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娘

作者:沧澜波涛短
剑娘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诛仙剑

第1058章 电视直播

但持剑者队长又不能不说,只能犹犹豫豫地说道,“他是《废墟探秘》节目组的主持人……我们正在进行节目的直播……”
直到在场的其他持剑者表示要将黒殿剑灵送回燕京市解除封印之后,这位黒殿剑灵终于忍不住说出来第一句话。此时此刻的场景已经让黒殿剑灵备受折磨,如果还要让他跑到燕京市去再被人给研究一番的话的,那就和在折磨黒殿剑灵一遍没有什么区别。
“我说你们……”自己的队员迟迟拿不出衣服,这位队长气的跺了跺脚,干脆从自己的次元口袋里面掏出一套全新的浴巾,先暂时将黒殿剑灵的身体给包裹起来,免得再有春光乍泄的风险……只不过黒殿剑灵这个裹着浴巾出现在镜头中的场景,怎么看都像是警察叔叔扫黄打非的时候从那些宾馆里面揪出来的嫖客一样。
不过这并不要紧,因为最关键的信息都已经在电视上直播了出去,而且之前诊断直播视频也被人给完整的录了下来,然后直接公布到了网络上,并且去了一个非常吸睛的名字《堂堂灵剑级持剑者果体直播?剑帝太子惨遭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羞辱》
“这个……”持剑者队长开始犹豫了,他知道一旦说出了真相,黒殿剑灵发现自己的事情被全程直播之后,对方估计会气的直接吐血了。
“这个人是谁?你们在这里干什么?”黒殿剑灵连忙问道。
“队长你不是不知道!这封印符箓哪有这么好解除呀!如果不知道对方封hetushu•com印的手法是什么,不但无法解除封印,甚至还有可能对黒殿剑灵大人造成无可避免的永久性伤害,这只有专业人士才能够解除呀!”一个队员小声的回答道,他说的是大实话。封印符箓根据封印时候所采用的手法不同,解除封印的办法也各不相同。
只不过他们之前根本无法想象强大的黒殿剑灵居然会被人剥光了衣服给丢了下来,脑袋里也压根没有冒出过黒殿剑灵的名字,所以才会觉得眼前这个人非常的眼熟,可却始终认不出来。
“我擦!这真的是黒殿剑灵呀!”
“快点拿件新衣服过来……还有全新的内裤!”这位队长在确认这个光溜溜的人是黒殿剑灵之后,立刻大声的对自己的队友们说道。
“让你用你就用!”黒殿剑灵咬着牙齿说道,此时的他明显压抑着心中巨大的愤怒。这位队长不敢再多问什么,直接就将自己的剑素送入了符箓之中,果然就像黒殿剑灵说的一样,这张符箓被轻而易举的解除掉了。这再一次证明了刚才那位封印黒殿剑灵的持剑者只是单纯为了羞辱黒殿剑灵,所以才使用这种最简单的封印方式,因为这样才是最羞辱人的手段。
随着封印符箓被解开,黒殿剑灵一把将裹在身上的浴巾给丢了出去,然后从他刚才坠落的地方拾起一个次元口袋,意念一动就从次元口袋中取出了全新的衣服,闭眼的功夫就穿戴完毕,刚才那个白花花的黒殿剑灵重新又hetushu.com被包裹在了一套潇洒帅气的衣服之中。
随着这位主持人说出了黒殿剑灵的名字啊!在场的其余持剑者也纷纷反应过来,这个被脱得光溜溜的人不是黒殿剑灵还能是谁?因为灵剑级持剑者的数目很是稀少,所以每一个灵剑级持剑者本来就颇受持剑者的关注,大部分的持剑者都能认出一些灵剑级持剑者。
“是黒殿剑灵没错!”
虽然一年半之前巫族在秦皇大巫的努力下被肃清了大半,山海关已经从一个极度危险的地方变成了一个给名剑级持剑者养老的地方,黒殿剑灵也失去了他最大的威慑力。但黒殿剑灵的阴影依然还存在于每一个名剑级持剑者的心里面,黒殿剑灵的这张脸可谓是他们记忆深刻的一张灵剑级持剑者的脸了。
其实在场的持剑者中也不是没有人在一开始就认出黒殿剑灵,但这些人在认出黒殿剑灵之后把嘴巴闭得更加严实了,唯恐说出对方的真实身份。虽然黒殿剑灵最大的威慑已经没有了,可问题是好人家黒殿剑灵可是龙狮剑帝的亲生儿子,被人扒光了衣服丢下来……如此丢人的事情如果直接在直播里面揭穿了身份,那可以想象第一个说出黒殿剑灵的持剑者会受到多么悲惨的待遇。
也就是对黒殿剑灵恐惧没有那么深,并且完全不知道黒殿剑灵是龙狮剑帝儿子的一个宝剑级持剑者主持人毫不犹豫的练出了黒殿剑灵的名字,这下子在场的持剑者才纷纷露出一副恍然大悟,好像hetushu.com自己刚刚才发现一样。
“哦!哦!”队员们连忙开始翻找自己的次元口袋,想要找一套全新的衣服出来。结果他们发现自己的次元口袋里新衣服虽然很多,全新的内衣却根本没有,都是一些自己穿过一两次的内衣裤……这样的内衣给黒殿剑灵穿,黒殿剑灵知道还不要恨死自己了?
