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娘

作者:沧澜波涛短
剑娘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清贫剑

第55章 苦尽甘来流年凛?

“年轻人!老夫考验你一下,你可知道这把清贫剑的来历!”刘磊不愧是活了快100岁的老狐狸,立刻就想出了歪点子!摆出一副考校晚辈的姿态,谁会猜到这个老前辈,居然对自己提出的问题,一窍不通呢?
“这把剑……很痛苦。”忽然这个时候,一个宛如一月冬风般的声音响了起来。来自于被固寒抱在手中的萝莉少女,她的表情很郑重,也很认真,“她有话想说,可是清贫听不清楚。”
刘磊翻阅了剑阁网络中储存的所有剑娘资料,却依然找不到有关清贫剑的一个字的描述。可是,当他查阅整个葬剑地的流通资料时,却有了意外发现。
率先有所发现的是,剑阁阁主刘磊。
通过这个爆炸性的消息在脑袋里炸响,流年凛总算回忆起来自己在哪里听到过清贫剑的名字。大约是自己五岁左右的时候,家族祖地里忽然地震不断,盖聂叔叔把自己抱着自己躲避的时候,曾经面色古怪的说过这么一句话,“清贫剑还活着吗?”
“看来自己有必要给家族里面报告这个消息!”回忆起这些的流年凛觉得,清贫剑的出现,并没有那么的简单,自己必须报告给家族这个消息。
固寒还是年轻了点,果然中计,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清贫剑,锻造时代未知。本来是位半剑娘,乃是剑祖流年历大人祖母的广和-图-书场舞用剑。根据《剑娘OL》初始的《越王勾践剑》副本中的细节表明,这把剑传给了剑祖大人,被他挂在自己卧室的墙壁上。大破灭之后,流年历大人前往博物馆寻找母亲,就将这把将遗留在房间里面,从此没有任何的消息。”
顺便提一句,这个场景,固寒似乎在哪里见过……
流年凛现在回忆起来,似乎都能从盖聂叔叔的脸上,看到恐惧,犹疑,悲哀,忧虑,欣喜,愧疚等等各种各样的表情,似乎都同时出现在那张脸上。
“老夫……老夫……”刘磊老夫了半天,也没老夫个所以然出来,今天发生的几件事情,差点没把他一辈子的经验和常识给颠覆掉。
逸仙剑她居然和流年凛同步协调了!!!在手握四十分钟没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忽然就开始同步协调了!!!
幸运的是,刘磊到死的时候,都没有知道那失去的三成到底意味着什么,否则他走的时候,一定没有那么安详!
“呵呵!老朽老了,耳朵不好了,听不清楚。”刘磊的老脸都皱到了一起,“清贫娘娘,如何才能让您听得清楚一点?”
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主动询问这个固寒清贫剑的资料。但是,我可是前辈呀!管理剑阁的阁主呀!要是别人发现我去问一个年轻人要剑娘的资料,我刘磊还要不要这张http://m.hetushu.com老脸了?虽然这张老脸也没多少年好活了。
“她真的在说话,不信,你听听!”清贫剑依然很认真。
在这句话里,固寒可以听到无穷无尽的怨念与悲愤。
“我记得【老实人超市】遗址的东西后来都被剑祖大人自己寻了回去,那把清贫剑估计就是那个时候被重新找回,送给了创建豫章市的帝剑级持剑者。对了,清贫剑本来是个半剑娘,那位帝剑大人就把她投入葬剑地中,期望她能够进化为真正的剑娘!一定就是这样的,我刘磊果然老当益壮呀……呸,是老奸巨猾……呸,还是老当益壮算了!”
“我要杀了你!你们总是缠着我!缠着我!毁了我!毁了我!我要杀了你们!”一袭红色旗袍的剑娘逸仙,手举逸仙剑,对着流年凛的脑门,说出了这么句话。
对了,这个叫固寒的年轻人,居然能叫出清贫剑的名字!这是不正常的,掌握了大把资料的自己,还是在根本没有外泄出去的葬剑地的流通资料中找到的名字,他是怎么知道的?
“我也想要自由,谁给我自由?”凛凛白了刘磊一眼,“抱歉,阁主老爷爷,逸仙剑我要带回去了,你要是有意见的话,欢迎去评议会投诉我们!”
末了,刘磊只能无奈的指着流年凛的道,“小伙子,他们家的事情,是不能用常识来看待的m.hetushu.com,他们家就没几个正常人。”
