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娘

作者:沧澜波涛短
剑娘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鱼肠剑

第249章 温媚韵的秘密

更劲爆的是这位果果身上的着装非常的豪放,豪放到了要报警的程度,上身就是一块不宽的布条把欧派非常草率的裹了起来。下身则是一条只能勉强盖住三角地带的小裤裤,如果仔细的看的话,都能看到小裤裤的边缘还有几根油亮的黑色毛发在飘荡。
虽然温媚韵的脸上满是无奈,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反抗,显然她已经对这个叫果果的家伙的套路非常的熟悉了,知道反抗是木有任何用处的,不如顺着她,让她揩点油好了。
“上来,不上来我一样把你和你女儿赶出去。”果果又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温媚韵还能怎样,女儿就是温媚韵的死穴,她只能上了这张无比肮脏的床,躺在了果果的身边。
瞬间,一股浓烈的烟味和酒味从温媚韵的口中灌入,呛得温媚韵咳嗽不止,难受的要命。
看到温媚韵躺在自己的身边,果果的欧派一阵炫目的晃动,一双手很不老实的握住了温媚韵的欧派,不断的揉搓……但是却没有什么情欲的意味,更多的是类似于抚摸自己的毛绒玩具的感觉。
讲道理,温媚韵其实是不想躺在这张床上的,因为这张床不但凌乱的可以,床单也满是各种破洞……这些破洞不是用出来的,而是被一个烧出来的,看那些洞口的大小以及床单上的烟灰,估计这些破洞都是果果抽烟的时候烧出来的。
“嗯,我在犯贱。”温媚韵又点点头,她的脸上居然透着幸福。“为了我的女儿,别说是犯贱了,就算是做牛做马,又有什么大不了m.hetushu.com的,我都愿意。”
温媚韵的气管好不容易平复下来,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果果的这个房子本来和固寒的房子应该是一样的设计构造,是一个足足有两百多平米的大房子。可是这个房子居然就被人为的隔离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小房间,每一个房间估计都非常的狭小,因为这些房间的门几乎是一个连着一个的并排竖着的,还是上下两层,有两个房门……这意味这个房间只有和房门一样宽的空间,和大破灭前扶桑的胶囊公寓,都是一样的套路。草草的估计一下,这个两百多平的房子内,最少设置了一百多个这样的胶囊一般的小房间,实在是太可怕了。
“靠,现在还有这样的人?你不是在逗我吧?”果果脸上大写的不相信,她忽然伸出自己的安路上之抓,从温媚韵的女仆裙下面直接冲了进去,一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突破了温媚韵小内内的防御,一只手指伸进了温媚韵的体内。
“果果,你这样真的不好,我们姐妹三个,我不像你一个人……”看到果果这个样子,温媚韵忍不住开口劝说,结果这位果果立刻用自己的嘴巴堵住温媚韵的嘴巴,然后狠狠的吐了一口气进去。
“你烦不烦呀,跟我妈一样的。你再说一句废话,我就把你和女人一丢丢出去。”果果一脸不爽地说道,听到果果这样说,温媚韵只能叹息一声,不敢再劝了。
“不是的,果果,不是这样的!”温媚韵非常认真地说道,“我现在的主人虽然www.hetushu.com冰冷了一些,但是真的是个好人,他只是让我做一些家务而已,从来没有想要骑在我身上过。”
“明月山庄。”听上去有一个非常美妙的名字,从外面看,也是光鲜亮丽,干净卫生,整洁安静,是一个居住的好地方,但实际上,这个小区真正的居民已经搬迁的差不多了,这里住着的统统都是通过各种渠道,非法滞留在核心区内,身份不明不白的普通人混居的地方。
“嗯!”温媚韵点点头。
“果果……是我……”虽然门禁传来的声音非常的粗鄙,但是听到这个声音,温媚韵还是莫名的松了一口气,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温媚韵还在床上的看见了五六个小玩具,什么电动的小马达震动器,什么橡胶的人工黄瓜,什么电动橡胶的全自动人工黄瓜,总之都是一些深受春闺怨妇喜爱的玩具。看来这位果果小姐过的神仙一般的日子呀。
“切,有个女儿就了不起吗?”果果又吸了一大口烟,“不过,专属女仆和做牛做马有区别吗?你现在就是你新主人的牛马吗?不过,天天骑着你,你应该很舒服吧,比我自己安慰自己强多了,还真是让人羡慕呀。”
