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十二章 寝

“啊!”
燕喜堂内除却她,还有娴妃,怡妃,婉贵人等等,众嫔妃按位份端坐在各自的椅子上,倒不是夜里要叙什么家常,而是在等着皇帝的传唤。
看见她的笑容时,吉祥满以为她一定会答应自己,哪里知道会得到完全相反的答案,于是楞了楞,问道:“为什么?”
屋里又没有点灯,借着透窗而入的那点稀薄月光,魏璎珞也看不清她手背上是青是紫,就算紫了又能怎样?宫中等级森严,大宫女抽打她们这种小宫女,实属天经地义之事,没处可以伸冤。
魏璎珞抚了抚她的面颊,对她温柔一笑:“不行。”
魏璎珞的目光清冷而又明亮,她笃定的对吉祥说:“因为姑姑还会来。”
也不止李玉有耳目,慧贵妃在皇帝身旁也有耳目,若能替她带回有价值的情报,她便不吝赏赐。
方姑姑右手持戒尺,那柄戒尺又粗又长,浑似一根椅子腿,她缓缓用戒尺敲着自己的左手心,目光从宫女脸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吉祥脸上,冷冷道:“你是怎么睡觉的?”
“真想有个孩子……”慧贵妃忍不住心想。
慧贵妃不动声色地瞥她一眼,笑道:“没什么。”
美人如花岁岁老,她总有一天会容颜老去,而宫中最不缺的就是如花美眷,正值妙龄的秀女,那时候皇上http://m.hetushu.com还会拿起她的绿头牌吗?不会了。
“娘娘,纯妃受了风寒,身体还没好,今晚上不能来了。”嘉嫔回道,她似乎总是知道很多事。
一名小太监跨入燕喜堂内,行至慧贵妃身旁,附耳与她低语一句。
李玉赔笑道:“贵妃娘娘,奏章堆积如山,皇上要连夜批改,今日就不叫娘娘们空等了。”
“谁许你躺着睡的?”方姑姑冷斥一声,“仰天大睡,那是骂天咒神,要遭天谴的,宫里可没这么不守规矩的奴才!统统给我上床,重新睡过!”
“好疼啊!”
沉重的戒尺雨点似的落下,这个敲手,那个敲腿,有些个年级小的,被敲得两眼含泪,却不敢喊疼,只能死死咬着下唇,然后照着她的话去做。
“腿,你要伸到神武门去啊!”
怡嫔定了定神,起身回她的话道:“回贵妃娘娘的话,愉贵人身体不适,告了假……”
颖贵人被她这话一哽,登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半天才弱弱应了一声:“是。”
待她走后,屋子里才响起低低的哭泣声,遮遮掩掩,怕被方姑姑听见,一个个似从指缝间漏出来。
“是谁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小宫女一个个从睡梦中惊醒,正要朝对方发难,睁眼却见方姑姑冰冷如霜的面孔,m•hetushu.com登时满胸怒意如雪消融,一个个鹌鹑似的爬下床来,恭敬喊道:“姑姑。”
却在此时,房门一开,大太监李玉从外头走了进来。
这话说得众人都忧心忡忡,便是慧贵妃也有些心情沉重。
直至所有人都侧身卧在炕上,乍一眼望去,仿佛同一批模子里烧出来的人俑,方姑姑这才收回手里的戒尺,冷冷道:“都记住这个姿势,睡着了也别忘!走!”
慧贵妃多看她一眼,懒懒道:“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倒有一大半儿都在病着,这真是个病西施啊。”
说完,方姑姑便领着身旁两个大宫女离开。
“去什么。”慧贵妃似笑非笑道,“纯妃病了,自有皇后关怀,你我操什么心?”
这两个字将后妃眼中的渴击得粉碎,有道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故慧贵妃是其中失望最大的一个,她忍不住问:“皇上怎么又一个人歇下了?”
“连睡觉都不会,该打!”
慧贵妃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他吸引了过去,与在座众妃一起,将渴望的目光投向李玉。
屋子里静悄悄一片,半天无人应答。
慧贵妃玩了一会自己的手指甲,忽又道:“愉贵人呢?”
“璎珞。”吉祥悄悄将自己的被褥朝魏璎珞挪了挪,像在外面挨了人打的孩子,向家人寻求安慰与温暖,“www.hetushu.com你能抱着我睡吗?”
