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四章 莲花

魏璎珞看了眼吉祥的手。
被她喊到名字的宫女吃了一惊。
“你还好意思说!”吉祥鼓起两边面颊,“刚才要不是你推我,我根本不会犯错!”
她自己是个喜欢暗地里下绊子的人,就觉得其他人也如她一样。
魏璎珞偷眼看去,只觉眼前一亮,仿佛转角之时暗香浮动,池中白莲轻轻绽开。
说完,她不再久留,踩着一地莲花匆匆离去。
“陆晚晚,闭嘴!”她转头瞪去,“我没问你!”
白衣秀女缩了缩肩,似乎被她吓住了,此刻她身旁一名端丽秀女扯了扯她的袖子,附耳低语:“你真是,为个不懂事的奴才,不值当和乌雅姐姐生气。”
“你姐姐真好。”吉祥天真的回应着,“好羡慕你有这样的姐姐。”
那是一名白衣秀女,容色清丽,远胜身旁诸佳丽,最为难得的是那顾盼之间的柔弱之态,仿佛西子捧心,我见犹怜。
青石板上一朵又一朵莲花,像青色的湖水里慢慢盛开白色的花。
说完上下打量了魏璎珞一番,先前也说了,她从来不是一个能够欣赏其他美人的女人,妒色一闪而过,笑道:“倒也不是不行,你来换她,怎样?”
长长队伍跟在大宫女身后,犹如一池青鱼,顺水而游,朝它们该去的地方流去。行至一半,魏璎珞的袖子被人扯了扯,她转过头,见吉祥四下张望了下,警惕的像只小老鼠,显见刚刚的事儿实在吓坏了她,现在说话,声音都压低了好几拍,生怕被人听见。
“行了行了。”于是她无所谓的挥挥手,对hetushu.com仍跪在地上的魏璎珞道,“就冲你这哈巴狗的样,我饶她一命!”
“嗯?”吉祥一楞。
同色的香粉倒在一起,累成了玫瑰色的小小一团,魏璎珞跪在地上,双手向上一捧:“请乌雅小主抬足。”
魏璎珞解下腰间香囊,头也不回的喊道:“玲珑,你身上的香囊呢?”
“我从前也跟你一样,总是闯祸,自己处理不来,就哭着喊我姐姐。”魏璎珞背对着吉祥道,“她每次都会来救我。”
这笑声让吉祥心里发冷,平生第一次发现,有些人,是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其他人的痛苦之上的。
吉祥打了个哆嗦,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明明离得那样远,却能够感觉到顺着井口飘出来的那股子寒气,冰冷刺骨,宛如刮过乱坟岗的晚风。
与此同时,耳边一片吸气声。
乌雅青黛皱了皱眉,眼角余光扫向其他秀女。
耳边同时响起魏璎珞的声音,她道:“奴才读书少,却听说书先生说,东昏侯为最宠爱的潘妃作金莲贴地,潘妃行走其间,宛如步步生莲,美丽不可方物,因此备受宠爱。今日璎珞雕虫小技,用玫瑰花粉嵌入鞋底,祝愿小主心愿得偿、步步高升!”
她这一走,此地也没别的好戏可看,众秀女便也一个个跟着离开,陆晚晚走到一半,回头冲魏璎珞和善一笑。
言罢,一只脚便重重碾在吉祥的手背上。
仅仅只是看着这样的背影,吉祥就觉得心里难过起来,忍不住紧紧握住她冰冷的手,想要温暖这只手,http://www.hetushu.com温暖这颗心。
她看着的,是一口井。
吉祥茫然抬头,泪水朦胧了她的眼睛,花了好几秒,她才看清楚眼前的状况,忍不住发出跟旁人一样的吸气声。
虽说一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出头,但众目睽睽之下,玲珑只得不情不愿的走了出来,解下香囊递过去:“拿去。”
兰花遍地,清香葳蕤,然而魏璎珞的目光却不在任何一朵兰花上。
白胖胖的手背上,乌青一片,烙印着一朵黑色的莲花,花瓣花蕊,皆向外渗着血。
包括魏璎珞在内,众宫女都低头应道:“是!”
“中选,她吗?”魏璎珞顿住脚步。
“……到底是中选还是落选,只有老天才会知道了。”魏璎珞微微一笑,这一笑散去了她眼底的阴寒,她牵起吉祥的手继续往前走,“对了,吉祥,你刚刚哭着喊我的时候,很像从前的我。”
“哦?”乌雅青黛挑了挑眉,“如何分忧?”
