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娘

作者:沧澜波涛短
剑娘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轩辕剑

第679章 到头来还是要打架

这么看来,固寒接任剑阁阁主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是为了救人才做的事情,并不是刘磊为了什么个人的私人利益,而趁乱将剑阁阁主的位置传给自己的徒弟。
……
“而且还有经验的问题,一个十八岁的人能有什么经验?又能有什么智慧?您怎么能放心将剑阁交给这样的一个人,不如让他先将剑阁阁主的位置给让出来,等您的徒弟再长个几十年,实力再强一点,我们再把位置还给他,这样剑阁阁主的位置还是您的徒子徒孙的,您不用担心。”石觉远的话刁钻恶毒,暗指刘磊将位置传给固寒,是为了将剑阁阁主的位置控制在他们一脉的手中。
众人这才想起来,官方给固寒定的功劳上面,最核心的一条功劳就是打开了整个豫章市的避难系统,让所有豫章市的市民都可以进入避难系统之中,躲避元冦的追击。虽说最后普通区并没有元冦渗透进来,可固寒却实打实的救了整个核心区,100多万幸存者的性命。
只见刘磊又挥了挥手,审判大厅的投影仪上投影出了一段录影,影像中的正面似乎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她的背后是一个恢弘的大厅,只见这个女孩子淡然地说道。
石觉远压根就不知道中间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就让他变得极其被动,原本为了一己之私的事情,现在居然变成了为了100万人的性命,是一件不得不做的大功德,没有任何人会否定这件事情,整个舆论的氛围也瞬间反转了过来。
“放心,用不着你拼命,这是一件好事……多少年了,剑阁的主人又到了交接www.hetushu.com班的时候了!”
“小觉远,你还有什么要质疑的吗?”刘磊笑眯眯的看着石觉远说道。
“小觉远,我就知道你会有这样的问题。”刘磊这个小觉远的称呼引起了一阵哄然大笑,也让石觉远的脸皮不断的抽搐了起来。他倒不是因为这个称呼,而是他发现刘磊似乎早就有了应对的手段。
“好徒儿,其实还有一个办法,能够无视这个虹膜解锁,也无视后面的第三层封锁,直接让你打开这个避难系统。”
“我以我和我家族的荣耀向大家保证,持剑者固寒,当时确实处于无法抉择的状况。我比固寒早一步到达应急反应中心,可是应急反应中心之中已经空无一人。固寒他是一个人来到应急反应中心的,在它启动应急反应中心的系统的时候,并没有一个拥有权限的人在他的身边,他继任剑阁阁主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您当然可以传位,这是您的自由。”石觉远不甘示弱的回答道,“可是,以您当时剑委会主席的身份,难道不应该将剑阁阁主的位置传给一个更加可靠的人选吗?难道我偌大的一个豫章市,居然找不到一个比这小子还要强大的持剑者吗?”
“师父,徒儿没事,徒儿现在有一件要紧事要请问师父,这个避难系统的第一层开启密码到底是什么?请师父快点告诉徒儿。”
“固寒,好徒儿,你现在哪里?是不是冲不出去?有没有受伤,你在哪里,是师父这就去救你!”
想明白了这些,论坛上那些疯狂喷固寒的黑子们就闭上了自己的嘴巴,和1和_图_书00多万人的性命比起来,一个剑阁阁主的位置确实算不得什么。
“如果你们怀疑这是刘磊大人故意所为,那么我向你们保证这绝不可能。在刘磊大人离开豫章市之后,豫章市与我们远征部队的通信就完全中断了,刘磊大人怎么可能料到,元冦会通过量子传送阵进入核心区,也就更不可能事先布置这一切了。”
到这段对话,石觉远的脸色也是一片铁青,他并不知道这里面还有这些故事,他从某个人嘴巴里面听到的版本是这样的:“刘磊因为接任的剑委会主席,就必须要将剑阁阁主的位置给让出去。可是刘磊最信任的灵剑级持剑者鹰猫剑灵已经被元冦给控制了,所以刘磊就将剑阁阁主的位置趁乱传给了固寒,并且秘而不宣,打算等一阵子,木已成舟再公布出来。”
“不错!只要你的能力足够,我不会反对你的。”石觉远咬着牙齿说道。
在任何时候阴谋论都是一个非常有市场的东西。观众们听到石觉远的怀疑之后,纷纷觉得石觉远说的有道理,这就是刘磊的阴谋,不然事情哪有这么巧合?固寒好不容易上涨的一点支持度,瞬间又下降了许多。
这个观众的话虽然不好听,可是却说出了其他人的心声。他们也很想质问一下这个小丫头片子到底是谁,居然敢大言不惭地做出这样的保证。唯独那些坐在前排的世家的家主们,一个个的脸色铁青。他们已经认出了这个小丫头片子是谁了,这个丫头用家族荣誉作出的保证,恐怕没有任何人有能力推翻她,也没有任何人会不相信他。
