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二章 百鸟裙

“真是造孽啊,哪有这样对待闺女的?”
咚。
离着花轿比较近的行人忍不住疑惑道:“什么声音?咚咚咚的……”
“你说。”魏璎珞立刻一副洗耳恭听状,“我在听。”
“小姐。”侍女端着一只木盘过来,阿金拿起木盘中放着的红盖头,轻轻盖在魏璎珞的凤冠上,若有深意的说,“别哭了,你……定会得偿所愿。”
“妈妈,她头上出了好多血啊。”
巧姐儿是阿金的干女儿,也是她的命根子。
她并非贪图富贵,只是忧心干女儿的将来。
被她目光所慑,阿金情不自禁的点点头。
“……她的脸被井水泡得发胀发白,已认不出她原来的样子。”阿金沉声道,“但我认得她身上的衣服,那是一条百鸟朝凤裙,死掉的是兰花苑的云贵人。”
似乎越是离奇的事儿,越能吸引人的目光,于是越来越多的行人拥挤过来,有几个胆大包天的混混,竟越过人群,伸手去推开轿门。
这个答案有些出乎魏璎珞的意料之外,她楞了楞,问:“皇上不喜欢漂亮的女子?”
话音刚落,一串泪珠垂落下来,滴答一声碎在地上。
咚。
“没,没。”阿金忙否认道,又支吾片刻,终还是忍不住最后劝了句,“可你这么做了,怕是从此以后都回不了家了……”
“小姐……”阿金闻言一愣。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惊叫声引来了一群围观人,其中就有阿金。
这个时辰,这个地方,阿金应该已经把人给带到了。
“宫里面行差一步,万劫不复,直至今日,我也不知道云贵人是因为被皇上训斥了,一时想不开而投了井,还是有人拿这个做借口送了她一程。”阿金再次相劝,“所以啊,璎珞,好好嫁人吧,别再想着宫里面的事,还有你姐姐……”
“天底下,哪有不喜欢漂亮女子的男人。”阿金摇摇头,“皇上是喜欢她的,否则也不会临幸个两次,就http://www.hetushu.com将这个平民出生的汉家女子提拔成了贵人,只是她太贪心,想要的太多,又做得太过。”
过世的母亲留给魏璎珞姐妹两的,除却被人夺走的那些,还有一双碧玉手镯,一只麒麟项圈,一对玛瑙牡丹耳坠,以及两根纯金打造的簪子。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问这些做什么?”站在她身后的中年女子叹了口气,一边给她梳着头,一边劝,“安心嫁人不好吗?我替你打听过了,新郎家境虽然一般,却是个实诚人,若我当年有的选,我宁可嫁个这样的人,好过进宫当了宫女之后,蹉跎岁月,老了容颜,直至出宫,也只见过皇上一面。”
“阿金姑姑。”魏璎珞忽然开口打断她的话,然后缓缓回过头来,瞳色幽幽,仿佛两口深井,只是一望,就叫阿金打了个哆嗦,恍惚之间,似乎又回到了六年前,她站在井旁,井口向外飘出冰冷的寒气与尸气,雪一样白茫茫一片。
“准备好了。”魏璎珞忽地开口,断了她接下来想说的话。
“小姐……”阿金面露感动。
“啊!!”
怪声不断在他身后响起,魏清泰忍不住回过头去,压低声音对轿子里的人说:“你在搞什么鬼?”
魏清泰狠狠瞪了魏璎珞一眼,然后绞尽脑汁的解释道:“你看她疯疯癫癫的样子,当然被除名了……”
魏璎珞咽了咽口水:“她为什么要投井?”
桌子上搁着一面鎏金铜花镜,明晃晃的镜面照出屋内两人。
胸前挂着一颗红绣球的新郎官儿忙翻身下马,正要拉魏璎珞起来,便见她回过头来,朝他厉喝一声:“你知不知道我魏家是内务府包衣,我在宫女备选名册上!你强娶待选宫女,不光自己要杀头,全家都要跟着掉脑袋!”
佐领?
只是,谁家新娘会如她这样,喜服外头里三层外三层,捆着一圈麻绳呢?
