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娘

作者:沧澜波涛短
剑娘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轩辕剑

第670章 审判开始

“是,在下明白!”原告律师一脸严肃的站了起来,面向着固寒问道,“首先,我想请问被告,你承不承认杀害了原告的父亲。”
固寒瞅了一眼照片,就非常干脆的点点头,承认道,“如果是照片里面的这个人的话,我确实杀过一个。”
“你们随意,我先回房休息去了。”固寒关闭电视,起身就往这个房间走去。
“我听的很清楚,委员长大人!”固寒点点头回答道。
……
“被告持剑者固寒,原告的控诉你都听清楚了吗?”新宇剑灵又向固寒问道。
在一阵不算漫长,但感觉非常漫长的等待之后,时间终于停靠在八点整的指针之上,新宇剑灵手中的长剑发出一声清亮的剑鸣之声,宣告了这场风纪委和豫章市最高人民法院的联合审判的开始。
“做好你自己的事情,我不会有事的。”固寒面无表情地说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准打扰我,包括清贫和固芸。”
“我不是说了吗!你是持剑者固寒。”新宇剑灵硬邦邦地回答道。
“这个……”律师考虑了一会儿,尽可能没有破绽的回答道,“比如老死,病死之类的。”
“那么有机会这位律师先生可以体验一下,我保证我的剑法绝对比安乐死来得还要更加安乐。”固寒嗤笑道。
“言之有理,就按照你说的,你不必站进去。”新宇剑灵点点头,认同了固寒的说http://m.hetushu•com法,命人将铁笼里面的凳子搬了出来,放在的固寒的屁股后面,固寒也就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
“杀了就是杀了,没杀就是没杀,你有什么不确定的?你这分明就是在狡辩。”原告律师正义凛然地说道。
“胡说八道,生老病死都是自然规律,怎么可能是残忍的?而且如果有巨大痛苦的话,我们也可以进行安乐死,不会有任何痛苦的。”律师气愤地说道。
风纪委的审判大厅,常人眼中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因为这个大厅只对犯了罪的持剑者开放,而且从来不公开审理这个案件,所以在普通人眼里,这是一个只闻其名却不见其形的地方,一个充满各种传说的地方。
“那么请问这位律师,什么样的死法可以被称为不残忍呢?”固寒反问道。
“我不确定。”固寒一脸的冷漠。
“那好,我给你看一张照片。”原告的律师从自己的个人终端里面投影出了一张照片,“他叫蔡中文,是原告蔡空心的父亲,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并且杀了他?”
大约是因为对于这个神秘的地方的畏惧,一直活跃不已的天天堵着临时执剑者服务中心门口哭泣的死者的儿子,此时却异常的安静,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额头上不断有滴滴汗珠滴落下来,这显示出他内心的不平静。
“哼,一派胡言难道没有痛苦就不残忍了和图书吗?天底下哪有这种说法?”
在这里顺便提一句,除非持剑者干了反人类的罪行,否则持剑者是不会被判死刑的。
“胡说八道,每一个被审判的人都应该在铁笼里面接受审判,你也不能例外。”说这话的不是新宇剑灵,而是坐在审判席边缘的那个大法官。
“我问你……我问你……”原告律师我问了半天,却说不出下面一句话,显然被刚才固寒路一打岔,原告律师脑袋里面的思路全部都被打乱掉了,这还仅仅只是庭审的开始阶段。
“老死或者病死,都需要忍受巨大的痛苦,在床上翻转个十几二十天才会死去,说不定还要痛苦一两年才会死去,难道这样不能被称为残忍吗?”
接着原告就站了起来,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抹了抹眼角的泪珠,声泪俱下地控诉道。这位原告的发言很长,大约有个几千字左右。我们就不一一列出来,免得有水字数的嫌疑。他的发言也就是之前和媒体说的大同小异,无外乎就是自己的父亲,忠于职守,勇于尽责,保护豫章市的公共财产。可是这个固寒却不由分说,不分青红皂白地把自己的父亲给杀了,还是斩首这么残忍的方式,他请求风纪委对固寒严厉处理,剥夺固寒的一切职位与特权,然后来个无期徒刑。
