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十五章 掌掴

怡嫔似松了口气:“记住了……”
“住口!什么一介宫女?”张嬷嬷凉凉的扫了她一眼,“你这样的才叫一介宫女!人家是谁?人家那是慧贵妃的贴身宫女芝兰!宰相门前七品官,人家的地位比一般嫔妃还要高!”
“愉贵人怀了龙种,这本是一件好事,结果她疑神疑鬼,隐匿不报,慧贵妃好心请太医替她诊治,她竟反咬一口!”事情讲完,她还摇头晃脑的品评了一番,“还有那个怡嫔,她就更离谱了,口口声声说慧贵妃要毒杀皇嗣!一个小小的嫔,竟敢诬蔑高位嫔妃,这是大不敬!现在她被慧贵妃带走了,死我估摸着是不会死,但估摸着要脱一身皮!”
“怡嫔!”木片持在芝兰手里,她冷笑道,“奴才替贵妃娘娘问,为何要掌你的嘴?”
“啪!”
“芝兰。”慧贵妃微微一笑。
慧贵妃微微一笑:“愉贵人身体不适,臣妾特意替她请来太医诊治。”
“回禀娘娘,愉贵人脉细左关沉弦,右关滑而有力,加之肝阳有热,肺蓄痰饮,乃是患了咳疾。为了替她清肺热,臣特意开了一剂清热利肺的方子。”刘太医恭敬的回道,“既枇杷膏……”
人来人往的院落中,怡嫔跪在地上,两边脸颊高高肿起,嘴角绵延一线血丝,模样凄惨无比,下一刻,一只木片狠狠抽在她脸上。
和图书察皇后来得匆忙,以至于连正式点的衣裳都来不及换,身上穿着她平时侍弄花草时穿的衣裳,裙摆上还沾着些落花与泥土,快步走至愉贵人面前,抬手挥退几个宫女,然后亲手扶起愉贵人,目光冷冷看向慧贵妃:“慧贵妃,你想对愉贵人做什么?”
与慧贵妃的珠光宝气相反,那名女子周身上下一片素净,只鬓角处簪着一朵小小的玉兰花,乍一眼望去,还以为是地位低微的秀女,但随之而来的仪驾却告诉众人,此人身份之高,乃是后宫唯一的女主人——皇后。
“要不然呢?”慧贵妃将目光投向太医,“刘太医,告诉皇后这是什么药。”
“大声点儿!”芝兰高举木片道。
魏璎珞尚未进门,就听见门内传来微微一声。
喊出声的不是她,而是匆匆赶来的那名女子。
“把她浇醒!”芝兰的声音远远传来,又冷酷,又无情,“还有十三板!”
一众宫人摄于她的淫威,只得飞快上前,七手八脚的将愉贵人拉走。
富察皇后面色一沉,怀疑的目光投向慧贵妃:“这真的是枇杷膏?”
魏璎珞一路一言不发,只是时时回头,望着远处跪着的怡嫔。、
倒映在她瞳孔中的背影忽然摇了摇,然后朝右边一歪,软弱无力的栽在地上。
“还有十五下呢。”m•hetushu.com芝兰笑道。
“打人不打脸,宫外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宫内。”她喃喃道,“如今贵妃娘娘这么做,分明是羞辱怡嫔,叫她颜面扫地,说起来身居嫔位,连最下等的宫女都不如,她……她还能支撑得下去吗?”
这日天是阴的,乌云绵延万里,一丝光也透不进来,永和宫如同一具巨大的棺材,大门似一张敞开的棺盖,等着新鲜尸体的进入。
“是!”芝兰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哦?”富察皇后目光一垂,落在太医手中端着的药碗上,质问道“这真是治病的药?”
“这,这……”愉贵人咬牙道,“堕胎药只对孕妇有用,用在常人身上,自然是没什么效果的。”
“不!”怡嫔还能忍,但有人已经忍不住了,只见愉贵人飞快从屋内冲出来,扑在怡嫔身上,朝芝兰哭道,“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怡嫔姐姐是因为我才会犯错,贵妃娘娘要罚就罚我吧,打我!打我吧!”
“怡嫔这下要倒大霉了。”
事情真如锦绣所说吗?
她缓缓将视线移至怡嫔脸上,该说物类其主么?身为贵妃娘娘的贴身宫女,芝兰的目光同样阴冷恶毒,犹如一尾吐着信子的青蛇。
“啪!”
