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十七章 初见

这位娘娘从来不甘人后,愉贵人要做两件新衣裳,她就要做二十件,除此之外还要相配的绣帕与新鞋,全部都要牡丹图案,一色不可重复,一花不可重复,可累煞了绣坊的宫女们。
魏璎珞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当下重重将头一磕,掷地有声:“既然柏树有灵,能为皇上遮阴,自然能给奴才托梦!奴才所言句句属实,不敢有半字谎言!”
“皇上?”大太监疑惑的看着他。
最后只能连张嬷嬷都亲自上阵,才勉强在规定时间内绣完这些花样。
“……真傻。”魏璎珞面色阴郁,也不知是对她还是对自己说,“人只有活着,才有翻身的机会。若换了我,别说被人掌嘴,就算是被人往脸上吐口水,我也能忍,忍到报仇雪恨的那天!”
一股冰凉刺骨的恨意透骨而出,刺得张嬷嬷皮肤发麻,忍不住放下手中绣绷,震惊看她:“你……”
她絮絮叨叨这么多,原是想让魏璎珞行事更加谨慎些。
一个爆栗子打在她后脑勺上。
既然冠之以灵,那就是玄之又玄之物,在这种事上,不必讲人间道理,魏璎珞眼珠子一转,索性咬咬牙道:“奴婢的确不知这是灵柏,不过昨夜一棵老树向奴婢托梦,说它日久于此,http://www.hetushu.com身上痒痒,让奴婢来花园寻它,替它挠背——奴婢刚才,就是在给它挠痒痒!”
“混账东西!这棵树就是灵柏!”拂尘指着先前被她踢过的树,大太监训斥道,“御笔亲题灵柏二字,你看,背后还挂着一块铜牌!往日多少人跪拜都来不及,你竟敢如此伤害!”
他还有耐心与璎珞解释,另外一个人却没那个耐心,或者说没兴趣将时间浪费在一个愚蠢的小宫女身上。
这后宫之中有太多混蛋,偏偏还位高权重,她一个也惹不起,只能将眼前的树当做是他们,一脚一脚踢上去,发泄内心的郁气。
大太监冷笑:“越说越混账,一棵树怎么给你托梦!”
更何况,受罚是个污点。
一双明黄色的靴子停在她面前,一个漫不经心的男声在她头顶响起:“谁准你伤害灵柏的?”
“罢了。”却听那人漫不经心道,“走吧。”
魏璎珞愣了愣,然后飞快跪在地上,将脸紧紧贴在手背上:“奴婢恭请皇上圣安。”
换句话说,慧贵妃明知道她性情如此,所以才用这种折辱人的方法对她,迫她受辱自尽。
但璎珞出了绣坊,却没有去吃饭。
“你还记hetushu.com得她长什么样么?”弘历双手背在身后,淡淡问道。
璎珞心道不好,一样东西被冠之以灵,通常就有了身价,不再是寻常之物了,她怕是闯了大祸,此刻也只能装作疑惑道:“奴才斗胆,不知何为灵柏。”
被她这样责骂,魏璎珞反而心中一软。
猛然将双眼一睁,璎珞一脚踢在对面的树上。
张嬷嬷接过她递来的绣绷,上面一朵白牡丹,与她搁在手边没绣完的大红牡丹一起,都是为慧贵妃准备的。
谁会想到,居然还会有人拼命将自己的脸给藏起来。
……圣驾?
魏璎珞心中一惊,猛然回头。
“我明白了。”魏璎珞叹了口气,定定看着身旁那颗身娇体贵的树,喃喃道,“在紫禁城里,哪怕是一棵受皇上青睐的树,也比一个不受宠的人强。”
“没什么。”那股恨意来得快,去得也快,只看魏璎珞此刻巧笑嫣然的脸,刚刚那股寒意那股恨意,仿佛都是张嬷嬷的错觉,“嬷嬷,我绣好了,您看可以么?”
“——对了。”想了想,他又补了一句,似笑非笑道,“找到之后先别弄死,给朕送来。”
杖三十?
她绝不容许自己留有这种污点!
“啪!”
