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不是大明星啊

作者:巫马行
我不是大明星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九十章 尼玛你吓我?

“小罗啊,你怎么这么死脑筋啊!电影火了歌才能火,电影都不火,歌火个屁啊,而且,莹辉传媒是青子自己的公司,这些没必要的尊严又有什么意义?我们莹辉传媒有青子,他们艺兴有吗?开玩笑,如果青子在艺兴,他们绝对会大用特用的,还纠结什么胜之不武啊!”
“半小时?”
楚青的眼神很坚定,从他的眼神中,江小鱼看到了坚持……
罗达瞪大了眼睛。
尼玛……
尽管两人都搞不清楚楚青半小时候会传真什么东西过来,但他们还是等着……
直到楚青爬到女主角艾琳旁边将艾琳解绑以后仍旧没有听到萝丝喊卡的声音。
“额……”罗达被赵青松这么一说,顿时心中微微颤了颤。
果然,她看到了楚青正站在她旁边。
在医院里,楚青稍微将伤口包扎了一下,然后再在一些地方打了点石膏买了点药,处理完这一切后,楚青终于离开了医院感觉自己解脱了。
“……”萝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顿时张了张嘴,特别是看到楚青那颇为嚣张地模拟着当事的情景,顿时她自己都生出了一种要撕碎楚青的感觉……
“拍下来,赶紧拍下来!”
她已经别无她法了。
有保护,但是,保护不一定管用吧?
当然她对楚青这么努力拍戏,最终却还是拍不出来的情况却是很担忧,怕楚青被累着了。
江小鱼一眼就看出来这次的拍摄已经完全超出范围了,那些龙套演员面对楚青的时候机会是往死里打,而且设计出来的动作也略微开始有些偏差。她其实立马想叫停的,毕竟如果自己面前这些龙套的话,自己绝对是游刃有余没有任何问题的,可是那个人是楚青,楚青现在体质虽然与一年前已经是天差地别了,但被棒子砸到还是会受伤的……
是的,楚青一刻都不愿意呆在医院里,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进医院,楚青莫名其妙就想起了昂贵的药品以及杀猪般的价格,虽然现在楚青现在不缺钱,但是从小到大的那种恐和图书惧思想还是依然存在的……
她打算另外换一批龙套,有这个打算后,她下午又临时换了一批,准备让这些龙套帮着楚青继续配戏,但最后造成的结局也是一模一样的,基本上只要楚青大吼一声冲过来,这些龙套都被吓懵得下意识地倒退……
吓人也不是这么吓的。
表演得太深入人心了。
这是楚青的表演。
当这些龙套演员握着棒棍以后,萝丝明显感觉到他们不一样了。
“也许能吧。”
太逼真了,太可怕了。
等真正到半小时以后,突然传真的声音响了起来。
“牙龈、粘膜出血、鼻腔热烘,皮肤组织破裂……”
特么的,每次你都凝聚好气势,气势汹汹得朝他们冲过来,每次他们都秒怂导演喊卡,这难道不累吗?
尼玛,整个莹辉传媒都是青子的,纠结这些有意义?
十多分钟后救护车来了……
“没有青春的感觉吗?”
接下来,剧组里面就没楚青什么事了,再拍一段强尼的戏稍微补一些细节问题后,整个《失眠记》终于杀青了!
“半小时?”赵青松一愣,青子要做什么?
直到这部戏最后萝丝也没有喊卡,而是突然尖叫起来……
“要不……我们找青子吧……你《奈何山》的那首《故乡的原风景》现在不是很多电视剧都希望能借用一下火得不得了吗?这次我觉得青子也是可以的吧?”
“医生,医生,这怎么回事,医生,快来人啊!”看着这一些乱七八糟的名字后,萝丝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叹了口气。
事实上,楚青也确实累。
楚青尽管说自己没什么关系没有受什么伤,但萝丝似乎没有听到一样,不断叮嘱医生一定要检查得仔细,一些细节的病症也不能放过,生怕留下什么后遗症……
这些棒棍都是挨到了实楚,甚至隐约能够听到啪的声音。
至于什么杀青会,什么庆祝会?什么《黑夜血统》组建剧组?
