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不是大明星啊

作者:巫马行
我不是大明星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六章 另一首乡愁

“现在的年轻人,也实在是狂妄了点,竟然都敢原创了,而且是当着我们的面……”李教授摇摇头“怪不得你家丫头说文艺社的人都是那么浮躁,原来还真是浮躁,明星?呵呵,这就是明星吗?”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楚青走上台,看着下面行色各异的观众,他本来以为自己碰到这种情况会紧张,会六神无主,可是当真正上台以后,楚青却感觉到很平静。
母亲在里头。”
思乡的感觉也很重。
是的,不可思议的高度!
这个时候,全场寂静,落针可闻,这些人都是文艺青年,都能够听出这首诗的味道。
“嗯,看来楚青要出丑了,他该不会按照部首偏旁念吧,如果那样念的话那绝对会闹出笑话的。”
台上。
“原创?他疯了吧!在这种场合里弄原创,他难道不知道我们后面坐着的刘教授是一位当代诗人吗?”
为什么楚青还不上台呢?难道是怯场,还是怎么了?
“而现在。
不过,如果有才学的话,那就是轻狂,如果没有才学的话,那么就是狂妄自大草包一个了。
“咦,青子怎么还不上台?”
楚青深呼一口气,用更低沉的声音念出了最后一句话。
台下的观众脑海和图书中浮现出了画面感。
或许这算是对重生前那个世界的一种缅怀吧。
可是,如果让他现在当众承认自己不认识这字的话,又更尴尬,搞得自己和文盲一样。
观众们看到楚青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立马上台朗诵,顿时有些奇怪地交头接耳起来。
如果上台朗诵,读错了,那岂不是引起了全场轰动?
而楚青的那些女粉色则用担心的目光看着楚青,他们不想楚青在这里出丑。
“这个王八蛋算计你!”
楚青拿到这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然后闭上眼睛,他在酝酿,是的,他在酝酿这种情感。
大陆在那头。”
我在这头。
这首诗,好像,好像,有一些奇怪的感触……
已经登临到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
他清了清嗓子。
一首诗,一个人生……
这首诗,很轻,很短,可是,却又很重,至少这首诗里面的含义却很感慨。
舞台下面。
是的,这首诗,写到了他的心底,写到了他心中最脆弱的地方。
记忆中确实有那么一首乡愁,而且那首乡愁非常的有感情,而且非常地的经典。
他很激动。
“不对,也许他并不是要读诗,搞不好是他要原创!”
难道,难道是www.hetushu.com……
而最后排的李教授,终于流出了眼泪。
邮票,船票,新娘,母亲,坟墓。
时光变迁,物是人非,还有淡淡的叹息之意。
“后来啊。
“好主意!”
与其说平静,还不如说是坦然。
“什么?我们都没有听说过?这楚青要干什么!”
文艺青年们或许没有感觉怎么样,可是后面的李教授却突然鼻子一酸,虽然忍者,但眼圈却红红的……
当他站在台上的时候,他就感觉下面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小时候。
观众们交头接耳的声音响起。
“哼,自不量力!”角落里,那眼镜青年一阵冷笑“看来,你还嫌自己死得不够快,看来今晚过后,你在南大的名声就会一落千丈了,大明星?我呸!什么东西!”
“呵呵。”刘仁堂倒没有说其他东西,他只是看着楚青反而有些感慨。
现在,他竟然狂妄地想要原创……
刘仁堂也并不平静,他甚至开始有些激动,这首诗的画面感,年代感实在是太强太强了。
刘仁堂突然站了起来盯着楚青。
“是啊,这么冷门,这么拗口,我并不是说这首诗不好,这首诗写的很不错,情真意切,而且符合那个年代的历史,可是,http://www•hetushu•com很少人在朗诵的时候会朗诵这么冷门的现代诗。”
“他难道还要读更冷门的诗吗?”
“可是,青哥,你……”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楚青现在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台上主持人都喊你上去表演了,下面的观众掌声也给了,如果不上台的话,那就有些说不过去……
这首诗,已经可以说是经典了!
而后排,那个刚开始说楚青浮华的李教授顿时呆住了。
“没事。”楚青拍了拍张铁桥的肩膀,然后整了下衣服,慢慢朝台上走去,他走得很慢,不过走得很稳。
年轻时候都是那么轻狂,文人嘛,自古骨子里都是比较高傲的。
他拿起话筒,也不管下面的人怎么看,怎么说,甚至不管他们是什么样的眼神。
“这么难念的一首诗,他竟然还选择挑战,还真是自不量力啊。”
楚青睁开眼睛,他有办法了。
一分钟过后,楚青睁开眼睛,然后转身下台。
“等着看他笑话吧,对了,你连接上网络,我们网络直播!”
读这首诗的时候,很有感觉,而且感触很深,虽然只有短短的几行,但是写出了许许多多的东西……
如果这里没有坐着刘教授这样的诗人的话,那么原创也www•hetushu•com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偏偏楚青不走运!
楚青闭上眼睛,他没有自乱了阵脚。
这是一种怀念情怀,这首《乡愁》,是20多年没有回过大陆的余光中思乡情切,在台北厦门街的旧居内写下的……
“我看他是真的疯了。”
张铁桥咬着牙,有些怒气哼哼地想找那个眼镜青年算账,可是等他准备握着拳头的时候,楚青却突然拉着他摇摇头。
他本来想低调一点度过这一关,然后回宿舍好好睡一觉的,从来都没有想干什么。
我在外头。
新娘在那头。”
运气不错,之前读书的时候楚青曾经背过这首诗,而且背得很熟。
“算了,这么做没什么意义,而且这么多人在这里,闹起来不好看,要搞,就是事后搞……”楚青突然露出一个笑容。
开什么玩笑?
楚青呼了口气,舞台上的灯光还算柔和,他停顿了下整理了下脑海中的记忆。
“长大后。
她始终忘不了自己在弹古筝的时候这个人就这么靠在椅子上睡觉,非常地没礼貌。
是的,是他的经历,他一生漂泊,直到晚年了才在大陆安定下来开始安安稳稳地做学问。
这首诗,好像在写他的经历。
母亲在那头。”
依旧很寂静,甚至主持人都忘了再接和-图-书下来说什么台词……
我父亲在这里看着你呢,简直是班门弄斧!
“奇怪了。”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除了少数几个知道这首现代诗很有深意外,其他人都表示很莫名其妙……
我在这头。
当这句话念出来以后,全场的人都愣了。
至于刘菲菲则是冷冷地盯着台上。
后台的刘仁堂与李教授则是推了推眼镜。
我在这头。
他脑海中确实有一首乡愁,而且,那首乡愁很应景。
对他来说,安定才是真的。
他对着所有观众一鞠躬,然后台起头来直视着所有人……
年轻时候海外漂泊的他,无时无刻都不盼望着能够早点回到故乡,落叶归根……
“是啊,青子怎么还不上台?”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楚青闭上眼镜,声音有些低沉,低沉的声音中听不出任何感慨。
小的时候,长大时候,中年时候……
“抱歉,我要念的乡愁不是这首乡愁,嗯,或者说,我要念的乡愁你们都没有听说过,所以,这张演讲稿子也没什么用了。”楚青将稿子折叠好,然后塞进了口袋,脸上露着笑容。
他想起了自己当初在录音棚时候的情景,然后,他轻轻地咳嗽了一下。有些经典,他觉得不能亵渎,就算是念,也必须要好好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