另一边,明黄色靴子忽然停和图书了下来。
她总是这样善解人意,讨人喜欢,张嬷嬷点点头,心想之前果然是自己的错觉吧……
大太监楞了楞,然后绞尽脑汁的回忆起来……
大太监被她说得哑口无言,最后只得将目光投向此地唯一一个能做主的人。
“你这小混蛋!”张嬷嬷脸上也挂着汗,“我一刻不看着你,你就差点闯出弥天大祸来!”
脚步声缓缓朝她而来。
“是。”魏璎珞乖巧道,“我吃快点,争取早点回来,今夜之前把活干完。”
“我不懂。”回来之后,魏璎珞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找到唯一能给她答案的人,“张嬷嬷,怡嫔为什么会死?”
“大胆奴才!”
“哎哟。”魏璎珞回过头,“嬷嬷,你怎么来了?”
“所以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弘历缓缓转过头,树影摇曳,一滴滴光点透过树叶的缝隙落下,如同金色的雨水洒在他身上脸上,他忽然笑道,“现在仔细想想——区区一个小宫女,灵柏凭什么给她托梦啊?”
大太监心里这样想,面上却同仇敌忾,做出一副同样刚刚反应过来的模样,咬牙切齿道:“对,奴才也才反应过来,那小丫头张口就是一个谎,还一套一套儿的,该抓,抓了就杀!”
明黄色靴子一www.hetushu.com停:“哦?”
眼角余光处,一双明黄色的靴子从身旁迈过,随之而去的是一双双黑色靴子,一双双白色绣鞋,一把把扣在腰间的佩刀,浩浩荡荡,直至走远,魏璎珞这才松了一口气,浑身酸软的坐倒在地上。
“入宫不久,不识灵柏,不过奴才所为,是有原因的!”璎珞鬓角沁汗,拼命绞尽脑汁道。
她一口也吃不下。
一个被皇帝亲自下令责罚过的人,日后要如何在后宫立足?
观其服色,以及其横在肘上的精美拂尘,那是一名地位极高的太监,只听他厉声呵道:“圣驾在此,还不跪下!”
大太监目瞪口呆:“这,这,她是故意的……”
“想不起来吧。”弘历淡淡道,“宫女都穿得一模一样,她又立刻跪在地上,整张脸都贴在手背上,抬都没抬一下。”
逃过一劫。
大太监做出洗耳恭听状。
后宫女子都在追求一个“露脸”。
只怕到时候连愉贵人与张嬷嬷,都得在表面上跟她划清界限,免得一不留神惹得圣上不快。
“堂堂一个嫔,被人当众掌嘴,以后还能在宫中立足吗?”张嬷嬷一边绣着朵牡丹花,一边淡淡回道,“若是旁人还能忍,但她那性子,是出了名的孤傲……”
在宫里,人不好惹,有时候http://www.hetushu.com连树都不好惹。
“如今水入大海,叶入丛林,想再找她,只能靠声音去分辨了。”弘历望着御花园里摇曳的树林,慢悠悠道,“李玉,趁着现在你还记得她的声音,去把人给朕找出来吧。”
“朕刚刚想着朝廷里的事儿……”弘历缓缓道。
灵柏?
她实在是太专心于发泄内心的郁气了,连身后来了人都没察觉。
“嗯,不错。”张嬷嬷点点头,又看了眼外头的天色,“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没吃午饭吧,快去吃。”
身后的所有靴子都一并停了下来。
“这可是皇上亲笔御封的灵木啊。”一边将魏璎珞从地上扶起,张嬷嬷一边解释道,“当年皇上微服私访,时值酷暑,大臣们都汗流浃背,唯独皇上滴汗未有,众人以为怪事。皇上谈及此事,冥冥中仿佛有一棵巨柏从紫禁城一路随行,为他遮阴。大家都说,这是灵柏知道皇上出行,才特意跟来,保驾护航!”
万岁爷您才反应过来啊!
“拉下去。”明黄色靴子缓慢离她而去,“杖三十。”
自此之后,她将在后宫寸步难行。
一闭上眼,就是一双悬在空中的脚。
三十杖下来,不死也去半条命,之后还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养病疗伤,她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可浪费?
璎珞不禁脸色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