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不是大明星啊

作者:巫马行
我不是大明星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四十七章 我他娘的怎么入围了?

“尽管不是第一,但也非常不容易了,挺厉害啊!”
当然楚青还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能排第十,这种感觉就好像跟个要饭的说,他马上就是千万富翁的感觉……
“那必须的!”
到底什么情况?
而且,能进诗书会的人,基本上都有两把刷子,字写得好,有什么好奇怪的?
她是知道楚青的字,楚青的书法的。
哎,他本不该来的。
欧阳华摇摇头不再看楚青了。
“下面,我宣布前十首诗的书写排名……第一名为十分,最后一名,为一分……”刘老站在舞台中央,清了清嗓子拿着名单稍稍地看了两眼。
这字还用说吗?
“果然是欧阳华吗?”
第二名……
楚青摇摇下意识又换了一个没人座的位置,装作不在意似地拿起糕点就往嘴里送。
这就让人很无语了。
和我的差距……
还是继续吃东西吧。
才子纵横,却也是没办法。
楚青看了看作者名。
我是疯了吧?
一个天,一个地……
徐浩然的字写得真心不错。
“楚青?”欧阳华皱眉。
我怎么可能?
远处,欧阳华淡定地坐在位置上,品着茶,小口小口地吃着糕点,整个人一副掌控全局一样佛系得不得了。
楚青!
至于,躲在角落里的楚青则和这些人显得完全格格不入,呆在一旁,整个人似乎略微有些坐立不安,既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商业互吹,也没有对着上方翘首而盼。
没想到楚青还会书法?
我特么的,是不是听错了?
要不要脸?
“第一名,楚青《梅花》!”
第一?
如果自己青哥诗写得非常烂的话,那么那些老头子们绝对不会这样表情。
白雪满长安?m.hetushu•com
每年的第一名都是他,他已经稳坐三年了,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第三名,慕容河!”
“第一名,算是没什么悬念吧,好像第二名有点悬念,毕竟慕容河鱼徐浩然这两人的字都非常不错,难分伯仲。”
这……
“第二名,欧阳华《咏梅》……”
这特么的是我听错了,还是这群老头子糊涂了,或者是黑幕?
楚青……
我听错了吧?
我是第二名?我是老二?
眼神复杂得如同阿拉伯数字乘法一样。
很孤独。
他,难道完全放弃了吗?
看到刘老上台以后,下方本来商业胡吹,谈天论地议论纷纷的才子们都屏息盯着舞台。
“哪里哪里,我看是慕容兄你的墨宝才对吧,你看,刘老时而皱眉,时而紧锁,紧锁中却又露些许激动,我估摸着这便慕容兄你的,也只有慕容兄才能让这些前辈老师们心中涟漪啊!”
这个人是新人吗?
“非也非也,我看,墨然兄也说不准的……”
当然,旁边也有几个如同一般装逼小说流写的那样围着几个狗腿子时不时地拍着马屁。
“……”
如果真要排的还,楚青的书法绝对排最后一位,但是现在排在了前十,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他们这种模样只有一种说法,那就是楚青的诗写得很好,但是字……
难道其他人写的比我更垃圾?
欧阳华下意识地抬头看着二楼刘菲菲的方向。
“哇,青子竟然入选了,好厉害啊,青子果然有双把刷子!我看中的男人果然是文采斐然全才的,哈哈!”婉月却是惊喜无比,一下子就跳起来了。
这……
开玩笑的吧。
当然,这些不知道和-图-书楚青底细的人并没有感觉到怪异,毕竟他们没有看到楚青的字……
我特么!
咳咳……
楚青?
我们想必也是天作之合的。
……
之前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现在,他知道自己并没有听错。
淡定,淡定。
“恭喜徐兄。”
欧阳华张大了嘴巴。
“哇!”
“刘兄,台上这几位老师看的诗,想必是你的墨宝吧。”
“我也是这么觉得。”
自己写的这个垃圾玩意,竟然还能排前十?
“哈哈……我看,也许是浩然兄的也说不准,毕竟浩然兄的文采可是很惊艳的。”
他很无聊。
不过,江小鱼却不同,江小鱼目光很敏锐地发现那些老头子们正在议论纷纷的诗是自己青哥的……
江小鱼很奇怪。
“哈哈,一般般吧,我也没有很认真地写的。”
“哈哈!”
台上这几个老头子可都是国学顶尖的几个人物之一,你有资格怀疑他们?
自古就是佳人配才子,等到我获得头筹以后,我就去向菲菲表白……
他摇摇头,颇有种高手寂寞,你们一起上都不是我对手的感觉。
他们自然不会怀疑台上这几个人老头子的专业程度。
欧阳华露着淡淡笑容。
“什么,楚青?”刘菲菲并不惊喜,反而很奇怪。
“是啊,欧阳兄稳坐第一,其他人,争的永远都是第二!”
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却偏偏混入了这个世界。
我这样算不算是一个吃货?
啧啧,挺文青的嘛,现在写网络小说都来一把文青作者名吗?
