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十章 压制

“你,你想做什么?”锦绣被她吓得后退几步,手臂被她一挽,忍不住挣扎起来,“你干什么?你要带我去哪?”
“给她给她!”
过了不久,耳边传来轻轻的鼾声,魏璎珞转眼一看,这小姑娘已经睡着了,无奈笑笑,替她拢了拢身上的被子,真是个孩子,睡觉都不安分,被子都滑到腰上了,也不怕夜凉感冒。
“马上来!”魏璎珞应了一声,然后压低声音对众宫女道,“还等什么,把水桶跟地上的水渍清理一下,其他的我来解决。”
“别急,慢慢来。”魏璎珞对自己说,“首先,我得先收集情报……两种人,一种是在宫里待得时间长的,还一种是地位高的,这两种人知道的事情都多,我要想办法结识这两种人……”
“我,我不信……”锦绣语气更弱。
锦绣无可奈何,贝齿咬唇,唇上几乎要渗出血来,万般不情愿的将手里的被褥递过去:“拿去!”
魏璎珞也慢吞吞的回了炕上,眼角余光向周围一扫,不少人急忙避开了她的目光。
“哎,说起来这事都是锦绣起的头,锦绣,你给璎珞道个歉,这事不就完了?”
却见魏璎珞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朝锦绣走了过来。
门内的宫女们齐齐松了一口气,这一口气吐完,人人都有些意兴阑珊,困意跟着上来,不少人直接往自己床上爬。
“就是,不就是一床被子的事吗,何苦闹到上面去?和*图*书
她一声令下,众人立刻付诸于行动,宫女们匆匆忙忙将水桶藏到床底下,一时之间找不到扫撒工具,两个宫女索性跪在地上,掏出帕子将水渍擦拭干净,等她们做完这一切,魏璎珞才抬手松了松发髻,一副刚刚从被窝里爬出来的慵懒模样,拉开房门道:“姑姑,这么晚,您怎么来了?”
待得时间长的,方姑姑。
锦绣吓坏了,下意识的用另外一只手抱住柱子不肯走,其余宫女面面相觑一阵,也一个个冲了过来,抱手的抱手,抱腰的抱腰,还一个匆忙将门给关上了,然后七嘴八舌的劝道:“璎珞,别这样,都这么晚了,打扰姑姑休息,你真不要命了吗?”
你当我是你的佣人?锦绣被她气得头晕眼花,胸膛起伏了好久,才不情不愿的下了床,将被褥丢到魏璎珞床上,然后飞快回了自己炕上,用湿漉漉的被子将头一蒙,被子微微颤抖,也不知是不是在里面偷偷哭了。
目光重又回到锦绣脸上,魏璎珞淡淡道:“你觉得我是在出风头?我只是在帮吉祥而已,你也可以帮她,你们人人都能帮她,只是你们没一个选择这么做,所以最后得到夸奖的是我,你们只记得我吴总管夸了我,怎么不反省自己什么都没有去做?”
绣坊离天子实在太远了,她见不到他,只有手里的绣品有可能见到他,但这有什么用,她不是来奉献自己hetushu.com手艺的,她是来为姐姐找回公道的。
哐当一声,房门再次关上。
可这次却没人应和她。
其余宫女立刻不同意了,纷纷对锦绣怒目而视:“你够了没?”
“给我放床上,铺好。”魏璎珞负手而立,懒洋洋的吩咐道。
众宫女急忙应道:“是!”
而地位高的……
魏璎珞压根不反抗,锦绣要,她就松手将被子还给了她,然后径自往门外走:“我去找姑姑咯。”
“够了!”魏璎珞打断她的话,冷冷道,“我懒得再跟你讨论这事,你记住,我魏璎珞这个人,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你今天怎么对我,我事后必当百倍还你!好了,去啊,你们都去啊,去姑姑那!”
墙头草迎风倒,生怕事情跟魏璎珞说的那样,闹大以后,连累大伙一起受苦,众宫女们纷纷将矛头掉转,指向了锦绣,千夫所指,无疾而终,被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挤兑责难,锦绣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最后只得忍着一口怨气,对魏璎珞低头道歉:“我知道错了,璎珞,你放手,我再也不说这事儿了。”
毕竟就在几个时辰之前,就有一个宫女因她被驱逐,未等太阳落山就抱着一团蓝布包袱,哭哭啼啼的出了宫,余生再也别想踏足宫门半步。
“璎珞。”熄烛之后,吉祥靠在她身旁,小声与她咬着耳朵:“你好厉害啊。”
谁愿步她后尘?