“没事了,我会陪着你的。”吉祥轻轻说,“我会陪着你的……璎珞姐姐。”
“好了。”魏璎珞放下乌雅青黛的脚,毕恭毕敬,“请小主走两步试试。”
待脚步声离远,魏璎珞才缓缓起身,来到仍跪在地上不敢动的吉祥身旁,深叹一口气,伸手将瑟瑟发抖的她扶起:“吉祥,没事了。”
魏璎珞心中一片霜冷,面上却更加恭敬温顺,垂首对乌雅青黛道:“小主匠心独运,特意将鞋底雕刻成莲花形状,可惜还少了一样东西,奴才斗胆,愿为小主分忧。”
主子完全没http://m.hetushu.com有饶了她的意思,反将她的哭喊当做一件有趣的事儿,竟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或许冰冷的不是井,而是魏璎珞此刻的目光。
眼前的背影又萧索又寂寞,像冬天凋零的叶子,万般不舍,却又无可奈何的离开了自己生长的大树。
被她唤作纳兰姐姐的,正是先前阻止她帮助吉祥的端丽秀女,名唤纳兰淳雪,她摇了摇手里的宫扇,淡淡道:“生得漂亮又如何,还不是包衣出身,天生的奴才,给乌雅姐姐提鞋的命。”
乌雅青黛闻言一愣,她回头望去,只见自己刚刚走过的青石板上,竟留下迤逦一串莲花印。
“给我。”魏璎珞一边说,一边解开香囊,将里面的玫瑰香粉倒在地上。
头顶上传来一声轻笑,然后一只鞋底带血的绣鞋落在她干净的手掌心里。
忽然之间,手背上的痛楚消失了。
“哎呀。”陆晚晚不顾身旁纳兰淳雪的阻止,以扇掩唇,帮腔了一声,“步步生莲,好生别致,你回头看呀。”
但这儿是后宫,能够心平气和欣赏另外一个女人美貌的女人,凤毛麟角,当中绝不包括眼前这位名唤乌雅青黛的秀女。
“乌雅小主。”魏璎珞垂着头,恭声道,“请高抬贵脚。”
“哦,哦……”吉祥似乎还没从刚刚的事里回过神来,魂不守舍的应着魏璎珞的话。
踩断两个小宫女的手是小事,就怕有人背后告状,说她身上带了血腥气,此乃血光之灾,不宜面圣……
乌雅青黛顿时不急着要惩罚这两个小宫女了,只想快点让皇上http://www.hetushu.com看见这一幕,晚了,谁知道那些个狐媚子会不会效仿她,弄出一地玫瑰花牡丹花来。
陆晚晚张了张嘴,最后将话吞回肚里。
发生了什么……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大宫女呵止她两,教训道,“宫女留用,都要经过持帚、刺绣两关,别光会耍嘴皮子,得手上有真功夫,快走!”
乌雅青黛居高临下地望着魏璎珞,脸上浮现出一个令人胆寒的笑:“你一个小小宫女,也妄想请我容情?”
“我先给你简单包扎一下。”魏璎珞取出条干净帕子,小心翼翼的为她包扎,“待会带你去找大夫……”
“你究竟在搞什么名堂……”乌雅青黛走了几步,面色阴沉,“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今日我不办了你们,回头……”
乌雅青黛瞥了她一眼,又摇着扇子,来来回回走了几步。
只见魏璎珞不知何时跪在了她身旁,手中握着一只脚——乌雅青黛的脚。
魏璎珞双手捧着乌雅青黛的绣鞋,然后以香囊沾粉,均匀的将香粉涂抹在乌雅青黛的鞋底,神情专注,似乎在做一件极为重要的事。
“小主想要奴才的手,奴才自然心甘情愿的奉上。”就在众人觉得魏璎珞要倒霉的时候,却听她话锋一转,“只不过,今日是小主殿选的日子,乃是大喜之事,不宜添上血腥,污了小主的好心情、好运道。”
“救人就救到底啊,她这算什么?”锦绣压低声音抱怨。
见陆晚晚被自己一句话喝退,乌雅青黛更是得意,重又将目光落在吉祥身上,眼中闪过一丝凶光,面上却带着甜和_图_书美微笑,道:“啧啧,刚入宫的宫女啊,难怪这么没规矩!既然弄脏了我的衣裳,就用你这只手来赔吧!”
“咦。”看着她的侧脸,陆晚晚咦了一声,“纳兰姐姐,这个小宫女长得挺好看的。”
被她如此温柔对待,吉祥的心慢慢定了下来,如同湖中飘萍渐渐靠了岸,含着泪应道:“嗯……”
“璎珞!”她带着一丝小孩子的天真依赖,可爱的埋怨着,“乌雅氏那么坏,你怎能帮她中选?”
魏璎珞看了她一眼,陆晚晚好歹为吉祥说了一句话,你这种话都不敢站出来说一句的人,又能苛求她什么?
“不,是我羡慕你。”魏璎珞的声音越来越低,“你喊我的时候,我会回应你,但我姐姐……再也不会回应我了。”
只是就这样放过这两人,又有些心有不甘,于是冷着脸道:“你倒是挺会说话的,可现在这鞋子弄脏了,我不高兴!”
“爹……娘……”终究是个孩子,难过的时候忍不住求助于自己亲近的人,“救救我,帮帮我,方姑姑,喜儿,锦绣……璎珞!”
吉祥疑惑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剧痛袭来,吉祥冷汗如雨,眼前一阵泛黑,又不能躲,只能趴在地上哭喊着:“好疼,好疼啊!主子饶命,主子饶了我!”
只可惜她是站着的,而魏璎珞是跪着的,所以这一笑,魏璎珞没有看见。
不知何时,她们已经走到了兰花苑。
“吉祥,你可真是笨手笨脚的!”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却是锦绣叉腰走来,薄唇向外吐着风凉话,“差点把咱们都害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