张院判很快赶来,众目睽睽之下,他将碗里残留的药汁仔细检查了两三遍,最后得出结论:“回娘和*图*书娘,这药……的确是枇杷膏。”
张嬷嬷:“怡嫔以下犯上,诬蔑贵妃,贵妃娘娘罚她当众掌嘴。”、
“吴总管刚吩咐下来。”张嬷嬷与她二人说,“愉贵人有孕在身,绣坊要为她缝制新衣,你们两个随我一起去永和宫。”
木片难得的歇了一会,芝兰手握木片,笑着问她:“贵妃娘娘再问你,记住今后慎言了吗?”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愉贵人的面色渐渐发白,富察皇后的眉头渐渐蹙起,而对面,芝兰仍旧好端端地站在原地。
“瞧您说的。”芝兰冷笑道,“愉贵人您身怀龙胎,身份贵重,看在您肚子里孩子的份上,贵妃娘娘对您先前的污蔑行为既往不咎,可怡嫔就不同了……”
“胡说!”愉贵人大叫一声,“本宫明明是有孕在身,哪里是什么咳嗽!这分明就是一碗毒药,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求您救救嫔妾啊,呜呜……”
只怕没那么简单。
“啪!”
“那就让太医院的人来看看吧。”慧贵妃好整以暇道,“芝兰,把药碗给他们,让他们带到太医院好好查一查,看看碗里究竟是什么。”
“愉贵人,看在你怀着龙种的份上,本宫暂时不跟你计较。”慧贵妃似笑非笑,“但是有一个人,你们必须交给本宫……皇后娘娘,是谁跟你通风报信,说本宫正在毒杀愉贵人的?”
“怡嫔http://www•hetushu.com是一宫主位啊!”锦绣不敢相信的望着张嬷嬷,“一介宫女怎么能……”
魏璎珞三人也趁机跟着宫人们一起离开了。
“至于愉贵人……”魏璎珞心想,“不是不炮制她,只怕是要迟一些再炮制她,毕竟让人堕胎的方法可不止用药一种……”
从储秀宫回来之后,锦绣逢人就说自己今天的遭遇,小宫女们日子过得无聊,如今有新鲜事可听,个个聚在她身旁,听得津津有味。
现在人人都说慧贵妃受到委屈,可她真的受了委屈吗?只怕未必。愉贵人身怀龙种,这本是好事,现在却成了污点,人人都怀疑她利用肚子里的孩子诬告慧贵妃,不仅如此,连怡嫔都被当做告密者带走了,这无形之中削弱了皇后的威信,以后谁还敢跟皇后告密,谁还敢找皇后做主?
“愉贵人,你这样闹腾,万一伤了龙胎,奴才们可吃罪不起!”芝兰对左右宫女道,“你们都是木头啊,还不把贵人搀回去!”
一颗牙齿从怡嫔的方向蹦跶过来,滚至魏璎珞脚下,雪白的牙齿上尤带鲜血。
“不怨。”怡嫔将嘴里的血吞下肚,“嫔妾咎由自取,与人无尤。”
等进了门,入了院,啪,啪,啪,那声音就越来越近,越来越响。
魏璎珞循声望去。
木片再一次抽在怡嫔脸上,芝兰冷冷道:“贵妃娘娘问你,心中可怨?”
和图书慧贵妃从刘太医手中接过药碗,然后转手一递,递到芝兰面前,命令道:“喝了它!”
数日后,绣坊内,张嬷嬷再次找到魏璎珞与锦绣。
“不,放开我!放开我,怡嫔姐姐!”
啪!
富察皇后脸色难看,眼角余光向身后一扫——怡嫔。
“啪!”
她这样有恃无恐,反而让富察皇后有些犹豫,难不成这碗里面真是枇杷膏?然而事已至此,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这么多双耳朵听着,已经无法再轻轻揭过,富察皇后只得道:“来人,宣太医院张院判过来。”
锦绣知道自己又说错了话,急中生智,目光往魏璎珞身上一转,问:“璎珞,你在看什么?”
富察皇后与愉贵人闻言皆是一楞。
怡嫔发抖的手捂住自己的嘴,鲜血沿着指缝渗出,哆嗦了半晌之后,才放下手,口齿流血道:“嫔妾铭记于心!”
“愉贵人。”慧贵妃望向愉贵人,笑容愈发艳丽,似一朵吞噬恶意为生的牡丹,“现在本宫再问你一次,这是毒药吗?”
等候愉贵人召见期间,锦绣抚着胸口,心惊胆战的问:“嬷嬷,刚刚那是……那是……”
怡嫔咬牙道:“嫔妾诬蔑贵妃,以下犯上。”
啪!
“奴才在。”搀扶着她的宫女低头应道。
“不!”愉贵人死死抱住怡嫔,仿佛要立时化作一座箱子,将她锁在里面,将所有意图伤害她的人锁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