随着她的话语,紫禁城的红瓦青砖和图书渐渐浮现在魏璎珞面前,里三层外三层,如同她身上这条绳子,将她牢牢固定在了一个名叫后宫的牢笼里。
阿金想了想,笑道:“管不住自己嘴的人,连见皇上龙靴的机会都没有,好了好了,别皱眉头,小心长出皱纹来,我给你说一件我亲眼看见的事吧。”
“老爷。”阿金回头望向他,欲言又止。
那位至高天子,喜欢漂亮女子,又戒备漂亮女子。
然而花有开时,也有败时。
不等她将话说完,房门忽然吱呀一声被人推开,魏清泰推门:“吉时快到了,都准备好了吗?”
魏璎珞沉默片刻,轻轻问道:“皇上是个什么样的人?”
“哎呀,看看,她身上怎么还捆着绳子啊?”
“就是因为她身上的裙子。”阿金喃喃道,“那裙子真美啊,我到现在还记得她穿着裙子走在御花园里的样子,流光溢彩,分不清是阳光都聚在了她身上,还是从她身上散落下来的光……”
挤进人群一看,阿金也忍不住双手掩口,发出小声的惊叫。
“大约是四年前的事了,一位贵人死了。”阿金缓缓道,“因为一条裙子……”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
血,理所当然。
哪怕头破血流,不人不鬼,也不后悔。
“阿金姑姑。”魏璎珞淡淡道,“再与我说些宫里面的事吧。”
与其说是嫁人,倒更像是要将她沉塘,献祭给水中的龙王,换得一族一村的安宁丰收。
咚。
铜镜内,被五花大绑的新娘子艰难起身,转身之际,嘴唇贴近阿金的耳朵,轻声耳语:“我娘留给我跟姐姐的那些东西,我已经全部放在喜饼盒里,让巧姐儿带回去吃了。”
魏璎珞此刻的目光,真像那口井。
“说实话,我很羡慕巧姐儿。”魏璎珞垂下脑袋,声音越来越轻,“若我母亲还在,若我姐姐还在,定会像你护着巧姐儿那样护着我,不会将我五花大绑,让我哭着上花轿……”
和_图_书中岁月蹉跎了阿金的年华,曾经追随的主子又是个不得宠的,没能力打赏手下,故而阿金在宫里面没能攒下多少钱。等到出宫回了娘家,又发现小时候定下的亲事已经作了废,男方等不到她出宫,已经娶了别人,如今孩子都已经有她膝盖那样高了……
咚。
于是,也就不后悔替魏璎珞做那件事了。
新郎官被吓坏了,几乎是立刻松开手,让魏璎珞又重新跌回了地上,他也没有再扶她,而是如避蛇蝎的退了两步,慌慌张张的看向魏清泰:“这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她被除名了吗?”
“这哪是嫁女儿,该不会是在卖女儿吧?”
这并非他的错觉,因为身旁的人经他一提醒,也开口道:“怎么,你也听见了?我也听见了啊,咚咚咚的怪声音,似乎……是从花轿那传过来的?”
身后传来一声轻笑,接着是魏璎珞柔柔的声音:“佐领大人,您觉得我的样子,像是个疯子吗?”
有了她这句话,红盖头下,朱丹色的唇向上翘起,似胜券在握。
“我之前求你做的那件事,你做了吗?”魏璎珞盯着她问。
魏璎珞自打上了轿子,就开始默默计算时间,轿子走了半个时辰,外面是红颜街,轿子走了一个时辰,外面是长平街……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皇上不喜欢的,正是这条裙子。”阿金沉声道,“那是仿唐时安乐公主的百鸟朝凤裙,作价昂贵,造时许久,宫中崇尚节俭,连皇后娘娘都不会让人做这样的衣裳穿,故而皇上骂她以奇装艳服,行媚上之举,当场削了她的位份,贬为宫女。”
与其嫁过去做小,不如一个人清净自在,几年后,认了个孤女承欢膝下,所有的心血便都扑在这个女儿身上,想让她吃好,想让她穿好,想让她嫁得好,这些都需要钱……
“干什么呢?”魏清泰气得脸色发青,带着家仆过来驱赶,“走走,走走,哪里来的二流子,和*图*书连新娘子的花轿都敢乱闯,信不信我拿你去见官?”