楚青虽然受了伤,但因为事先做好保护的关系,这和-图-书伤并不重,尽管看起来非常狰狞,但其实也是皮肉伤而已,当然因为表演得太过逼真的关系,所以萝丝颇为兴师动众地将楚青带到好莱坞最好的圣玛利亚医院里,给楚青全身检查了一次,生怕出现什么内伤……
简直是怪胎啊!
赵青松总觉得缺少青春本该有的味道和回忆感,对有些追求完美主义的赵青松来说,如果没有这种完美感觉的话,那心里总归是感觉空荡荡的挺不舒服。
女主角艾琳瞪着眼睛呜呜呜直叫,说实话她虽然知道这假的,但是她也被楚青的表演惊到了。
最终,本来应该拍完的动作戏硬生生地因为这个而耽搁了一天。
……
“明天我试试?”楚青眉宇间有些疲态,但声音还是非常认真。
萝丝知道这场戏如果不稍微做点改变不行的,但不可能是楚青做出改变,毕竟楚青全身上下的演技都相当逼真,就算自己是导演站在远处也感觉到了心悸,这样拍出来的效果绝对会给观众一种震撼的效果。
剧组里,不管是围观的人还是其他工作人员都屏住呼吸看着这一幕。
萝丝很头疼,当然江小鱼却没有说什么,她现在是这部电影里的武术指导,除了指导他们动作以外,江小鱼其他东西是不管的。
是啊!
“嗯,是。”萝丝听到了一阵蹩脚的,甚至有些语法错误的英文声音后下意识地回过头。
楚青下意识地看下萝丝,她发现萝丝张着嘴,似乎也陷入了震惊当中。
最后一幕,楚青很努力地将一个杀气腾腾的复仇者给演绎出来。
然后,拍摄再次开始。
罗达的心中是草泥马的……
随着萝丝喊了一声开始以后,龙套们的气势让萝丝有种形容不出来的汗意,当楚青再次如昨天一样冲过去的时候,这帮人同样也怒吼着冲了过来,狰狞得不得了,简直是恶人中的恶人!
这一天收工以后,萝丝一个人站在剧组旁边的河边正想着办法,甚至她想着先拍,然后稍微加点特效剪辑最后结http://m.hetushu.com束。
“救护车,救护车,救护车!”
这模样,似乎楚青抢了他们五百快钱并且狠狠用钱扇他们耳光一样。
“对,就是《那些花儿那些事》这部电影,一首歌我打算用在童年时候,偏欢快的那种基调,还有一首歌是写青春时候,就是结尾能够发人共鸣的那种……”
萝丝看到这一幕,急忙指挥着剧组的工作人员赶紧行动,千万不要错过了这难得的一幕。
“已经约过了,秦汉没有答应,他说自己不能保证能够写出这么一首歌……”
“啊?这……半小时?”
罗达连忙跑过去收下了传真,却见传真那里有两首歌,分别是歌曲和歌谱……
“怎么了?”赵青松关心地问道。
看到《失眠记》杀青以后,楚青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
传闻一直说楚青写歌神速,但是你这也太尼玛神速了吧?
气势是一个很玄妙的东西,虽然楚青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疯子,但是为了拍这最后一场戏,楚青这类电影并没有少看,嗯,如果真要算起来的话,楚青这两个月大概看了不下二十部类似的禁片,而且边看边琢磨,最终将他们拍戏时候的优点完全都集合起来,这才造成了一种蜕变。
凝聚气势也是挺累的好不好?
“电影歌曲还是不合适吗?”
……
尖叫的声音让楚青感觉刺耳,特别是喇叭的声音,楚青感觉自己的耳朵都有些被震失聪了……
……
当然,这种蜕变是很可怕的,至少这些龙套越是接近楚青,就越觉得楚青并不是在拍戏,是在和自己玩命,所以楚青越愤怒地冲过来,他们就越觉得惊惧不安,下意识地想后退。
“要不,向秦汉约一下歌?”
可是,正因为自己已经到了巅峰,把自己整个人都带入了一个陷入绝境但杀机十足的人身上,所以这些龙套们反而怂了。
“毕竟现在我们的电影和天娱与艺兴都有竞争,所以秦汉就算能写出来,也不会多帮我们的,不然的话,他会被天娱http://www.hetushu.com的这些老家伙戳着脊梁骨骂死的。”
他们心中祈祷,祈祷楚青早点将这个女主角救下来……
太嚣张了。
非常可恶!
