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娘

作者:沧澜波涛短
剑娘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起点剑

第726章 失控的哈士奇

“真是个好孩子!”遮天剑帝对固寒更加满意了,“既然这样的话,你去把最后的一个任务给我完成吧!”
“你辛苦了快一天了,剩下的任务也不用急着完成,在我这里睡一觉好了!”遮天剑帝居然慷慨地将自己的床让给了固寒,示意固寒睡在自己的床上。
在41号序号的后面,原本,“修复折断的元屠阿鼻剑:帮助遮天剑帝修复已经折断的元屠阿鼻剑。”的文字已然悄然变成了,“找到阿努比斯,得到阿鲁比斯的指点。”
虽然按理来说,具律仁将堂堂的燕京市剑阁阁主给石化了,应该还会在风纪委的大牢里面关上几天,甚至是一两个星期的时间。可具律仁其实并没有犯什么大错,同步协调自己的剑娘本来就是燕京市剑阁应该配合持剑者的事情,只要虎啸剑灵据理力争,处理得当,具律仁也说不定今天就能够被取保候审。
可惜,现在的固寒哪有睡觉的心思。他摇了摇头,接着对遮天剑帝说道,“建设豫章市更要紧,陛下还有什么任务尽可以交给我,我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完成它。”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一定立刻离开这里……”看到固寒转过身子,贝斯特忽然说出这样一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而这句话里面隐藏的含义却让固寒的身子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这个任务虽然占据了十个序号,可实际上每一个序号后面的描述性文字都一模一样。
固寒拿起自己手中和-图-书的任务清单,特意看了一眼大青花鱼的任务,上面清楚的显示这个任务已经完成。
“我先走一步了!贝斯特大人!”固寒向贝斯特说道,就准备再去找遮天剑帝。
“汪……汪……汪……”阿努比斯连续叫了三声,这三声所包含的情感似乎各不相同,仿佛有一种越来越绝望的感觉。
当着三声汪汪汪结束之后,原本人形态的阿努比斯忽然就变成了哈士奇的样子,用风一般的速度朝着某个未知的方向狂奔而去。
果然是好感度到达了一种境界,不然遮天剑帝是绝对不会说出这种关心人的话语的,和固寒在副本中一开始见到的遮天剑帝完全是两个状态。
以至于后世中的很多有关遮天剑帝天庭之战的描述都是小说家写出来的,一分真九分假,比《三国演义》还不如。
没什么可说的,固寒转身就离开了小屋去寻找阿努比斯。
“很好!你可以去找老大了!”贝斯特似乎并没有详细检查任务的完成状况,只是简单的看了一眼固寒交付的任务物品,那张任务清单上20号到40号任务就全部显示完成。
在之前其他玩家完成副本的时候,这些囚犯工人是绝对没有谈论这些话题的,不然,如此劲爆的消息不可能在论坛上一点波澜也不曾掀起过。这些讯息几乎可以将历史上的遮天剑帝的形象完全颠覆,相当于重新塑造了人们心中的历史,引起的波澜绝对是巨大的…http://www.hetushu•com…最少豫章市的人民绝对不会接受这一点。
原来这41到50的十个序号其实是最后一个超级任务的十个分任务,估摸着将十个小任务全部完成的话,整个修复元屠阿鼻剑的任务就能够完成。
“汪!”阿努比斯避无可避,非常无奈的从地上站起来,一脸灰尘的看着固寒,眼神里面居然透着一股哀求的神情,仿佛在恳求固寒不要阻止他吃饭一样。
这种种的蛛丝马迹都让固寒有一种隐隐的直觉,这些囚犯工人说的不是假话,他们说出来的就是历史的真相。
旁人自然不可能控制自己的次元口袋,唯独和自己心灵相通的剑娘才能够将外面的东西送入自己的次元口袋之中。必然是刚才固芸舍不得自己将大青花鱼送给贝斯特去吃,所以偷偷摸摸地扣下了这条大青花鱼。
这些工人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固寒也不清楚,但这些话中的讯息却能解释很多豫章市历史上的让人困惑和不解的地方。比如豫章市和燕京市的糟糕关系几乎是从豫章市建立的时候就开始的;而豫章市的人民对于燕京市的人民的反感贯穿了整个豫章市的历史,这些反感就是从祖祖辈辈心中流传下来的;无论是历史书籍,还是杂文野史,对于遮天剑帝的记录资料都非常稀少,有些年代甚至彻底断代,仿佛刻意被人删除了一般。而且有关遮天剑帝最大的成就,也就是那场天庭之战,官方流传下来m.hetushu.com的描述性文字更是稀少找到不足千字,记录的也非常潦草,没有任何细节,只是大概的说了一下,从哪个时间段到哪个时间段发生了这么件事情,然后就没有更多的讯息了。