大概又过了数十分钟以后,台上老人们终于选出了前十的诗词,彼此都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
他好像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名hetushu•com字。
“哈哈,莫要谦虚了,若是要我说的话,你们都是相差不远,之前那些老师在皱眉迟疑,恐怕是在考虑你们三位的排名吧。”
看着楚青的模样,刘菲菲和婉月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同情楚青,而且感觉到楚青有些可怜。
他们不认识楚青。
同时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到底这一届我能不能入围呢?
去年,他是第一,今年,呵呵……
“同喜同喜,比不过徐兄与欧阳华……”
“第四名,周墨然!”
今年他诗性大发,又是灵感而作,韵味,行文方面皆是一流,先想必今年也不会太差的。
楚青自己也感觉莫名其妙。
“什么!”
“哈哈,并不是第一,没什么好恭喜的。”
好吧,最后他现在就是拿出手机,随便翻了一部名叫《渡劫十万年》的都市脑残装逼小说打发时间……
他可是众望所归的。
“第二名,九分,徐浩然!”刘老看着第二名的徐浩然,含笑地点点头。
第二名其实悬念也不是很大……
不过,自己只是来混时间的,管他呢,将来自己又不混这一块……
我他娘的,我的书法能排第十?
“噗嗤……”
《梅花》?
文人,都要谦虚,这可是品格啊。
卧槽!
当然就算感觉是自己的,自己也不能这么说,毕竟,自己要吹别人一发不是?
一股商业互吹的装逼味在楚青身边环绕。
甚至,本来不紧张的感觉都被搞出有些紧张了……
自己这首诗,却是一首藏诗。
刘菲菲绝不相信第一种可能。
“接下来,是诗的排行,这一届的才子们可是惊才绝艳之辈啊,排名依旧是第一名十分,第十名一分……”刘老头和*图*书看着下面的诸人,随后目光扫了欧阳华一眼,眼神似乎略微有点深意。
楚青看着这帮人昂首挺胸不断相互捧吹的人,顿时摇摇头挺无语的。
《梅花》?
这帮人是什么时候瞎的?
今年的头筹也是我的。
在诗书会就算排名前十,那么就代表着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诗写得实在是惊才绝艳,另一种可能是,楚青会书法!
等随后排名被刷下来的时候,不知道他会不会难过呢。
“前十必是欧阳兄的,这还需要怀疑吗?”
“第五名,刘明心……”
“恭喜慕容兄位列第三,比去年又好了一个名次。”
呵,文人……
但是,当刘老头瞬间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顿时欧阳华口中的茶立马就喷了,整个人犹如见了鬼的感觉……
这就是文人的酸臭味,明明一副看你很嫉妒,看他很嫉妒却偏偏要装作真诚祝福你,吹你很厉害的模样。
几个人私下看了看楚青,然后开始纷纷议论起了楚青。
如果真论字的话,徐浩然的字与欧阳华是相差不远的。
谦虚,谦虚!
“第十名……楚青!”
里面可是有刘菲菲三个字的。
呵呵,不过第十名而已……
这种感觉不亚于晴天霹雳!
“欧阳兄,小弟想靠你近一点,想看看你的文气,你怕是文曲星下凡吧……”
那就是诗……
但是他们不震惊。
欧阳华……
要不要脸?
慕容河,刘明心,徐浩然,周墨然这四个人聚集在一起,互相吹捧,尽管是在吹别人,但他们每一个人都喜笑颜开,面色潮红得意异常,似乎已经认定那几个老人看到的东西是他自己的……
是啊,完全放弃了的。
“青哥……”江小鱼满脸的惊hetushu.com喜,随后惊喜变成了怪异。
惊才绝艳的诗根本就是很少很少,欧阳华倒是有机会写出这等诗但是还是需要时间碰,至于楚青……
“废话,这还用说吗?欧阳华的字比我们这些人要好多了,他可是从小就开始练字,而且连江老都夸赞他的字假以时日,必能成就一番大家之位……”
“是啊,虽然是排第十,但是一来就排了第十,想必书法也有那么一丝味道!”
在文人中,欧阳华绝对是贵公子,才华横溢家境殷实,又会淡淡装逼,很是潇洒。
乱七八糟的想法在楚青脑海中闪过,这些想法都汇成一个字,那就是不敢置信。
如果我能够入围的话,那么我就能够参加接下来的诗书会比赛了。
“第一名,欧阳华,十分!”
哎!
青哥,你到底写了一首什么诗呢?
“呵呵,这个新来的,看来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第六名……”
这种滋味,很怪,不太科学。
听到这句话以后,不但欧阳华喷了,甚至会场里的其他人也喷了。
这怎么看都不可能吧,楚青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文人该有的气质啊。
关掉手机小说。
这糕点,还真不错啊。
在这三十多个顶尖才子排在前十,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荣誉的象征啊。
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楚青一愣,抬头如同看到天方夜谭一般盯着舞台。
“哈哈,你就不要谦虚了。”
欧阳华听到这的时候,仍旧很淡定地喝着茶,一副料事如神果然如此的模样。
轻轻地拿起那一杯苦茶,心情愉悦,依旧是高手寂寞般的感觉。
咏梅?
“第九名,章格……”
随后,欧阳华四周看了看,最终目光落在一脸蒙圈的楚青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