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不是大明星啊

作者:巫马行
我不是大明星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四十六章 这字,辣眼睛,这诗……卧槽!

我来之前,怎么不先教一下青哥书法,顺便和青哥说一下规则啊,现在这……
接着写完整首诗以后,楚青犹豫了。
……
江老头立马看向别处,假装不与刘老头接触。
如果我进入的话,今年,我是不是有机会获得头筹?
“为什么?就算写得很烂,也要交啊,交了,对爷爷他们来说是一种勇气,你写了不交,这就是一种退缩了,爷爷是最看不起这种人的啊。”
“年轻人,有才华,就不应该藏着,你若是藏着你就会……嗯?”刘老头似乎认识楚青一般,露出一个笑容,接过楚青的纸,稍稍地看了一眼。
“哎,什么时候,我们的诗书会都可以让闲杂人等进来了啊。”
“是啊,确实不错,有《饮醉》的珠玉在前,想必今年的头筹会成为欧阳华的一段佳话了。”
楚青感受到整个会场的气氛很古怪,准备揉一把扔掉的手顿时停了下来。
最终他只能硬着头皮站起来,拿着自己写的这首诗,无语地一步步走上去。
连交诗的勇气都没有?谁啊?
卧槽!
“慕容兄如此信心十足?”
他能怎么办?
太烂了。
听到刘老头话以后,所有人的心情都紧了紧,他们觉得有种难以形容的紧张感。
“嗯,对,慕容河的也不错,果然是燕大中文系高材生。”
这……
随着刘老头的目光肃然,话语里似有所指以后,顿时所有人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来……
兴许是楚青知道自己写的这玩意实在是要丢人,在交完纸以后二胡不说就回到角落的座位上,目光露着几分尴尬。
这什么情况,都看我干什么?难道和图书这些人当中就我没交诗?不可能吧,这老头怎么这么厉害!
令人震惊了吧!
辣眼睛,绝逼是辣眼睛。
我今年能进入这十个人之一的吗?
“咦?刘明心寒赞也不错,写出了几分冬日萧瑟的意味,似乎,另有所意。”
在太……
“是啊!”
呼!
看着周围一个个交上诗书的才子昂首挺胸走下来以后,楚青摇摇头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慕容河,徐浩然,刘明心这几个青年中公认的才子在交完作品后,全部聚集在一起互相吹捧,赞叹,然后聊着聊着目光看到了楚青的身上,纷纷以一种居高临下高傲的姿态看着楚青。
“他?呵呵,看他的穿着打扮,就是一个新人!”
“是啊,看起来傻乎乎的……”
刘菲菲盯着楚青。
“我觉得吧,还是慕容河的冰霜有意思……”
此刻的楚青感觉自己握毛笔都不合适,甚至怎么握都觉得自己的手有问题。
“哈哈!也只是侥幸略有所获略有所获,不过,今年的欧阳华却也是气势汹汹,想必绝对不简单!”
难道有人没交?
如果不交的话,自己好歹能落个清净,毕竟,没有人说自己不是?
干!
“哈哈,江老,你极力推荐的那位青年才子呢?我翻翻他的诗……我记得他叫楚青吧?我倒是要看看他多有才华才能写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诗句……”
“不行,我得下去帮帮青子,不然的话青子要被口诛笔伐了。”
“他难道不知道这个地方不是娱乐圈,不是歌坛吗?这可是文人的圣地,他过来,岂不是找不自在?”
“时间还有三hetushu.com分钟,现在,我这里收到了三十一首诗,还差最后一首。”
他张了张嘴,顿时说不出话来。
当楚青下意识拿起茶准备喝的时候,瞬间又放下。
楚青自然感受到有几道目光正在看自己,而且窃窃私语。
这么一看,他笑容凝固住了。
接着他抬头看到了各种各样怪异的目光。
“欧阳华?前几天侥幸让他得了头筹,今年,我必不让他!”
“咦?他来做什么!”
楚青开始有些后悔自己脑子一热就将另一个世界的经典给搬过来了……
好吧。
而且,这种人看懦夫的目光看着自己是几个意思?
这……
“是啊,是一个新人,身上根本没有我们文人该有的气质。”
字是辣眼睛没错,可是这诗,这诗……
他要哭了。
这……
这逼,我装不起啊!
他很绝望啊。
就在江小鱼后悔的时候,下方的楚青无语地站起来。
“是啊,我们理这种人做甚?”
“青子?我没看错吧,青子怎么混到这个地方来了?”
“咳咳……下面,请各位稍安勿躁,我等先看诗,若是诗尚可,便可进入下一项吟诗评分……若诗不可,则暂且淘汰。”刘老头将这辣眼睛的“诗”收好后轻咳了一身,然后看着下面的才子们,淡淡说道。
“嗯。”
不管了,先喝口茶压压惊。
这让楚青尴尬也少了好多。
这怎么可以!
淘汰的人当中,绝对有他吧,毕竟自己的字写的实在是……
“不过吧,今年的才子我略觉有些瑕疵,譬如,你看角落里那位兄台,那位兄台握毛笔之势实不专业,并且书写之http://m.hetushu.com时毫无任何章法,绝非正统门路,想必写出来的东西也是狗屁不如,滥竽充数!”
