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十三章 绣工

也有人想学她,可坚持了个四五天就坚持不下去了。
“嬷嬷,我的绣工跟魏璎宁比,哪个更好些?”
但嘴上她可不会这样说,魏璎珞笑道:“今儿是我第一天来绣坊做工,我怕迟到,索性早些来了。”
“是我。”魏璎珞面不改色,越众而出。
但吉祥可笑不出来,在她眼中,方姑姑与猛虎猛兽并无差别,伺候她沐浴,不亚于给老虎拔牙。
“听张嬷嬷说,你的绣活儿最好,所有的领口、袖子、裙摆,全都绣上应景的花样,天亮交给我!”方姑姑吩咐完,又抬手指着其余小宫女,一个个吩咐道,“你们七个,分成两班,你,你,你,你们三个去烧热水、准备胰子、手巾,我早起要沐浴。剩下的去打扫院子,保证每一块地砖都发亮。快去!”
吉祥听不得这样的话,正要找她理论,却被魏璎珞拉住了。
众人忙行动起来,吉祥分配到的是伺候方姑姑的活,按说这是个好差事,比打扫院子轻松,而且还能跟管她们的姑姑说上话,故而同样分配到这活的锦绣就笑得合不拢嘴。
“真是天生当奴才的命。”这人就是锦绣,她对旁人道,“我可学不来她。”
魏璎珞笑了起来:“新官上任三把火,就算没人打鼾,她也会寻个别的由头打人,好让我们怕她,从此以后不敢不听她的话……好了,你快去吧,别让姑姑等急了。”
方姑姑拿着绣紫藤http://m•hetushu.com花纹的衣裳离开,瞅她那副急不可耐的样子,显是要立刻换上这身衣裳,去姐妹那显摆。
众人不敢相信的看了眼窗外天色,乌黑的仿佛一滩墨,将手伸出去,保准淹没在墨里,连有几根手指头也看不清。
一个月的时间,每一次见面,每一次看似无关痛痒的问答,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让张嬷嬷下意识的回答她下一个问题。
众人齐齐望向魏璎珞。
老人都喜欢守规矩的孩子,张嬷嬷也不例外,严肃的近乎不近人情的脸上,难得的浮现一丝笑意:“你是个懂规矩的孩子。”
方姑姑又抽了她许久,许是抽累了,才停下手里的动作,待喘匀了气,便单手叉腰,冷冷对众宫女道:“起来,干活了!”
方姑姑对她带来的两个大宫女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个大宫女立时上前,将一叠衣裳塞她怀中。
“别打了,姑姑,别打了,好痛!别打了!”那宫女双手抱头,哭喊道,“我也不想啊,可打鼾的事儿,我也控制不了啊!哎哟,哎哟!”
停下手中的扫帚,魏璎珞回头一笑:“张嬷嬷早。”
拈针拿线,魏璎珞在衣裳的领口袖摆处绣上了一串紫藤花,紫藤折蔓连枝,透着一种年长女性的从容优雅,一瞬间就将手里这件普普通通的宫女服提升了一个档次,又很贴合方姑姑的身份,不会如牡丹芍药般和_图_书过于妖冶雍容,一不小心就抢了主子们的风头。
“宫中的规矩,睡觉不许出声,哪天你给主子上夜,要是出了声音,不但你要被打死,连我都跟着吃挂落!”方姑姑手里的戒尺毫不留情的落在小宫女身上,“改不了,就打到你能改为止!”
她学不来,也不愿意学,是因为没有肉眼可见的好处。
魏璎珞笑着回望她。
“嬷嬷,给愉贵人的帕子绣锦鲤好些,还是兰花好些?”
一时间宫女所里尽是窸窸窣窣的穿衣声,众人生怕自己动作稍慢一些,就会换来一阵好打,纷纷用最快的速度爬起床。
“璎宁更好些。”张嬷嬷习惯性的回道,答完才微微一愣,盯着眼前的魏璎珞。
“怎么来这么早?”一个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魏璎珞虽然每日都为方姑姑干私活,却也挨过方姑姑的板子,虽每日天不亮就去绣坊门前扫洒,但张嬷嬷也没因此对她有所偏袒,分配到她手里的活跟别人一样多,有时候还会比别人多一些。
“锦鲤吧,兆头好。”
魏璎珞笑笑,她的时间很宝贵,哪能浪费在区区一个锦绣身上?
“早饭我就不去吃了,你帮我带个馒头。”魏璎珞道,“我有点事,先去绣坊了。”
“我可学不来她。”吉祥撇撇嘴,然后一脸崇拜的望着魏璎珞,“璎珞姐,你好厉害,你怎么知道姑姑还会回来的?”