这可是一个劲爆到极点的新闻,所以短短一天的时间,全世界50%以上人类都知道了这个新闻,都知道了龙狮剑帝的儿子被人拔了个精光的从天上给丢了下去。
于是乎,就和之前所说的一样,这段视频以一种迅速到难以想象的速度开始飞快的在网络上传播,再加上这一次的主角是灵剑级持剑者,还是龙狮剑帝的太子。
在场的持剑者仅仅是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可那些关注直播的观众们则直接爆炸了,有不少知道黒殿剑灵背景的人吓得直接从椅子上掉了下来。
“固寒!固寒!”穿好了衣服的黒殿剑灵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拳头,一遍又一遍的念叨着这个名字。而且说法的声音并不小,就连周围的其他持剑者也听得清清楚楚。
封印符箓虽然可以封印持剑者的剑素,却不能够封印持剑者的嘴巴。当这位队长摆弄黒殿剑灵的整个过程之中,黒殿剑灵全程死死的闭上嘴巴,表情呆滞得犹如一块石头一样,也不阻止这位队长的任何行动,事情都任由别人摆布,好像依然失了神智一样。
更何况还是黒殿剑灵这样凶名在外的灵剑级http://m•hetushu•com持剑者,曾经的山海关管理委员会的大佬,黒殿剑灵可谓是每一个名剑级持剑者心中的噩梦。他们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被黒殿剑灵记录到他那个黑色小本本当中,然后光荣的成为山海关中的一员。
“封印符箓!你们谁会解除封印符箓?快点帮黒殿剑灵大人解除掉这个符箓呀!”队长在给黒殿剑灵包裹上浴巾之后,一边对他的队员们说道。
自然而然的,固寒这个黒殿剑灵最后吐露出去的名字也随着这个新闻的传播,再一次出现在广大观众的注意之中。
如果在不知道对方封印手法的情况下就胡乱的给被封印者解除封印,那90%的几率不但无法解除封印,还有可能对对方造成永久性损失剑素的伤害。
“直接用最简单的办法就可以了吗?”队长忍不住再确认一遍,所谓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将自己的剑素送入符箓之中,然后就能够解除掉符箓的封印。但这样做的前提是那位封印者并没有施展什么特殊的封印手法,否则贸然将自己的剑素送进符箓之中就会造成之前说过的糟糕的后果。
“哦!各位观众朋友们听到了没有?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一个叫做固寒的人,我们现在立刻开始联系导播,让导播帮我们查阅一下这个名叫固寒的资料。”另一边的主持人也立刻开始兴奋的说了起来,这个时候黒殿剑灵才发现情况似乎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固寒?难道说是这个叫固寒的家伙对黒殿剑灵下的手?”看到黒殿剑灵和图书这个表情,其他的持剑者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够猜出来如此羞辱黒殿剑灵的那个家伙就是这个叫做固寒的人。
所以最好的解决办法还是将黒殿剑灵护送回燕京市之中,然后请燕京市的专业人士用专业设备来解析这张封印符箓的封印手法,然后再由专业人士给解除封印,他们这些持剑者还是不要贸然下手的好,否则搞不好就会被黒殿剑灵以及龙狮剑帝给深深的记恨上。
开什么玩笑?堂堂的山海关管理委员会老大,龙狮剑帝的儿子居然被人扒光了衣服从天上丢下来!还刻意丢到了某个正在直播的电视节目之中,让上百万观众同时看到这羞耻的一幕。可以想象当这个电视节目直播出去之后,就算电视台立刻进行封杀,但这件事情的影响却必然会通过网络无法抑制的传播出去。用不了一天的时间,所有人都会知道堂堂的龙狮剑帝的儿子居然被人给扒光了衣服,还用封印符箓封印了全身的剑素,这可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完败呀!
“不!直接用最简单的办法解除这张符箓就可以了!”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的黒殿剑灵忽然说出了他见到这些持剑者之后的第一句话。
如果之前黒殿剑灵的脸色犹如12月的寒冬,那么此时黒殿剑灵的脸色就好像是十八层地狱一样了。这位黒殿剑灵二话不说,直接冲到那个主持人的边上,手中剑气一动,就将正在直播的全自动跟踪摄像机给砍成了碎片,而正在紧张关注着事情发展的观众们也瞬间发现整个电视机都黑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