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不是大明星啊

作者:巫马行
我不是大明星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九十九章 他要杀我!

焦亮说着抑郁症的各种症状,同时将抑郁症和其他精神疾病的症状好好地说了一遍。
自由活动结束后回到病房,在看到楚青那张似乎充满着魔性的憨笑以后,裴涂下意识地按下了警报器,他有些忍受不了楚青。
“当然,也分好几个状态……”
“裴涂本来就是学心理学的,对医生的防备心理很重,催眠什么的对他没什么用不过还好发病还算有规律可寻,徐鹏看起来倒是稍微好一点,但是发病却没有任何规律可寻,也许是晚上,也许是大白天……很不正常,他们两人都有严重的自杀倾向……”焦亮认认真真地楚青讲起了一些抑郁症病人病发时候的情景,楚青听得很仔细,时不时地掏出随身携带的本子记录下来,让自己更了解抑郁症患者的世界。
“我……想换病房的……我真的无法忍受晚上楚青跑到我床边絮絮叨叨得说一些正能量的东西……你不知道他说这些东西时候的表情,那表情让人害怕,简直是精神重度分裂啊,尽管他掩饰得很好,但是我学过心理学我知道这个人有暴力倾向,你知道他刚才和我说什么吗?”
“恩。”
“不和胃口?”
裴涂看着楚青微微佝偻着身体站起来,只吃了几口饭以后,裴涂眼神闪过一丝的异样。
“青子,你怎么了?”
然后……
“????”
徐鹏和裴涂越来越感觉楚青不但有抑郁症,而且有精神分裂症,而且发病的时间相当不定时。以前打完镇定剂以后裴涂都能够安安稳稳地睡一觉,但这几天裴涂却越来越感觉睡不着觉了。
来到精神病院治疗http://m.hetushu.com后头一次他想活着。
裴涂发病的时候,医生们都会准时冲进来按住裴涂,并且往他身上打一针镇定剂。镇定剂打完以后,裴涂终于慢慢地镇定下来,这是一种从生理上暂时解决抑郁症发病的方法。
“妈的,他说他要杀我!要带我一起去见上帝!尼玛!”
换句话说,他并没有走心。
楚青描绘死亡的词语令人生寒,明明是说一件直死的事情,但楚青却用一种正能量慢慢的语气说着。
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楚青开始尝试着让自己模拟抑郁症的状态,之前自己在苏雨柔面前表演抑郁症的患者的时候,楚青总觉得有那么一点点不对劲,似乎缺少点什么东西。当楚青真正接触到抑郁症患者以后,楚青这才明白自己之前表演抑郁症患者的时候脸上是抑郁症患者表情,但心却并不是抑郁症患者的心。
楚青跟着主治医生焦亮离开病房。
“怎么不吃饭?”
楚青没有说什么灰心丧气的话,而是开始说起一些莫名其妙励志的话,但是说励志话的时候,眼神总会露出几分灰白,如同精神分裂一样明显口不对心……
当然这种变化真心说不出好的还是坏的。
楚青默默听着默默记着,顿时感觉到受益匪浅。
他觉得自己要疯了。
裴涂惊退了好几步,然后他突然发现自己不想死想好好活着了。
徐鹏随后也会被楚青的话所感染,然后两人长吁短叹一阵,如同红楼梦里的林黛玉一样忧伤得不得了,徐鹏感觉两人似乎有些共通点。
第七天的时候和图书,楚青在自由时间活动时间的时候再次找到了裴涂,露出一个憨憨的笑容。
虽然是这种话,但两人越来越感觉不对头,楚青眼神中似乎没有任何生的渴望,而且整个人似乎已经变得有些精神分裂又矛盾得不得了。
徐鹏和裴涂感觉不太对劲起来,两人有时候避过楚青开始窃窃私语。
“什么?”焦亮有些奇怪。
“这地方,我呆不下去了……”
裴涂离开病房后脸色惨白地看着焦亮。
并没有走心的演技并不是真正完美的演技,楚青不太满意。
“额?挺好?有什么好的?”楚青挠了挠头,尽管憨笑,但眼神却很坚定。
“没怎么了啊?”
楚青刚来第一天的时候,他全然发现不了楚青身上有什么抑郁症或者其他精神疾病,他感觉楚青是一个正常人,但是在第二天的时候,从一些细节方面裴涂感觉楚青和自己等人有了一些共同点。
这是牙刷的尖刺,而且这牙刷是楚青刷牙时候偷偷捡来的,并且牙刷的前段被楚青磨得相当尖锐。
第二天,楚青开始尝试在徐鹏与裴涂面前开始表演一些早期抑郁症的症状,而且从一些吃饭的细节开始表现……
晚上的时候,楚青也开始整晚不睡觉,不定时地起床来到铁栏的窗上盯着窗外,而且这么一呆就是呆十多分钟,呆了十多分钟后,楚青又回到床上将裴涂叫醒,莫名其妙地露出诡异笑容跟裴涂开始聊起了生命的起源,偶尔还会趁着玻璃门开放的时候来到徐鹏的床位,找徐鹏扯几句人生哲学……
第二天也是很安静地过去,等到第三天第四天的m.hetushu.com时候,不管是徐鹏和裴涂都感觉到一股很奇怪异样情绪。
徐鹏依旧呆在隔壁床上看着裴涂,时不时地拿起报纸看了两眼,尽管一直沉默着,但眼神中其实并没有多少的神采,没多少生机。
“搜度百科上说的抑郁症其实很片面,真正重度抑郁症患者有很多种,类型也不一样,我们的大脑其实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如果真出问题的话恐怕会很糟糕的……糟糕得让人无法想象,抑郁症患者其实也有很多表现方式,他们只是其中一种而已,当然,他们对其他人是无害的,有些抑郁症患者不但自己抑郁症十足,而且对其他人还会产生影响……”
“不管发生什么事,饭还是要吃的。”
楚青的憨笑在他看来是毛骨悚然的笑容!