他不管,他想到休息一会,好好地放松几天……
老子就是胜之不武怎么了?你打我?你打我?
想通以后,罗达立马打开电话,拨通了国际长途……
棒棍声齐飞,这些龙套演员们甚至每一棍都虎虎生风,甚至萝丝自己都感觉不到任何设计动作虚假的表演,逼真得一塌糊涂。
“你?你能调整好那种心态?”
《那些花儿那些事》的拍摄还是比较顺利的,尽管没有楚青参与,但不管是罗达和原著编辑赵青松都是比较满意的,但是拍得很满意,但是向广大网友约过来的歌却不是很满意。
一点意义都没有!
“喂,青子吗?你现在有没有空,我想让你帮忙写两首歌,一首是插曲,一首是结尾曲……”
就算是靠着歌曲赢了,你艺兴有什么办法?
“半个月能完成吗?”
难道是真打?
“嗯,对,我始终感觉缺点什么。”
第二天拍摄之前,楚青并没有急着做准备工作而是将每一个龙套演员都拉到一边,接着对着他们耳边说了一句话,在说完那句话以后,那些演员突然每个人都瞪着眼睛,面目狰狞带起了前所未有的愤怒离开。
是的,看起来一副怂逼模样,还怎么演坏人,演反派?
特么的,这有什么好纠结的?整部电影的版权和投资商都是公司的,电影大卖了公司也大赚纠结这些东西有什么意义,完全没有……
“找青子帮忙确实一个办法,但是……将来这部电影大火,会不会有人说这是青子一首歌的功劳?说我们胜之不武……”
她反而一笑。
“青子让我等半小时,他传真过来……”
“什么?让我等等……等多久?”
萝丝则是被感染了。
萝丝感觉自己有些被骗子了,上火就上火呗,你还搞出“牙龈、粘膜出血,鼻腔热烘……”之类听起来有些严重的学名……
“快快快!”
“额http://m•hetushu•com,其实我也没有说什么,我只是在他们耳边用非常嚣张的语调说了一句,草泥马而已,哦,对了,FUCK……你有种等下就来打我啊……有种打我啊,打我啊,打我啊……”
太尼玛累了。
不管,楚青统统不管……
“卡!”
怂逼!
“快,赶紧准备……”
当罗达挂掉电话以后,脸色有些复杂。
不过,就算再累楚青也没有说什么,因为这是《失眠记》最后一场戏了。
“那怎么办?”
一首名叫《那些年》,一首名叫《童年》……
检查报告单出来以后,萝丝看着报告单,顿时瞪着眼睛注意着上面的一项。
果然是柏林影帝的实力吗?
但看楚青的眼神后,她就忍住了。
你想做什么?
你艺兴有青子吗?
对,可恶得让人发狂!
“哦,那就试试吧。”萝丝点点头。
还真半小时两首歌就写好了?
“还在为白天的事情烦恼吗?”
楚青每爬一步都很艰难,都会流出一摊鲜血,虽然这滩鲜血是血包,但场面却是非常惊人,非常有震撼力。
这就很难受了。
当然,最终还是释然了。
来回进出,怒吼声阵阵,楚青穿梭在这些人中,身上也挨了好几下……
“嗯,有几首歌曲味道是有味道的,但是还是差一点,我觉得没有青春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的动作,自己的气势,包括自己一些细节问题处理都已经被自己演绎至了极限,甚至可以算是巅峰了,恐怕绝境之中的狂狼也不过如此吧。
几分钟以后,楚青趴在地上,满身都血污,朝前面女主角艾琳的方向一点点爬去,周围则是躺着一群群东倒西歪的龙套。
“楚青,那个,我想问一下,你之前对那些龙套说了什么话?为什么一说了那些话以后,这些龙套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萝丝心里一直存在着这个问题,毕竟拍最后一幕的时候,那些龙套简直跟疯了一样迎上了楚青,挥起棒棍二话不说就冲了过去。
萝丝瞪着眼睛。
“他写不出来?不可能吧。”
不,你艺兴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