“下面由原告首先发言,原告,你说说看,持剑者固寒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事情,犯了什么法律?把你的冤屈www.hetushu•com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我们会给你主持公道的。”新宇剑灵对原告说的。
可惜,固寒看都不看这个法官一眼,只当他这个人不存在一般,固寒的眼睛只是盯着新宇剑灵一个人而已。
而今天这个大厅将第一次开放,开放给所有的记者和媒体,直播一场豫章市几十年来最为著名的案件。各大媒体和记者早早地来到这个大厅中,架起了自己的长枪短炮,对着被告人站着的位置,等待着原告,被告以及审判者到来。
其实这些人从来不害怕自己浮出水面,因为他们和刘磊都心里清楚的很,都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现在到了一决胜负的时候,他们自然要出现在第一现场,等待着自己的胜利或失败。
“持剑者固寒,请注意你的言辞,不要发出带有威胁性的言论,认真回答原告律师提出的问题,谢谢!”新宇剑灵说道。
“主人……”龙小雅抬起头,嘴巴里痴痴的念道,充满了关切和担忧。
当然了,除此之外还有豫章市最高人民法院的三名大法官,他们同样坐在了审判席上,只不过他们的席位都在边边角落里面,显示出他们那尴尬的地位。
“持剑者固寒,请你进入铁笼之中。”坐在审判席上的新宇剑灵高声说道。
一脸淡定的固寒看了一眼这个铁笼,就停下自己的脚步,不肯进去。
固寒的回答让整个审判大厅瞬间一片哗然,他们想不到和图书固寒居然这么干脆就承认了,而原告的律师也洋洋得意的,觉得自己好像立了一个大功一样。于是他接着问道,“我再问你,你是不是残忍地用剑砍断了蔡中文老先生的脖子?”
除此之外,在前排的特殊席位上,还有很多头发花白的老家伙陆陆续续坐了上来,这些人就是来自帝山的家族长辈们,作为整个事件的幕后策划者,他们也到了浮出水面的时候。
距离去风纪委的审判大厅参加审判还有一天的时间,本来按照常理来说,这个时间应该在三天以上,似乎是害怕夜长梦多,所以定在明天这么急促的时间里面。
“那么现在由原告的律师开始询问。”新宇剑灵淡淡地说道,“原告律师,你可以对被告持剑者固寒进行询问,但是不能诱供,骗供,歪曲事实你明白了吗?”
“请问委员长大人,我现在是什么身份?”固寒看着新宇剑灵问的。
“是,我知道了。”固寒点了点头,对原告律师说道,“对了,你刚才问我什么问题?”
“我确实看到了他的脖子,不过并不残忍。”固寒面无表情地说道,“我的剑很快,他没有感觉到任何痛苦就去死。”
“委员长先生,我抗议,这个人在威胁我的人身安全。”律师举手说道。
第三波抵达这里的是围观群众,风纪委的审判大厅出乎意料的大,可以容纳1000名左右的围观群众。风纪委的审判,一般都是持剑者才会出席m•hetushu•com,普通人是没有资格来到这里的。可出乎意料的是,此时坐在这1000个位置上面的人统统都是普通人,没有一个持剑者。这些人都是通过最上级智能随机抽取出来的。
“那好,我既然还是一名持剑者,那我就不是犯罪嫌疑人,更不是什么囚犯,我不应该在这铁笼里面。”固寒抑扬顿挫地回答道。
首先抵达这里的是原告的家属,死者的儿子依然穿着一身孝服,头上绑着白条巾,孝服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冤字。本来他们还准备条幅也给带进来,可惜却被门口守卫的持剑者给拦住了,那些个条幅也被收缴了起来。
“把被告持剑者固寒给我带上来。”新宇剑灵发出了命令,随后审判大厅的小门打开,固寒在两名持剑者的陪伴下来,来到了被告席上。在被告席的周围围了一圈是次元晶石制成的合金铁笼,这是用来防备被告出手伤人的,是每一个法院或者审判大厅的标准配备。
第二波抵达这里的是风纪委的委员们。风纪委由七名风纪委员组成,为首的自然是新宇剑灵,其余的都是名剑级持剑者,个个都是持剑者圈子中出了名的公平公正有威望的人物,也只有这样的持剑者,他们宣判的结果才能让桀骜不驯的持剑者们认罪伏法。
“你问我有没有杀原告的父亲,我也是第一次见这个原告,我怎么知道他的父亲是谁?我当然不确定了。”固寒的回答无可挑剔,让原告律师咽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