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时空中相遇

“曲伯父,秦远峰曾背叛我秦族,早已沦为秦族叛逆,多年前便已被秦族诛杀,而此子,正是秦远峰留下的余孽秦问天。”秦荡天指向秦问天道:“正因为他逃亡到这里,我们才一路追击到此处,没想到见到了曲伯父,想必是命运如此安排吧。”
“霓裳。”曲魔眼神一颤,他的女儿,在外面怎么样了?
“这……”诸强者凝视曲魔,他仿佛近在咫尺,却又仿佛距离诸人越来越远,他是那么的俊逸,他依旧坐在那安静的吹笛,仿佛世间之事,皆不能动摇其心。
“既然如此,外公,战吧。”秦问天坦然一笑,身上气势爆发,秦政和秦荡天皆都冷笑,垂死挣扎,有何意义?
“既然你称我一声曲世兄,能否答应我放过他,毕竟我和远峰相识一场,如今,你们又踏入这里,生死未卜,何苦还要争斗。”曲魔忽然间开口道,有几分是出自真心,当然,也有几分是出于对秦政和秦荡天的试探。
“过去的时空。”诸人心颤,他们走入的地方,竟然是过去的时空存在过的一切,曲魔,竟是真的陨落了,如今,并不存在,只存在于过去的时空里面,而他们,就来到了神绝路上过去的某一时空。
曲魔见秦问天点头,只见他手中的笛子再次放在嘴前,缓缓的吹奏着,笛声悠扬,又透着几分思念、几缕哀伤。
终于,当看到某个时空中出现的身影之m.hetushu.com时,曲魔的笛声忽然间平缓了下来,时空不再流动,他的身影越来越远,渐渐从诸人的视野中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道身影的出现,他站在那,犹如一座巍峨的古山,又像是一棵挺拔的青松,他一头长发漆黑如墨,随风狂舞,他脸上的线条轮廓无比的清晰,当看到这道身影的刹那,秦问天的内心不由控制的颤了颤。
那身影依旧看着他,随即,他张开嘴,缓缓的道:“我名,秦天罡!”
秦问天心头颤了下,只感觉心中无比温暖,这是他的外公,他母亲的父亲。
“侄儿荡天见过伯父。”秦荡天拱手说道:“霓裳若是知道伯父健在,必然会非常高兴。”
“秦族之人,无耻至极,我父亲的确叛出了秦族,但那是秦族对不起我父亲,我父亲一生顶天立地,本想和我母亲一起避世修行,秦政这卑鄙小人都找到出手对付,不敌之后,依旧用尽手段,最终,我父亲愤而杀上秦族,被剥夺一切,身躯骨血皆被剥离。”秦问天冷冷说道,曲魔眼眸凝在了那里,目光中闪过一抹悲伤之意,远峰,竟然陨落了吗?
“伯父,我必会走出神绝路,霓裳那边,伯父尽可放心,我会替伯父好好照顾霓裳,她的未来,必将凌驾于众生之上。”秦荡天傲然开口,曲魔看着这父子二人,他们,似乎很像,不愧为父子。和-图-书
“曲世兄,此子乃是叛徒秦远峰的儿子,关系重大,我秦族势必是要拿下他的,还望世兄能够理解。”秦政回绝道。
“闯出去?”曲魔英俊的目光望向秦政,道:“希望你们好运,能够走出神绝路吧,至于我,是没有机会了。”
秦政和秦荡天看着他,见曲魔吹笛,不再理会他们,秦荡天的目光再次看向秦问天,大步踏出,道:“你还要逃吗?”