众人虽然嫉妒魏璎和-图-书珞,但比嫉妒更多的,是忌惮。
魏璎珞眼前浮现出一只缠绕翡翠念珠的手腕。
“吵成这个样子,隔着十里远我都能听见,你让我怎么睡?”方姑姑走进门来,目光在众宫女脸上一扫,“说说,这么晚了,一个个不睡觉,都在吵些什么?”
几声重重捶门声打断了她的话。
“帮人作弊,你还有理了?”锦绣反唇相讥,“也是我心善,没有当场揭发你们,你们哪儿绣的是什么锦鸡牡丹图,吉祥先前绣的分明是条金鱼……”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想要不被人欺负,有时候只能心狠一些。”魏璎珞懒洋洋的回道。
众宫女立刻吓傻,目光齐齐看向魏璎珞,竟是不知不觉将她当成了主心骨,指望她给众人拿主意。
“道个歉,这事就没发生?”魏璎珞笑道,“你真当我这么好打发?”
“迟早要给你好看。”锦绣心里想着,忽见一只手从旁边伸来,将她的被褥从床上拖走,她吃了一惊,回头望着对方道,“魏璎珞,你拿我被子干嘛?”
“去啊。”魏璎珞抬手指着房门,“我在这里等你们,你们快去啊。”
魏璎珞的目光从这群人脸上一一扫过,心中冷笑,不过一群墙头草,哪边风劲哪边倒,锦绣强势她们就倒锦绣那边,觉得她难搞又倒向她这边。
“你!”锦绣心中已经有些怕了,但嘴上还是不饶人,声色俱厉道,“你真当我不敢?”和图书
“怕?该怕的人不是你吗?”魏璎珞笑吟吟道,“还记得之前那个宫女是怎么被赶出去的吗?‘主子最讨厌搬弄是非的蠢东西’——这话吴总管才说完,你就给忘了?”
“还想连累我们?”
“带你去见姑姑啊。”魏璎珞笑靥如花,拉着她往门外走,“再晚一些,恐怕姑姑就要睡了。”
锦绣觉得自己一肚子委屈,眼睛里忍不住饱含泪水,尖叫道:“那你还想怎样,让你抽几巴掌吗?行,你来啊……”
“真羡慕你。”她摸摸对方略带一丝娃娃肥的脸,像摸着过去那个无忧无虑的自己,夜已深,她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最后实在是睡不着,只能睁着眼睛看着乌黑乌黑的天花板,心想:“我终于进绣坊了,可姐姐的事,我该从何下手呢……”
有锦绣这个好榜样在,相信这些人会消停一段时间,不会也不敢再找她麻烦。
锦绣同样如此,偷鸡不成蚀把米,本想给魏璎珞找些不痛快,最后险些将自己的脸送上去给人抽,她不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反而因为今夜的事情,彻底记恨起了魏璎珞……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方姑姑脸色一沉,教训道,“明儿自己拿出去晒干,今儿晚上你就把被褥翻过来盖吧,记住,不许再出声,否则一并挨罚,听见没!”
“没什么。”魏璎珞神情平静道,“是我刚刚不小心,把茶壶打翻了,湿了床上的被褥,大伙正在帮我合计该hetushu.com怎么办呢。”
咚咚咚!
锦绣闻言目瞪口呆,她原以为魏璎珞是在逞强,哪知道她居然真敢这么做,忍不住问:“你,你真不怕被姑姑惩罚吗?”
“你真当我们不敢?”锦绣对左右宫女道,“走!”
魏璎珞随手一丢,将一床湿漉漉的被褥丢给她,然后将方姑姑先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明儿自己拿出去晒干,今儿晚上你就把被褥翻过来盖吧。”
“不信,那我们现在就去试试。”魏璎珞却笑得更加镇定自若,扯着她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然后呢?”魏璎珞怜悯的看着她,“你以为掌事姑姑那么有空,替你慢慢断出是非黑白啊!今天我们几个人,就住在同一间屋子,但凡闹出一点事,大伙就会一并被罚,搞不好还会一起被赶出去,你信不信?”
“你想得美!”锦绣伸手去扯自己被褥,“把我被子还来!等等……你去哪?”
房门敞开着,夜风从外头呜呜吹进来,一群刚刚还叫嚣着要去告状的宫女,脚下却像涂了鱼胶一样,死死黏在地板上。
“大半夜的,都在闹什么?”方姑姑的声音隔门而来,“开门!”
吉祥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也不知将这话听进去没有。
锦绣闻言哆嗦了一下,那个抱着蓝布包袱,于斜阳落日下,垂泪离宫的萧索背影,又再次浮现在她的眼前。
“我可没有搬弄什么是非,今晚上的事全是你给闹出来的,大伙都看见了……”锦绣急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