“嗯!嗯!不错!不错!”刘磊不断的点头,一副我已经心知肚明的样子,但是心里面却飞速的运转,分析从固寒那里得到的消息。
“靠近一点!让我摸摸她!”清贫剑的小手在固寒抱住自己的手臂上拍了拍,固寒会意,把她抱到了流年凛的身边。
“她叫清贫剑!有什么好奇怪的吗?”从石化状态恢复过来的固寒满脸温柔笑容的摸着清贫剑乌黑柔顺的脑袋,他也非常惊奇,想不到居然在葬剑地中,找到了清贫剑,这个游戏中的古剑级剑娘。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游戏中无法剑娘化的清贫剑,在现实中,居然成功的变化成了剑娘形态,固寒还以为现实里也会和游戏一样,被封印给牢牢的封锁住。
“找到了!”凛凛冷着一张脸,扬了扬手里的逸仙剑,“不过看来,凛凛是白跑一趟了。”
清贫剑伸出自己的小手,堪堪触摸到逸仙剑,她闭上眼睛,嘴巴嘟嘟的动了几下,脸上的婴儿肥荡漾起了一道波澜:“她很愤怒!她决定要出来了!”
在记录显示2120年的资料里找到了清贫剑的资料,那一年是豫章市建立的第六十年,同时也是葬剑地正式设立的第一年,清贫剑是和第一批折断的剑娘一起,送入葬剑地中,可以说是葬剑地里,最古老的一位剑娘呢。
“什么?和*图*书出来是什么意思?”凛凛一愣,就在这一刻,她忽然感觉自己体内的剑素,往逸仙剑的身体中疯狂涌去,逸仙剑也在这个时候,绽放出璀璨光芒!
豫章市是和剑祖后一个时代的,另一位帝剑级强者创立的基地城市。在豫章市创立六十年的时候,那位帝剑级强者也垂垂老矣,没过几年就离开了人世,葬剑地是他主持下,最后留给豫章市的神秘地区。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那位开创豫章市的帝剑级强者会特意将一把默默无闻,一个汉字都没有留下的清贫剑,放进这个葬剑地之中呢?根据资料显示,和清贫剑同时放入葬剑地的一百零八把断剑,可全部都是有名有姓,有历史传承记录的剑娘呀!唯独这清贫剑一把,独行特立。
刘磊和流年凛对视一眼,就各自陷入自己的忙碌之中。
“想不到清贫剑的资料居然保存在游戏里面,难怪自己在剑阁的资料中,压根就找不到清贫剑!这也难怪,BAT在开发《剑娘OL》的时候,可是把全世界的资料全部筛选了一遍,有一些藏在疙瘩缝里面的资料被BAT找出来,编辑成副本背景也不奇怪!”
老头子刘磊进入自己的个人终端中的资料库,搜索清贫剑的资料;而流年凛则拼命的回忆自己的记忆,因为她隐约记得自己似乎听到过这名字!
……
“拿走吧!我就当这里从来没有m.hetushu.com这把剑!”刘磊摆摆手,他一个快死的人了,犯不着干这种得罪流年家族的事情,他报告给了评议会,评议会却不一定会记着自己的好,何必呢。
另一边的流年凛,则彻底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个剑娘清贫剑了,亏自己想了半天好想不出来是哪个剑娘,敢情这萝莉居然是自己祖宗的东西,老祖宗的祖宗传下来的剑娘。
“你能听到逸仙剑在说话?”刘磊眯着眼睛,“这不可能,逸仙她,现在正在长眠之中。”
刘磊根据固寒只言片语的信息,飞快脑洞除了自认为天衣无缝的清贫剑的来历,别说,这个纯脑洞的故事,居然有七成接近了事实的真相,但是最关键的三成,却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
“果然没有成功吗!”刘磊摸着自己的白胡子,“这不奇怪,逸仙剑经历了那样的事情,不愿与你同步协调,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要我说,你们家族的执念太深,干嘛非抓住逸仙不放,让她自由不好吗?”
“对了,凛凛小姐,您不会还没有找到逸仙剑吧!”这个时候,刘磊才想起正事,一直被清贫剑吸引住,都没有留意到流年凛的剑娘并不在自己身边这一点。
“云霄前辈!这是正常现象对不对……”看见陷入同步协调状态的流年凛,固寒咽了咽自己的喉咙,“延迟个几十分钟反应,这种事情,应该属于正常现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