曲魔淡淡的看了一眼秦政,又看向秦荡天,他忽然间感觉有些不安,这父子两人,他很不喜,非常不喜。
秦荡天看着眼前的威严男子,皱了皱眉,他同样感觉到了什么般,目光看向他的父亲,却见父亲正紧紧的凝视着对方,而对方,却不曾去看他一眼。
“远峰,竟也身陨了吗?终究,没有逃出宿命吗。”曲魔喃喃低语,语气中透着伤感之意。
“若是你还能够活着出去,替我转告我父亲还有霓裳,告诉他们,我曲魔,不同意这门亲事。”曲魔对着秦问天传音一声,秦问天神色一颤,随即轻轻点头,若还能活,他会转告霓裳的,从他自己的角度而言,也同样不希望神女霓裳嫁给秦荡天。
“他在做什么?”有人开口道,没有人知道,但他们却有种和之前穿梭时空相似的感觉,知道这笛声蕴藏大道之威,让他们在时空中穿行。
不仅是他,当看到眼前之人的时候,秦政、洛神川http://www.hetushu.com,他们的目光皆都凝固在了那里,盯着那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人。
此人眼眸是那么的深邃可怕,那双眼睛,仿佛容纳着亿万星辰,他的目光凝视着秦问天,仿佛在他的眼里,只有秦问天一个人。
两人目光相对,仿佛相隔了轮回,相隔着无尽时空,但曲魔的笛声,却让时空合并,让他们相遇在了一起,有了此刻的会面。
“一派胡言,你是我秦族叛徒之子,自然为他说话,伯父莫要信他。”秦荡天冷傲开口,说罢,他脚步往前踏出,继续走向秦问天:“哪怕是你逃到天地之尽头,我依旧要将你擒拿回秦族。”
“曲世兄是如何陨落的?”秦政又开口问道,他目光有几分灼热之意,关心的并非是曲魔的生死,而是他是怎么死的,他想知道曲魔经历了什么,这样才能够探索这神绝路的秘密。
就在他们气势爆发之时,笛声依旧,化作一股大道之威,声波朝着八面扩散,这一刻,时空仿佛在扭曲,时空长廊在疯狂的变幻,那笛声,仿佛创造了一条通道,使得诸人穿梭于时空通道中,不知道前往哪一时空。
“秦族当代家主秦政,这是我妻子,还有我儿秦荡天。”秦政开口说道。
没有人知道曲魔想要做什么,他只是不停的吹笛,诸人便不停的在无尽时空中游荡,在不同的时空中,他们看到了不同的人,他们都存在于天窟之中,和-图-书也不知道是被困,还是早已经陨落。
秦荡天望向曲魔,英俊无双,潇洒至极,难怪能够生出天域第一美女神女霓裳,父女二人有几分相似之处,让他之前有一丝熟悉感。
“你刚才说,你秦族叛逆秦远峰?”曲魔看着秦荡天问道。
秦族,竟不惜代价,追杀进入九天尽头。
曲魔目光再次落在秦荡天的身上,秦族,他当然并不陌生,相反非常熟悉,他成名比较早,而且比秦政年长,因而和秦政并没有接触过,相互并不认识,但他认识秦政的父亲,秦族的秦鼎以及秦天罡,他还认识秦远峰。
“你认识我女儿?”曲魔看着秦荡天道。
“问天见过曲伯父。”秦问天也颇为客气,他此刻当然也知道了眼前英俊之人是谁,而且,从他的语气中能够推断,他和自己的父亲是认识的,而且关系应该不错。
“你是何人?”曲魔问道。
“也?”诸强者凝视曲魔,听到这个字,露出一抹异样的神色,秦政和秦荡天仔细看着曲魔,秦政问道:“曲世兄何须为一叛逆伤感,这天窟尽头神绝路是何地方,曲世兄不如和我一起,再闯出去。”
“伯父这是为何?”秦荡天开口问道,然而他说话之时,语气依旧显得很淡然,并没有多少感情在,哪怕眼前之人是霓裳之父,但他喜欢淡然的人是神女霓裳,多出一个霓裳之父,本也没什么,然而,他却认识秦远峰,而且关系不错。http://m.hetushu.com
“在这里,你们所见到的一切,所有人,都可能并非是同一个时空所看到的,他们可能来自过去的某一时空,我,便是如此。”曲魔缓缓开口:“在未来的时空中,我已身陨神绝路上。”
“我叫秦问天,秦远峰之子。”此时,秦问天忽然间开口说道,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外公,你不用管我的。”秦问天叹息一声,洛神川看着他,神色平静无比,开口道:“你是我外孙。”
说罢,一尊尊秦族强者上前,将秦问天逃亡的角度都彻底封住,洛神川一步迈出,走到秦问天身前,没想到,一路走到神绝路,依旧逃不了秦族的追杀吗?
“婚事?”曲魔身体颤了下,他的女儿,竟都定了婚事吗?
这简直不可思议,每一位在场的强者都内心震荡。
“他是想要将我们送去某个时空中。”有强者开口说道,明白了曲魔的用意,但是他们不解的是,曲魔究竟要送他们前往哪一时空?
“曲世兄。”只见秦政走上前一步,对着曲魔道:“很早便听闻过曲世兄之名,可惜一直未曾有机会相识,没想到能够在这里见到曲世兄,大概便是缘分使然吧,在踏入天窟之前,我便前往拜访了曲叔,和曲叔一起定下了我儿秦荡天和霓裳两人的婚事。”
“据我了解,远峰豪气干云,怎会背叛秦族?”曲魔有些不信,他看向秦问天,他当然明白,因为立场不同,一个人的话,是不可尽信的。