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九章 争执

“是啊,我们不过说你两句,你居然这么对我们?”
玲珑迈出去的脚停在空中,内心尴尬无比,只觉得屋里每个人都在看她,羞得脸也红了。
笑声骂声嘈杂一片,吉祥虽然拼命替魏璎珞反驳,但是双拳尚且难敌四手,更何况是这么多张嘴。加之吉祥嘴笨,比冷嘲热讽的功夫,压根不是这群人的对手,驳到最后,反将自己气得半死,一张小脸胀得通红,胸膛起伏道:“你们,你们这群……”
“叫她踩着我们上位,这就是下场。”锦绣得意的笑道,末了还不忘回头问众人,“你们说,我该不该这么做?”
吉祥闻言一愣:“为什么?”
锦绣只觉自己变成了一个自说自话的小丑,她不敢回头,怕一回头就看见一张张嘲笑她的面孔,情急之下,她一把拉住魏璎珞的胳膊,怒道:“你倒是说句话啊!”
她回过头,瞪着身后提着水桶的魏璎珞,怒道:“你干什么?”
“锦绣,你太坏了!”吉祥气得跳脚,“我讨厌你!”
“以后可得长长记性,别为了出头,这么急功近利!”
魏璎珞慢慢从被褥里爬出来,用手摸了摸身上这床被褥,只觉又沉又重,已经从外头湿到里头,夜寒露重,盖这样一副湿被子,只怕会盖出病来。
众人四下打量自己日后的住处,只见窗明几净,桌椅俱全,墙上还挂着一副观音图,观音慈眉善目,手持净瓶,当中插着几根碧绿柳叶,哪里像是下人的住处,比得上民间一些小富人家的小姐闺房了。
“没什么。”魏璎珞微微一笑,“我只是在想http://www.hetushu.com,若是有一两个比我们早进宫的宫女姐姐在就好了,我们可以跟她多讨教讨教宫里的规矩,免得日后行事,不小心犯了忌讳。”
“你干什么啊?”吉祥不满的推了她一把,将她推离魏璎珞身边,“你很烦哎,璎珞姐姐今天已经很累了,你能不能让她早点休息啊?”
“一个野心勃勃的坏东西,就知道拉踩我们……”
“你说得是。”吉祥对她的话全然信任,她轻轻叹了口气,眼睛又再次望向桌子上两盘点心,“要不是怕犯了忌讳,我一个人就能吃光……”
“嗯!”吉祥如同一个听话的小妹妹,立时同她一起整起铺子来,还特地将两人的枕头拉近到一处,这样两个人就能挨在一块睡,若是睡不着,夜里还能咬咬耳朵,说些悄悄话。
“好啊,你不敢说话是不是?”锦绣见自己再次被无视,终于失去理智,她快步冲到桌前,桌上除却两盘点心,还放着一只墨竹纹胖茶壶,她提起茶壶返回到璎珞窗前,满壶的茶水朝被魏璎珞的褥上浇去。
“可不是,把咱们都比成烂泥了!”
“让她们去。”魏璎珞似笑非笑道,“反正倒霉的只会是她们,不是我。”
“我们怎么了,你倒是说啊!”锦绣伸手往她胸口一推,将她推到床上的湿被褥上,吉祥气急,眼看着就要与她大打出手,忽然哗啦一声,一桶清水从锦绣身后泼来。
“时候不早了。”魏璎珞甚至连一个眼神都吝于给她,转头对吉祥道,“咱们整整铺子,早些歇下吧。”和图书
魏璎珞若是反唇相讥还好,然而锦绣一顿讥讽,甚至换不来一个稍带敌意的眼神。
吉祥是个行动派,在别人还在为一个靠窗的位置争执不下时,她已抢先跳上炕头,抢下这屋内最好的位置,然后回头一笑:“来啊!”
魏璎珞淡漠的瞥了她一眼,这人的小心思,她哪里看不出来?
尤其是桌子上还放着两只盘子,一个盛着豌豆黄,一个盛着芸豆糕,御厨的手艺自不是民间小店能比,一个个小巧可爱,剔透玲珑,走近一看,上头还雕着小鸟图,翎羽分明,堪比艺术品。
言下之意,连饭都不许吃饱,夜宵更是想也别想。
魏璎珞微微一笑,提着剩下的半桶水,一路走一路浇,将所有人的被褥都浸在了水里。但闻屋内尖叫声四起,宫女们一个个从床上跳了下来,七嘴八舌的骂道:“璎珞,你疯了!”
“时候不早了,你们睡吧。”方姑姑环顾众人,目光尤其在吉祥脸上停了一会,眯眼道,“明儿早上我过来,如果盘子里的东西少了……”
“执帚、刺绣考核,你们便是正式的宫女。”方姑姑严厉的目光往众人身上一扫,“从此住在这儿,归我管束。”
“多大点事,你已经谢了我一天了。”魏璎珞环顾四周,“对了,这屋子里,住的都是新来的宫女吗?”
“我说错了吗?”锦绣可不愿意跟这个莽货动手,这种傻人,下手没个轻重,她身娇肉贵可吃不消,急忙将话题指向魏璎珞,“不信你问问她,今天大出风头,是不是为了她自己?”