干他娘的!
“怎么了?什么问题?字难道这么差?”这个时候,徐老也感觉奇怪,也凑了过来“这……这……怎么可能……这是他写的?”
然后,他们看到了楚青。
文人的名头?
她大致知道自己青哥可能怕丢人。
“自古,我等华夏文人皆要有一颗勇敢之心,面对强权勇于挺身,若连一份小小的诗词都不敢交上来的话,那实在是太堕了文人的名头了……”台上,刘老头环顾四周,最终目光落在了角落里已经完全自我放弃的楚青身上。
是这个年轻人写的东西?
他脸不红心不跳。
可惜,玷污了经典,玷污了经典啊。
“这个人是谁带过来的?”
“非也,只是之前看着这命题略有些许小收获,恰好灵感爆棚而书下,却当不得什么头筹不头筹,反而我觉得明心兄舞起袖袍,模样极其风雅,怕是有些门道吧,也是胸有成竹吧?”
他完全没有管,而且还很坦然。
“先看看。”
楚青看着自己写出的一行歪歪斜斜的字,顿时生出一种什么玩意的感觉……
感受到楼下的气氛不对后,二楼的刘菲菲与婉月转过头,然后看到楚青站在角落里,拿着的一张纸,似乎挺尴尬的。
“是啊!”
“什么?这是欧阳华的咏梅吗?这咏梅……这……哈哈,欧阳华果然不愧为年轻一辈中的佼佼才子,写出的东西实在是韵味十足异常精彩,可以!可以,我个人觉得,可以计入诗书阁选择之一。”
今天就没一点顺心的吗http://www.hetushu.com
这茶,苦!
我穿越的时候怎么不带个系统过来?
“徐浩然的咏雪不错,并没有写出冬,但是借助雪来形容冬意。”
第一关是独木桥,基本上每年这三十多个才子中都会刷下二十个,剩下的十个才正式开始排名比赛……
如果有系统的话,我立马将书法技能点满,然后和宗师一样,随手一写就是经典,随手一写就是价值千金,随便一搞就让这些老头子顶礼膜拜,口喊大师,可是现在这……
看完以后,陈老也呆住了。
紧接着如同见了鬼一样看着江老头。
楚青看到没人注意自己以后,他松了口气,被人关注的感觉相当的不好。
这个时候,议论声纷纷响起……
这……
这个时候,她开始有些后悔起来。
“我觉得也是,不过,你连一首诗都写不出来,你来这里做什么,丢人现眼吗?”
同时,江小鱼也看着楚青。
“就算这年轻人字写的很差也不至于如此吧?我看看,嗯,虽然很差,但是还能认,好歹能认出字吧?梅花?嗯,下面……什么!”陈老也走过来摇摇头。
他觉得自己今天很丢人。
“哈哈,看这衣衫穿着毫无文人之气,怕真是走关系托门路进来的附庸风雅之辈,我们看他做甚……?他跟我们本便不是一个世界的,估计明年的诗书会没有他了。”
算了,还是不交上去吧,如果交上去的话,那么自己铁定要丢人。
他不太适应这么多乱七八糟的目光盯着,而且,他觉得如果自己敢把自己写的东西揉成团扔进废纸篓的话,估计自己要被这些人的目光活活给杀死。
不过,还好,自从自己交完和_图_书这东西以后,所有人看自己的目光倒是少了好多。
这不是让青哥陷入两难的境地吗?
不过,写字的时候却没有这么坦然了。
“他估计是写不出来,所以打算放弃了。”
“在这里,江老,看来这次你丢人要丢大发了,这年轻人的书法实在是不堪入目,他的诗我看,梅花?啧啧,立意倒是挺不错的,不知……什么!”刘老乐呵呵地看着江老头,脸上露出一个笑容翻出楚青的诗,可是在看第二眼的时候,他瞪大了眼睛,整个人如同惊魂未定一般。
这尼玛……
江小鱼知道自家青哥书法写得实在可以算得上垃圾得一塌糊涂,而且,可能现在青哥真写不出什么东西,毕竟灵感不是每次都有的,经典也不是每次都有的。
老子就是滥竽充数怎么了?有种过来咬我啊!
他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了。
几乎,所有人心中都是这个想法。
“别忙,先看看,我看他纸上也写诗了,就是看他的样子好像不愿意交。”
刘老头简直想撕掉这四行字。
“哈哈!慕容兄好信心!我辈才子,必以慕容兄为榜样。”
他听到了滥竽充数这四个字。
“浩然兄,见你挥墨如洒,轻盈中又带些许沉寂,大开大合却未失其韵意,怕是对今年的头筹成竹在胸吧?”
这写的是什么玩意?这字,怕是烂得令人吐血吧……
最终他放弃了。
他打算将这玩意扔进纸篓里,不交了。
我真是太不应该了!
刘老头深深呼了口气。
楚青脑海中出现了诸多念头。
“我苦都诗词,苦练书写,今年自觉有所成,所以这届头筹,必是我的!谁也拿不走!各位,承让,承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