“这个贝斯特到底想要告诉自己什么?难道说遮天剑帝他……”固寒有些担忧地思考着,她看了看自己身边几个没心没肺的剑娘,忽然发现固芸的神色有些奇怪,似乎总在闪躲自己的目光。
“修复折断的元屠阿鼻剑:帮助遮天剑帝修复已经折断的元屠阿鼻剑。”
“没错!这应该就是变异节点!”固寒心中肯定地说道,他明白,从这一刻开始,整个副本的走向就不同了。
此时距离固寒进入副本已经超过十八个小时,时钟的时间应该在中午12点左右。燕京市风纪委员已经开始对具律仁展开了处理工作,而虎啸剑灵也应该开始对具律仁进行营救。
“阿努比斯大人,遮天陛下让我来找你!”固寒对阿努比斯说道。
固寒将这些事情全部藏在自己的心中,带着满腔的疑惑又进入了遮天剑帝所在的小屋中。此时的遮天剑帝并没有在打坐,而是看着屋里的一副八卦图出神。
“你现在去找阿努比斯,他会告诉你要做什么。”昨天剑帝说完就又回到了沉默的状态,固寒知道遮天剑帝应该不会对自己在说什么了,同时固寒发现,任务清单上又有了新的变化。
一旦让具律仁从大牢里面出来,那他就随时随和_图_书地有可能进入游戏,到时候越王的意识碎片就会立刻离自己而去,所以固寒绝不能浪费1分1秒的时间。
……
“最后的一个任务?不是十个任务吗?”两百年中从来没有哪个持剑者能够解锁的40号到50号任务在固寒的手中被解锁……本以为这十个任务会像论坛的攻略上猜测的一样,是十个难度极高的任务。可是当固寒真正看清楚这十个任务的时候,却愕然的发现,这十个任务居然是一个任务。
“陛下,20号到40号任务我已经全部完成了!”固寒向遮天剑帝非常恭敬地说道。
所以固寒几乎可以肯定地说,在此之前所有经历过这个副本的玩家,绝对没有听到囚犯工人说过这些话。换句话说,这些话其实是针对固寒来说的,是特意说给固寒听的。
当固寒找到阿努比斯的时候,只哈士奇正躲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里面,趴在地上开心地啃着一大根野牛的后腿骨。这些坚硬的好像钢铁一样的野牛骨头,在阿努比斯的嘴巴里面就像甘蔗一样的干脆,轻轻松松的就被嚼断吞进了肚子里面。
“阿努比斯大人!遮天陛下让我找您。”当阿努比斯准备去啃第二只野牛的骨头的时候,时间的紧迫感终于让固寒不得不阻止阿努比斯的吃饭大计,挡在了阿努比斯的面前。
阿努比斯似乎并没有听到固寒的话,好了来在一个劲的啃着自己的骨头,很快的功夫,他就将一整只野牛的骨头全部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http://www.hetushu.com面……肚子大小却没有任何的变化,仿佛他的肚子里面藏着一个次元口袋一般。
这个任务居然是要固寒修复被折断的元屠阿鼻剑,这可是八百多年来从来没有哪个大宗师能够办到的事情,遮天剑帝居然要固寒修复它。
“好,很好,我就知道这些任务难不倒你!”遮天剑帝转过身子,脸上挂着一种难以琢磨的笑容,“你来到我们豫章市也快一天了吧!这一天时间你都在完成任务,实在是辛苦你了!”
固寒心中一动,立刻往自己的次元口袋里面看了一眼。果然,那条巨大的青花鱼正在自己的次元口袋中欢快的蹦哒。固寒明明记得自己刚才在交付任务的时候将这条大青花鱼给拿了出来,但这条大青花鱼此刻却依然还在自己的次元口袋之中,显然就是有人偷偷送了回去。
“阿努比斯大人!遮天陛下希望我能够帮助他修理被折断的元屠阿鼻剑,所以他让我来找您,我现在应该做些什么?”虽然想不明白阿努比斯为什么会因为几根骨头就哀求自己,但应该完成的任务要继续下去。
没有任何的波折,固寒带着这剩余的十二个工人回到了豫章市工地内,将这些工人交给了贝斯特,再顺便将其他完成的任务也向贝斯特交付。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这些工人为什么会对自己说这些!
任务已经完成了,可是任务的关键道具却依然在自己的手中,这就有些奇妙了。这到底是贝斯特的疏忽?还是他的刻意为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