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娘

作者:沧澜波涛短
剑娘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诛仙剑

第1205章 清贫回归

当固寒抱着清贫离开几个小时之后,太阳升到了正当空的地方,这对夫妻才从昏迷之中清醒过来,看到消失了的女儿,以及有明显使用痕迹的浴室,这对夫妻先是抱头痛哭了一会,然后立刻报警求助。
“起点!”固寒微微的念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固寒无奈的摊了摊手,“你和固芸她们,我还可以凭借样貌找出来,但偏偏我没有见过绝仙剑长什么样子,手里面也没有任何绝仙剑有关的资料与照片,就算她现在站在我的面前,我也认不出她来。”
“居然归剑了!”握着手中熟悉的清贫剑,固寒有些难以理解地说道,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对清贫下达过归剑的指令,按理说清贫自己也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剑娘的事实,清贫怎么就忽然变回了清贫剑呢?
“可惜,这只是一个幻境而已,是幻境就迟早要消散掉的。”固寒无情的戳破了清贫的幻想,在清贫剑的剑刃上敲了一下问道,“清贫,你是要变回人形,还是要待在剑鞘里面?”
“清贫!”固寒见状大惊,直接跳入浴缸之中,一把将清贫给抱了出来,左手在她光洁如雪,稚嫩可爱的小肚皮上用力一压,清贫的嘴巴就好像喷泉一样喷出一大股水流,射了固寒一脸。
“算了,我抱你去睡觉好了!”固寒抱着清贫,又准备离开浴缸重新把她放到床上。
“好困……睡觉……”朦朦胧胧的清贫继续发出小声的嘤咛声,却把固寒给气了个半呛。感情这家伙刚才是困得睡觉了,那干嘛还要求洗澡?直接躺倒床上睡觉不就得了!
“你妈妈还真是把你给宠坏了!”固寒叹了口气道,浑然没有察觉,在现实之中,清贫洗澡多半也是温媚韵或者固寒帮她脱衣服的,清贫的娇惯多半也是固寒给宠出来的。
清贫吵闹的厉害,固寒无奈,也只能先找一个早点摊坐下,给清贫点了一大堆的包子油条凉拌粉,苦笑着看着吃货属性爆炸的清贫在自己面前狼吞虎咽。
“不好意思,我出门拿错前了,我妹妹不懂事,用她自己的玩具钞票替换了我的钞票,这才出错了。你先放了我,我回家给你取钱去!”固寒灵机一动,沉着冷静的对着老板说道。
“不要……人家还和*图*书要洗澡……粘乎乎的……难受死了……”结果固寒刚刚起身,清贫在半梦半醒之间就开始吵闹起来,死活非要把这个澡给洗了,可清贫自己却又睡的迷迷糊糊,她这种状态怎么可能自己洗澡。
“劳驾,总共180块!”当清贫终于满足地放下了手里的碗之后,老板胆战心惊的看了清贫那装在鳄鱼衣里面的小肚子一眼,确定那个肚子不算鼓得如同怀孕一样之后,才跑来和固寒结账到。
“好了,你自己可以洗澡了!”固寒把脱得光溜溜的清贫给直接丢进浴缸里面,就准备转身离开……可是还没走出去几步,就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怎么丢进浴缸里面之后清贫就没动静了,这和平日里她那活蹦乱跳,恨不得在浴缸里打翻天的性格完全不符呀!
“清贫,你所有的记忆都回来了吗?从我们第一次同步协调开始的记忆都回来了吗?”固寒有些紧张的问道。
“你应该不是个坏人吧……”清贫歪着脑袋说道。
看到老板手中印着剑祖,遮天剑帝等等六位人类历史上最杰出的帝剑级持剑者的百元大钞,固寒发现自己可能忽略了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这个时代的钞票当然不可能和1000年后的钞票一模一样,最少这个时代的人类绝不会在钞票上印什么剑祖的头像,因为此时的剑祖还是一个没成年的小屁孩而已。
幸好清贫因为睡着的缘故,身体没有多余的动作,就好像一只拔干净了毛的小乳猪一样,一动不动的任由固寒在她的身上洗刷。而固寒也没有什么避讳,从头发到脸蛋,从胳膊到大腿,从手心到脚掌,从两颗未发育的小红豆到雪白无毛的小馒头,那是上上下下的都洗了给干净,光是时间就用了半个小时左右,固寒这辈子还没有给哪个女人这么认真的洗过澡来着。
这个声音是如此的熟悉,以至于固寒一回头,就看见微笑的如同一朵百合花一般的少女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很快清贫就告诉固寒,她的身体一切正常,不过脑海里面出现了很多朦朦胧胧看不真切的记忆,她只记得在这个世界她似乎还有一对父母,但自己从婴儿成长到现在的记忆却完全记不得了。而且当固寒问www.hetushu•com清贫这个世界一些具体事情,比如说她平日里最喜欢看的电视节目是什么的时候,清贫也完全回答不出来。
“嗯!”固寒点点头,无奈之下,他准备直接返回清贫家中,看看能不能从他家里找到一些钱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在固寒和老板的耳边响起,“用不着这么麻烦,这个小妹妹的饭钱我掏了!”