比如上上一刻还是笑嘻嘻的,下一刻立马整个人就开始变得有些焦躁,而且明明很不安却保持一种很正常的模样……
“我觉得我们人类活着没什么用,反而还是死了有用,毕竟人腐烂以后可以当肥料,可以当蛆虫的食物,活着还要浪费这个社会的粮食,给这个社会造成负担……”楚青看着退后的裴涂,笑容更盛“来吧,相信我,可以的。”
他们感觉楚青变了。
“什么?”焦亮奇怪了。
“我觉得青子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洗脑了。”
“抑郁症是一种无法彻底根除的病症只能暂时缓住或者压住,一旦出现了就会伴随人一生的,其实每个人多多少少有些抑郁症,不同的是情绪能够自我调节的人基本上没什么问题,情绪调节不好的人会越陷越深,越陷越深渐渐变成自我否http://m.hetushu.com定自我轻视的状态中无法自拔。”
“这饭不和胃口,你们吃吧。”
……
“如果你觉得不放心觉得自己不会死透的话,我先送你上路,送你上路以后我再上路怎么样?我现在严重怀疑死后的世界挺不错的,应该是有天堂!”楚青如同一个被洗脑的信徒一样,给裴涂灌输着一些毛骨悚然的东西,但偏偏又露着笑容。
“青子……我们……我突然觉得好好活着其实挺好,你别冲动!”
“怎么了?”
“没事啊,我很好,怎么了?”
尽管楚青什么都没说,也似乎一直很正常的模样,不过裴涂却发现楚青对一些东西开始有些悲观。
“没胃口。”
“我们要不要离开这个世界?我找到了一样好东西,这东西刺进喉咙我保证我们谁都活不了,很不错,而且应该不会有什么痛苦。”楚青神神秘秘地从兜里掏出一根尖锐的尖刺,脸上依旧露出一副正能量满满的表情。
几个医生走了进来……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了第七天。
比如有些厌食,再好吃的东西楚青都不会吃多少,而且一到吃饭时间楚青总会如蜗牛一样走出来,每次吃饭也都是勉强吃几口,然后微微地叹了口气。
很奇怪,怎么了?
“没怎么。”
“他是不是有些精神分裂?”
“你们送了一个什么神经病过来……”裴涂胸口不断起伏,眼神更是复杂得不得了。
“怎么了?”焦亮很奇怪,他觉得裴涂的病情似乎开始有些变化了,至少昨天晚上裴涂好像并没有发病,病情似乎有所缓和了。
他是一个很自闭的人,楚青只在刚来的时候听到过徐鹏说过和-图-书话以外,其他时间基本上徐鹏都是一声不吭的。
“我们应该好好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个世界上其实有很多东西是有趣的,比如阳光,比如小草……我们应该好好活着。”自由活动的时候,楚青拉着裴涂和徐鹏开始说一些正能量积极向上的话。
楚青在脑海中已经初步拟定了一套抑郁症患者的表现方式了,而且准备开始拿两人开始试验一下。
“没胃口?”
总之就是不让人睡觉。
裴涂看着一本正经的楚青,顿时心里一寒。
第四五天的时候,裴涂越来越感觉楚青不对头了。
“青子,你没事吧……这几天你是不是看了什么书了?”
楚青对自己的表演很满意,他觉得自己明天要再接再厉,可以适当地将表演稍微加深一些。
至少他不想这么死得有些莫名其妙。
“有点。”
吃完饭的自由活动时间楚青的话也开始少了起来,偶尔会说一些让裴涂觉得灰心丧气的话,当然,这种话并不是什么不想活了,我想死,难受之类直白的话,而是“有些无聊。”“不知道该干啥”“很无趣,感觉做什么都不顺心”“这世界到底怎么了。”之类的话。
裴涂觉得自己已经疯了。
“……”裴涂脸看着楚青再次用尖锐的牙刷晃了晃以后,他吞了口唾沫,随后脸色变得有些惨白。
“恩。”
如同见鬼了一样。
让人觉得很莫名其妙!
“这玩意刺进去,喉管绝对会被刺穿,我估计血会流好多,然后我们会挣扎,然后在绝望中慢慢死去,接着我们就会解脱了……哦,我看你太阳穴也挺不错的,这玩意刺太阳穴里,保证立马就可以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