“阿金姑姑。”魏璎珞忽道,“你没有后悔替我做了那件事吧?”
“不知道。”阿金无奈一笑,“从头到尾我都跪着,只见着了皇上的龙靴,没敢抬头看一看他的龙颜。”
“原来如此……”魏璎珞喃喃一声,对那位素未蒙面,高高在上的圣上,有了一份最初的了解。
轿门忽地从里面被撞开,一个五花大绑的新娘子从里面跌了出来。
“什么卖女儿,少在那胡说八道,只不过是轿子太颠,磕到新娘子的头了。”魏清泰面色铁青,一边拼命平息事态,一边朝新郎官摆手,“你还在那看什么?还不快点把人扶上去?”
“那就好。”魏璎珞微微一笑,收敛起了身上那股可怕的气息,转眼之间又变回了一个娇滴滴的新娘子。
他不是讨厌那条百鸟朝凤裙,而是讨厌它背后潜藏的东西,比如……野心。
咚。
“吉时已到,起轿!”
阿金深深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被打动了,却不知打动自己的是那一滴泪,还是魏璎珞的一番话。
明明是个喜庆的日子,门外时不时传来鞭炮声与贺喜声,但魏璎珞却感觉身上有点冷。
魏璎珞缓缓抬头,鲜血顺着她的额头不断向下流,污了那张粉面桃腮的脸,那咚咚声原来是她的撞门声,拿什么撞?身体被五花大绑,双手被反剪身后,自然只能拿额头去撞。
顿了顿,阿金失笑一声:“可是皇上见了,却大发雷霆,当着众人的面,将她骂得抬不起头来。”
“只可惜我这一走,也不知何时能归,怕是看不见巧姐儿出嫁那天了。”魏璎珞轻笑道,“便提前在这里,祝她嫁个好人家,无病又无忧,多子又多寿吧。”
“啊!”
一个时辰后,送嫁的队伍路过长平街,四周茶楼林立,茶楼上的人丢下瓜子茶水,齐齐趴在栏杆上头往下看,目送那长长一串大红色的迎亲队,在爆竹的http://www.hetushu.com噼里啪啦声中缓慢前行。
他似乎并不特别在乎女人的家事出身,所以汉家出生的平民宫女也能被他提拔成贵人,又或者说他其实更偏爱这种没有后台的女子,干干净净,心里只有他,而不是背后的家族利益。
三个时辰前。
咚咚怪响停顿片刻,接着是一声远超先前的巨声——咚!
前方是一口水井,宫女们时常要来这里,为各自的主子打水洗脸。
“可那只是一条裙子……”魏璎珞有些不大明白。
魏璎珞一身大红色的喜服,雪为轻粉凭风拂,霞作胭脂使日匀,尤其唇上一点朱色丹,明艳不可方物,任谁家儿郎得了这样一位新娘,都得欣喜若狂。
“魏清泰!”他面色如霜,指着魏璎珞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一股寒气拖过阿金的声音,透过井水中的女人,侵入她的四肢骨髓里。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眼睛没见着,耳朵总听过吧?”魏璎珞道,“阿金姑姑,宫里面的人是怎样形容他的?你还记得吗?”
来来往往的女子,或沉鱼落雁,或闭月羞花,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妙处,搁在哪儿都是名花一朵,如今聚在一处,便个个争奇斗艳,谁叫满园春色,赏花人却只有一个——当今圣上。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血,好多血!”
咚。
阿金背后却出了一片汗,她似乎有些明白了,为何魏家人那么反对魏璎珞进宫,以至于有些后悔替魏璎珞做那件事了,若是让这样一个女子若是进了宫……
目光在人群中一巡,最后定格在一个方向。
魏清泰大吃一惊,只见前方人群朝两边分开,总管宫女选秀一事的正黄旗佐领大步走来。
而就在她目光四下逡巡的时候,旁人对她的议论一直没有停止过。
而今将头往井口中一探,映入眼帘的,竟是一个女人的浮尸。
“够了。”魏璎珞打断道,“阿金姑姑,你瞅我现在这幅样子,像是能与人举案又齐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