真不是人事儿!”
“宫里有宫里的规矩,秽乱宫廷者,乱杖打死。空口白牙,诬陷他人,一通乱棍,逐出紫禁城!好了,一切就看这次检查的结果吧!”吴书来一挥手,“严嬷嬷,开始吧!”
严嬷嬷愣了楞:“是大了……”
“是不是无端捏造,一查便知!”方姑姑对吴书来道,“吴总管,还请寻个有经验的嬷嬷来给她检查检查,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以他对方姑姑的了解,若是此人没有一点把握和-图-书,定是不敢如这般当众发难的,难不成真如她所言,魏璎珞她……
“听见了吗!你们都听见了吗!”方姑姑大喜过望,转过身来对吴书来,对张嬷嬷,对内院中站着的所有人喊,“魏璎珞大肚子了!”
方姑姑:“璎珞!璎珞!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是我不地道,是我太苛刻,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原谅我!从今往后,我再也不挑剔你了,这都是锦绣的错啊,是她挑拨离间,你是个好姑娘,都是她不好!”
锦绣:“不是我的错呀,都是方姑姑害的,这真的不关我的事!”
“够了!”吴书来怒吼,“成何体统,真是成何体统,来人,把她们两个拉开!”
“秽乱宫廷,乱杖打死,璎珞惜命,哪儿有胆子做出这样的事来。”魏璎珞淡淡扫了方姑姑一眼,“便如方姑姑所言,请个有经验的嬷嬷来,让这件事水落石出吧!”
吴书来不想将此事闹大,魏璎珞脸上无光,他这个总领宫女事宜的大太监也要跟着名声受损,于是略带规劝道:“魏璎珞,你若真的做了,就老实供出,免得检查出来,更加难堪。”
最后还是他带来的太监们出面,才硬生生将这两人拉开,却还不肯安生,不断朝对方踢着腿,又不断的朝吴书来哭喊求饶。
“宫里是什么地方,竟然也敢胡言乱语,谁要是再搅风搅雨、无事生非,她们俩就是下场!”吴书来环顾四周,目光所及之处,所有人都垂下头去,直至看向魏璎珞时,目光才变得温和了些,“若要学,就多学学魏璎珞,这才是你们值得学的好榜样。”
登时锅水四溅,鸡毛漫天。
方姑姑冷笑一声,然后迫不及待的跑去寻吴总管。
“天啊,真是干出丑事了!”
冷不丁被她拉出来背锅,锦绣吓了一跳,见众人都将目光投向她,她连连后退,却又不知道该退到哪里去,只能不停摆着手道:“不,不是我!方姑姑,你怎么能怪到我头http://m.hetushu.com上,明明是你让我去盯着璎珞,我都是据实汇报,一句都没有夸大啊!”
“哼,明明是你跟魏璎珞有仇,为了除掉她,故意拿些假消息来咋呼我,把我当枪使,我……我……”方姑姑越说越火,忽然朝对方扑了过来,撕扯住对方的头发跟面皮,吼道,“我跟你拼了!”
“哦?”吴书来笑了起来,“即便我将她们两个放了,你心里也不怨?”
正要挥手为这件事做个了断,却听见严嬷嬷大吼一声:“够了,你们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不会,璎珞姐姐不会是这样的人!”
如今再加上吴总管那番话。
方姑姑被她喷了一脸口水,却连擦拭一下的心情都没有。
嘈嘈杂杂的声音忽然一止,方姑姑楞了楞,紧接着道:“你不是说她肚子大……”
“是我!”方姑姑越众而出,目光如刀,一刀一刀剐在她身上,“告你与侍卫勾搭成奸,珠胎暗结!”
就如同这后宫之中老去的女人。
严嬷嬷用打湿漉的帕子擦拭着双手,跨过门槛走出来。
除去外衣,里面便是贴身的里衣。
“呸!”旁人肯给她面子,严嬷嬷可不会给她留面子,当即朝她面上啐她一口,倚老卖老道:“闭嘴吧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还敢在我面前装经验!你见过多少女人,就敢断定人家身怀有孕!我在宫里四十年,看了多少秀女宫女,难道连妇人和少女都分不清吗!”
“说得对,还要把那个老货一起喊来,看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在我面前得意!”
严嬷嬷是个稳婆。
“好吧。”吴书来只得道,“来人,去请严嬷嬷来!”
“璎珞,你是不是……胖了?”
“哪有啊。”吉祥道,“璎珞姐姐最近吃什么吐什么,已经有好几天没正正经经吃过一顿好饭了!”
但对吴书来而言,这些花费是值得的,因为这件事已经闹的挺大的了,必须找一个地位跟技术都得人认可的嬷嬷来处理,才能让人信服。
和图书“怎么样?”方姑姑一个箭步迎上去,“结果如何,她的肚子是不是大了?”
吴书来被她们两个吵得头疼,目光投向魏璎珞,缓缓道:“魏璎珞,你是苦主,你怎么说?”
“吴总管。”魏璎珞斜了她一眼,然后回眸对吴书来道,“我虽然是宫女,却也都是好人家的姑娘,清清白白的名声被人玷污,换了别人得一头碰死!这告状的人,分明是要逼死我,敢问一句,若最后证明我没罪,那告状的人,要如何处置?”
否则还请不动这位大佬。
“在,在,奴婢在。”被他点到名字的方姑姑忙不迭的跪了下来。
方姑姑与锦绣对视一眼,纷纷换了个讨饶的对象,你一言我一语的朝魏璎珞哭喊。
这话仿佛将一颗活鸡丢进了沸腾的锅里。
“啧,绣活好又怎么样,人品不端正,把咱们的脸都丢尽了!”
“什么!”方姑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拉着严嬷嬷道,“你说什么,你……你是不是搞错了?”
宫女所里已经没了方姑姑。
只是软尺往魏璎珞腰上一卷,张嬷嬷就皱起了眉头:“你这腰粗了得有一寸,最近海吃胡喝了些什么呀。”
不但娘娘们要量体裁衣,宫女们也要量体裁衣,尤其是新进宫的小宫女们,正值发育的年纪,有一些几个月过去了,袖子就短了一截。
吴书来实在是不愿意再听见这二人的声音,摆了摆手,几名太监便一起用力,将她们两个拖了下去。
请她出马,吴书来不但用了面子,还使了些银子。
两人立时大哭大叫起来。
曾经他多看好这个孩子啊,哎……
他或许只是随口一说,但那又怎样呢?
“我是说她肚子大了……些!”严嬷嬷总算逮着机会,将没说完的那个字说完,然后冷哼一声道,“估摸着是吃了什么不好克化的东西,硬生生把肚子给撑大了,但最重要的是——她还是个黄花闺女,清白之身!”
此事非同小可,吴书来当即丢下手头的事,赶至宫女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