“谢谢!谢谢!”老板先是千恩万谢,可他低头看了一眼,脸色就变得好像黑炭一样的难看,一把抓住一旁准备离开的固寒的衣袖,怒气冲冲地说道,“小伙子,做人不能这样。你就算想当个骗子,你也弄一张像样一点的假钞给我吧,我要把你妹妹的玩具钞票拿出来戏弄人!”
结果当天下午,一条“变态男子色欲滔天,入室抢走幼女,父母欲哭无泪悲痛欲死的消息”就开始在微信的朋友圈子以及微博之中传播,只是这对父母并没有固寒照片,只能放上自己女儿的照片而已。
“对了,爸爸妈妈他们怎么办?”自己也换了一套新衣服的固寒抱着小鳄鱼清贫从浴室里面出来,结果清贫发现自己的便宜父母依然还躺在地上昏迷着,有些苦恼的向固寒问道。
“嘤。”清贫吐了几个水泡,眼睛微微的睁开,看来已经没有大碍了。这也幸亏固寒反应及时,否则估计清贫已经淹死在浴缸里面了。
……
“清贫,你仔细检查一下你自己的身体,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是不正常的!”固寒连忙对清贫说道,他需要清贫身体的资料对这个幻境进行评估。
“算了,不管他们了,他们只是幻境而已,等我们离开这个幻境,这里的一切估计也都不存在了!”固寒淡淡的说完,就直接抱着清贫离开了她这个临时的家。
“那我们怎么找到那个什么绝仙剑?”清贫又问道。
“为什么?”固寒继续不解。
“哦!清贫只是觉得呆在这个世界也不错的,这个世界可比以前那个世界有趣多了!”清贫乐呵呵地说道。
与此同时,感受着固寒怀抱温暖的清贫,非常自然的从口中喃呢着说道,“固寒,我好喜欢你,我嫁给你做老婆好不好?”
虽然觉得“微信被丢在家里”这句话的语法有些错乱,http://www•hetushu.com但老板还是非常自然的脑补成了固寒将手机给落在家里了,脸上无奈地说道,“这年头出门不带钥匙的经常遇到,但出门不带手机的倒是第一次遇见。好吧,你回家取钱去,不过你的妹妹要暂时留在我这里,你放心,我在这里开了十多年的早点摊了,这里所有人都认识我,我绝不是什么坏人!”
“人家从来没有自己脱过衣服,都是妈妈帮清贫脱衣服的!”清贫泪眼朦胧的看着固寒说道。
“我们要想办法找到绝仙剑,然后让绝仙剑像刚才的你一样,恢复自己身为剑娘的意识和记忆,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应该就可以离开这个幻境了!”固寒简单的将自己的目标给说了一遍。
“你怎么了?”固寒察觉了清贫语气的变化,有些奇怪的问道。
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个世界是虚假的,并没有真实生活过的过去的记忆给清贫装进去,最多只能在潜意识里欺骗清贫这个世界是真实的。
“固寒,我们接下来干嘛呢?”清贫好奇的向固寒问道。
“抱抱!”好不容易给清贫洗刷干净之后,这位小萝莉似乎也从自己的半梦半醒之中清醒了过来,小声的嘟囔着说道。面对自己最宝贝的剑娘的要求,固寒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非常自然而然的将清贫抱进了自己的怀中。
大约是固寒的表情太冷静也太正常了,而且用这么明显的假钞也非常的不合理,所以老板很自然的相信了固寒的说辞。不过老板却又道,“回家这么麻烦干什么?你手机里没有微信吗?微信转账不就行了!”
