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十九章 孤男寡女

“然后呢?”魏璎珞头也不回的问。
“太黑了。”魏璎珞喃喃道。
庆锡嘴唇一动,正要说些什么,对面却伸来一只手,止住了他接下去要说的话。魏璎珞用无声的唇语对他说:“照我说得去做。”
“璎宁的死,我也很伤心。”男子抬头看着她的背影,目光温柔,“但这里是紫禁城,你不可胡来,还是听你爹的话,早早出宫,回去找个好人家嫁了吧……”
擦肩而过之际,魏璎珞身后传来一声叹息。
魏璎珞啊了一声,脸色比她还黑:“姑姑,怎,怎么会是你?”
将头上的竹筐摘下,方姑姑脸色发黑的看着魏璎珞:“璎珞,你疯了,竟敢对我手!”
对方叹了口气:“凭我和璎宁相好一场……”
总好过被人发现,与年轻侍卫共处一室。
见对方沉默不语,魏璎珞走近几步,逼问道:“怎么?我说破你的心事了吗?你姓齐佳,是高贵的满洲清贵,姐姐虽然出身不高,却也是有骨气的,既然一刀两断,你们就再无关系!
若他真的爱和*图*书着姐姐,那她更恨他,恨这个懦夫!
那可不是几下板子,跟一点钱财能够解决的事情了。
庆锡深叹了口气:“可我一直念着你姐姐……”
哐当一声,杂物间的房门关上了。
在姐姐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抽身而去了。
往日种种,历历在目。
“我实在是太害怕了。”魏璎珞双肩微颤,似受了极大的惊吓,抬袖抹泪道,“一时间没分辨出来,还望姑姑原谅……”
魏璎珞干脆了断的给她磕了个头:“愿受姑姑责罚。”
“念着她?”魏璎珞嗤笑一声,“然后她在宫里出事的时候,你就眼睁睁看着……明明只有你在她身边,明明只有你能帮她,你却眼睁睁看着!”
细长的眉,细长的眼,以及同样细长的手指,他就像是一副细笔白描的古代雅士图,清贵优雅,只是眉宇间藏着一股忧郁。
昨夜星辰昨夜风,那也是一个月光如练的夜晚,她伏在魏璎宁膝头,看她十指翻飞,一只精致的梅花络子渐渐在她指尖成型。
和图书“六根不净的小太监,还是哪个心怀不轨的侍卫?”方姑姑气极反笑,“听你胡扯,我的声音,你难道听不出来?还是说我的声音那么像个男人?”
反而在今日的打斗之际,从方姑姑身上落了下来。
“不,庆锡少爷。”魏璎珞语带嘲讽的笑道,“你并非等不到她出宫,而是因为我们是下等人出身,纵然姐姐长得再美,再贤惠聪明,你这个高高在上的少爷,也不会正式迎娶一个下等女人!”
不等方姑姑发难,她就已经先行跪在了地上,哭哭啼啼道:“姑姑,求您给我做主!我本是出来寻一张丢失的帕子的,哪知道路上被人跟踪,也不知道是哪个六根不净的小太监,还是哪个心怀不轨的侍卫,情急之下,只得将自己锁进杂物间,还好您来了,呜呜……”
桌子上的烛台被点亮,一团火焰在灯芯上摇曳,暖黄色的烛光照亮了一张俊逸的脸。
今日在甬道上遇到的六名侍卫,走在最前面的是富察傅恒,而走在第二位的,就是眼前http://www.hetushu.com这名男子。
庆锡痛苦的闭上眼睛,痛苦的往事,让他这位力可搏虎的勇士瑟瑟发抖:“我……我毕竟是侍卫,不能与宫女往来。”
于是这件事就此揭过,虽然魏璎珞还是受了罚,却是因为不知情的情况下,殴打方姑姑而受的罚,且因为方姑姑贪财,所以在钱财上罚的比较重,给足了钱物之后,身上也就是象征性的挨两下板子。
“我也是宫女。”魏璎珞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却丝毫不为所动,冷冷道,“我们也不该往来,麻烦让开。”
还来往什么?
“看看我胳膊上的伤。”方姑姑撸起袖子,露出先前被她掐出来的青痕,冷冷道,“你叫我怎么原谅你?”
“之前魏伯父说你在宫里,我还不敢相信。”他用右手护着烛火,直到摇曳的烛火渐渐稳定下来,“没想到今天真见到了你。”
“够了!”魏璎珞终是转过头来,目光如雪冰冷,“你是什么人,凭什么管我?”
这忧郁没有损去他的姿色,反而让他于人群中显得更加和*图*书独特。
“住手!住手!”从来只有她打别人,哪有别人打她,方姑姑拼命逃窜,杀猪似的喊道,“魏璎珞你疯了!住手,快住手!来人,快来人,救命啊!”
“所幸庆锡是个巴图鲁,身手灵活,能趁着我闹出的乱子,神不知鬼不觉的逃走。”魏璎珞趴在床上,背上的伤刚上完药,还在火辣辣的疼,疼得她睡也睡不着,只能闭着眼睛胡思乱想,“不过,是谁告的密呢……”
月光从窗外折进来,笔直一束落在魏璎珞床头,她慢慢伸手入怀,从怀里摸索出一只络子来,摊在月光下静静看。
魏璎珞吃了一惊,回头与庆锡对视了一眼。
咚咚咚,咚咚咚,方姑姑还在捶门,岂料下一秒房门忽然打开,猝不及防之间,一只竹筐劈头盖脸的罩了过来,紧接着是一阵拳打脚踢,伴着魏璎珞略带惊恐与愤怒的话语:“叫你跟踪我,叫你跟踪我,臭不要脸,流氓!”
“也不是毫无收获。”魏璎珞目光柔和的对络子说,“姐姐,进宫这么久,我总算找到线索了。”
和_图_书那梅花络子随着姐姐一起进了宫,却没陪她一块出宫。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若是真被人撞见了,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若他只是对姐姐玩玩而已,她恨他。
“不许你再提她的名字!”魏璎珞尖声打断他,她恨很多人,最恨眼前这个人,“你和我姐姐相好一场,为何在她最需要你的时候,毫不犹豫抛弃了她?”
“方姑姑啊。”魏璎珞五指一扣,将掌心中的梅花络子猛然握紧,“姐姐的梅花络子,怎会在你手里?”
魏璎珞的脚步停顿了一下,便继续向前走,双手刚搭在门栓上,还未开门,外头就传来咚咚咚几声乱捶,紧接着是方姑姑的声音:“开门!给我把门打开!”
“五日一次。”庆锡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我每五日值守一次,若有困难,可来侍卫处找我!”
身后哗啦一声,是火折子划开的声音。
男子眉宇间的郁气更重:“她是内务府包衣,迟早要入宫,难道你要我一直等到她二十五岁?”
一众小宫女急忙冲上前,你拉胳膊我抱腿,总算将两人给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