李玉青衣若素,手肘上搭着一柄拂尘,对众妃行了礼,然后在众妃渴望的目光中,说出了她们最不想听见的两个字:“叫散!”
别看她位高权重,在后宫之中说一是一,说二是二,连皇后有时候都得看她脸色行事,实际上她有一桩心病——膝下无子。
她本是随口一问,打发打发时间,岂料怡嫔脸上竟流露出一丝紧张。
“皇上已经好些日子没有传人侍寝了。”嘉嫔见她不愿意回答,便知情识趣的转了个话题,叹道,“今夜该不会也要一个人歇下吧?”
其余宫妃见她碰壁,更加噤若寒蝉,人人都想要个靠山,人人都想攀上慧贵妃这根高枝,然而她喜怒无常,常人实在难以揣测她的喜好,若是一不留神惹恼了她,往后在后宫里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哦?”慧贵妃单手支着太阳穴,“又一个身体不适……”
今夜如此,夜夜如此,写着众妃名字的绿头牌送至养心殿内,每个人都翘首以盼,盼着皇上拿起自己的牌子。
未等慧贵妃品出其中深意来,嘉嫔便笑道:“最近紫禁城不知刮了什么邪风,一个个都病倒了,看来是要请太医开些药给大伙,防范于未然了。”
慧贵妃冷冷一笑,当即起身朝门外走去,如此无礼行为放在她身和_图_书上,倒是一件稀疏平常之事,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怡嫔下意识的松了口气,与其余众嫔妃一起恭敬的对她的背影喊道:“嫔妾恭送贵妃娘娘!”
慧贵妃点点头,对身旁的贴身宫女点点头,那宫女便领着小太监下去领赏了。
慧贵妃抚了抚自己不争气的肚子,更加不愿将先前得来的消息与众人分享,若能够凡事她说了算,她恨不得让李玉只往皇上面前递自己的绿头牌。等待令人心焦,她抚着自己嵌着玳瑁的假指甲,漫不经心的问:“对了,怎不见纯妃?”
后宫之中也并不是人人都互相针对,偶尔也有如愉贵人与怡嫔这样的,虽不是亲生姐妹,却胜似姐妹,总是相互扶持着,相互安慰着。
众人面面相觑,直到方姑姑的戒尺往吉祥身上一抽:“还不快点!”
一片鸡飞狗跳,众宫女急急忙忙的爬回炕上,有方姑姑的前言在此,一个个都不敢再躺着睡,或侧或趴,结果还是遭了方姑姑一阵好打。
慧贵妃将目光一抬,落在一名绿衣美人身上:“怡嫔,问你呢,你的好姐妹愉贵人呢?”
“皇上笑了。”
“璎珞。”吉祥将袖子挽起,眼泪汪汪的对魏璎珞道,“姑姑抽得我好疼,你帮我看看,我手背是不是紫了?”
她回话的时候,慧贵妃一直盯着她的脸,目光仿佛一把锯子,寒光厉和_图_书厉,仿佛下一秒就要切开她的脑子,看看里面藏着什么念头。
吉祥懵了,抬手擦了一下嘴边残留的口水,赔笑道:“睡觉还能怎么睡,就是躺着睡啊。”
“娘娘,可是有什么喜事?”嘉嫔笑问。
许是知道自己先前的紧张引起了她的注意,怡嫔强自镇定道:“嫔妾本想请太医来看看的,但是阿容从小就怕吃药,又只是轻微咳嗽,想来没有大碍,想必躺上几日就能好了……”
“愉贵人那呢?”慧贵妃盯着怡嫔的脸,“请太医看过了吗?”
夜幕低垂,随着宫妃们一个接一个回宫就寝,宫女所内,一把沉重的戒尺忽然落下。
“皇上既然笑了,想必今夜心情不错。”慧贵妃心想,“说不定……”
“娘娘说的是。”颖贵人忙找个由头跟她拉近关系:“纯妃姐姐的身子骨是弱了些,三天两头病着,昨天我们几个还商量着要去探病。”
养儿防老,民间如此,宫中更是如此,待到容颜老去,还有什么可以依靠,自然只有膝下麟儿了。即便这孩子愚笨了些,但也是一位亲王,足以成为年迈母亲的后盾,若是运气好,生得聪明伶俐,才德兼备,兼之讨皇上喜欢,那么日后……连太后的位置都是可以博一博的。
譬如这次,虽然对方带来的仅有四个字,但字字千金。
“还有你,左手侧放在腰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