她们这么多人,魏璎珞只有一和-图-书个,又非亲非故的,方姑姑凭什么信她不信她们?
锦绣心中也有些不安,但她还是有些小聪明,眼珠子一转,她高声对屋子里的宫女说:“今天她出的风头还不够多吗?敢去告状,咱们这儿这么多张嘴,怕她不成!”
“我睡这!”
“是我坏,还是你那位璎珞姐姐天生遭人厌啊?”锦绣掩唇一笑,问身周的人,“你们说呢!”
“你胡说!”吉祥性子急,立时从炕上跳了下来,袖子往上一卷,看似要跟锦绣动手了。
吉祥立刻咽起口水,她家中并不富裕,家人将她送进宫,就是为了家里能少张嘴,因挨饿的时候多了,故而这两盘子点心对她的吸引力,比慧贵妃手腕上的翡翠珠串的吸引力还大,她两眼直直盯着两盘点心,问:“姑姑,这是给我们准备的夜宵吗?”
回答不是,锦绣会说她狡辩,回答是,又立刻中她下怀,索性继续无视她,将折好的被褥铺开,人往被褥中一钻,有些疲惫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吉祥,过来。”
“当然是魏璎珞咯!”
众口铄金,三人成虎,只要屋子里的人一口咬定,是魏璎珞自己弄湿了被褥,然后故意栽赃陷害给锦绣不就成了?
“啊!!”锦绣尖叫一声,瞬间就成了一只落汤鸡。
“是给你们准备的。”方姑姑道,吉祥脸上刚露出一丝喜色,便听见她补了一句,“但只许看,不许吃。”
“哎!”玲珑以为她在喊自己,心想这同乡人还挺够意思,正要抬脚走过去,却见她不停摇着手喊:“璎珞,璎珞快过来,我给你占了个好位置!和*图*书
说完,她扔下手中的湿被褥,踩着绣花鞋下了床,伸手推门,出屋去了,这举动让屋子里的笑声一止,众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紧张跟心虚。
“啊!”吉祥从被褥里跳了出来,朝锦绣大叫道,“锦绣,你干什么啊!”
“不,这铺子是我先看中的!”
笑声此起彼伏,宫女们你一言我一语道:“该,就该这么做!”
“来了。”吉祥像个受主人召唤的小宠物一样,很快就将锦绣落在脑后,脱了鞋袜往被褥里钻。
魏璎珞手一松,已经空无一物的木桶从她手中落下,骨溜骨溜滚至锦绣脚下。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吉祥是挨着魏璎珞睡的,她的被子也被泼了水,好在只湿了一个小角落,其余地方还能睡人,狠狠瞪了那群落井下石的宫女一眼,她拉了拉魏璎珞的胳膊,低声说:“璎珞姐,你睡过来,咱们两个盖一床被子。”
魏璎珞捏着自己的被褥看了片刻,忽然抬头对她一笑:“稍等片刻。”
“是啊,怎么了?”吉祥疑惑的看着她。
方姑姑将一群小宫女们领进宫女所。
魏璎珞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中有些无奈,吉祥心底虽好,但却有些心直口快,不懂得自己一句无心的话可能会得罪人,日后她可得好好说说她,但现在么,忙碌一天下来,魏璎珞也累了,她提着包袱爬上炕头,吉祥接过她手里的包袱,亲昵的对她笑:“璎珞,今天多谢你了。”
“你不必这么替她说话。”锦绣冷笑道,“你以为她真心帮你?我告诉你,她是为了在吴总管面前彰显自个儿,你不过和*图*书是她的一块踏脚石,咱们全部都是她的踏脚石!”
先前没有为魏璎珞说话的玲珑,此刻终忍不住抱怨起来,她愁眉苦展的对锦绣道:“哎,你何苦去惹她,我看啊,她这会儿定是去姑姑那告状了。”
眼见事态发展到如此地步,吉祥有些急了:“别,别,大家不要去,璎珞只是一时冲动,她不是故意的!璎珞,你快说话呀!”
“太过分了!”
“走!一起去找姑姑!”锦绣抬手擦了把脸上的水,她浑身上下都湿透了,水珠一个劲顺着她的鬓发以及衣角往下落,她眼神阴狠地盯了魏璎珞一眼,然后抬脚往门外走,“我倒要看看,做出这样的事,姑姑还能不能容你!”
“早看她不顺眼了。”
“叫她出风头!”
众宫女眼中一亮,心道是这个理。
“你们进宫是来伺候人的,不是来当小姐的。”方姑姑冷冷教训道,“手脚要利落,形容更要干净整洁,尤其身上不能有脏味儿,否则给贵人闻见了,那叫大不敬,你们要遭殃,我也落不得好,故而这鱼肉是断断沾不得的,一顿饭也许吃个八分饱,免得你们老出恭。”
其余人也跟她一样低眉顺眼,木头人一样立在原地,直到方姑姑离开,这群木头立时活了过来,一个个争抢起屋内床铺来。
“你看中就是你的?”
吉祥心虚的低下头。
一声嗤笑响起,这样刻薄的笑声也算独树一帜,两人循声望去,果见锦绣不知何时站在了她们身旁,对魏璎珞笑道:“你也真是,她说什么你都信啊?我看,哪里是问什么规矩,分明是某人想要巴结姑姑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