豫章市的核心区,一个高大上的地方,放眼望去,满眼都是建筑各有特色的小区,各种公园树林,还有娱乐场所。干净明亮,充满了一股阳光的味道,很难相信,这种美妙的地方会有它见不得人的一面。但事实上,任何事物有光明的一面就必然有它黑暗的地方。和图书
温媚韵飞快的乘坐电梯到了七楼,在左边的房门上咚咚咚的敲了几下,门就哗的一下拉开,一只手抓住温媚韵的手臂,一把就拉了进去。
温媚韵穿着自己的女仆服,低着头,默默的在小区中走着。虽然此时小区看上去安安静静,只有一些稀少的行人,但是温媚韵心里知道,在那些不透光的窗户中,有无数双的眼睛在看着自己,一旦露出自己的美貌,指不定就被一些精虫上脑的家伙干出一些要命的事情。
“有十五年了吧,自从我生下果果之后,我们就没有再躺在一起过了。”温媚韵回答道。
“哼,原来十五年了,我的十五年,就这么的过去了,还真是扯淡呀!”果果从床头摸出一包烟来,给自己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我听说你又走回老路,给人当专属女仆了?”
“干巴巴的,紧巴巴的,跟小女生一样的,确实不像是有男人光顾过的样子。”果果又抠了抠,才把自己的手给收回来,将手指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不可置信地叫道。
“给你一个小教训,我的媚媚,我可不是你能劝的动的,你不要费这个力气了。走吧,还没有到傲你的宝贝女儿还没有放学的时候,到我房间坐坐吧。”果果说完,就打着赤脚往自己的房间深处走去。
除此之外,这位果果的身上就再也木有任何的遮挡了,头发乱糟糟的披在脸上,她的皮肤倒是雪白的可以,让人很想有摸一把就冲动。可是却有一股浓烈的酒精味和烟味环绕在她的身上。从味道来判www.hetushu.com断,这位果果估计每天都沉浸在饮酒和抽烟的日子里不能自拔。
“我们有多久没有躺在一起了?”摸着温媚韵的欧派,果果身上的狂躁渐渐的安定了下来,言语之间也渐渐的透着一股子的回忆的味道。
“哈哈,媚媚,你想死我了,来,亲一口!”一个嘴巴当场就在温媚韵的俏脸上啵啵啵的亲了十几口,还在温媚韵的翘臀上狠狠的捏了一把,才将一脸尴尬的温媚韵给松开。
另外,除了破洞和烟灰以外,果果的床上还能看到一块块黄色的斑点……这些都是一些特殊的液体经过自然蒸发后留在床单上痕迹,至于特殊液体是什么,大家可以发挥想象力,反正点娘是不会让我明目张胆的写出来的。
“果果,你就是这样过日子的吗?你听我说,你再这样下去,你整个人就毁了,你……”温媚韵的话到一半,就被一个东西砸在了脸上。
单纯从卖相上看,这位果果非常的不佳,要不是硕大的欧派加分不少,估计连一万块都卖不到。但是只要稍微的打理一些,把头发整一整,再把身上的这股子酒味和烟味去掉,会是一个非常值钱的尤物的。
“切,你当初不是满脸笑容的告诉我,你再也不会回到这条路上了吗?现在还不是又跑回来了,你说你是不是犯贱呀?”果果说的话的语气很平常,可是却透着一股子的恶毒,这位真的是温媚韵曾经的闺蜜吗?
“媚媚?你来了,我说呢,谁这么不长眼,居然敢按老娘的门禁,来来来,你进来吧,几天不见,老娘还怪想你http://m.hetushu.com的!”说完,大门就哐的一下打开了。
果果住的房间就在这栋房子的最里面,这也是这栋房子中唯一一个正常大小的房间,拥有三十多平米的空间,里面摆了一张床,一台电视,一台电脑,一张桌子,一个椅子,以及桌子上一堆一堆的啤酒瓶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不理你了……”温媚韵满脸愠怒的从床上爬起来,在果果的哈哈大笑中,逃离了这个房间。
“也没有男人的臭味,难道你真的没有被骑,这还真是奇迹呀!”
“果果,你干什么?”温媚韵脸上一片通红,整个人都不好了。
温媚韵的脚步走得飞快,很快她就走到了一栋标注为23号的大楼前,在门禁上的七楼按了一下,十几秒后,一个懒洋洋的女声传了出来,“神经病呀,没有钥匙吗?不会自己进来吗,按鸡巴门禁呀,吵到老娘睡觉知道吗?”
“来,躺着舒服。”果果进了房间,就直接躺到了床上,然后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示意温媚韵躺到她自己的身边。
这位叫果果是一个身材丰满程度不输于温媚韵的少妇,一双饱满的快要冲破包裹的欧派居然比温媚韵的还要大上一个罩杯的样子,要知道温媚韵的一对欧派已经是超越了F罩杯的超级大号了,这位比温媚韵还要大上一个罩杯,岂不是已经到达了G罩杯的高度。
砸温媚韵脸的自然是果果了,温媚韵刚才顺手就接住了砸在自己脸上的东西,定眼一看,脸上一红,这居然是一个跳蛋,上面还湿漉漉的,有些水渍,似乎是刚使用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