和-图-书这是一段从对话过程中不断透着电流吱吱声音的对话,显然这是一段通讯录音对话。从这段对话之中,所有智商基本正常的听众都能听明白,原来固寒是为了能够解开避难系统的基因锁,而必须接任剑阁阁主位置的。
“这不怪你,我从来没跟你说过这件事情。”刘磊的手一挥,审判大厅中就传来了一阵对话。
“是啊,流年世家果然名不虚传,哪里的人类有危险,哪里就有流年世家的声音,不流年世家不愧是我们人类的保护神。”
“我叫流年凛,流年世家的嫡脉,未来流年世家的家主,我用我和流年世家的名誉向大家保证,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没有一个字的虚言。”说完这句话,流年凛的录像就结束关闭了。一片鸦雀无声,他们或许不知道流年凛是谁,但他们一定知道流年世家是什么玩意儿,也一定知道,以流年世家的荣誉发出的保证有多么的可信,这是人类第一世家发出的保证,没有人会质疑这个保证。
“原来当时流年世家的嫡脉,也在我们豫章市里面。”论坛上火热的讨论道。
“你是谁呀?小丫头片子,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你和你的家族是个什么玩意儿?还家族荣誉,真是笑死人了!”观众席上,有一个观众骂骂咧咧地说道。
石觉远的质疑让所有观众都忍不住的点了点头,确实,这只是一段录音而已,并没有视频之类的具体影像,并不能证明当时固寒确实处于那种迫不得已的情况。
“不行,我必须要找到这里面的破绽!”石觉远默默地想到,他不愧www•hetushu.com是活了七八十年的老狐狸,很快她就有了说辞。
“石老前辈,如果晚辈领会没有错的话,只要晚辈的能力足够,你就不会再反对晚辈对不对?”一直保持沉默的固寒忽然开口说道。
……
“什么?一个剑阁阁主的位置,怎么可能就这样上百万人?”石觉远听得心中一惊,他以为刘磊只是趁乱将位置传给固寒而已,却不知固寒接任剑阁阁主还跟100多万人的性命有关系。
“这个乳臭味干的小子只是一个区区的名剑级持剑者,我豫章市拥有的名剑级持剑者超过三百人,灵剑级持剑者也有二十多人,难道这里面没有一个比这小子还要强的人吗?”石觉远的质问一波又一波,如果一个普通人站在固寒和刘磊的位置,恐怕已经被石觉远质问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了。
而且石觉远刚才的话中还非常阴险的映射了这样一个观点,是刘磊为了将剑阁阁主的位置传给固寒,所以特意将应急响应中心的负责人给调离了应急响应中心,从而制造了只有固然一个人在应急反应中心的状况,逼迫刘磊必须将剑阁阁主的位置传给固寒,让他打开应急响应中心的基因锁,一切都是刘磊的阴谋。
“刘磊大人,这段录音恐怕不能说明什么吧!我们听到的只是录音而已,现实情况究竟如何又有谁知道?这个固寒坐在那个咖啡店里面,跟你完成这段对话也不是没可能的,谁知道避难所是不是真的由他打开的?又有谁能确定,他旁边真的没有第二个能够打开这个避难所的人?据我所知,应急控制中心的最高负责人也是m.hetushu.com有这个基因权限的,他当时要在固寒的身边的话,那又怎么说?根据剑委会的规矩,没有您或者已逝的白驹剑仙的命令,这个负责人是绝对不准离开应急反应中心的。”
“什么办法?请师父告诉徒儿,徒儿拼了命也会做到的!”
“可笑,难道我接任了剑委会主席就不是剑阁阁主了吗?难道我们剑阁的规矩中有这么一条同时兼论剑委会主席和剑阁阁主的人不能将剑阁阁主的位置传给自己徒弟的规矩吗?”刘磊冷笑着。
“不可!你这出去一来一回,要浪费多少时间,又有多少人的性命不保!而且第三层解锁需要的是基因密码,而能够解开这个基因密码的全豫章市只有两个人,你现在恐怕是找不到这五个人的。”
“当然还有!”石觉远不服气的站了起来,“我承认,当时的情况确实迫不得已,固寒接任剑阁阁主也拯救了不少人,这件事情没有错误。可是这并不代表固寒有资格继续担任剑阁的阁主,他只是一个区区的名剑级持剑者,等它成长个十几年再说吧,在此之前,还是要将剑阁阁主的位置交给更有能力的人去担任,剑阁阁主必须换人,这是我们五大剑帝世家以及广大群众的心声。”
“不错,是有这个道理!老头我还可以再多活个几年,本来也不想这么早将位子传给我这徒弟,我岂不知道他会受到你们这般怀疑。”刘磊忽然叹了口气,“只是你们不知道当时的情况,使整个豫章市危在旦夕,上百万人的性命受到元冦的威胁,我若不将剑阁阁主的位置传给他,这100多万人,恐怕统统都要死于非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