吉祥同样也有打鼾的毛病和-图-书,之所以没被方姑姑逮住,是因为听了魏璎珞的话之后,吓得睡不着,直到方姑姑再次回来,她都是醒的。
这是早有预谋的相见。
“看看人家,又抱上了一条金大腿。”暗地里,锦绣又在跟其他小宫女们嚼舌根,“真是个天生的好奴才,咱们要想过得好,都得学她。”
“嬷嬷,这个地方用红色还是绿色好些?”
“是,姑姑。”魏璎珞乖顺的应道,“是现在绣吗?”
魏璎珞自是懂规矩的。
“吉祥,能帮我个忙吗?”魏璎珞问。
“你说。”吉祥问都不问是什么忙,就一口应承下来。
“绣坊的门还没开呢,你去做什么?”方姑姑冷冷道。
“姑,姑姑,现在才三更啊。”一个小宫女忍不住道,“绣坊的门都没开……”
魏璎珞抿嘴一笑:“是。”
魏璎珞总是静静听着,偶尔发一两句言,问一两个无关痛痒的问题,看在她如此乖巧懂事的份上,张嬷嬷都会顺口答她。
“姑姑,我好了。”锦绣凡事都爱争个第一,这次也一样,她头一个穿戴齐整,然后小跑至方姑姑面前,乖顺道,“咱们现在是去绣坊么?”
“女子爱俏,进了宫的女人也一样。”魏璎珞心想,“不,在这种都是女人的地方,女人跟女人之间就更要攀比了。”
锦绣闻言一愣:“那我们……”
方姑姑看了眼天色,她倒是想要魏璎珞现在就给她绣,但是假公济私也得http://www.hetushu•com有个限度,只得遗憾摇摇头:“去吃饭吧,吃完去绣坊干活。”
这个点,绣坊就像个熟睡的人,睡得极其安分,一点声音也没有。
她绣得如此贴心,以至于连方姑姑这样吹毛求疵的人都挑不出错来。
如果不是魏璎珞提醒,估摸着刚刚挨板子的就是她了。
魏璎珞也没闲着,她摇着手里的扫帚,慢慢将门前落花归到一处,绣坊门前开的是紫藤花,那一地深深浅浅的紫色花瓣,将扫帚都染上了一丝花香。
两名大宫女手持烛台,烛光明灭不定,照得方姑姑的面孔半明半暗,如魔如鬼,她不断挥舞手里的戒尺,抽打地上的小宫女,口中怒骂:“叫你出声儿,叫你出声儿!”
许多人都在暗地里笑话魏璎珞:吃力不讨好,何苦来哉?
张嬷嬷在绣坊工作,她每天第一个来,最后一个离开,故只要省下早饭的时间来绣坊门口等,她就一定能等到张嬷嬷。
魏璎珞却我行我素,不管旁人怎样议论她,她一直坚持这样的日子,虽然没有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好处,但是方姑姑跟张嬷嬷看她的眼神愈发柔和,尤其是张嬷嬷,闲暇之余还会找她聊聊家常。
但见方姑姑将手里的衣裳翻来覆去看了好一阵子,最后目光落在袖口的紫藤花上,喜爱之情溢于言表,用手抚摸了半天,嘴上却还是淡淡道:“绣的还算不错,其余几件你也给我绣上,要不一样的花样。”
她打和-图-书人的时候,其余宫女都在炕上侧卧着,一个个动也不敢动,两个手持戒尺的大宫女在炕前徘徊,目光仿佛挑选待宰羔羊。
许是为了不抢主子们的风头吧,宫女们的衣服都显素净,在这点上,大宫女小宫女之间都没什么太大差别,手中几套衣裳也一样,颜色淡素,翻来覆去也找不到几处花纹。
“绣坊的活是活,替我做活也是活。”方姑姑环顾四周,“谁是魏璎珞?”
“用红色吧,红色喜庆。”
“别拉着脸。”魏璎珞的声音忽然在她耳边轻轻响起,柔和道,“学一下锦绣,多笑笑,你笑起来很可爱。”
“璎珞姐,她这样说你,你都不生气吗?”吉祥气冲冲道。
但被方姑姑目光一扫,她登时不敢再说,急急忙忙从炕上翻身下来,因动作太大,一不留神还跌了个踉跄。
精于绣工的人,仅凭目光就能量体裁衣,这衣裳细细打量下来,长短正合方姑姑穿,一看就知是她假公济私,要手底下的小宫女替她修改自己的私服。
张嬷嬷盯了魏璎珞半晌,缓缓道:“我听错了,我不知道魏璎宁这个人。”
目送吉祥急急忙忙的离开,魏璎珞笑着摇摇头,然后低头看着手里头的衣服。
“哎哟!”一名小宫女疼得从炕上滚了下来。
接下来的半个月,她每日早起就为方姑姑绣衣服,紫藤秋兰,鲤鱼青鸟,花样从不重复,待到日头将起,就饭都不吃,提着扫撒工具往绣坊跑。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