“清贫,你身上有钱没有?”固寒抱着清贫离开的时候差不多是早上6点左右,此时街道上的行人还很少,但各式各样的早点摊子就已经摆开了,清贫立刻开始叫嚷起来,吵着闹着要吃街边的早点。
“嗯!不用找了!”固寒直接甩了两张一百的钞票放到老板的手中。
“看来这里确实是一个幻境无疑了!”固寒再一次确认道,这一次是通过清贫的记忆做出的判断。如果说这个世界是真实的世界,那么清贫的记忆不应该这么模糊……就算小孩子的记忆能力非常糟糕,很多小时候的事情都记不清楚了,但平日里和-图-书自己喜欢看的动画片之类的东西确实不可能忘记的。
“小伙子!管管你的妹妹,饭不是这样吃的,对小孩子的胃不好!”眨眼的功夫清贫就已经喝了两碗豆浆,吃了二十根油条,外加十个肉包子。把一旁早点店老板都给吓愣了,主动跑过来对固寒劝说道。
“你这个小东西!”固寒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很是舒畅的骂了一句,看来在自己的误打误撞之下,清贫的记忆已经完全恢复了,重新变回了自己的剑娘清贫剑。
“算了!”固寒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直接动手开始麻溜的帮清贫脱衣服。说句老实话,脱衣服这件事情固寒还是做的非常顺溜的,毕竟他在现实之中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给清贫这个小家伙脱过衣服了。
无奈,固寒只能送佛送到西,顺手从墙上抽出一条毛巾,开始帮清贫洗刷起身体。
“人形!清贫才不呆在剑鞘里面,这一个月清贫天天待在剑鞘里面,都快要疯掉了!”清贫立刻说道,然后眨眼就变回了清贫的模样。之前的一个月里面,因为固寒变成了固暄缘的原因,所以能够直接证明固寒身份的,独一无二的清贫剑显然就能够在出现在外面了,直接被固寒雪藏在剑鞘中一个月,差点没把这个生性喜欢活蹦乱跳的小家伙给憋晕了过去。
“固寒,清贫这是在哪里?清贫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清贫的脑袋好乱呀!”此时,固寒的脑海中,忽然想起了清贫的声音,同时体内的紫府中一道暗淡的剑痕在瞬间变得明亮起来,就好像一颗熄灭的星辰被重新点亮了一样,而这个黯淡的剑痕自然就是清贫的剑痕。
“不知道……”清贫很是认真的摇摇头。
“没事的!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一点不打紧的!”固寒含糊的应付了一句,他总不能告诉这个老板,清贫并不是真正的人类,而是一个等着人类皮囊的剑娘吧!
其实按照固寒本来的想法,杀了这一对夫妻是最简单的办法,不过想到清贫还管他们叫爸爸妈妈,估计潜意识还没有完全的恢复,杀了他们恐怕会对清贫留下不好的记忆,所以固寒在犹豫一会儿之后就决定放他们一条生路。
“小家伙,你是我的剑娘,当然要给我永远在一起了!”固寒敲着http://www.hetushu.com清贫的小脑袋说道,而让固寒没有想到的是,随着这句话说完,自己怀中清贫的身体瞬间化作一道光芒,在眨眼之间就变成了固寒熟悉无比的清贫剑。
“你居然让我帮你脱衣服,你不是说我是个坏人?”固寒叹了口气,好奇的问道。
“那怎么办?那这么说我们要永远困在这个幻境之中了……不过……不过这样或许……”听了固寒的话,清贫剑先是大惊失色,但她的语气说到最后却渐渐改变,没有了一开头的烦恼,反而似乎有些开心的味道在里面。
“微信转账又是个什么东西?”固寒有些苦恼的琢磨着这两个新名词,但他脸上却没有显露半分不明所以的样子,只是淡淡地说道,“微信被我丢在家里了,我没有带出来。”
但固寒紫府中其他剑娘的剑痕却依然一片黑暗,好像灰烬过后的焦炭一般。
在嗅到街边早点摊的香味之后,清贫连固寒的红烧肉也不感兴趣了,非要到街边去吃包子油条。
固寒连忙转过身子,低头向浴缸里面一看,就发现这个小家伙居然沉到了浴缸里面,鼻孔之中不断有气泡冒出,整个人仿佛都已经晕了过去一样。
小萝莉毕竟就是小萝莉,心思非常的简单,别人对她好一点点就要嫁给别人当老婆,她怎么就忘了,自己的爸妈还被固寒打昏了过去,躺在地上来着,这明明就是一个闯进自己家里的变态好不好。
“什么记忆回来了?搞得我好像忘记过一样!清贫怎么会忘了固寒,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清贫嘀咕着说道。
“微信是个什么东西?”
“跑什么!先把衣服给我穿上!”固寒一把将光溜溜的露着个小屁股的清贫给抓了回来,从次元口袋里面掏出一套儿童内衣和鳄鱼服给清贫穿上,这个固寒最熟悉的萌货清贫就正式宣告回到了固寒的身边。
固寒的次元口袋之中其实准备了不少的食物,但那些都是现实之中的食物……因为食材的匮乏,现实之中的食物其实非常单调,烹饪料理水平和大破灭之前有着天壤之别般的差距。举个简单的例子,大破灭前随处可见的包子油条,在现实之中则是一种听都没有听说过的传说,如果不是进入这个幻境,固寒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包子油条这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